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女跑者 | 罗娜•库尔利马: 一边喂奶,一边跑马的以色列人

这位一边喂奶,一边跑马的以色列女性马拉松运动员,足以用自己的行动为历史添上属于自己的那一笔

20个月前,她和丈夫有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20个月后,她前往特拉维夫马拉松,途中婆婆打电话来,说孩子饿了。于是她从车里出来,给孩子喂了15分钟。最后,她完成了那场比赛,时间为2:40.16小时。

她是Lonah Korlima Chemtai(罗娜·库尔利马),1988年出生于肯尼亚西部波克特县的一个村子;2008年,20岁的库尔利马来到以色列,在肯尼亚大使馆一位外交官家做着保姆的工作。那时候,她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她会以以色列的身份登上奥运会的舞台;2014年,库尔利马开始专注于马拉松训练。从此,开启了她作为一位女性马拉松选手荣耀却备受争议的旅程。

与以色列官僚的斗争

10年前,库尔利马来到以色列时,认识了当地的一位跑步教练丹·萨尔皮特,迅速坠入爱河的两人决定在库尔利马的故乡肯尼亚结婚,随后继续在以色列生活。

“我已经是以色列人了,所以我是以色列的一部分,它就像我的第二个家”,库尔利马说,在这个第二故乡,她获得了丈夫家人的认可与关爱。

然而,以色列却没有对这位非洲来的异乡人敞开怀抱。她嫁给了一个以色列人,却迟迟申请不到以色列国籍,这就意味着她无法成为以色列公民,代表以色列参加比赛。

即便是小型的地方赛事,库尔利马获得胜利时,她也被拒绝登上领奖台,理由是她不是以色列公民。“有时我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想着她什么时候能获得承认?”她的丈夫说,“曾经有一场比赛,组织者提前抽出时间告诉我,奖品只给以色列人。”

这也直接影响了库尔利马以以色列代表团的身份参加里约奥运会。


在16年4月的特拉维夫马拉松比赛中,她凭借2:40.16小时获得了里约奥运会的参赛资格。然而,如果想要去巴西,她必须在一个月之内获得以色列国籍,在这之前,库尔利马的申请一直被政府拒绝。甚至以色列的官僚会因为库尔利马不标准的英语发音而在申请时漠视她的诉求。

这位肯尼亚出生的马拉松运动员嫁给了一名以色列人后,就一直在为成为一名以色列公民而展开斗争。直到当地一家媒体的报道与介入才让事件有了转机。

在当地媒体Channel 10的报道下,内政部长阿耶瑞德亲自出面干预,以缓慢著称的以色列官僚机构也终于足够快地让她成为以色列的奥运代表团成员,库尔利马终于如愿以偿,获得了这异常艰难的以色列国籍。库尔利马将此称为她人生中“一个伟大的时刻。”

当地媒体channel 10报道中Chemtai 和丈夫训练的画面 

“我对这个仪式感到很兴奋,很高兴,已经在等待下一个挑战了,”丈夫萨尔皮特说。“我期待着为她打造一个多年度计划,而不是多日计划,然后我们就能真正的推进她的事业了。"

我的目标是世界最高水平

媒体的宣传报道让许多以色列人了解了他们的爱情故事和那场与以色列官僚机构间的拉锯战。

经过媒体报道后,走在街上,有些居民会认出他们,并给他们积极的鼓励与支持,“嘿,你是报纸上那个被报道的运动员吧,我们都支持你。”

库尔利马的丈夫说:“许多人见证了她的成就和她的故事,我们经历了的这个过程,无论好坏,但当它变成现实时,它突然变得更强大了。”

在获得了她的公民身份证明和国家奥委会的批准之后,库尔利马成为了第19名前往里约热内卢的以色列运动员。这给了她巨大的动力。

库尔利马在肯尼亚西部波克特县一个村子里长大,在早前更多参与的是短跑,儿子罗伊出生后,她才开始参加马拉松比赛。

比起以色列,她更喜欢在肯尼亚训练,“在肯尼亚有很多跑步伙伴,那里有很高的海拔,不像这里。但我必须按照教练的说的做。”她笑着说。

她希望在里约奥运会之后,专注于田径项目,并能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跑1万米,而她的最终目标是世界最高水平。

里约33公里处

然而,现实却并不像所有的英雄故事一样,有一个皆大欢喜的可以被写进教科书般的励志结局。

库尔利马的第一次奥运会,她期待着可以实现丈夫和自己的梦想。但是,在33公里处,她退出了比赛。

他的丈夫萨尔皮特说:“作为一名教练,他通常要求运动员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完成比赛,但她是一个斗士,如果她决定停下来,我相信她有足够的理由。”在比赛中,她承受着异常的痛苦,这种痛苦的并非源自比赛或训练中产生的伤病,而是因为她仍在哺乳期。

库尔利马在里约奥运会

两个月前,她在肯尼亚接受训练时,就试图让儿子断奶。“我们对她说,‘不要再喂奶了,’”萨尔皮特回忆道。“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她的胸部确实膨胀了,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训练,她哭得很伤心。

“但事后看来,损伤已经发生了,”萨尔皮特说。她开始有肩膀疼痛,她的胸部仍然充满奶水,当拖着额外的两公斤跑步时,显然会给肩膀造成压力。从那次训练开始,她的右肩就出现了间歇性疼痛。

比赛中,按照计划,到30公里的时候,库尔利马已经位于前一半,排在了90位。但是她的肩膀又开始疼了。

“她试着忍受,但她太痛苦了”萨尔皮特说。她的胸膛里有一种可怕的刺痛,她的脖子上,手臂上,到处都是。

最终,她退出了。

“这不是借口,而是告诉人们发生了什么”

面对这位仍在哺乳期的妈妈的退赛,尽管许多人报以同情和支持。但也遭来了质疑和批评的声音。

这让她的丈夫感到十分心痛,萨尔皮特说:“这是她作为一个母亲才能发展出来的品质,我们都很自豪,因为她能够以母乳喂养,同时也稳步提高她的成绩,有资格参加奥运会。她值得所有的尊重。”

图为库尔利马与丈夫萨尔皮特和儿子Ray

赛后,库尔利马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一个退赛解释,她说:“不幸的是,因为肩膀的问题,我被迫停止了。你们都知道,我还在照顾我20个月大的儿子。我的胸部充满了奶水,使得我的肩膀无比疼痛。我承诺在未来取得令人尊敬的成就,并昂首前行。这不是提供借口,而是告诉人们发生了什么。

在巴西,以色列人终究没能获得一个传奇般的结局,但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正地改变世界。

面对以色列的社交媒体的强烈攻击,库尔利马的丈夫兼教练萨尔皮特说:“她才刚刚开始,她渴望成功,我相信很快,她就会让很多人闭嘴。”

事实证明,她做到了。

去年,库尔利马不断刷新着自己的最好成绩,1500米跑到4:28,5000米跑出16:27,万米达到35:01,半程也能跑到74:11。

而今年,已经29岁的她将其统统PB,1500米4:17,5000米15:26.8,万米31:33.03,半程68:58。

实际上,她在4月份就跑出了31:39.63的万米成绩,这场比赛库尔利马同时打破了以色列的5000米和万米纪录。不到半个月后,她在以色列的万米PB赛中,跑出31:33.03,再次将以色列万米纪录改写。

现在的库尔利马成了以色列的“英雄”。

这位一边,一边跑马的以色列女性马拉松运动员,足以用自己的行动为历史添上属于自己的那一笔。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白小白_ 白小白_

    20个月,早应该断奶了……不过依旧是位了不起的女性。

    ps:"然而,以色列却没有对这位非洲来的异乡人敞开环抱"应为“怀抱”。

    2018-05-30 09:25:48 回应

  2. 鲁代日 鲁代日

    20个月,早应该断奶了……不过依旧是位了不起的女性。 ps:"然而,以色列却没有对这位非洲来的异乡人敞开环抱"应为“怀抱”。      白小白_
    感谢指正,已经修改啦。

    2018-05-30 09:53:36 回应

  3. Shayne Shayne

    太厉害了,一位伟大的女性和母亲。

    2018-05-30 13:21:51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