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产后运动变飞人?

一般来说,怀孕3、4个月的准妈妈们早就蜷缩在房间里养胎了,然而美国选手亚历克丝·奥尔雷德(Alex Allred)怀孕4个半月时在全国雪橇比赛中夺冠并加入国家队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她的举动对于大多数女性来说是非同寻常的。但女性精英运动员怀孕生产后屡创佳绩的故事却是不胜枚举——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此现象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神秘。

产后表现更加优异的跑步运动员数量越来越多,也更加频繁地出现在媒体报道中。卡拉·古彻波(Kara Goucher)产后7个月的时候在2011年波士顿马拉松赛中以2:24:52创造个人记录。波拉·拉德克里夫(Paula Radcliffe)赢得2007年的纽约市马拉松比赛,那时她的宝宝出生也还不足十个月。经过漫长的孕期,蒂娜·卡斯托(Deena Kastor)在2012年一月份的美国马拉松奥运选拔赛中夺得第六名的好成绩。奥尔雷德(Allred)称:“产后感觉自己变得更加矫健”。

产后变飞人-训练

克莱拉·彼得森(Clara Peterson)有了第一个孩子后,她修了一年假没有参加正式训练。7周之后就在形体开始恢复时,她发现自己又怀孕了。这次,她没有间断训练——只是减少了训练量,但每周也要跑40-50英里。
产后她比以前跑得更快了,在2012年美国马拉松奥林匹克选拔赛(她首次参加马拉松比赛)中获得第16名的成绩,那时她刚生完女儿还不到半年。

卡伦·诺达尔(Karen Nordahl)是温哥华卑诗妇女医院(BC Women’s Hospital)的妇产科医生著有《健康生产》(Fit to Deliver)一书。她指出,通常在孕期坚持继续训练的女性,力量会有所增长,部分是因为体重增加。但由于训练强度大幅下降,就算是骨灰级的运动员产后也要适当休息一段时间。这就需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来恢复体形。

诺达尔称:“实际上,虽然我觉得她们重出江湖时更加强壮了,但未必是健康的状态。”

怀孕同样会使身体血流量增大,输氧能力增强以及生长激素水平提高。曾有人研究相似训练量下怀孕和未孕运动员的身体异同,此研究长达15个月之久,研究结果甚至显示怀孕运动员的最大摄氧量都会小幅上涨。

身体的许多激素变化会在产后6-12内消失,但有些却会产生持久影响。

“这些生理变化可以维持长达一年之久。”诺达尔说道。

1988年,“堕胎兴奋剂”成为世界反兴奋剂大会的主题。怀孕带来的这些运动竞技中的好处,一度闹得沸沸扬扬。时任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副主席比利时王储亚历山大·梅罗德(Alexandre de Merode)曾毫不讳言,声称他知道许多东欧运动员(而且至少一位做此类手术的瑞士医生)为了利用怀孕带来的竞技优势,先让自己怀孕然后再人工堕胎。

密歇根州立大学人类能量研究实验室和身体活动与健康中心主任吉姆·皮瓦尼克(Jim Pivarnik)说:“曾有女性跟我说过,怀孕之后表现要比以前好,”但皮瓦尼克也警告说,很多所谓的证据都是不确凿的奇闻轶事,缺乏详细研究。

他指出,许多运动员认为这些表现变化可能更多来自精神上和心理上。

尽管有这样或那样的好处,但孕后正式体育训练却会给身体造成许多显性或隐性伤害。

诺达尔与许多高水平运动员一起工作过。她说:“利益往往掩盖了这些弊端,”她指出其中普遍存在但很多女性却讳言的一个问题就是产后(大便或小便)失禁。

同时身体状况也会面临许多挑战,比如,生产不顺利的话,身体恢复就是个大问题以及一些未知的损伤。还可能出现骨质疏松,拉德克利夫(Radcliffe)可在这方面得到了一个大教训。她就是因为太急于投入训练才弄伤了自己。韧带和肌腱也通常会由于拉伸太严重而出现过度松弛。

产后变飞人-工作育儿平衡

2004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百米跨栏金牌得主乔安娜·海耶斯(Joanna Hayes)还说最大的问题是时间和压力。

“当了妈妈就身不由己了”,海耶斯感叹到。

海耶斯在2008年退役后,有了女儿,之后她决定重返体坛。她曾试图平衡工作、训练和育儿,但最终搞得筋疲力尽。最终要的是,她不想在女儿的生命中留下遗憾。她说:“我无法做到把田径运动摆在第一位。”

对于长跑运动员来说,在孕期进行训练没什么大不了,只要降低强度就可以了。但对于径赛运动员,孕期训练跨栏和跳远是不可能的,而这些技巧,几个月不练就很难再重新拾起来了。

业余跑步运动员就没有以上这些顾虑了,她们不用考虑体育职业生涯也不用根据自己的体育潜能来判断是否要孩子。众多研究表明孕期适当训练能让孕期和准妈妈变得“更加愉悦,健康”。

除此之外,还有个特别的收获,就是跑步速度更快了。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