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一场没有相见的相遇(下篇)


仓央嘉措说——

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技术会议气氛凝重

上篇说到了技术会议当天,我还在木格措公园游游荡荡,以至于下午3点召开的赛事讲解会迟到了接近一小时,进入会场,感觉气氛很凝重,选手认真地记着笔记,会后厦门如风和浙江衢州黄老师的笔记都给我借来瞧了瞧。


技术讲解了本次赛道70%的路都是可以开越野车的,可跑性不错;全程需要过一次河,不用像张掖百公里过20多次河,但因为前几天连续下雨可能会湿鞋。104公里的赛道,爬升才不到3000米,看似容易,但由于平均海拔高达4000米,跑过了才知道,赛道不易。此乃后话。


跑马山上的资格赛

正式赛前一天,小雨中迎来了别的比赛没有的资格赛。资格赛全长1.8公里,爬升500米,关门时间30分钟,在《康定情歌》里跑马溜溜的跑马山上举行。

马大哈的佳明充电器大概是在从珠海飞成都后的那家酒店里整丢的,在成都那晚吃了十多年没碰过的烧烤猪脑花,满足了嘴巴,满足了乡情,不可避免、无可救药地变猪脑子,大概是因为充电器是白色的因此拉在了酒店白色的被子里了。因而跑马山资格赛,到底用时多少,我不知道,在一路拍照、排队上楼梯中结束了。


资格赛这区区1.8公里的山路,对各路大神来说实在是不过瘾,纷纷在山顶绕圈。对我这样的酱油型选手来说够了,结伴下山中遇到重庆老乡阿伟,张掖百公里时和我同一个房间,很热心地让我把表给她帮我找充电器去了,回酒店路上看到有卖塔公酸奶,买了一大碗打包回去慢慢品尝,吃货必须得一路扫荡可以吃下肚的任何东西。


回酒店准备补给品。将能量胶、牛肉干、巧克力、元肉、大杏仁、奶茶等高能量的补给品分成3份,装在转运包里,赛会的转运车将在比赛前一天将转运包送到CP4\CP6\CP8和终点,除了补给的食品,为了应付恶劣天气和糟糕路况,CP4和CP6都存了一双鞋,CP6还有一张暖宝宝贴,因为预计到达那里也差不多是傍晚,需要上子梅垭口,气温肯定会骤降。终点转运包里厚衣服是必不可少的。

朝圣之旅在黎明前开启

大约睡了4个多钟,凌晨2点半起床,开始了全副武装。贴身层,CS的越野跑背心,CS越野跑五分裤和2XU压缩长袜,外层保暖层为CRAFT绿标长袖衫和耐克紧身长裤,鞋子还是陪伴我跑了几个赛事的闪电,秤一秤,背包不轻,6.5斤,里面有头灯、手套、帽子、风衣、风裤、药品等东西。

3点半,大会摆渡车将选手送到了老榆林起点,存包,再次接受装备检查。夜幕中选手大多很兴奋,各种拍照留念。心情颇为平静,简单照了几张。5点准时发枪,我的贡嘎朝圣之旅,终于在飘着毛毛雨的黑夜里开始了。


起点到CP4——飞雪连天过垭口

起点这段路非常熟悉,几天前跑过,这里海拔是赛道最低点,只有3100多。若有若无的雨雾中,只看到头灯和脚下高低不平的路,听到的是河水奔腾的咆哮声。100公里的初段不用急,我不紧不慢地跟在阿伟后面,她的节奏适合我。

跑着跑着,一个多小时之后,天蒙蒙亮了,眼前的景色比我想象的更加壮美,在越野赛中如此近距离地接触雪山还是头一遭。今年跑过的汶川赛和张掖赛,雪山出现在了视野之中,但却是遥望,距离十几公里到几十公里不等,但这次却是踏着真真实实的雪山朝圣之路,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很快就到了需要跨过小溪的路段,为了不湿脚,加之没有登山杖(上篇里说到了丢杖的事),小心翼翼地踩着石头过河,肯定比用杖的选手慢,有些不用杖的选手过河也相当利索,踩着水嗖嗖嗖就飞过了。开会时说好的只过一次河呢,怎么变成了没完没了地过河、不可避免地湿脚,好在河水没有张掖的深,也没那么刺骨,还能忍受,盼着早点到CP4换装点换上干的鞋袜。


2个半小时后,到了海拔4029m的CP1喇陀崞,这里是第一个设置了关门时间(3.5小时关门)的CP,工作人员站在雪中等候着选手,手里拿着装了热水的杯子,有热水喝还是比较幸福的。出CP1有一个很大的爬升,选手们都放慢了脚步,喘息声都很大,比较慢的走几步就停下来拄着双杖低着头原地休息,从这里要一直向上爬升到4660米的盘盘山垭口,对于有高山反应的选手,实在是非常的辛苦。

出发3个小时后,似有似无的零星飘雪终于酝酿够了感情,开始放肆地下,树上挂着冰,巨大的山体换上银装,脚下的路更加难走,雪水、泥水、牛粪、乱石,我脚上的闪电很快看不到原来的颜色了。


风雪中敬业的摄影师,和CP点的裁判和工作人员,也是一道景。


上盘盘山垭口,一路上坡,雪花飞舞,加了一条冲锋裤,上衣还是craft,不觉得冷,包里的冲锋衣没动,想坚持到过了垭口再看看,但雪花越来越大,纷飞的雪花变成了鹅毛大雪,不断打在单薄的衣服上,怕弄湿了衣服失温,在到达垭口前穿上了冲锋衣。前方一身蓝衣的不是鸟叔吗,鸟叔向来喜欢穿鲜艳的服饰,所以在雪地里很好认,超过他时给了他一粒高原康胶囊。很快过了垭口,谢天谢地,一直没有不良反应。

过了CP3,一路下坡,挺爽的,冲!前面选手踩出来的路不宽,很泥泞,不想踩着这种泥巴路,雪地有一点点滑,不过由于经历了起点到CP3的一路攀爬,这段下坡对于我们来说无异于天赐的好路,任性地跑过雪地,雪蛮深,踩进去鞋袜都湿了,一路飙到了CP4。


海拔4249的CP4雅哈分叉口,是一个换装点。


脱下闪电和压缩长袜,换了光速和干爽的豆豆袜。


这时离发枪时间已过7个半小时,赶紧喝姜汤,暂时没有胃口吃泡面,但很幸运这时还有温热的白粥,一女选手打开了私家的一大包咸菜,毫不客气地共同分享了。有位长相可爱的妹子很聪明地在这个换装点准备了泡饭,她双手哆嗦并满脸幸福地捧着热腾腾的米饭,后来知道她是女子100公里组最后一位完赛的关门选手,这盒饭应该是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帐篷外面飘着雪,帐篷内的地面被踩得稀烂,里面挤满了休整的选手,有点像饥寒交迫中的难民营。有位老外会点中文,50公里组的,来自于亚洲靠近俄罗斯某国,他说自己的情况不太好,我还以为老外都是相当有水准的,哈哈。在此休整的选手,有冻得瑟瑟发抖已经失温的,有严重高反中的,挺可怜的,我贴过的一张暖宝宝、2粒高反药还有点私补食品,统统给了有需要的选手,此时此刻,他们比我更需要这些东西。吃饱喝足,换了干爽的鞋袜,出站,必须要在下午6点前通过CP6,否则大会不给选手上子梅垭口。

CP4CP6——一段享受的旅程

出CP4,赛道不像前几段那么虐了,没有了大的爬升,总体下坡,有轻微的起伏,海拔从4249下降到3800。原来以为换鞋之后可以舒舒服服地跑2个赛段,但朝圣之旅注定是充满了艰辛,雨雪飘忽不定,一会儿有阳光,一会儿又降雨,鞋子很快又湿了,衣服穿了脱脱了穿,忙得不亦乐乎。

经过美丽的草原和村庄,跑在可以开越野车的道路上,身体变得轻松,这时开始有心情和体力欣赏这天堂般的画面——8月的草原,满眼的绿色,各色野花在风雨中摇曳,比我7月份在张掖的祁连草原上看到的花色还要更多,辫状的河流在平缓的草原上流淌,藏家的村庄是这画面中最美的。

一路上有骑摩托车的牧民和我们相遇,他们都无一例外的跟我们用汉语说加油,我都会跟他们道一声“扎西德勒”,路过堆满了石块的玛尼堆,我小心翼翼地捡起一块石头再堆上去。此时此刻,我觉得我就是这里的人,有那么一个短短的瞬间,我热泪盈眶,没有去多想这是为什么,只是很享受这种朝圣的感觉。

村子里的老人孩子,拿出家里的热水和奶糖,招呼路过的选手享用,他们冒雪观看比赛,为我们加油。


这2个赛段,赛道平缓,但一路有高反的选手在努力坚持,他们需要和头晕、无力、呕吐、犯困等等高山反应抗争,我不能体会到他们的身体反应,但从他们缓慢的脚步、痛苦的表情中读懂那是一种什么滋味。这段路先后和江门鸟叔、南京Y2K同行,巧合的是他们在4月份的大连100也是同行了很长一段路。越野赛就是这样,总能在本场比赛中碰到之前比赛相遇过的跑者,一段路的同行后,谁说下一场就不能再相遇呢?


CP6——目睹迟到的选手被关门

下午5点42分,在距离关门时间约20分钟前到达CP6上木居。傍晚了,气温开始降低,我拿出存在这里的暖宝宝贴,把所有的衣服都穿上。简单吃了点东西,赛会的医生忙碌地为呕吐和头晕的选手敲开注射用的葡萄糖用于口服,6点钟后,第一个选手仅仅迟到1分钟被关门,裁判很严格地执行了比赛规程,后面到达的肯定也是被关了。在这里,很意外很开心的碰到了3月底汶川赛时的成都选手右耳进,他是做为成都军团的支援队员出现在这里的,还让我带句话给画家选手汤宇。


CP6CP7——收容车形影不离

这个站停了不短的时间,出发时还是鸟叔二爷和我组成的三人组。天色渐暗,从CP6需要一直上坡,到达子梅垭口再折返回来,CP6变CP8。没走多远,裁判的一辆车就跟着我们,估计是想收容我们吧,没理睬他们,爱跟不跟。走了一段,鸟叔上车了,应该是非常难受,不然这位能跑完八百流沙的硬汉不可能放弃的。

剩下我和二爷继续,二爷也高反,但不算很严重,速度慢点还能坚持,那部车还是跟着我们。二爷嘀咕说咱就是不上车,看他怎样。这时,已经下了子梅垭口的选手已经折返下来了,汤宇下来时很严肃的告诉我们——千万不要上去了,上面非常危险,不过我们还是没有放弃,折返回来的女子亚军拉姆(周冬梅)送我一双厚厚的线手套,这手套好温暖。

69K——退出比赛

大概是晚上8点,我和二爷一起到达CP6至CP7之间的一个点,赛事的第69K,从这里要开始横切几公里的山脊,到达后程中海拔最高的子梅垭口。这里有很多裁判,当然还有那辆一直默默跟着我们的收容车,也有上了一段山路打道回府退赛的选手。

裁判们跟我们说了上面的情况,在黑漆漆的夜里,头灯照亮的地方,还有很长一段路,山脊的路全是碎石,很容易踩滑而坠落。此时,要不要继续,想了片刻,没有做过多纠结,做出了退出的决定,24小时关门,还余下9个小时去完成35k,坚持一下也是有可能完成的,再说只要在关门时间内完成就有500美金,虽然一直没有高反,但风雪中15个小时行进了69k,我也累了,此时就算走到子梅垭口,我也看不到神山他伟岸的容颜,最为重要的是,黑夜里雨雪中走山脊的危险性不可预测,为了安全回到我的亲人面前,不值得冒险,我选择了退赛。

赛后大餐压压惊

朝圣之旅戛然而止,上了收容车,心反而踏实了。二爷在车上居然给山路转晕了,出现了呕吐,但一颗小心脏却丝毫没闲着,一路念叨着小伙伴刘小唯。小唯顺利完成了比赛,拿了一沓子人民币请吃大餐算是给二爷和我压惊,说真的,那顿野生菌真好吃啊。

留下未解之谜

对于那段通往子梅垭口的路,到底怎样的,是否非常危险,每个人的答案不尽相同。有说非常非常危险的,也有说放慢速度每一步都踩实了也不算很危险,对于我,这真是一个未解的谜团,就像乞力马扎罗的山顶到底有没有一具风干的狮子一样,神山既然不肯轻易让我解开谜团,那么,做为他的子民,就静静等待,总有机会再走朝圣之路。

一场没有相见的相遇

一路期待与他相遇,最终未能与他相见,朝圣之路充满艰险,却无法阻止我深深恋上他伟岸的容颜,更不能阻止我今后与他再相聚,只因,他是我心中的神山——贡嘎。

中国甘孜环贡嘎山百公里山地户外运动国际挑战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333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Li Li

    深度好文。

    2015-11-14 05:19:23 回应

  2. XingqiaoL XingqiaoL

    好文,感谢分享!

    2015-12-25 09:07:34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