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深度 | 我们为什么需要一场高海拔的越野跑比赛

你会去参加一场高海拔的越野跑比赛么?

四姑娘山大峰,海拔5025米,空气中的含氧量是平原的55%,我大口地呼吸试图吸入更多的氧气来维持衰减的体力,在此之前我经过了六个多小时的跋涉,远处是三座更高的山峰,而此刻的内心却早已坠入谷底,纵然我神志无比清晰,但已无以为系疲惫的身体。最终,在高山协作的帮助下我回到了山下的营地,在回城的马背上我思索着这样的一个问题:我们是否需要这么一场高海拔的越野跑比赛?它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海拔5040米的巴郎山横亘在四川盆地与横断山脉的交界处,车辆开到这里,轰鸣声也开始变的低沉了起来。盘山路的尽头是一条狭长的隧道,灯光昏暗,令人仿佛置身于欧洲之巅的霞慕尼,那里也有一条相仿的高山隧道,头顶着勃朗峰,连接着这座阿尔卑斯山最著名山峰的南北壁。

隧道尽头,视野豁然开朗,碧蓝的天空映射出最夺目的秋色,离开隧道不久就是一个观景台,原本狭窄的公路旁因为聚集了各色的摄影爱好者而越发地显得拥挤不堪,观景台前一块硕大的石碑,上面写着“四姑娘山”,远处端庄秀丽的幺妹峰刚刚从云端展露。这里正是此行的目的地,四姑娘山,当然与众多旅游者不同的是,这一车人来到这里,却并非仅仅只为流连这壮阔的风景,更希望的是经历一场不同以往的高原越野体验。

中国越野跑在近两年的时间里呈现出的是爆炸式的恐怖增长,几乎一夜之间,无数名目各异的越野比赛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越来越多的人在周末背起越野背包,穿上越野跑鞋,驰骋在原本只能仰望的山野中。但是这些比赛最普遍的共性就在于集中分布于中国东部地区,纵然南北的气候地形也会令一些比赛有所差异,然而当你参加过其中一些后就难免感觉到雷同。

众所周知,中国拥有全世界数量最多的高海拔山峰,而这些山峰无一例外地集中在了中国的西部地区,由于地区经济及人口的差异性,令这些真正的山野之地却鲜有越野比赛的光临。四姑娘山区算得上是距离经济发达都市最近的极高山地区了,那么在这里举办的一场越野赛本身对于中国极高山地区是否适合举行越野赛事有着极为重要的参考价值和现实意义了。

四姑娘山区是中国山地文化以及山地户外运动最集中同时也是最发达的地区,这个时代中国最著名的自由攀登者都曾在这里留下过自己的足迹,已故著名的自由攀登者严冬冬以及当下中国自由登山界的领军人物孙斌,都在幺妹峰夺目的岩壁上留下了令人们传颂的印迹,造就了中国自由攀登的一个黄金时代。然而随着严冬冬的不幸离世以及近年几桩令人痛心的山难事件后,中国现代自由登山的进程骤然出现了停滞,曾经一个令人振奋的时代也似乎在那些代表人物的离去后便又如同行走于四姑娘山的岩壁一般举步维艰了。

因此在某些意义上,在这里举办一场受众更为广泛的越野赛的意义似乎已经超出了赛事的本身,在赛前对于赛事总监马德明先生的采访中,这位中国越野跑圈教父级的人物也对于这场与众不同的越野赛有着别样的期许。“我更希望选手们将这场比赛看做一次非凡的体验,比赛的结果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在这场比赛中经历和学习一些过去未曾接触过的东西,这才是这场赛事真正的魅力所在。”

相比平原地区,在极高山地区进行比赛首先考验选手的是超出以往的海拔高度,因此组委会特意要求所有的选手必须提前抵达比赛所在地进行高原地区的身体适应,在开赛前的两天时间里,四姑娘山景区也对于选手们敞开大门,正是因为充分的适应让本届比赛的完赛率达到了70%以上,这个数字多少有些出乎我们的意料。

在高海拔地区举办赛事的难度显然也要远高于经济与交通更成熟的平原低地,比赛的环境平均海拔在4000米左右,所有的物资和人力都只能通过最原始的方式进入(马匹与徒步),其中距离起点最远的一个CP点,志愿者需要提前3天,跋涉将近30公里才能抵达。

赛事的执行总监,登山人饶瑾在四姑娘山区有着多达十余年的攀登经历,而这里人性与自然的和谐相处让他下定决心要举办这么一场看似疯狂的比赛。人们都知道在高山地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往往瞬间就能决定生死,比赛中,通往大峰最为艰险的路段上,我们看到了值得信赖和托付的专业登山协作队员负责地洞察着选手们的状况;同时选手间的关系也变的更加的简单,赛事特邀的国际精英选手,来自法国的硬石冠军Julien表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他因为高反在被三名选手超越的时候几乎每一个人都会停下来关切他的状况,并在得到安全的答复后才转身离去。城市的丛林里,我们习惯了冷漠,然而在这片最原始的土地上,我们却寻回了那份遗失的美好。

也许在正常的商业逻辑下,从各个角度来说在高海拔山地地区举办越野跑比赛所带来的商业价值以及影响力要远逊于那些交通便捷同时设施成熟的地区,然而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在中国举办一场高海拔越野跑比赛背后所蕴藏的东西。国外越野跑运动的兴起是源于高度成熟的户外文化产业,越野跑是户外运动的衍生品,而在中国,由于没有足够的户外文化积淀,越野跑的发展更多是得益于跑步运动的爆发增长衍生而来,因此中国越野跑在发展实质上是脱离了它原本应有的根基。在四姑娘山的这一场超级越野跑赛事我们可以视其为一种回归,它某种程度上更接近越野跑运动的本质,自由,自然,自主,人为因素成为这场赛事中的配角,整场比赛更多时候是选手们与赛道本体的直接对话,选手们获得了更多与自然学习的机会,同时地貌的独特性与差异性也会令人印象深刻,本届比赛有超过30%的选手是第二次参赛,足见他们对于这场赛事体验的认可,我们也可以预见这项赛事将会拥有一个长远的未来。

回到我们最初的问题:我们是否需要一场高海拔的山地越野赛,现在看来答案显然是肯定的,在拥有如此之多优质高山山地资源的中国来看,这里也许只是一个开始,而多年以后当这些高耸于云端之上的山峰出现更多奔跑者的时候,我想那才是中国越野跑也许真正成长的标志了吧!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yi5an23 yi5an23

    深度好文!

    2016-11-11 09:50:08 回应

  2. 堂堂 堂堂

    王牌从来不令人失望~~~

    2016-11-11 10:30:51 回应

  3. irs_6968 irs_6968

    喜欢

    2016-11-11 16:51:15 回应

  4. 打怪兽 打怪兽

    敬畏!

    2016-11-11 17:20:05 回应

  5. 孤独的赤足跑者-李科 孤独的赤足跑者-李科

    Julien老外大峰顶到大本营3km 20min还算ok,接下来7km到大黄棚子花掉80min(起点到大黄棚子julien4.30,小宇+20min,浪神+30min),基本就知道他受高反影响很大(当然也有三岔口到大黄棚子后半段路标布置不好迷路原因(凌晨天没亮))。后面大黄棚子(alt#3950m;出发时间6点半)-犀牛海-双海子-大黄棚子12km,花掉了3小时,路标稀少,爬错山头,和小宇(第一)一起第二次进站大黄棚子(其实高反已经很严重了)。浪神晚20min第二次进大黄棚子。接下来出门就爬700m,到石部龙海,接下来5km都是在4300-4500山腰上上下下,想想高反在这两段的痛苦了。julien和李大志在起点到大峰顶拼的有点过了,结果双双在大本营到大黄棚子段高反出现了。

    2016-11-11 19:08:44 回应

  6. 红豆豆爱跑步 红豆豆爱跑步

    需要一定的体力

    2016-11-14 14:03:0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