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伯恩茅斯半马——地球应该是圆的。




五月的时候考试事多,为了回避学习隔两天就跑个长距离,状态极佳,天天边跑边想放了假要好好训练十月跑马。结果放了假整个人都泄了气,完全没有长跑的心态,跑个三五千米就想停,只用一个十五千米就结束了跑量惨不忍睹的夏天。于是九月份这两三周的时间,趁着时间宽松,天气又好,在黄昏穿过长长的林荫路到两公里外的公园去绕了一圈又一圈,慢慢又找到了跑步与生活的那个连接点平衡点。报这个半马基本是为了督促自己,不至于停跑太久某天要从头练起。

第二个半马,还是很兴奋,前一晚断断续续睡了四五个钟头,天还没亮好就走去了起点。比赛中心在一个墓地公园里。来到了这座海边小城已经是十月份,英国的秋风已经从飒爽吹到了瑟瑟,清晨对空气能呵出白气,不抗冻的人早已经穿上了棉衣,而走进比赛村却像另个季节,大家都是背心短裤,或者哆哆嗦嗦等厕所,或者跟熟识的人打招呼,在晨曦的草地上短跑着热身。


八点起跑,前5k从公园跑到海边——

太早,又是周末,这一段基本没有什么观众。

这个时候志愿者在路前方喊“靠左靠左!”,所有人不知为什么,都谜一般地迅速而又整齐地靠向了右边。

于是我身后两位大哥以此为契机聊起天来:

“不是靠左吗?”

“……”

“全马还是要跑大赛啊,没有呐喊与掌声四十二公里我是肯定坚持不下来的。”

“嗯,尤其是在自己家跑,路线太尽在掌握惊喜就比较少。”


8k时开始跑沿海公路。这个时候太阳刚刚升起来不久,海上还是雾蒙蒙一片,公路在靠海的小山坡上,缓和地起伏着,靠海的一侧有草地,跑几百米就会有遛大狗的老夫妻,不知道他们自己知不知道自己正身处的这幅画面有多美。

一个大折返,与跑全马的一个一个打了照面,相识的人经过彼此的时候互相喊加油,击掌,接着两拨人分野,他们继续折返,而我们绕过沿海公路,一个大下坡来到了沙滩小路上。

这个时候大海开始苏醒,雾已经开始散了,云少,没风,海面平整得像是镜面一样折射阳光,很耀眼。沙滩干干净净,偶尔有大狗欢腾地在海水里踏浪狂奔。一眼望出去能看到海平线向南延伸的弧度,于是我边跑便想,地球果然是圆的啊。画面太美不禁笑了起来,路过一个志愿者,递完水问:“Still smiling!?”

海岸线延伸了五六公里,12k左右一个拐弯回到内陆,来到了一个上坡,本来以为只是一个上坡,结果上了一个坡发现是一座小山,踮脚爬了两步发现还不如走快,于是边喝水边走下了这座小山头,来到了伯恩茅斯码头。这段也很美,从水平沿海的方向跑到垂直入海的方向也是非常美妙的感觉,感觉自己在奔向大海,码头尽头有一个小小的灯塔,想到《到灯塔去》,海鸥同方向飞在头顶上,又不禁激动了起来。

码头折返回来又是一段沙滩小路,海的形状完全明朗了起来,咸咸的微风和温柔的海浪,更多的大狗和路边超级可爱伸手跟比赛的人击掌的小孩。

好不容易蹭到了最后一段,本来想潇洒地冲刺一段留下一张酷酷的照片,然而终点太曲折,抬腿拐了个弯,没有20米就发现,呀,已经过终点了。



跑的时候总是想着“我就到这儿了,全马肯定是没戏的。”,跑完了挂上奖牌立刻觉得“其实再来二十公里也没什么大问题。”

第一次用比赛来认识一座陌生的城市,两个小时得到了那么多的互动,跟城市,跟陌生人,跟自己。

训练不够跑得特别难熬,但是圆了跑海边的愿望,大海真的很美。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161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