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One Race, One Game!

生活平静得像一碗小米粥,用尽努力却还没找到那包榨菜。

四月份的第一场越野跑比赛,大大小小的公路坡碾碎了我的小梦想。

所以,这场比赛更多的是填补一种缺憾,跑完顿觉OK!

作为一名资深键盘跑者,每月80km的跑量自己看起来多么心安理得。一度打者Kilian的幌子:“想跑了就出去跑,跑够了就回来。“

然而我就是这样,不要严肃,害怕太累,顾虑太多反而束缚了自己。

G2镇楼

Krissy Moehl这样说过:“我的激情永远推动我向前,我渴望吸收每场比赛中发现的一切。”

我羡慕那些经验丰富却不失激情的老将——对于即将到来的挑战,永远充满活力,布满沧桑的脸上透着年轻人一般的兴奋与好奇,即便是面对自己驾轻就熟的赛道,仍能充满动力。

但对于我这样一个沉默甚至有些乏味的人来讲,一切都很奢侈;习惯面无表情,连笑起来都是那么生涩别扭。参赛极少却感觉倦怠。碎石、台阶、层层堆叠的树叶以及突兀的岩石才是放空自己的最佳处所,难怪赛后的麻木,心里一片空白。

——Pre-Race

睡眠状态:差评!

遇上了南方特色:蚊子,整晚没睡好觉,还好睡着那会没遇上王二遭遇的狗叫,不然整晚唯一一小会的睡眠都要歇菜。

身体状况:正常!

17日折腾走的路程不短,领装备时跳桌子疑似作死伤了右腿。晚上睡觉时右侧髂胫束感觉有些异样,起床感觉仍在。

早饭情况:水多!

早上出门前啃了个苹果,出门四下只有一家永和大王,半碗豆浆一碗粥,包子一个馒头一个吃这么多流质食物也是醉了。

虽然我也是南方人,但宁海的寒冷让人印象深刻。抵达起点时拱门前已有不少人,经过装备检查进入起跑区,选手们无非是在调表,寒暄,拍照或热身。经罂粟引见认识了帮我报名的Eric,以及事先约好见面的小七与Simon。天色渐明,近处云雾缭绕的小山头似乎还有点意思,耳朵里不时传来大宝不那么标准的普通话,拿出手机拍了起点和山景便准备出发。

——Race Time

Start to CP1(11.5K)——意外

一个二个看到飞行器简直了

腿部不适,起跑之后迅速占据有利地形——几乎拖到了最后。慢慢走了一段,居然没开表。之后便是漫漫的追赶之路,赛前几天看过Limone Extreme Skyrace的Official Video,打鸡血索性缓坡也慢慢跑,此后右腿的疼痛感居然消失了,后面2km之内相继追上了向阳、老王,前面的王二和杭州老罗一起跑,老罗是UTMB&UTMF Finisher,实力自然远高于我,索性先跟着一块儿跑。大概是因为年轻气盛,一路downhil下去甩掉了他们俩,后来趁我系鞋带的功夫王二独自一人上来了(后来得知,老罗上厕所去了)。一小段路后再次蹲路边系鞋带,尚未起身,听见王二的若干声惨叫,随后叫我打电话。听到这里,我的第一感觉是你丫又开什么玩笑呢。待我一路大步流星往前,竹林间一群蜜蜂掠过眼前,心里生出些许不安。此时前方一名女选手被蜜蜂蛰了,问候之后很快赶上王二,果然他是被若干蜜蜂蛰中头部,已打电话给组委会联系救护车至CP1。我旋即停下,与他一道向CP1“缓慢移动”,之后老罗赶上来,之间出现一句经典的安慰台词:“王二,你要这样想——被蜜蜂一蛰,好了之后说不定你哪方面开窍变得特别好了。”就这样好歹下到村落中的CP1,因为救护车已经联系好,我灌好水吃了点东西。转眼王二已不知去向,补给点逗留几分钟后改道去了厕所,遇上了同在此处的小七,打过招呼提前离开。

CP1——1小时28分,感觉正常。陪王二的这几公里,除了爬一座山之外都很Runnable,爬山前的公路下坡带他的速度在四分多,之后就全是徒步了,感谢路上给予帮助和关怀的朋友们。

CP1 to CP2——倒退

因为没有仔细研究海拔图和补给点位置,号码布又在背后,突然听闻此段有16km吓得水都不敢喝了。跑下来感觉比想象的容易很多,CP1出来后是田间小路穿插木栈道,一路哼着小曲儿跑下去,随后出现了大片的公路下坡,据说有3-4km。此处赶上了Erik和他女朋友,聊了一段之后下到底,过马路之后扬长而去。

其实我是厌恶跑公路的,以至于日常的训练量都难以为继。下坡跑起来倒是不赖,大概是因为Speedgoat跑起来很舒服,喜欢公路真是说不上。

此后便是一小段爬坡,过了大坝上到土路还基本是一路小跑。大概在16km左右给大宝打了电话确认了王二的情况,无大碍我自是心安理得地继续下去。此后是一段陡坡,再度遇上了同为北京过来的姜大花(CP1前也见过),寒暄了几句。这一段感觉自己的上坡速度并的不慢,一路都在超人。爬上去之后通往魔柱峰的一大段全是树林间的小路,穿梭在树影斑驳的小径、竹林之间,感觉甚是惬意。中途遇上了一路聊天的Vivison和Nils,在跟随了一段之后决定插话用英语跟他俩聊天。讲真,我的口语总体并不好,单词量的劣势让我毫无自信,但开口之后感觉却很轻松了。这算是我这次比赛的收获之一——在比赛过程中重新审视自己,勇敢地迈出第一步。



就这样,我们三人一路聊,一路穿出了树林。横亘在眼前的是目测超过45度的大坡,荒草密布,几乎没有裸露的岩石,反馈给我一种肃穆却兴奋的信号。我的状态还OK,想爬得高一点,我喜欢四肢并用的那种攀爬,在这个过程中各个关节紧密联系,为了达到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努力——站的更高一些,享受极目远眺带来的广阔感。


爬到顶,合个影

然而我们并不爬这个坡,从侧面绕过去迎来的是一段急剧的爬升,隐约还能瞥见远方魔柱峰的身影,通往峰顶的路上是蚂蚁般密布的人群。坡左侧是“大型”岩石块,有些阿尔卑斯地区的岩石风貌。右侧是碎石以及踩出来的小道。短暂交流之后,我示意Nils和Vivison先往上,我随后跟上。拿出劳保手套,手脚并用从“大型”岩石块向上爬,到第一个坡爬顶平台处与他们会合,此时感觉大腿肌肉有轻微抽筋迹象。此处视野开阔,远眺是一望无际绵延不绝的青山,回头看刚才绕过的陡坡,心里不禁惊出一身冷汗。旋即拿出手机拍照、合影,补充水,吃津盐葡萄干(绝佳的补给食物),远处传来一阵牛铃声,那是珊瑚在山顶加油。再远一些有个站立的不动的小人,爬到近处才发现是蔡宇。继续往上的坡度更为陡峭,一路上Nils都在问我的状态是否OK,真是非常细心的歪果仁。

因为害怕抽筋加重,刻意放缓了速度慢慢爬,以致于最后到峰顶时腿的感觉反而不明显。拿出手机卡卡一顿拍之后继续往上。快到顶终于见着珊瑚真人啦,果断合个影。到山顶和蔡宇寒暄几句,卡卡卡再合影后便开始下山了。因为下坡比Nils快很多,便约定在之后的CP2再见了,在刚下来的陡峭碎石坡时零速屁摔一次之后便愈发谨慎,好在此后的土坡都能轻松跑下去。CP2打卡之后便是通往补给点的公路,一路sub5配速下坡到补给点,补水、吃饭、倒鞋底的沙子、等Nils一共在这个补给站呆了二十多分钟。


CP2——4小时22分,有些疲惫。山顶时蔡宇告诉我后面的赛道基本没有难度,当时放松了警惕,即便随后在CP2呆的时间过长,还未完全意识到逐渐远离潜意识定下的7小时出头的目标。

CP2 to CP3——专注

和Nils一起出了CP2,两人不约而同地拿出了耳机。他打电话我听歌,耳边响起熟悉的<Beautiful Ones – Suede>心里感觉到有无穷的动力。Nils边打电话边走,我们就此分开,下到半山腰之后被引导进入树林,跨过栏杆有一种越界的感觉,树林里的爬升缓慢,前后没有人影,直到走出树林来到围栏边上,水泥浇筑的沟渠一旁是乱石路,此番情景让我想起了Transvulcania最后一段的干枯河床,然而周围的植被却不是这番光景,本以为还要再往上爬,却被志愿者引导这往公路下坡跑。

这一段蜿蜒的下坡接起伏极大的公路,迎面而来的风感觉异常凉爽,远眺时瞅见的“小”风车此刻就伫立在公路旁,轻松消失不见,硕大的扇叶给人一种异样的沉重感。公路上零星的选手正步履蹒跚地挪动,回望刚才跑下来的公路大坡,一群人正小心翼翼地往下挪,很难想象自己当时是如何跑下来的。沿着公路一直跑下去,远处有人指引往侧面的小路下山,一通下坡之后来到了一片机耕土路,路上不深不浅的车辙印,平坦而缓和的下坡。此时,刚才公路没收住的噩耗传来,左侧髂胫束有点疼。正巧遇上一名红色CS套装女选手(应该是上海来的阿伦特)拉锯,居然还有点较劲比速度,最后勉强超了过去。

拐入丛林和乱石沟渠(宽敞,两侧略高,中间乱石堆积)+竹林不规整石阶下坡,跑这一段想起日本越野跑名宿石川弘树在某个短片中下坡的场景,舒展而自由。这一段我脑子一片空白,沉静在音乐中,极为专注地注视着脚下的每一个落脚点,大跨步下到竹林。这片竹林是我喜欢的下坡类型,有稳定点卸力,小碎步跑起来经济灵活。快到下面的机耕泥土道才想起没有补充能量,解决掉随身携带的香蕉慢慢下去。出了竹林便是村落,已是正午时分,太阳炙烤着灰白色的地面。远远望去,等待打卡的两名志愿者招呼我们过去,补给点就在眼前。手表显示爬升数据1700+,CP3后的10km还要爬700m+。顿时感觉有点蒙,怕抽筋决定把软壶里的白水全部换成宝矿力,摘下护腕蘸水擦掉手臂积结的盐,爬重蹈国庆在香山的覆辙干掉两碗面条,一碗粥以及香蕉橘子若干,CP3又令人懊恼地停了二十多分钟。真是酒足饭饱好上路,其间一大波选手超过了我。

CP3——5小时52分,身体比较疲惫,髂胫束问题未能得到缓解。对最后700m的山有不明显抵触情绪,目标被完全碾碎。好在downhill boy心情还不错……

CP3 to Finish——忍耐

出了CP3,转弯径直上山,小跑了两步开始爬坡。大腿的沉重感真是愈发明显了,每一步都感觉吃力,但又不想歇下来。看着渐行渐远的目标却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路居然还是保持超人的状态。刚开始一段以石头路为主,越往上石头越少。天气太热,对环境的感觉变得模糊。只觉爬不完的小段爬升,想不起来看表,上坡持续移动,所有下坡都大步流星地Hi翻下山,一切OK。

山脚下,喧哗声中平静通过终点,身心瞬间完全放松,疲惫感袭来。心里只觉:“无论如何,终于完成啦。”

Finish——7小时52分,按道理来说这一段跑的不算太慢。因为只是感觉身体无意识机械性地爬坡,下坡就会有精神。山顶也没有人抱怨,一切很自然。

【比赛之外】

——赛道

小意外,没有预料到有如此多的公路,但巧妙地是这些公路中下坡占去了很大比例,跑的没话说。除了起点到CP1的短下坡有点滑,其它都OK;关于上坡,前面的爬坡基本算是小打小闹,魔柱峰比想象中的容易,因为海拔因素限制了连续爬升。跑过大段极简单的下坡之后,增大了在最后一座山崩盘的机率,临近终点的连续下坡路面比较硬,处理起来还是有些受伤的。

——补给

因为没有准备任何能量食品(gel和bar都没有),害怕补给不好,比赛跑不动。王二的一番话这样说:“一个花钱买赛事T的总监会舍不得花钱做好补给吗?”我擦,感觉好有道理。补给确实是不错的,到的时候很充足(希望全程都很充足)农舍补山泉水(不是农夫山泉,债见)简直鸡冻有木有,CP3放面条补给实在是非常明智的选择,点赞!很多赛事提倡无纸杯,大宝用了个人感觉很支持,进站就能马上喝水的体验是不是更好?虽然我只是普通选手,但对Elites和Speedster这种感觉是不是会明显一些?为减少垃圾乱丢,还可以在出补给站几米的位置放上垃圾箱。

——号码布

有人抱怨说:“大宝连这点前都省,号码布居然只给一块。”估计这哥们儿还跑马拉松呢。一块号码布的问题是,有选手把号码布别在包后面,迎面就完全看不见了多少号,不利于志愿者第一时间手工记录,去爱燃烧按号码布找照片也不方便啊。个人意见,可以加一块小的号码布,如果能别在短裤上就更赞了,哈哈哈。穿压缩短裤的嘛,怎么改进就看大宝你了,我看好你哦。

——摄影师

摄影师的数量偏少是一方面,希望摄影师能多出现在其它拍摄点,不只是辽阔的才是风景。对于官方指派的摄影师,希望有明确标识或者马甲。这次我没注意看呀,光顾着跑了。

——装备检查

虽说50k距离较短,并不需要过多的强制装备。只一点,有强制装备检查希望能尽量严谨。讲真我是没有带保温毯的,哈哈哈哈。宁海明年即将升格为100km赛事,希望大宝在这一点上做到严谨和严格,谨防以外发生。

——摆渡车

据说这是最大的槽点之一,很多选手回去应该都比较晚了。车上比较拥挤,跑完50km再在摆渡公交车上站半个多小时简直疲惫的要死,希望组委会在这方面好好计划一下。

——赛前会议

虽说是50km,大致也有讲一讲赛道组成情况和注意事项。明年100km就更有必要了,不希望再次为如此多的公路感觉吃惊,更不希望遇到没有准备的危险。

——官网与信息

赛事的信息给人一种凌乱的感觉。选手有水平高低之分,有喜欢探索忽略细节的,有喜欢研究完赛时间或是正巧需要卡关门时间的,全部cover住就很重要了,希望包括官网、赛事信息传递、比赛细节能给人踏实的感觉。

——扯淡

涅茧利大大说过:“一旦完美,就再没有进步的余地了。“

希望大宝,努力减肥,多跑步,多去国外溜达啊,看看人家比赛为什么办的好,你大概不喜欢老给自己拍照?

跑完就好,像一场游戏落幕一样,平静接受每一个“第一次”

One Game, One Dream!


2015宁海越野挑战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303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薛乾曜 薛乾曜

    别增加组委会负担,跑完就赶紧撤离终点,不过终点大巴好像有问题:)

    2015-10-24 12:27:11 回应

  2. Audrey1929 Audrey1929

    别增加组委会负担,跑完就赶紧撤离终点,不过终点大巴好像有问题:)      薛乾曜
    大巴的事忘了说,大宝自己记住就行了,哈哈哈。

    2015-10-24 12:47:44 回应

  3. sansan sansan

    键盘跑者的理性赛记,太理性了,居然没有感受到任何情绪。。。

    2015-10-24 23:33:28 回应

  4. XYZ~ XYZ~

    好像我参加过的越野赛都是一块号码布。。。那个大巴,我那一趟也有不少站的,不过司机人很好,把我们送到开元新世纪,如果明年能换成南京山地那种旅游大客车,应该会好很多。。。装备检查,志愿者只是问了下有没有带,没有检查,之前参加过的也只有5月的北京TNF真正做到开包检查,我觉得一个赛事列出强制装备和建议装备,肯定是有道理的,本着对自己负责,强制的都带上吧,万一用得着呢,像这次我就用上了保温毯

    2015-10-25 12:38:34 回应

  5. 程小远 程小远

    蔡天王腿上的肌肉真强!

    2015-10-26 08:57:26 回应

  6. Audrey1929 Audrey1929

    蔡天王腿上的肌肉真强!      程小远
    唉,我太弱了……

    2015-10-26 09:56:06 回应

  7. Audrey1929 Audrey1929

    好像我参加过的越野赛都是一块号码布。。。那个大巴,我那一趟也有不少站的,不过司机人很好,把我们送到开元新世纪,如果明年能换成南京山地那种旅游大客车,应该会好很多。。。装备检查,志愿者只是问了下有没有带,没有检查,之前参加过的也只有5月的北京TNF真正做到开包检查,我觉得一个赛事列出强制装备和建议装备,肯定是有道理的,本着对自己负责,强制的都带上吧,万一用得着呢,像这次我就用上了保温毯      XYZ~
    觉得确实用不上,才没带哈哈。开包检查这种事情,工作量还是不晓得。

    2015-10-26 09:57:27 回应

  8. Audrey1929 Audrey1929

    键盘跑者的理性赛记,太理性了,居然没有感受到任何情绪。。。      sansan
    hiahia

    2015-10-26 09:58:49 回应

  9. fred_die fred_die

    同为键盘跑者,每月100km跑量

    2015-10-26 13:11:38 回应

  10. 程小远 程小远

    唉,我太弱了……      Audrey1929
    深蹲走起啦!!

    2015-10-26 17:45:31 回应

  11. Audrey1929 Audrey1929

    深蹲走起啦!!      程小远
    蹲得腰疼,估计姿势不对。赶紧停下来了……

    2015-10-26 18:07:44 回应

  12. 程小远 程小远

    蹲得腰疼,估计姿势不对。赶紧停下来了……      Audrey1929
    该找个教练了。。。。:(

    2015-10-29 15:51:10 回应

相关原创活动

越野宁海
写宁海越野挑战赛「原创」日记,赢取礼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