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鸭绿江边

(一)

丹东是一座不大的城市,与朝鲜的新义州隔鸭绿江水相望,中朝友谊桥则横跨在鸭绿江上,中朝友谊桥的边上,则是鸭绿江断桥,在朝鲜战争期间被美军炸断。

来丹东的人,大概不免都会对对面的朝鲜流露出好奇。隔江相望,对面的房屋只有矮矮几层,看上去破破旧旧,但仍有一座不太显眼的摩天轮伫立在江对岸,房屋挡去了它的一部分,或许是因为距离,摩天轮看上去却并不摩天。

出租车司机说,在丹东有很多公派来工作的朝鲜妹子,每月赚取的工资里她们只留很小的一部分给自己,其余都要上交给国家。同行的男人问起他朝鲜小姐的价格,记不清司机说的具体数字了,似乎不是很贵,还说90年代时,两袋大米就能换一个朝鲜新娘。我揣测起同行男人的心态,大概只是为了去窥破某种隐秘,性和色情业都是隐秘的,但在所有隐秘的事物里,它们又似乎是最可以公开谈论、最被津津乐道的东西。出租车司机还说,因为东莞的事情,丹东现在也没小姐了。

想必大部分出租车司机都是见多识广,对于搭乘飞机初来丹东的人,他们是把守丹东的第一道关卡。求知欲旺盛的旅客希望能够一把撬开他们的嘴,好一举掌握各种小道消息。但在这样的信息传播模式下,其实出租车司机知道的,大家也都知道了。

接着却是见识广博的出租车司机流露出了好奇:“你们上这儿来跑步干嘛呀?在这儿跑和在家跑有啥不一样啊?”口音里带着浓重的东北味,我不怎么能第一时间听懂他的话。

出租车司机自问自答着,使出了浑身解数想要努力地找个角度来理解我们,最后他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这就跟我养鱼差不多吧?就是一个爱好。”

“对啊,这条鱼和那条鱼还不一样呢,你养那么多鱼干嘛呀?”同伴顺势引导了一下出租车司机的思路。

于是,窄小的出租车里,和谐的气氛突降,大家终于在表面上达成了相互的理解。


(二)

雾最浓的时候,能见度大概只有50米。我的目力所及之内,只能看到一个人,他在努力地跑进浓雾。在马拉松的赛道上,我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象,我忽然觉得很兴奋。

丹东马拉松的全程和半程人数限额各是2000名,实际参赛的人数应该更少些,本以为这会是一条格外孤独的赛道,没想到却遭遇了热情的东北老乡。但大部分赛段上仍是孤独的。赛道沿着鸭绿江展开,差不多在跑到半程后折返,除了江景和楼房,几乎没有别的景色。再说,还有浓雾和雨水挡住了视线。

对于奔跑的过程和一路上的心理状态,我几乎已经没有记忆了。有一些时候,我大概是在试图回答出租车司机的问题:“你们上这儿来跑步干嘛呀?”我好像在想,因为无法只用一场比赛作结,而我需要跑到终点。有一些时候,我在想象着一个令人满意的比赛结果,想象着用这个比赛结果去赢得一些赞扬,以满足一些虚荣心,再用这个比赛结果去作为下一个目标的铺垫,并为之积累信心。最终,在脑子里盘桓了一路的景象变成了现实。

然后,我站在小雨中的终点大门前等待同伴。我看着路上见过的那对珍珠婚夫妻、那位退休后四处跑马的上海老人、那个抽筋了却仍想跟在我后面跑的男孩子,看着他们一个个冲过了终点。还有一个韩国团队,穿着队服,携手冲过了终点。大家都很疲惫,但都在微笑,无论结果如何,似乎都很满意。

那个抽筋了的男孩子在路上对我说:“带我跑吧,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强。”我却在心里想:不是的,一个人才会更孤注一掷、更坚强。建议他把随身带的盐丸吃下去后,我就跑开了。但后来想,团队也有其力量,但那是一种不一样的力量,弱和弱的组合,结果确实只会更弱,以我目前的水准,恐怕只能在心理上负担得起自己。

跑过断桥时,在想如果有一天这条赛道不再是沿着鸭绿江往返,而是可以跑过这江上的大桥,那该多好。


(三)

有同伴对着饭店里的朝鲜女服务员说:“有机会去上海看看吧。”女服务员羞涩地摇了摇头,似乎在说这不可能。想起在缅甸遇上的当地小伙,向我表露着对当地政府的不满。他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却只能每天开着摩托车到处兜售些小货物,他没法去那些他想去的地方。女服务员的脸上却连那样的无奈和愤懑也没有,或许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的。

比赛刚开始的时候,她们着盛装站在赛道的一边,为跑者们加油,路过者或对着她们拍照,或高声喊着“阿尼阿瑟哟”。

重新回忆起这些并写下这些的时候,我仍在试图回答出租车司机的问题。我想事情是这样的,首先,我具有这样做的自由;其次,我在无论哪种动机的支配下,行使了这样的自由;最后,我是在以到处跑步的方式扩展自由,是在跑向自由。

就像苏格拉底那个知道和无知的圆圈边界,就像某日里我在路上看到的巨型鸟笼,这一切无法只用一场比赛作结,而我只能不断寻访、不断重温、不断往复,需要一直这样跑下去,跑下去……

2014丹东鸭绿江国际马拉松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04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工作使用账号 工作使用账号

    我是丹东人,你写出租车那段让我很熟悉,这个稍微闭塞的边境小城,有的时候确实不怎么理解一些人的一些做法

    2015-05-27 13:57:1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