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波士顿马拉松简史:完美的爱国主义教育实践

波士顿马拉松在跑者的眼里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它以历史悠久,报名门槛苛刻而闻名于世。那么,这项具有100多年历史的赛事背后,究竟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呢?

1897年《波士顿环球报》上刊发的图片,民兵骑车陪伴马拉松选手前行。

1897年《波士顿环球报》上刊发的图片,民兵骑车陪伴马拉松选手前行。

每年4月的第三个星期一,马萨诸塞州的居民都会以跑步的形式来纪念爱国日。乍看起来,大规模的路跑比赛和爱国似乎并没什么关系。但其实波士顿马拉松完美体现了爱国日蕴含的意义。

马拉松这个词成为长跑比赛的代名词之前,它是一个地名,在那里发生过一场著名的历史战役。雅典人在这里击败了兵力远胜于他们的波斯帝国。在美国的开国功勋眼里,这是一场关键的胜利。他们从雅典人的胜利中看到了自由,看到了他们捍卫共和政府的实际行动。美国的演说家常常在自己的演讲中提及马拉松和马拉松精神,借此将莱克星顿和康科德的民兵和那些保卫自由的勇敢的雅典战士联系在一起。

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于1896在雅典年重新开始时,加入了一个长跑项目,选择的线路正是那位著名的信使从马拉松战役的战场跑到到雅典报告胜利消息的那段路。于是,波士顿运动员协会在1897年决定也举办类似的长跑比赛,而马拉松精神正好契合爱国者日的气氛。比赛线路本打算依循历史战役,从康科德到莱克星顿再到波士顿,就像当年的爱国者集各地居民加入战斗时走过那样。但问题是从康科德到波士顿的距离只有不到20英里(约32公里)。组委会决定还是实用优先,以波士顿到奥尔巴尼之间约40公里的路段作为比赛线路,起点设在亚什兰。

在1897年的那场赛事中,共有15名业余选手参赛。他们跑过的这条线路和当年起事时的紧张气氛相比已大不一样,但在比赛的整个过程中,每位选手身边都有一位民兵骑车陪伴,给参赛者提供新鲜柠檬、饮用水和湿毛巾。

1775年4月19日破晓之前,保罗·列维尔骑马用了约2小时奔走13英里来到莱克星顿,召唤居民们武装起来。威廉·道斯沿另一条路花费了3小时骑了17英里。1897年4月19日这天,冠军麦克德莫特比他两人,或这两匹马跑过的路程更长,速度更快。事实上,他当时的成绩创造了新的马拉松世界纪录,全程用时2小时55分钟10秒。

接下来的几年,这项赛事的规模不断膨胀。最终,赛事本身的影响力渐渐超过了初衷。“今天早上,在马拉松选手出发前,”《波士顿环球报》在1912年的报道中写道,“有必要至少占用大家几分钟时间来回忆一下我们设置这个节日的目的,以及举办这项比赛所要庆祝的历史时刻。”

波士顿马拉松并没有辜负最初的使命,通过这项赛事,我们对来之不易的自由的认识得更加具体。雅典人的胜利激发了自由的精神,但在当时这还只是少数精英的特权。莱克星顿和康科德打响的战斗创立了新的共和国,却没有摆脱奴隶制的枷锁。内战之后,我们废除了奴隶制,确立了公民的权利,但女性依然没有获得平等的地位。历史,就像跑者在赛道上会不断经历起伏,步履蹒跚,终点不可能轻易到达。我们不只应忙于眼前的事情而忘记出发的理由,忘记曾经走过的路。

今年的波士顿马拉松,共23,336名选手齐聚在位于霍普金顿的起点。除了美国本土选手,还有来自92个不同国家的运动员,其中有为35个不同慈善组织募捐的跑者,有轮椅选手,而更多的则是参加比赛挑战自己的普通人。来自世界各地的男女选手,不论出身,齐聚一堂,为各自的梦想而努力。他们代表的不仅是马拉松战役、莱克星顿的枪声所带来的自由,更是这份自由结出的累累硕果。

这些选手或许和当年在波士顿战斗过的民兵并无相似之处,他们或许在比赛时并没有回想历史,但他们拥有同样坚韧的精神。比尔·伊佛格参加了今年的波士顿马拉松,他可能没听说过1775年参战的年纪最大的塞缪尔·惠特莫尔,也可能不知道这个78岁的老兵面部中枪,身上多处被刺伤,险些战死沙场,更不会知道他后来奇迹般地挺了过来,就为了亲眼看到“这个国家能够享受到独立、和平的生活”。但是,今年同样78岁的伊佛格即将到达比赛终点时,被突然发生的爆炸气流击倒,“26英里都跑完了,”这是他的原话,“可不能停在这儿。”他重新站起来,坚持走过了终点线。

比赛这天,所有那些奔跑在波士顿的人都在挑战自己人生的道路上向前迈出了一步。而爱国日的意义正是让大家认识到自由社会拥有内在的力量要比那些妄图破坏它的势力更强大。尽管路上会有坎坷,但大家都怀着对远方的憧憬,迈出一步又一步,向着更加完美的未来前进。马拉松无疑是这一精神的完美象征。

怎么样,心动了么?
波士顿马拉松参赛指南(上)
波士顿马拉松参赛指南(下)

131030Boston Map

本文编译自《大西洋月刊》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