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Barkley Marathons | 终点望尘莫及 而一路充满惊奇

还有没有希望?

美国东部时间(田纳西州摩根县沃特堡当地时间)4月1日凌晨三点过四分,随着比利时人Karel Sabbe的退赛号角声响起,第33届Barkley Marathons提早落下了帷幕。这已经是连续第二年无人完赛Barkley了。

众人黯然回到各自帐篷或者驾车离去,这个周末在Frozen Head所发生的一切,所有在赛道上被见证过的努力都令人心怀敬意,然而毕竟又是选手们全军覆没一年,Barkley赛道再次大获全胜了。

王者归来 强弩灰飞

时钟拨回42小时前,几乎所有人都不会预料到这样的结局。在起点的黄色大门前,2017年的完赛者John Kelly和三届完赛者Jared Campbell是媒体和观众追逐的焦点,他们被称为“梦幻组合”“Alpha选手”。的确,尽管在Barkley结盟比比皆是,由两位已完赛选手组成的同盟在历史上还从未有过,何况其中还有Jared Campbell这样强者中的强者。

刚刚铁三赛事告一段落今年年初开始全面回归越野跑的John Kelly目前状态大好,他完全有实力能跟得上Jared的配速,他对于这片地区的熟悉程度(他是在当地出生长大的)恰好可以弥补Jared离开比赛几年后对赛道的生疏,而以Jared曾表现出的对于比赛节奏的把握和对Barkley本身的理解,无疑会进一步增加他们两人的胜算。没有人怀疑双J组合的前景。

起点(3月30日早晨9:00-9:23)

John Kelly和Jared Campbell赛前都很低调,Barkley从来都对选手名单讳莫如深,众人又擅于放烟雾弹,关于谁来谁不来向来疑云重重。John Kelly新年写的2019年赛事计划里有没有Barkley,只隐约提及会和去年一样去Barkley现场(去年他去给加拿大选手Gary Robbins做后勤)。而Jared的社交媒体更是压根也没显示过任何跟Barkley有关的迹象,比赛前一天,一位观众在公园里发布消息“我们在营地里看到了Jared Campbell,但不能确定他跑不跑”。

直到赛前John突然发布了一篇2019 Barkley训练日志,注册当天上午Jared上传了一张骆驼牌香烟购买小票,一切才尘埃落定。

赛前(3月28日-3月29日)

万众瞩目的第33届Barkley Marathons于2019年3月30日周六上午9点23分正式开赛。

自从纪录片The Barkley Marathons: The Race That Eats Its Young上映以来,欧美越野跑圈的Barkley风愈刮愈烈,这几乎已经成为每年愚人节周末的大爆点。很多Twitter用户甚至只在每年固定的这几十个小时里处于活跃状态(Barkley每年在Twitter上直播)。也有一些人宁愿驱车很远赶去FH州立公园现场观赛,或者以后勤人员的角色参与和体验赛事。

然而在距离终点大概1/3赛程距离的眺望塔顶(Lookout Tower,Barkley赛道上唯一的观赛点),只有John一个人出现在了观众们的视野中,紧随其后的是法国人Guilaume Calmettes和Barkley老鸟Jamil Coury。人们并没有看到那个在Barkley从来稳健淡定的Jared Campbell。

前三位选手到达山顶的补水和藏书处(3月30日下午3:00-3:25)

之后又有好几拨选手陆续到达,Jared到底怎么了?无人知晓。

将近3个小时后,John Kelly和法国人Guilaume Calmettes几乎同时完成第一圈,他们分别只花了6分钟和5分半迅速补给完就出发第二圈了,在他们出发后大概15分钟,Jamil也到了,之后陆续到达的还有比利时人Karel Sabbe,新西兰好手Greig Hamilton,芬兰人Mikael Heerman……

Jared将近12小时才到,他的脚踝在下第一个陡坡时严重崴伤,在那里他被迫和John分开,仍然努力完成了第一圈。他成为了今年第二个退出比赛的选手。

Jared完成第1圈,但已经无法继续了(3月30日晚~8:50)

共有28名选手完成了第1圈,其中有22人出发了第2圈。

选手们上午从起点出发时温度是10度,之后上升直逼30度,夜里开始风雨交加,雨连着冰雨,一路降温到零下10度。

经过了非常艰难的一夜,John Kelly于清晨第一个完成第2圈回到营地,用时21小时2分,他之后的其他人都陆续出发第三圈了,他却迟迟未能动身。他在帐篷里休息超过两个小时,然后走出来自己吹了自己的退出号(他一直是Barkley的备用号手)。

Tap Out(3月31日上午~9:10)

John的举动并不让Barkley老手们奇怪。在Barkley,选手们从来都无法在营地下决心,决心只能在赛道上下。回到营地要吃什么,睡不睡,停多久,都得事先计划好,之后严格执行,否则“看情况决定”的话,你永远都不会想回到“那里”去了。很多明明可以继续的人,一进帐篷就一再延长睡觉时间,最后干脆起来开始安心吃吃喝喝,这样的事在这里屡见不鲜。John之后也说“我一切都很好,但是我知道在这里五圈是怎么一回事,我就是觉得自己没动力了。我不想跑了。”

至此双J组合双双退出了Barkley。

他们并非不复当年之勇,自从John2017终于完赛Barkley之后,他一直状态爆棚,2018年他不仅PR了全马((London,2:42)还连续在三项大铁赛事中破九(其中包括Kona)。在挑战者云集的Barkley Challenge Loop中(一个由Barkley选手和爱好者们自发参与的FKT挑战,路线部分和Barkley赛道重合),目前前五位的成绩中有三个都是由John Kelly创造的。

而Jared Campbell在三次完赛Barkley之后,仍然敢于继续挑战,也定是有备而来。然而Barkley实在是太艰难了,它不允许人出现任何意外,也几乎没有什么容错空间。它会把人的力量拉走,把他们身体里一切的重量、温暖、生命力,把支持他们行动的意志力全部取走。要想和它抗衡,就得具备和它旗鼓相当的力量。

如果力量消失了,就要把它找回来。

国际化与多元背景

上个世纪90年代初,Barkley刚刚出现外国人的时候,本土选手们还不太适应。他们嘲笑连续完成过100场超马从未失手的德国人在这里马失前蹄,他们因为十个苏联人的集体闯入而惴惴不安,却又因为他们全部输给了两名美国女选手而释然。然而第一位正式完赛者是一个根本不懂“Barkley内幕”的英国人的事实,才让他们感受到全新视角所产生的冲破和推动力(自从那位英国人后来移居美国之后,就再没完赛过Barkley)。

如今将近30年过去了,Barkley每年都会遇见来自世界各地的选手,它在欧洲的名声和影响力甚至早已超越了北美。目前已经有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选手在这里完成过至少一圈。

Barkley各国成绩单(两圈以上)

2019年出发的40名选手中有22名国际选手。

Barkley赛场今年第一次出现了代表参赛选手的国旗

今年出发第三圈的六位选手分别来自法国,新西兰,比利时,瑞典,日本和美国,而他们都最终全部完成了Fun Run,这在Barkley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其中首次参加Barkley的日本选手井原知一(他今年二月刚刚完成了香港四径)表现十分出色,这也是第一次有亚洲选手完成Fun Run。

井原即将完成第二圈(3月31日上午~9:45)

如今Barkley选手的背景也更加五花八门了。种子选手Guilaume Calmettes和瑞典人Johan Steene分别是2017和2018年Big Backyard Ultra(Laz举办的另一项传奇赛事)的冠军,新西兰人Greig Hamilton是世界Rogaine(一种长距离定向赛)冠军,比利时人和当年的Flyin’ Brian(Brian Robinson,2008年完赛者)一样是长径通径高手。选手中还不乏各种探险赛、障碍赛等五花八门虐赛的顶尖高手,然而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能虐过Barkley呢?

自带动漫感的GC仍然是最有希望成为完赛者的法国人

还有很多值得期待的事情,自英国人Mark Williams完赛之后,再也没有非美国选手在这里挑战成功,下一位会出自哪里呢?加拿大?法国?还是比利时?女选手今年在Barkley仍然表现平平,去年大家寄希望于斯巴达世界冠军Amelia Boone,今年赛前素有“英国最强女”之称的Nick Spinks呼声最高。然而她们都没能完成超过两圈。Barkley已经有六年没有过完成Fun Run的女选手了。希望之星在哪里呢?Laz本人十分看好今年刚在英国268英里Spine Race获得总冠军并创造赛事纪录的Jasmin Paris,但他也说了“一位女性完赛并不能证明女性就可以完赛,只能证明她可以完成。你们其他人还得自己来这里。”

黑马

都说Barkley有新人魔咒,被虐得面目全非的新人比比皆是。在这里,注定结局悲惨的新人会被选为“人祭” (Human Scrifice) ,他们也往往表现得不负其名。

在本次Barkley上,连续两届蝉联“人祭”的Tim Hardy最终用了将近22个小时才第一次回到营地,据说他是在62号上高速公路上被人发现的。然而他可能还是会头衔不保,有无数百英里完赛经历并完成过Grand Slam的Allan Holtz才是最后一个从第一圈回来的选手,他花了超过26个小时,两手空空,连一页书也没搞到。

今年30岁的比利时人Karel Sabbe也是Barkley新人,他是美国三大长径中Appalachian Trail和Pacific Crest Trail的现通径纪录保持者(分别创造于2018年和2016年),他和新西兰人Greig Hamilton出发第四圈的时候,离关门已经只剩下了最后两分钟,而他们即将面对的是最为困难的夜间逆时针方向以及比第一夜更为寒冷的长夜。大家都明白失败是注定的,但所有人都全力以赴,后勤团队争分抢秒,之后他们毫不犹豫地出发了。两个小时后,Greig退赛了。五个半小时后,Karel退赛。至此所有选手都离开了赛道。

其实早在第二圈结束的时候,窗口已经在悄然关闭了。John Kelly完成第二圈的时间已经明显落后于完赛的历史时间线,其他人则要更晚,也许这也是John选择放弃的原因之一。而Karel和Greig还是继续前进了,他们选择抗争Barkley的不可能,直到最后一刻。

他们出发的那一刻就是今年的“Barkley时刻”。他们不是“人祭”。他们是黑马。

Karel Sabbe完成第二圈(3月31日上午~8:20)

Karel和Greig准备出发第四圈(3月31日晚~9:20)

Greig Hamilton退赛(3月31日深夜~11:30)

Barkley仍然非常地难。从这几年的比赛状况和完赛情况来看,它一直在越来越难。
也许是考虑到去年的惨烈赛况,今年Laz又改回了以前的方向规则(去年改成CW-CCW-CCW-CW-Choice,导致第二圈用时急剧增加),但在赛道方面又作了变更,新加了一座叫“绞肉机”的山并重新加入了自2006年起被去掉的Little Hell,而且书也增加到了14本。

Barkley最终没有完赛者的结果并非不寻常:自1986年开办的Barkley在过往32届比赛历史中(2002年因公园关闭停赛一届)有18年都无人完赛,Barkley的头两届都没有完赛者,1989到1994连续4年没有完赛者,1996到2000年连续5年无人完赛,2005到2007年连续3年无人完赛。也许是自2008年以来选手们在这里的卓越表现让人们产生了误解。也许没人完赛才是这里本应有的常态,而出现完赛者才是例外。

明年会怎样呢?还在养伤的Gary Robbins终于忍不住抢在比赛结束前发了明年的参赛宣言。又一次在这里被“羞辱”的那些法国人呢?还有Barkley现纪录保持者Brett Maune这几年又开始活跃在超马赛场上了。Jasmin Paris会应邀而来吗?

拭目以待吧,Barkley总会让人有意料之外。一路总有惊奇。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32d86a0a2c44763cf7083de1e75bfd81
    剑巍Lv.7
    2019-04-04 22:51:11
    太会玩了,普通人想都不敢想啊

    回应

  2. 8fc8c3307698e446794f82cc04cb8501
    WNMLv.4
    2019-04-09 09:04:23
    名副其实的魔鬼赛道,拭目以待中国选手的出现。

    回应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