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资讯 | 跑友维权,纽约马拉松吃官司

纽马成为被告的原因,简单概括起来,就是“店大欺客”。

本月初举行的厦门马拉松,可能是办赛13年来最受吐槽的一届。

除了比赛服只有特大号、补给桌太少和补给断供、终点疏散车辆的问题之外,最大的槽点是赛事提前关门:竞赛规程白纸黑字写明,关门时间是6小时15分,然而大量选手在6小时零几分就被无情挡驾在终点拱门之外。

其中之一是已经连续第10届参加厦马的资深跑友、网名“白鹭三角梅”的韩风。与主办方交涉无果后,1月7日他在跑吧论坛上发帖宣布:“本人拟就此事件向组委会提起公益诉讼,促进我国马拉松进步!”

不知后来他最后是否真的诉诸行动,状告厦马。如果是,这应该是中国跑友马拉松维权第一案。

无巧不成书,就在中国两大马拉松比赛之一(厦马和北马全马名额均为3万人)遭到诉讼威胁的两周之后,全球第一大马拉松赛事——纽约马拉松也被跑友告上法庭。


世界最大赛事,收费全球最贵

名声如雷贯耳的纽约马拉松,是如何沦为被告的?

与今年厦马被抨击违反契约不同,纽马吃官司的原因,简单概括起来,就是“店大欺客”。

在马拉松世界,没有比纽马更大的“店”了:每年完赛人数都在5万左右(2015年49461人,此前几年均不下5万),而在世界马拉松大满贯(WMM)赛事中排名第二的伦敦马拉松去年完赛人数创历史新高,仍不到3.8万。


虽然赛事容量全球最庞大,每年纽马的参赛名额还是极其抢手。物以稀为贵,既然供不应求,那就涨价呗。

纽马的报名费,也是全球最贵的:美国居民255美元,比WMM六大中排名第二的波士顿马拉松高出30美元;外国人更高达347美元!哪怕你是主办方——纽约路跑者协会(New York Road Runners,缩写为NYRR)的会员,优惠价也要216美元,而另外四个WMM赛事都不超过200美元。

折合两千多软妹币的高价,仍挡不住纽马报名者的热情,谁让“大苹果”身兼“世界首都”(联合国总部所在地)和美国的经济、商业和文化中心呢?供求严重失衡,只能和其他热门赛事一样:大家抽签、拼人品吧。


纽马拽就拽在这里:你想抽签?请交钱,否则免谈。有人可能会说:2015年北京马拉松,不也是先付款,后抽签吗?

区别在于,北马让报名者支付的200元是报名费;如果你没中签,这笔钱将悉数奉还。而纽马抽签前收取的11美元,只是换取抽签资格的代价;不管你中没中签,概不退款。至于255/347美元的报名费,那要等中签后另外再付。

没人喜欢为了跑一场马拉松被迫两次掏腰包,无奈这是个卖方市场,报名者只能忍气吞声:毕竟两三百美元都舍得花,也不差那十来块钱。

不过,终于有跑友对纽马的霸道做法看不下去了,他们决定和它对簿公堂,讨个公道。


为48万跑友索赔上千万美元

1月21日,两位来自美国犹他州的跑友查尔斯柯诺帕(Charles Konopa)和马修克拉克(Matthew Clark),向曼哈顿美国联邦法院提起集体诉讼,指控纽约马拉松的收费抽签制是一种变相“彩票”(lottery),违反纽约州宪法的规定。

那天正是2016年纽约马拉松开放报名的日子。今年报名的截止日期是2月21日,抽签日期是3月8日。报名者将被归入三类分别抽签:一)纽约都会区申请者,即距离纽约市60英里(96公里)范围内的居民;二)美国国内居民;三)国际申请者。

原告中的柯诺帕是盐湖县人氏,2014年报名纽马但没有中签;克拉克是犹他县居民,2011和2015年两度白缴纽马抽签费。被告方则是纽马主办方纽约路跑者协会。

原告方向法庭提出两点要求:一)下令禁止纽马继续这一做法。二)索取1056万美元的赔偿——代表从2010至2015年间,支付11美元“抽签费”的48万跑友求偿;这一索赔额相当于要求纽马退一赔一。


长达13页的起诉书解释了原告提起集体诉讼的理由:由于报名者个人蒙受的损失额相对较小,个人起诉的花销和负担使得他们中的多数人不可能单独提起诉讼。

创办于1970年的纽马,大约从20年前开始实行报名抽签。据原告估算,在2010至2015年间,纽马报名者的中签率仅为18%不到。例如2015年的报名人数达到创纪录的80080人,其中只有14326人中签,中签率为17.89%。

诉状指责纽马抽签形同一种“非法彩票”,因为纽约路跑者协会并未按该州宪法的规定,事先获得纽约州博彩委员会颁发的彩票发行许可证,因此请求“除非且直到路跑者协会遵守适用的纽约州博彩法律”,法院应取缔其抽签做法。

状纸还写道,纽约州的彩票发行几乎都由州政府专营,偶尔也允许慈善机构这样做;而纽约路跑者协会的纽马收费抽签做法,实质上等于运营的是一种“基于概率的抽奖或彩票”业务(奖品是令人觊觎的参赛名额),而这正是纽约州法律对彩票的定义。


案件关键点:收费抽签如何定性?

世界最大的马拉松吃官司了!这一诉讼案在美国引起大量关注。

NYRR发言人克瑞斯韦勒(Chris Weiller)的回应是:“我们的马拉松报名程序符合法律规定。”

他否认那11美元是“抽签费”:“那项11美元处理费用于支持我们作为一家非赢利、基于社区的跑步组织的使命。这笔费用向每个纽约马拉松报名者收取,不管他们是否参加抽签,或者得到的是有保证的名额。”

两名原告为人低调,不肯接受媒体采访,而是让他们聘请的三位律师之一菲利普娄瑞(Phillip Lowry)代为作答。

这位律师透露,他的委托人克拉克和柯诺帕都是一个跑山俱乐部的成员:“他们既热衷于马拉松,也热衷于越野跑——犹他州的跑者可能大多数都是如此。”


这一集体诉讼案未必会被法庭接受。持有纽约州执业许可证的波士顿律师马修福格尔曼指出:“你将某桩案件作为集体诉讼起诉,并不意味它就会成为集体诉讼案件。”必须先得到法庭认可才行。

他认为案件的关键在于对纽马抽签收费的定性:它是否构成一种像“刮刮乐”那样的彩票,或者只是一种合理正当的申请费或手续费?

假如这桩案子被法庭作为集体诉讼受理,而且原告方胜诉,其他一些知名赛事也可能受波及,包括纽约路跑者协会每年3月举办的纽约半马,报名者需要先交5美元手续费,再参加抽签。

缅因州8月6日举行的“海滩到灯塔10公里跑”(Beach to Beacon 10K),同样是先收5美元再抽签,但这只是针对1950个额外名额——在4000个免抽签名额被报满之后。其他需要抽签的比赛例如芝加哥马拉松和海军陆战队马拉松都不收费。


Kona大铁主办方曾因抽奖认罚

假如纽马的收费抽签被定性为彩票,NYRR的胜诉概率恐怕不很高,因为铁三界已有类似案例的前车之鉴。

每年10月在夏威夷Kona滩举行的铁人世界锦标赛(Ironman World Championship)的主办方世界三项运动公司(World Triathlon Company,缩写为WTC),也曾因类似做法被告上法庭。

Kona铁人世锦赛相当于铁三界的“麦加”,每年参赛名额约有2000个。大多数名额都给予达标者,但自从1989年起,还有100个被WTC用收费抽奖的形式发放。2014年共有12292人参加抽签,每人付费50美元;2015年增加到14254人。


WTC因此被它所在地佛罗里达州的联邦检察院提起公诉,调查此案的助理联邦检察官,是一名曾八度完赛佛罗里达大铁的业余玩家。最终法庭裁定:WTC的行为构成运营非法博彩业务。

2015年5月21日,现已被中国万达集团并购的WTC公司同意交出276万美元——自2012年10月以来的收费抽签所得,但同时发表一篇声明辩称:“尽管我们不同意美国司法部对相关法规的解释,也不认同我们的铁人Kona抽奖运作有任何不法或不当之处,铁人赛事仍选择和解此案,以便我们能专注于本公司的优先事项——我们的运动员和我们的比赛。”


在美国所有50个州,私营彩票业务均属非法。任何活动只要具备三个要素:参与费,随机抽取和奖励,且涉及5人以上,持续运作至少30天或单日毛收入达到2000美元,就会被认定为非法博彩。

一旦纽马的收费抽签被判定为非法并取缔,今后它的全球最贵报名费会不会涨得更令人咋舌呢?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湿哒哒 湿哒哒

    好神奇的法律~~~

    2016-01-29 15:03:49 回应

  2. 90后小Z 90后小Z

    我也是醉了,能扯到博彩上也是水平啊……(不过这报名费的确贵,毕竟供不应求)

    2016-01-29 15:17:04 回应

  3. Let_it_B Let_it_B

    说起资本运作,我们把至少吃了五百万报名费,抽签抽了一个月还没抽好的武汉马拉松告上法庭吧

    2016-01-29 20:25:3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