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重视安全的时候到了!(翻译)下

越野赛事的举办除了要遵守一定的规范,也要进行相应的风险管理。本文分享了国外资深办赛者的经验和观点。而做为选手遵守赛事规则,做好自我保护,在出现突发情况时尊重组委会的决定。这些因素叠加才能组成一个安全的赛事。

子尘和喃喃在2013HK100比赛中。 photo by Daniel

子尘和喃喃在2013HK100比赛中。 photo by Daniel

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对安全的要求是不是过头了呢?我们是不是太注重风险部分了?

AH:没有。现在依然有很多不知天高地厚的选手。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平衡各方因素。好的赛事能让选手们体验到挑战,又能够将风险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选手期待的赛事方支持程度和比赛自身的类型相关。如果选手想要更多的挑战,可以充分准备自己的个人补给。

PC:我参与的赛事完全没强调过度。为了尽可能保证 Tarawera 比赛的安全,我实现准备了所有能想到的预防措施,赛事组织者有义务为选手着想,而不是把所有问题都丢给参赛者。有些选手看到我们列出的那个长长的参赛装备清单时,他们都觉得我“严谨过头了”。他们只是没有意识到这个地方潜在的风险和我们的安全计划。新西兰的安全标准非常高,特别是在保护区举办的比赛,还要经过独立安全机构的审查,在这里举办的任何赛事都要满足这些高标准的安全准则。

DB:目前还不觉得。我确实担心过于强调责任的话,会令举办赛事变得困难,更难获得财力和人力的支持。比赛中涉及的安全标准很难一概而论,不过我所熟悉的那些澳大利亚赛事都很令我放心。但是,毋庸置疑,任何长距离越野比赛中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致命的严重事故,包括 GNW100s 比赛。在相对平缓的防火道上你也可能摔倒,导致你接下来的一周不得不在医院度过( Blue Dog 对此深有体会)。在大多数越野赛中,有很多路段很危险,一步没踩稳都可能意味着摔倒在坚硬的岩石上,还有很多其他潜在危险。不过我希望大家在面对危险时,也要保持镇静。

SG:完全没有,赛事依然充满挑战,需要仔细筹划和良好的组织者,而不仅仅是应付对标准的检查。而且时刻要想着,很多参赛者觉得自己能为自己负责,其实他们根本做不到。甚至有的人根本不看事先分发的参赛手册。过去几年里,有几次赛事因为恶劣的天气而不得不取消。要小心干燥的天气对植被的影响。大家往往并不习惯比赛会因天气原因取消,但这确实符合安全规范。

在 Kimberly 发生的悲剧是否永久改变了澳洲的越野赛呢?

AH:没错,毫无疑问是这样的。可以看我之前对此事的有关评论,这和最低安全标准无关,这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故。我们需要更多的监管。但是对于那些一直坚持按照规范流程举办的赛事,并不会增加他们太多负担。在 Kimberley 发生不幸之前,澳大利亚举办的赛事可以说运气还都不错。现在,大家都意识到风险了。希望各位赛事举办者也能同样意识到潜在的风险。没有任何逃避责任的接口。

PC: Kimberly 发生的事故在新西兰也可以通过电视转播看到,可以说这事引起了公众的安全意识。据我所知,新西兰还未经历过任何类似的事情。如果在 Tarawera 发生严重火灾,我们将封闭现场方圆45公里范围内的区域,并疏散参赛选手(通过水路)。

DB:这件事无疑唤醒了公众意识,并且和我打交道的官方工作人员对今年的赛事会要求更多有关安全的细节,特别是应对火险,这在我们这项赛事举办地更需要注意。

SG:我怀疑参赛选手对此的看法不一,但相信所有赛事组织者都十分关心此事。从组织者的角度来看,去年 Bogong 赛事最终决定取消,仅仅是个开始,而这一切决定都很正确。

你觉得参赛选手理解你们做出的决定么?

AH:参赛选手能够接受我们的决定。有个别选手会抱怨,但总体来说大家都对现状表示理解。虽然我不认为有多少人真正理解组织一场比赛前前后后所要付出的努力,但越来越多的人对我们的工作表示感激。

PC:并不是总会得到大家理解。有时,选手会在电话里责问我们,为什么不像其他赛事那样提供周全的补给,诸如此类的事情。(顺便提一句,截至目前我收到的最多的抱怨就是2010年那次比赛时,我们准备可乐数量不足。这都过去一年半了,还有人那这个说事。)

DB:根据从上面提到的火灾事故收到的反馈来看,选手掌握的信息和我们不同,也就是说,他们总是归咎于事前准备不完善,但并不希望由于风险原因而终止赛事。

SG: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想我抱怨过安全问题,也没有抱怨过参赛费用,特别是在选手见到了我们提供的服务之后。

最近几周,传来了一些不幸的消息。这是常见的么?还是由于更多媒体报道造成的错觉?或是在这项运动向前发展时,安全环节没有跟上而遭遇的阵痛?

AH:这件事我还没有看到更多细节报道,但可以说对此我并不是特别出乎意料。首先是参赛选手的数量,这么参赛人数和比赛都有爆炸式增长。(爱燃烧译注:今年/2013年国内的长距离越野赛也比去年多了好几场)从统计学角度来看,总会出现个别的意外。我没有拿到详细的数据,但多年来,铁人三项及马拉松等运动总会有不幸的事情发生。这和具体举办赛事的环境无关,如果你留心一下欧洲那些在环境及其严苛的地区举办的比赛,他们并没有额外准备更多的安全措施。早晚会出事的。

PC:随着这项运动的迅速发展(这个发展势头还将保持),在赛事中死亡的人数也伴随着增加。这或许是因为更多的人涉足到更偏远的地区,去追求更极限的挑战。

DB:对近期发生的事情我不想说太多。我认为在极限运动中发生的重大事件,自然会吸引公众和媒体的注意力。我们需要在可控和不可控的两种风险中做出平衡。身处野外偏僻地区的长距离的越野跑者都很清楚自己所要面临的危险(在GNW100s比赛时我特意对选手强调了这点),但这点往往正是选手们参加这类比赛的根本动力。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有了移动电话、卫星电话、个人GPS系统等等,我们希望在不降低赛事挑战性的前提先,尽可能提高安全水准。我同样认为,随着一代代经验的积累,赛事组织者也会不断推进赛事安全的水平。

SG:对于全世界越野赛事数量的爆发式增长,目前有很多事情值得我们去做。但不幸的是,更多的选手数量意味着更有可能发生意外。

我们是否需要一个规范标准,来管理所有的超马比赛?

AH:是的,我已经在着手开始这件事。无论是否喜欢,从现在开始,我们都要在安全体系的监管,且其中一些来自“工业化”的标准是必须加以考量的。这部分空间需要额外关注。

PC:你肯定希望每个越野赛事都至少有一项风险管理计划,应急程序,通讯保障,人员保障,赛事概要等等。比赛日那天,各个系统如何顺利实施,主要取决于地形,赛事长度以及天气情况。因此,标准是个好东西,但具体的实施需要根据具体情况调整。

DB:这很难说,毕竟还没见过类似的标准出台,而且每项赛事各不相同,面临的风险也不同。我更倾向于出台类似基础指南或风险提示,可以帮助赛事总监周全考虑比赛可能遇到的具体风险,这比出台新的规章更好。

SG:这个问题很难,新的赛事,只有经过头一两年,你才能知道哪些手段有用,哪些没用,然后是调整。好的风险管理不是一成不变的。

原文连接:http://ultra168.com/2012/10/25/time-to-get-serious/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