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书影音 | 我以奔跑……《强风正劲》

《强风正劲》这部跑步电影,看似简单的情节是依托箱根接力赛这个在日本有89年历史的大学生接力赛。电影中包含的诸多情感和台词都不停的激励着热爱跑步和热爱生活的人。

电影截图

电影截图

“箱根接力”,全称“东京箱根往复大学接力赛跑”,于每年1月2日和3日举行,首次举办于1920年,只在二战期间停办过,至今已经举办过89届。赛程总长217.9公里,分十个赛段,每个赛段长度在20km~23km之间。比赛第一天从东京大手町出发,至箱根芦之湖畔结束,第二天返程。其中第五段从小田原至箱根的赛道因为有810m的爬升高度,而被誉为难度最大的赛段。

这是一项只限于日本大学生参加的赛事,每年有20支队伍参赛,其中十支队伍为前一届比赛的前十名,另九支队伍则在每年十月举办的预选赛上选出,剩下的一个名额则留给了关东学联选拔队。预选赛的参赛门槛基本上是34分钟内完成万米,或者16分半内完成5km。设置了这样的参赛门槛,可以说“箱根接力”名副其实是孕育日本长跑精英的摇篮。

日本电影《强风正劲》(又名《强风吹拂》)讲述的正是箱根接力预选赛以及正式比赛的故事。据说电影制作人铃木光每年都会去观看这项田径盛世,寒风中选手们的表情和坚持常常让他想到:为什么“跑步”这种极为简单的运动会拥有如此强烈地吸引人心的魅力呢?在电影里,被灰二推上跑道的宽政大学田径部队员似乎也有类似的疑问,不过他们提的是另一个问题:跑步是什么?

《强风正劲》改编自日本直木奖女作家三浦紫苑的同名小说。据说演员们为了拍摄这部电影,进行了相当强度的跑步训练,每个人的个人跑量都达一千公里,十人加起来有一万公里,相当于从东京到纽约的距离。其中林遣都更是被体育界人士相中,希望他改行练田径。片中林遣都的跑姿和身板确实让人眼前一亮,看上去很有专业人士的架势。

箱根接力日语名为“箱根駅伝”,是一种驿站接力赛,源自日本,是由多人组队参加的长距离接力赛跑活动。“駅伝”即“驿传”,源自唐代的“驿传制”,这是一种利用接力的方式由骑马的传令兵在中央与地方政府间紧急递送书令的制度。其名称中的“驿”字,指得是在官道上每隔固定距离就会设置的驿场,而非人们通常会误以为的“车站”之意。镰仓时代之后,较商业化的宿场替代了驿站,因宿场不具备养马的条件,于是改由人快步传递。

无论是这项赛事的历史由来,还是“接力赛”的现代形式,都让人很容易就能联想到团队协作在这项比赛中的重要性——古时候送信的“快递员”们前赴后继,只是为了将书令及时送抵目的地,而现代的参赛者们用接力锦带代替了书令,虽然起、终点一致,但仍是分享着对同一个目标的完成。箱根接力还有个较特殊的规定,只要同路段中落后的选手慢于第一名选手20分钟以上,便会让落后选手的下一棒选手提早出发,时间另计。据说落后的选手因无法传承代表学校荣誉的接力带,往往泪流满面。

颇有意思的是,这种驿站接力赛的起源,加之马拉松和斯巴松(SPARTATHON 斯巴达246km超马的另一种叫法)的起源,竟都是与“传令”相关的。这不禁让人想到,在传递信息如此低成本以及迅捷的现代,这类古代的传令活动还在传达着怎样的信息呢?或者换一个问题:在传递信息如此低成本以及迅捷的现代,还有什么样的信息是必须花上这么多体力和时间去传递的?我想,这一定是种用文字、话语难以描述的东西。这或许是参与性的、在过程中即时产生的、无形的、只能亲自感受和体味的,某种东西。

影片并没有直接回答制片人铃木光以及宽政大学田径部队员们关于“跑步是什么”的问题。这或许就像跑步过程中“传递”的那个“信息”一样难以定义。

为了挫挫林遣都饰演的天才跑者藏原走的锐气,法学高材生岩仓雪彦一开始说:“跑步就是这一回事,别嚣张,人类。”在比赛途中,他却对藏原走坦诚跑步是需要天赋的,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藏原那么跑。

而宽政大学田径部的精神领袖清濑灰二则对他的队员们说:“距离越长,才能与努力的天平,越是倾向努力那一边。”

或许,这会是更为大部分普通跑者受用的话语。

(文章中资料参考自箱根接力赛官方网站、维基百科、运动笔记网站以及Mtime时光网)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