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Eat and Run(吃与跑),Scott Jurek 的生活(下)

Scott Jurek 在他人眼中仿佛一直奔跑在天空中。拥有“超人”的能力和充满光芒的品质,但其实他只是一个男人,所有情感和弱点都隐藏在他的身体中。他能7次蝉联西部100冠军,他能够完成恶水超马,但他依然要面对生活中的一切。这些是所有跑者都会面对的,因为生活是比所有比赛都难100倍的比赛,而且终点未知。

scott-jurek-running-490x250

Christopher McDougall的书里把Scott描写得那么传奇,似乎从不受伤病困扰,可原来他也患过足底筋膜炎,也伤过膝盖,即便他那么地重视对自己身体的照顾。 而在“Lost”这一章里,展现的更是一个陷入低潮的平凡男人的形象,只是他恰好也是一个超马跑者。

2008年到2010年间,他经历了母亲的去世、离婚、和好友Dusty的反目、伤病,除了08年的斯巴达松冠军没有收获任何一项重要赛事冠军。在一系列的挫折中,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要跑步。

“我们都会失败。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朋友和爱人离去,做出令人后悔的决定,我们无比努力地尝试却所获甚少。”这似乎透露出了一个中年男人的无力……

2010年,为了悼念母亲的逝世,并重新找回最初奔跑的感觉,在朋友Joe的陪同下,Scott来到了大峡谷,准备在没有任何后援的情况下穿越90英里长的大峡谷通托小径。当代还没有人自己带着食物和水一下子跑完过这条小径。而三十多个小时后,Scott和Joe做到了,他们挨过了一场暴风雨,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孤寂中跑完了全程。

这三十多个小时和90英里似乎也让Scott找回了原本失落了的东西:“在通托小径上度过的那些时间里,我们除了陆地、天空和自己的身体外便一无所知。除了眼下那一刻我正在做的事情,我便不受任何东西的束缚,我在过去和将来之间漂浮着,那感觉就像我被悬置在河流和峡谷的边缘处一样确凿无疑。我终于记起了我在超马中所找到的东西。我记起了我失落了的东西。”

同一年,他参加了在法国举办的24小时赛事。这项赛事他曾经两度退出,因为连续24小时在同样的跑道上绕圈实在是太乏味了……而这次他带着诸多失败之后重塑的情绪坚持了下来,他说他觉得是在为他母亲而跑,因为他母亲大多数的成年岁月中都无法行走……他创造了新的美国纪录。他是在24小时中跑得最多的北美人。

“专注在最后期限、债务、输赢之中是容易的,朋友间会吵嘴,爱过的人会离开,人们承受着痛苦。一次100英里的比赛——或者一次5K,或者在街区里跑跑——这些并无法治愈伤痛。满满一盘鳄梨色拉或者紫甘蓝没法让人远离伤痛。”

专注在食物和跑步中的Scott似乎又有了新的收获,新的超越。在失落面前他是一个平凡男人,只是他恰好也是一个超马跑者,于是他得以用不平凡的方式走出了失落,“我们并不是用失败来定义的,而是由如何失败定义的,由失败之后我们做了些什么来定义的。”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桔子是蜗牛 桔子是蜗牛

    真的要全素吗

    2013-09-14 20:4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