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记我的2013波士顿马拉松

我多么希望自己能再回来,或许只想和另外的两万七千个人再次站到一起,彼此相视一笑;或许只是为和26.2英里连绵不断的人群多几个high five,感谢他们拿我们每个普通人都当英雄一样;或许,只想表达一种心情;说不清楚,就像别人问我为什么跑步我说不清楚一样。

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

2013正好是我第三次波士顿马拉松,中文“事不过三”听着总有些悲观,而英文里的俗语 third time’s the charm(好事成三)就乐观多了。竞技角度上讲,这是最惨不忍睹的一次马拉松;但从情感上来说,确是最难忘的一次。比赛结束后,坐上大巴的我正和跑友闲聊,得知了爆炸的发生。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马拉松以这样的方式被大家记住,是在令人唏嘘。波马大致是所有长跑爱好者心里的一个梦吧,多少人克服了数不清的伤痛流了数不清的汗水,在梦想实现最应该和家人朋友分享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血肉和情感只是别人的工具,完美的庆祝变成了目不忍视的梦魇。

两年前的波马,是我的巅峰,当时的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之后的两年,我竟会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坡路。当然有客观因素,从花粉严重过敏,到踢球各种受伤,到学业上的各种忙;但更主要的还是个人原因,懒的令人发指,馋的令人汗颜,意志力薄弱的令人恐惧,再没有了以前想不断超越自己的欲望。跑步逐渐淡出我的生活,以致于这次赛前看到以前写的跑步日志,设计的训练,购买的各种装备,都感到那么的遥远。

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

再一次跑波马,脑海里不禁产生了各种回忆,没有了第一次跑时的兴奋和紧张,没有了第二次时的胸有成竹,但却有和前两次一样多的感动,感动自己能幸运的来到这里,感动跑步带给了我这么多的朋友,和这么多美好的回忆。

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

从枪响开始,就感觉被两边的runners各种侮辱性超过,心情异常平静,计划是用7min每英里的速度,至少撑过半程,然后争取一步不走跑上heartbreak hill(心碎破),之后要是有奇迹出现就继续死撑,要不索性死个痛快,走完最后10k又如何!枪响后一切顺利,谁知从8k左右的地方,感到右脚底一周前踢球磨的水泡在“假装痊愈”之后又不堪重负的破了,从此之后的30多公里,每一次落地都是一下刺痛,意志力和渴望创造奇迹的念想就这么一下一下的被消磨殆尽。

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尖角隧道

尖叫隧道(screaming tunnel)是美国最好的女校卫斯理所在的地方,比赛当天全校女生出动站在路边,尖叫声响彻天际。很多专业选手因为怕叫声引起身体不适,都会在这里带上耳塞。但是业余选手们到了这里如同打鸡血,都冲过去和女孩子们拥抱亲吻。因为她们很多人都举着牌子: i'm single,kiss me(我单身,吻我); or i'm a senior, kiss me(我二年级,吻我); or i'm a democrat, kiss me(我支持民主党,吻我)之类。总之模板是Kiss me,前面写啥不重要……

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

半程之前经过这里, 看到各种选手冲到右侧开始亲吻,愉悦使得疲劳得到了巨大的缓解,可惜 tunnel 只有不到半公里。因为训练的缺乏,积累的疲劳和疼痛逐渐主导了意志,进入 newton 后的三个小坡已经让我恨不得扎进观众席的躺椅里不再起来。

心碎坡(heartbreak hill )是说从前有一个波士顿的传奇,拿了很多次冠军,有一次他来到坡下的时候超过了第一名,拍了那哥们一下,意思是哥们您慢慢玩儿,爷先走了。上坡之后传奇崩溃了,在坡下被人家反拍,意思是,哥们您高兴早了,您就心碎吧。于是此坡得名 heartbreakhill 。其实这个坡并不陡,因为是27-33公里处的四个坡中的最后一个,在人身体最难受的时候出现,所以一夜走红……

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

当 heartbreak hill 到来的时候,速度已经降到了不能忍,维持 7min 的配速然后 BQ 成了奢望,索性给自己设立短暂的目标:爬上hill再开始走;终于满脸狰狞的爬到山顶,面对大下坡,不禁又推翻了前面的契约,设定“下完坡再走”的目标;好容易撑到坡底,看到前面一个大标语:“all in for Boston”(拼了,为了波士顿)……wtf!这么激励人的话,怎么也得再撑10个红绿灯;于是我又撑了10个红绿灯,刚想停下来走,前面又有标语了:“run, forest run”,尼玛,阿甘都被搬出来了,咱要不就再撑10个红绿灯?!10个漫长的红绿灯过后(当时多么希望数完1之后就数10啊!但我坚持没有违背对数学的忠贞……),战战兢兢的我睁眼像远方眺望,标语“all in for boston” 再次出现,哈哈!同样的招数对圣斗士不可能奏效第二次!终于,志得意满的我彻底放弃了抵抗,开始边走边吃边喝~脚底的泡倒成了一个救命稻草,不断传来的疼痛缓解着我对于没有撑到最后的内疚。看到了中国助威团后开心的上去各种击掌,就这样,最后的5公里多慢慢的熬过去了,拐上boylston的最后一个直道,在马路牙子上,在热心群众的喊声和鼓励下,最后一次压完蹦来蹦去的两条小腿之后,我加速冲过了终点,成绩早已不那么重要,原来,完成一次跑崩了的马拉松可以那么的快乐。

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

然后就是在终点线的庆祝,幸福的和其他中国的跑友合影。由于要赶大巴,拥抱告别后,这次快乐之旅即将划上句号。没想到上了大巴之后,震惊世界的悲剧发生了,一切之前的快乐与之相比都显得那么脆弱,一时间大巴上的人都显得不知所措。之后的几小时,慢慢冷静下来,便有了文章开始时描述的心情,回到起点,和曾经一起奔跑的人再次出发,或许可以证明,一个人虽然渺小,但是乐观、希望,追求幸福的梦想,这些东西所拥有的力量,会让恐惧与邪恶同样不堪一击。

Pray for all the victims and their families! (为恐怖袭击中的受害者和他们的家人祈祷。)

Lets go runners! Lets go boston! Lets keep running!(坚强波士顿!跑者永不停步!)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飞翔的大雄 飞翔的大雄

    哥们写的不错,你能参加BOSTON,说明你的配速 可以的!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够站在这个充满传奇的赛道上。

    2015-05-12 12:55:5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