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热点 | 阿迪达斯「如日中天」 这些不为人知的事情了解一下

如今的阿迪达斯主导着运动市场,关于它的一些冷门事件你知道吗?

六年前,阿迪达斯可能仅仅被视为耐克主导的运动鞋市场的一个奋起追随者。

1959年,自阿迪达斯在黑措根奥拉赫(Herzogenaurach)成立以来,多个关键事件帮助这个德国品牌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使得阿迪达斯在2016年拿到了运动领域的主导地位。

虽然大量的事实证明了阿迪达斯成功的主要原因——是将时尚和运动完美结合。但该品牌还是有很多的不为人知,这里给大家盘点阿迪达斯过去的几个关键时刻。

Karhu和阿迪达斯的「三条杠」

Karhu(卡虎)是一个小众的复古鞋品牌,因早前侃爷(Kanye West)经常穿着而慢慢为人所知。

Karhu的全球生活方式经理( Lifestyle Manager)Remko Nouws曾表示,

“(侃爷穿着Karhu)对于Karhu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时刻。我们已经存在了100年,所以我不会说我们的存在取决于他的这种行为,但是获得Kanye West的认可是鼓舞人的!这是对小众品牌的一大赞誉。”

该品牌成立于1916年,被誉为芬兰国宝级的球鞋品牌。值得一提的是,Karhu和阿迪达斯的「三条杠」logo有着密切的关系。

在20世纪40年代,Karhu注册了我们现在通俗地称为阿迪达斯的logo「三条杠」。在1952年的赫尔辛基奥运会上,该品牌因成功赞助了15个金牌得主而享有盛誉。但它实际上并不是一个logo,而是一种符合人体工程学的鞋带系统,可以在脚的关键区域松开或收紧条纹,并与鞋身的小孔配合。

之后,1949年成立的阿迪达斯也使用了三道杠作为品牌标识,这就有些尴尬了。1951年,阿迪达斯以约1600欧元和两瓶威士忌从Karhu手上买到了「三条杠」使用权,而Karhu改用芬兰熊标志。

阿迪达斯的德国军用鞋

对于运动鞋爱好者来说,达斯勒两兄弟( Ad和Rudi )的争执和竞争已是众人皆知,最终分化出了两家不同的公司:阿迪达斯和彪马。

这两个品牌的竞争非常激烈,而且常常是敌对的。20世纪70年代,每个公司都想从德国军队得到一份令人梦寐以求的军事订单。

最终,阿迪达斯赢得了胜利,并继续生产被名为「Bundeswehr Sportschuhe」的军方训练球鞋,也就是German Army Trainer,后来被称为德国陆军训练师(GAT)。 此外,阿迪达斯还制作了几款浅蓝色和深蓝色的运动套装,并附有Bundeswehr鹰徽章。

显而易见,德国政府是声援一位达斯勒兄弟的,阿迪达斯在这里取得了先机,同时该鞋款也为今天看到的从Maison Martin Margiela到Dior Homme等高级时装运动鞋奠定了基础。

价值$600多美元的Maison Martin Margiela泼漆运动鞋

阿迪达斯与俄罗斯民族

1980年莫斯科夏季奥运会期间,阿迪达斯是该赛事运动服装的主要赞助商。重视工业的苏联甚至都没有拿得出手的服装品牌,他们只能求助海外援助。尽管两国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冰冷时期,最后东道主希望苏联运动员也可以穿上在德国制造的阿迪达斯装备。那届奥运会上,苏联运动员穿着阿迪达斯运动装备战绩显赫,屡获金牌。

随后,阿迪达斯在俄罗斯建了一个工厂,专门为奥运会制鞋。奥运会结束后,该公司搬离了苏联,但该工厂基于阿迪达斯的规格和美学进行了创造,并修改了三叶草为新的绰号Mockba(俄语中的“莫斯科”)。

据称这项协议,俄罗斯将在奥运会后停止生产并关闭工厂,但他们不愿意这样做,并继续生产Mockba运动鞋。

之后,该鞋款成为了斯佩特纳特战队士兵(Spetnaz )的最爱,特别是在苏联时期,以及在阿富汗战争和车臣战争期间。

时至今日,你很难想象俄罗斯人是多么地爱阿迪达斯,因此也诞生出了一种叫做斯拉夫蹲的文化现象,他们对山寨的阿迪达斯到了狂热的地步。在2017年,俄罗斯国宝级潮牌Gosha Rubchinskiy就多次和阿迪达斯展开了合作。

斯拉夫蹲

Gosha Rubchinskiy AW17

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上,阿迪达斯一共拿下了32强中的12支球队的赞助,其中包括俄罗斯足球队。

Robert Haillet和Stan Smith

运动鞋Stan Smith的问世对于阿迪达斯的深远影响是不言而喻的,这件事还得从1971年说起。

1965年,阿迪达斯按照法国网坛名将海勒莱特(Robert Haillet)的意愿,特别设计了一款名为Haillet的专业网球鞋,并迎来了皮革取代帆布的时代,也是阿迪达斯第一次与网球运动员联手推出运动鞋。之后,众多的网球运动员都将此鞋选为战靴,其中就包括名将斯坦-史密斯(Stan Smith)。

1971年,海勒莱特从职业网球退役。也是在这一年,该鞋款经过改造,被更名为Stan Smith。

尽管该鞋款在鞋舌上增加了史密斯的漫画和签名,但直到1978年,该鞋仍然会被称为Haillet。史密斯回忆道,

“这很有趣。那是当时唯一用皮革的鞋子,而且已经有了一些跟随者,在网球方面也是独树一帜的。”

近年来,Stan Smith又成为了球鞋市场的宠儿,从T台到街头,从运动到时尚,几乎每一个女生都有一双「绿尾」Stan Smith。

adidas Micropacer

阿迪达斯在3D运动鞋等领域的科技研发一直是行业领先的,最近更是有由再生海洋塑料制成的Futurecraft 4D鞋款大受欢迎,阿迪达斯喜欢玩未来感,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尽管这些技术是得益于数字时代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但阿迪达斯早在1984年就以其前瞻性思维开创了先例,成为第一家将微型传感器置于模型中的运动鞋品牌。

Micropacer诞生于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该鞋款的Micropacer传感器被嵌入左脚趾,可以记录距离、跑步速度和卡路里消耗量等。左鞋的舌头上装有一个小屏幕,用于检索这些信息,并可供穿着者阅读。

虽然人们会赞扬阿迪达斯的前瞻性思维,但在当时Micropacer被严肃的跑者誉为「不务正业」(dodgy premise),这也是阿迪达斯miCoach的前身。

个人定制

个人定制是运动鞋品牌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从阿迪达斯的miadidas到耐克的NIKEiD,再到锐步的YourReebok,比比皆是。

早在1983年,阿迪达斯就已经走在了这一业务的前沿。当时的adidas adicolor H鞋附有一套6种不同颜色的彩色水笔,然后消费者可以用它来创作出一双专署的个性球鞋。

2006年,adicolor 2006白色系列中不仅拥有许多adidas Originals旗下的标志性的经典款式,还配有各种不同的个性化演绎工具, 从水彩笔到喷漆罐到各色鞋带和可换式三条纹。

2018年,阿迪达斯发布了2018 adicolor春夏系列,邀来Angelababy、范冰冰、鹿晗、杨幂及水原希子等明星代言人倾情出镜,演绎出全新的adicolor时尚风格。

阿迪达斯的adicolor就是最早的个人化(Customization)概念始祖,而这一风潮在2016年彻底被引爆。

卡斯特罗爱阿迪达斯

印象中,古巴已故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都是穿着迷彩服出现在各大新闻中,但是他其实是阿迪达斯运动服的爱好者。

在他生涯的最后几年里,卡斯特罗经常选择穿着各式的阿迪达斯运动服,被称为「el chandalismo revolucionario」(革命田径服)。事实上,在阿迪达斯成为2004年和2008年夏季奥运会的官方服装赞助商之后,卡斯特罗对这个品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特别是阿迪达斯开始赞助古巴奥运代表队后。

在许多情况下,卡斯特罗与一些国家领导人会面时都会穿着阿迪达斯,如会晤委内瑞拉的查韦斯、巴西的伊格纳西奥和俄罗斯的普京等。

阿迪达斯公司负责人Travis Gonzolez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被问到卡斯特罗离开医院后选择阿迪达斯运动服时表示,

“我们并没有把它当作任何政治的事件来看待,”,“这不是积极的事情,也不是消极的事情。我们是一个运动品牌,为运动员制作产品,我们不是为领导人制作产品。”

最引人注目的是,卡斯特罗在哈瓦那与教皇弗朗西斯会面的时候都是穿着蓝色阿迪达斯运动服。

创意总监的合作精神

2010年,当Dirk Schönberger被聘为adidas的创意总监时,没有人——甚至他自己——都不会预料到他的任期会在阿迪达斯的品牌历史被铭记。他将合作的精神带入了阿迪达斯,并主导了品牌与Raf Simons、Pharrell Williams和Kanye West等知名品牌、明星的合作。

“当我加入阿迪达斯时,我最初的想法是,让我们专注于阿迪达斯这个品牌,而不是合作。我早就知道拉夫(西蒙斯)了,我知道他很喜欢我们的Stan Smith运动鞋。然后我想也许我们可以邀请他们加入阿迪达斯,一同合作,他们的想法也很有意思。我们的合作者是注入阿迪达斯的核量子,使公司发生了变异。 ”

说实话,很难想象如果没有与其他品牌的合作,阿迪达斯现在会不会还是如此地受欢迎。并不是说阿迪达斯不会爆火,要是不这样做,阿迪达斯现在就可能还只是一个运动品牌,而不是一个运动时尚品牌。

阿迪达斯是一个将运动、时尚、潮流和科技完美结合的运动品牌,唯一「诟病」的是阿迪达斯把BOOST用得太多了,5年过去了还是这个BOOST,大家觉得呢?最满意的阿迪达斯单品又是什么呢?欢迎来爱燃烧分享你的故事。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biubiu biubiu

    adidas才是目前使用黑科技最少的跑鞋 boost都不算黑科技了

    2018-05-30 11:13:26 回应

  2. 汉子杰可 汉子杰可

    八卦很好看

    2018-05-30 13:59:08 回应

  3. 陈伟文本人 陈伟文本人

    adidas才是目前使用黑科技最少的跑鞋 boost都不算黑科技了      biubiu
    菲尔·奈特在《鞋狗》里面有说过:“不要在一双鞋子里塞进十二种创新。” 看来阿迪达斯学到了

    2018-06-12 13:35:01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