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成为真正的「第一」,北马还有很多路要走

从报名比赛到最终完赛离开,为每一位选手的体验提供优质服务,总量是三万次——听起来真不比那些只为部分人服务的盛会轻松。

镶了薄薄一片金的完赛纪念牌比汉子脖上的大金链和名媛手中的爱马仕要便宜的多,但在昨天,晒前者得到的满足感却更多。9月20日北京马拉松拉开帷幕,在3万跑马大军陆陆续续冲过终点线后,更汹涌的北马攻势才刚刚开始——滑拉朋友圈,有关北马的讯息占据了半壁江山。与完赛者收到的褒奖不同,不断在进步、依然待改善的北京马拉松有更多话题可以拿出来说——谁叫它是中国第一马拉松呢?


今年北马取消了半程马拉松和大众跑,只设全程项目。3万人的规模对于卫生间数量、起终点的聚集和疏散、赛道设计都考验更大。拥挤在赛前的EXPO上就已上演,展馆内人头攒动,进馆排队,领物排队,现场活动排队,排到心碎。比赛当天,一向戒备森严的天安门广场只开放部分入口,起跑前的存衣和进入起跑区都无比拥挤。更头痛的在后面,功能区与起跑区区分不明显,想上厕所的进不去、上完厕所的出不来。拥挤也延续到赛后,离开奥森庆典广场无论搭乘地铁或地面交通,都困难不堪,让很多体力已耗竭的选手叫苦不叠,很多人甚至错过了火车飞机。

出入起终点缺少足够指引,安保人员更担心的是上万人难以管理或是安全隐患。不出事即是好的,别出现尿墙事件、跑的慢的选手不要拖延交通管制时间是他们更关心的事,选手多排会队又怎样呢?这种不被尊重感也体现在环境上,一个三万人参与的户外运动盛会,沿途也会有大量的观众,这样的规模却仍无法享受到“APEC蓝”、“奥运蓝”的福利。比赛较往年提前一个月,组委会说是此时的北京空气更佳。“避雾霾”只能说马拉松在这个国家仍未受到足够的重视。

北马的志愿者和工作人员非常辛苦,一场比赛下来消耗的体力不比参赛者少。他们的辛勤却难敌设计上的不合理。几个补水点水杯不够,导致有些选手拿了一瓶水就走,后半程选手又遭遇到没水喝的窘境。再快速的倒水也抵不过拍马杀到的千万选手,补给站的狼藉让中国第一马拉松显得非常不专业。

纵然北马赛道上的明星越来越多,跑者仍是路上最式微的存在,各种华丽亮相外他们都太需要关爱。近年马拉松上不断出现的急救成功案例说明,做好细节做好各种防备,才能避免悲剧发生。

此前传闻北京也许会成为下一个WMM赛事,这种潜在的至高荣耀背后面料的挑战很大——除了天安门和长安街,北京得拿出更多诚意才可以和WMM现有的六大马拉松作比试。东京的无微不至、柏林的严谨设置、纽约的城市狂欢、伦敦的全民慈善、芝加哥的高效、波士顿的将每一步都当成梦想的实现…这些优秀马拉松甚至在启动报名前已经开始为每个跑者服务了——比如柏林的赛事规模安排,因为在起点,从“胜利柱”到“勃兰登堡门”之间的距离正好能容纳4万人,于是赛事便以4万做上限,避免起点处过于拥挤。


有人觉得马拉松对北京这样的“双奥”城市怎么可能是难题。换句话说,从报名比赛到最终完赛离开,为每一位选手的体验提供优质服务,总量是三万次,真不会比那些只为部分人服务的盛会轻松多少。

唯有希望咱们自己的第一马拉松,虽短时无法望波士顿的项背,也能在大刀阔斧升级全马的改革时,让更多体验进步的再快一些。「加油再加油」,一众吐槽背后的期待,相信大家都懂的。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名侦探柯饭 名侦探柯饭

    作者不要碧莲,强国第一马拉松是上马。

    2015-09-22 17:47:4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