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来吧,加入跑步的行列来,只有当你跑得越远,才和你自己离得最近

9月20日,我在北京完成了人生的首个全马。42岁,42.195公里,简单的一串数字,之于我,却是不一样的人生意义。这是一场身体与心灵交叉战斗,却又互相携手前行的奇妙经历。我以5小时46分的成绩在关门前完赛,因为是人生的第一次全马,回想起来,依然激动不已,那个过程当中的痛苦、挣扎、激情、兴奋久久地在我脑海中不断循环浮现,在我一步一步奔向终点的同时,也用步伐丈量了我42岁的人生。人生就是一场马拉松,亲身体验后更有了深刻的认同,感谢这一段历程,为我接下来的人生注入了全新的力量,让我走得更加坦荡。

从心出发——心在未来,路在脚下!

期待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准备的过程,那是一个漫长而又充实的过程。决定参加北京全马后,我保持着周一到周五每天5公里,周末10公里的训练,即使刮风下雨,工作劳累也依然逼迫自己坚持。然而,9月19日,当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到达北京后,我反倒对自己能否跑完全程失去了把握。于是,我立即和领跑“兔子”们汇合,同时向他们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在此之前,我仅参加过厦门马拉松的半马。“兔子”们纷纷安慰我,厦门马拉松半马你跑了2小时47分,这一次跑完全马不是问题。

他们真挚的鼓励,确实让我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不少,也让我决定排除担忧,安心地迎接明天的到来。

9月20日一早,5点多我就起床了,在进行身体排空后,因为对牛奶不习惯,我只简单地就着温开水吃了一点面包和鸡蛋。然后,一一检查了全马需要的装备:速干衣、短裤、补给品、发箍、跑鞋、腕带、号码布、马拉松协议以及EZON宜准E1智能运动表。检查完毕之后,跟风拍了照上传到朋友圈“晒装备”后便出发去现场。

这一次,我是通过公益名额拿到了北马的入场券,或许也因为如此,让我的人生首马变得更加充满意义,本来只是为自己而跑的心情变成了为希望而跑,运动原本是为了自己的,但在公益的影响下,它变得更有内涵及动力。有了这样的参与背景更坚定了我的信念,觉得这一次的全马,对于我而言,不仅意义非凡,更奇妙的是,对于需要帮助的人,它有着更正面的意义。

经过了非常严格的检录后,我终于到达了真正的赛场。公益跑团被排到了H列,我的号码是H0383。在那里,我见到了同样为公益而跑而被分在H列的孙楠和沙宝亮,但在开跑前,他们作为公众人物,被带到A列带动领跑。

枪响之前,跟着领操员做动作,全马对我而言,似乎还显得很不真实。直到枪响之后,令我感到意外的,响起了国歌,所有人唱着国歌起跑,那一刻,我的情绪被彻底地调动了起来。

刚起跑的我,精神饱满,还有精力留意身边的情况。随着人群穿过长安街,看着收容车缓缓地跟着人流前行,遇见了为光明奔跑的盲人跑团,也见识了轮椅跑团的不放弃,还碰到用跑步成功抵抗抑郁的万科副总裁毛大庆。

开始的15公里,我跑得很轻松,这应该得益于在跑马之前,我对自己的配速和身体有清楚的认知。15公里后,我的心率跳到了140,配速为6分钟。我反复地提醒自己,心率不能突破200,于是,我停下吃了盐丸,做了第一次补给,浇了点水在头上,给自己的身体降温后便继续往前跑。

到了21公里,我的膝盖开始疼痛,我努力地让自己放松,跟工作人员要了喷剂,稍作处理后又重新出发。

如果说前25公里跑对于我来说是一种享受的话,那么25公里之后的那一段路才是我接下来真正要面临的挑战,真的是一种挑战,一种对自己生理和心理的极限挑战。

25公里之后,我身体的疲惫感逐渐增强,一系列的身体不良反应接踵而来,并且非常想上厕所,我开始放慢脚步,纠结着要不要坚持,在此之前,我拉练的最长距离也不过才20公里。心理的防线已经开始崩塌,身体却不敢停留,只好咬牙抬腿。

到了30公里,我不断地看到有人上了收容车,很多年轻人甚至躺到了地上。原本在人群当中缓缓跟随的收容车,此刻在我眼中显得那样刺眼,我的身体正在逐渐地和我的意识分离。

说实话,在那个时候,即使我有心不让别人超越,其实也已经没有办法可以去阻止了,因为这个时候,你要是硬拼,结果可能会让自己的脚抽筋最后无法完成比赛,所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一个一个地超越我。

“难道就不能再往前跑一公里吗?”我在内心激励着自己。这个时候,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不是超越别人,而是完成自己。或许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心态,在最困难的时候,处惊不乱的我还是坚持到了最后。

35公里以后,我便开始跟着和我速度差不多的人跑。此刻的我,口干舌燥,却找不到公司的补给点,而路边补水站的水几乎都被前面的人喝光了,百般无奈之下,我只好向身边的人借水,这在平时对我而言,是不可能的。

我在此刻才意识到,水有多么重要!人在最需要时候能够得到的东西即使是最廉价的东西也能成为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那种记忆我永远不会忘记。

跑到38公里的时候,手上戴的EZON智能运动表E1提示我离关门时间不到2小时了。而此刻,原本在我身旁的一个跑友因为抽筋被志愿者扶到路边,看着他痛苦扭曲的表情,似乎我身体的最后一丝力量都要被他那绝望的呐喊抽走。耳边喧哗,意识却反倒静了下来,听着自己的心跳声,我反复地告诉自己:“预知的困难都不能克服,那不可预知的该如何是好?!”

在离终点不到3公里的地方,我已经隐隐约约看到了终点的拱门,也看到了攒动的人头,胜利仿佛就在眼前了,然而,此刻我的脚底板已经到了一触地就传来钻心疼痛的地步。

公里牌提醒着我,我离终点只有不到1公里了,此刻,我如果停下来慢慢地走,也可以在关门前到达。但是,继续跑,却可以得到更好的成绩。这个选择对我而言,并不困难,几乎在不到1秒的时间,我就决定了,往终点,以自己当下最快的速度继续向前跑,我的身体在用疼痛惩罚着我的倔强,我的不甘,可是我的心,我此刻感受着强烈的心跳,是它在支撑着,拉扯着我向前继续奔跑,不顾一切,直到终点。

冲过终点线的那一刻,我以为我会很兴奋,恰恰相反,我很平静,看了下时间,5小时36分41秒,比预期快了近24分钟。

耳边是各种庆祝的鼎沸人声,而我只是跟随着工作人员的指引,继续缓缓地向前走着。等到呼吸渐渐缓下来以后,我想给爱人打个电话,却发现没有信号,望眼过去,身边也几乎没有认识的人。

我突然有些许的失落。冲线的时候,就只有我一个人,默默地冲过终点。但反过来又想,不是一直说,人生如同一场马拉松吗?这不过是场一个人的战斗,与其他人无关,除了你自己!对,这是一个人的战争,去战胜恐惧去挑战自我。这样想着,我又继续用慢走的方式冲散身体的酸痛,打印成绩,拍照上传朋友圈,融入人群参与庆祝,甚至和身边的人谈论着继续参加上海马拉松,全马真的会上瘾。

很巧的是,我又碰到毛大庆,便相邀着合影,身边的一位跑友帮我们拍了照。赛后,他将我们的合照上传到朋友圈时,我才后知后觉原来我们早就在同个圈子里认识,只是一直没有见过面。或许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因为这些共同的爱好而相遇并走到了一起,在那个时刻没有任何的陌生感,这是因为一起跑过马的人就如一起经历过一场生死之战,特别亲切。这就是马拉松,一种人与人之间最真挚的交流和互动。

终于,我走到人少的角落,就近找了个地方坐下,这个时候,才感觉整个人几乎是要瘫掉了。躺下来,和大地融为一体。脑海中反复地播放着在过去的6小时发生的一切。

回到酒店,我已经动不了了,但隔天一大早还是顶着有点发烧的身体逼自己又跑了3公里,缓解前一天过度运动带来的身体伤害,尽快地恢复体力。

这就是我人生的第一个马拉松。在我人生42岁的时候,我完成我人生第一个全马。尽管这一个过程是痛苦的,但回想起来,还是让我自豪。

某种意义上,跑步就是单调乏味的动作重复,人生又何尝不是,跑步会遇到美丽的风景,会遇到体力上的衰竭,也会遇到精神上的迷惘或者无助。跑步就是一次孤独的旅行,在极限里,保持和灵魂深处的自我不断对话,在与懒惰、懈怠、无力的抗争中,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来吧,加入跑步的行列来,只有当你跑得越远,才和你自己离得最近。心在远方,路在脚下。


2015北京马拉松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131

您需要才能回复

相关原创活动

北马不限行
写下你的北马比赛日记,赢取爱燃烧精美礼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