导航

世锦赛 | 马拉松决赛场上的精彩回放

两场精彩的马拉松,男子大爆冷,女子白热化,值得回味。

为期9天的第15届国际田联世界田径锦标赛,已于8月30日在北京落幕,长跑和短跑王国肯尼亚和牙买加金牌数量相同,均收获7枚,险胜只得6金的田径强国美国。两国奖牌总数则以16枚和12枚分列排行榜第二三位,美国以18枚高居第一。中国以1金7银1铜排在金牌榜第11位。


作为马拉松发烧友,笔者最关心的当然是赛会首日的男子马拉松,以及收官日的女子赛事。两者均十分精彩,虽然时隔一周仍值得回味。这两场比赛的最大特点是:男子大爆冷,女子白热化。


四大天王不敌19岁小将

本届世锦赛男子马拉松的阵容堪称群星闪耀,其中最牛的是这四位:
三届波马冠军、埃塞俄比亚选手德西萨(Lelisa Desisa);
奥运会(伦敦)和世锦赛(2013年莫斯科)双料冠军、乌干达人基普罗蒂奇(Stephen Kiprotich);
还有肯尼亚两大世界顶尖高手——世界纪录2:02:57的保持者基梅托(Dennis Kimetto),去年的大满贯积分王、以发挥超稳定著称的基普桑(Wilson Kipsang)。


比赛结果令人大跌眼镜,这四大高手都没进前五名:

成绩最好的基普罗蒂奇以2:14:43获第六名,这一成绩比他2月创下的PB兼乌干达国家纪录2:06:33慢了8分多钟;
德西萨屈居第七,仅跑出2:14:54,比他2013年在迪拜(处马)夺冠时创造的PB 2:04:45慢10分钟以上。

两位肯尼亚天王更是DNF——中途弃赛了。这次DNF的选手多达26名,全部68名选手完赛率仅62%不到。
前三名选手虽然名字听上去耳熟,事实上他们只是碰巧和三位成名高手同姓而已:

以2:12:28夺得冠军的,是19岁的厄立特里亚小将吉尔梅格布雷斯拉西(Ghirmay Ghebreslassie),他的姓氏和1993至1999年曾创造世锦赛万米四连冠神话、两破马拉松世界纪录的埃塞“长跑皇帝”海利格布雷塞拉西(Haile Gebrselassie)几乎相同。这也难怪:两国原本是一家,1995年11月小格出生的前两年,他的国家才从埃塞独立出去。

亚军是以2:13:08完赛的埃塞人亚军切盖伊(Yemane Tsegay),他的姓只比2010和2013年伦敦马拉松冠军、小个子同胞柯贝德(Tsegaye Kebede)的名字少一个字母。

以2:13:30获得铜牌的22岁乌干达人穆泰(Munyo Mutai),则与两个肯尼亚一流高手同姓:去年以2:03:13和基梅托一同打破世界纪录的柏林马拉松亚军伊曼纽尔穆泰(Emmanuel Mutai),以及2011年在波士顿创造前世界最好成绩2:03:02的杰弗瑞穆泰(Geoffrey Mutai)。


高手没人肯出头

男子比赛于8月22日早晨7时34分发枪,起点是永定门。当时已经太阳高挂,气温上升到22度,湿度73%。
以切盖伊和巴林归化选手德查萨(Shumi Dechasa)、蒙古第一高手巴特奥其尔(Ser-Od Bat-Ochir)为首的第一集团以16分06秒跑完第一个5公里。

过10公里时,领先者德查萨用时31:51——第二个5K 15:45。15K时,他以47:48继续领先,第三个5K用时15:57。
到20K,跑在最前面的变成意大利人梅乌奇(Daniele Meucci,1:03:23)和佩蒂勒(Ruggero Pertile)。

第一集团通过半程点用时66分55秒——全程2:13:50的速度,在这种档次的比赛中可以说“慢如蜗牛”。原因是在北京盛夏的高温下,高手们都不肯过早发力,乐得让两个意大利选手在前方冲杀。两人一直领跑到25K,用时1:19:16。

接近30公里时,莱索托人拉莫内内(Tsepo Ramonene)加速超过意大利人,用时1:35:02率先抵达第30K,又以1:50:38来到第35K。但此前他一度停下来拿水,将自己领先其他人约30秒的优势丧失殆尽。

对于拉莫内内35K前的冒尖,高手们不为所动,因为此人实力平平,全马PB不过2小时16分。此时高手阵营已经少了两个最牛的肯尼亚人:基梅托和基普桑先后止步于30至35公里之间,估计是眼看无望拿好名次,及时止损了。

35K一过,真正的较量开始了。小格和切盖伊加快步伐,迅速制伏拉莫内内。最后5公里,小格两度加速甩人,第二次终于和切盖伊拉开距离,领先对手数十米直捣鸟巢。他以2:12:28为厄立特里亚赢得首枚世锦赛金牌,并成为世锦赛最年轻的路跑冠军。


比小格慢40秒的切盖伊名列第二,乌干达人穆泰以2:13:30获得第三。
莱索托人拉莫内内为自己的冒进付出沉重代价,最终以2:17:17仅获第14名。不过,那两个半程前后领跑的意大利人却没有跑崩。

过40公里时,41岁的老将佩蒂勒仅领先基普罗蒂奇1秒。最后2195米,他不仅没有被乌干达人追上,反而超越另两个非洲高手德查萨和德西萨,以2:14:23荣获第四(德查萨2:14:36,第五名)并创造赛季最好成绩。另一个意大利人梅乌奇仅落后于以上三个黑人选手,以2:14:54排名第八。


头号强国惨遭败绩

肯尼亚虽然是马拉松头号强国,这次在北京却一败涂地:俩高手退赛,唯一完赛的科里尔(Mark Korir)仅以2:21:20排名第22。这已经是肯尼亚连续第二届在世锦赛男子马拉松奖牌颗粒无收了。

亚洲选手中,成绩最好的是朝鲜人朴哲,他以2:15:44获第11名。而亚洲实力最强(海湾国家的归化运动员除外)的日本选手,这次大失水准:自1997年以来,首次无人跑进世锦赛前十名。

日本队三名选手中的头牌、今年东京马拉松第七名的今井正人7月在北海道训练营感染髓膜炎住院治疗,因此代表日本上阵的只剩前田和浩和藤原正和(IAAF网站写成藤原正胜)两人。

他们都具有进2:09的实力,但最终藤原仅以2:21:06排名第21;实力更高一筹的前田仅跑出2:32:49,在42名完赛选手中排倒数第三。前5K领跑、也在日本实业团效力的“蒙古一哥”巴特奥其尔稍强些,以2:32:09获第38名。

中国选手许王以2:23:08排名第24,台湾的何金平以2:28:14获第33,紧随其后的是大陆选手关思扬第34名,2:30:17。来自新疆的哈萨克族选手哈斯木汗未能完赛。

赛后接受采访时,冠军小格被问起在如此炎热的天气下,怎么还能跑这么好?他回答:“我从小就在如此条件下长大”,因此适应起来毫无问题。对他来说,更困难的是坚持跑下来——父母曾反对他跑步,担心这会影响他读书、上大学。后来看到他的潜力之后,他们才转而支持儿子跑步。

小格是三年前才开始动真格跑步的。去年10月,他被芝加哥马拉松聘为兔子,任务是以2小时04分的配速领跑到35公里。完成使命后,这个不到18岁的未成年人居然余勇可贾。他没有像其他兔子那样靠边退赛,而是顺势继续往前冲,以2:09:08获得第6。

今年在汉堡马拉松,小格将PB提高到2:07:47并获得银牌。他的万米PB是28:33,半马60:09,去年曾赢得瑞典哥德堡半马(世界最大半马赛事)的冠军。

“到34公里时,我意识到自己可以赢得比赛,便决定甩开第一集团的其他人,”小格回忆说。“最受看好的肯尼亚人基普桑和基梅托没有完赛,这并不让我惊奇。这种事可能发生,即使强大的选手也可能面临挑战。这与城市马拉松差别很大:后者有人领跑到25或30公里,你只需自己跑12公里。这次比赛很艰难,但我们厄立特里亚人不到终点线,决不会放弃。”


女子:1秒之差决胜负

世锦赛最后一天的女子马拉松比赛,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一点是:冠亚军仅相差一秒,简直是将马拉松变成百米短跑。

金牌得主是1989年10月出生、身高仅1.51米的埃塞俄比亚选手玛瑞迪巴巴(Mare Dibaba)。虽然和同姓氏的埃塞中长跑明星三姐妹非亲非故,但赛后她表示:“蒂鲁内什迪巴巴(Tirunesh Dibaba)是我的头号英雄。”

迪巴巴首马就跑出2:25:38的好成绩(2010年罗马马拉松,季军)。2012年她在迪拜首次跑进2小时20分,又是季军。去年她以2:25:37赢得芝加哥马拉松亚军,在冠军杰普图(Rita Jeptoo)因EPO药检阳性被取消成绩后,被升格为冠军。

对这位蛮拼的小个子,中国跑友应该不陌生:2011年4月,迪巴巴在扬州半马夺冠,领先亚军1分钟之多;今年1月在厦门马拉松,她以2:19:52成功卫冕,同时打破去年自己创造的赛会记录。这次在北京,她又留下自己的印记。

言归正传。8月30日上午7点30分,世锦赛女子马拉松在永定门发枪。出发选手共有67人,最终完赛者比男子多一些:52人。当天的天气比22日稍凉快些:气温为21度,但湿度高达88%。


女子比赛同样不乏高手:女子比赛同样不乏高手,包括上届冠军、肯尼亚人基普拉加特(Edna Kiplagat)和伦敦马拉松冠军……

过5公里时,领先者日本的伊藤舞和阿尔及利亚的萨勒姆(Souad Salem,最终退赛)用时17分51秒,迪巴巴、图法、另两名日本选手重友梨佐和前田彩里等第一集团的其他人紧随其后;中国的丁常琴、何引丽和王雪琴均用时18:08。

到10公里处,三名日本选手和迪巴巴以35:32跑在最前方,此时第一集团仍有18人。中国选手何引丽用时36:15,丁常琴和王雪琴36:17。

到半程点,领先阵营扩大到19人,用时1:15:16。30K时,日本选手开始力气不支。第7个5K用时17:15,是迄今最快的。
到35公里,第一集团减少到6人:迪巴巴、图法、肯尼亚三选手基普拉加特、基普罗普(Helah Kiprop)和苏姆贡(Jemima Sumgong,2014纽约马拉松亚军),以及肯尼亚出生的巴林归化选手基尔瓦(Eunice Kirwa,去年仁川亚运会冠军)。

图法第一个跟不上。在39公里处,蝉联前两届世锦赛冠军的基普拉加特也掉了下去。其余四人两前两后地向鸟巢飞奔,鹿死谁手尚难逆料。第8个5公里用时16分34秒,是全程最快的5K分段。


转过弯后,迪巴巴率先发力,第一个冲进鸟巢通道。“我的计划是紧跟肯尼亚人。我对自己的冲刺可以赢过任何人胸有成竹。我相信自己。”赛后她透露。

进场后,距终点线只剩100米了。这时迪巴巴只比基普罗普领先2米,但后者怎么也无法缩短这一点差距,最后迪巴巴以2:27:35为埃塞夺得首枚世锦赛马拉松金牌,她的后半用时1:12:18比前半1:15:17快将近3分钟。基普罗普以2:27:36惜败,基尔瓦2:27:39第三。


亚洲选手在女子比赛中的表现比男子好多了:伊藤舞第七,2:29:48;朝鲜金惠成第九,2:30:59;前田彩里第13,2:31:46;重友梨佐第14,2:32:37。

中国选手成绩最好的是丁常琴第16,2:33:04,王雪琴第28,2:41:42;何引丽第37,2:45:05。香港荆瑶洁第32,2:43:28;台湾苏友方第45,2:48:01;谢建合第52,2:58:25。

迪巴巴的胜利不仅将埃塞推上金牌榜第五(3金,8牌),也让她进账6万美元奖金。而赞助商耐克给的重赏应该只多不少。另外,她也在大满贯积分榜上暂居第一,明年2月东马后有望争夺50万美元的年度积分大奖。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