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跟着“一起跑”跑首马:2015合肥马拉松暨全国马拉松冠军赛

“身居上海,决定等跑步两年之后才开始跑全程马拉松的我为什么要将首马献给2015合肥国际马拉松暨全国马拉松冠军赛?1.合肥离上海并不太近;2.比赛的10月25日距离我开始跑步的2014年4月28日尚不到一年半时间,不足两年。”

在巢湖边辽阔的赛道上,太阳刚刚驱散了雾气——雾气,不是妩媚的雾霾噢!——将明丽的阳光从正面印上我因为早起浓雾而没涂抹防晒霜的脸,而清新的风也就迎面劲吹过来了。这时,在我右肩上是看上去浩淼无际的巢湖,脚下是弹性不错而又平整的公路。我本该赞美这眼前风景,或者来一两句秋之诗句——然而不,我想的正是此文开首那毫无意义的问题,想得缓慢而又认真——这大抵是因为我的大脑此时供血不足,已没有能量去推动它作高速运转的缘故。

前路约100米处“25公里”的赛事路标以慢镜头的速度在我眼里摇晃,CCTV5的直升机在头顶盘旋,搅起一个木叶回龙阵。我觉得太阳太晒,风太大,直升机太吵。抬手看看跑表,配速已经降到了600。我起步之初的两个“私兔”早已无影无踪,赶他们自己的330去了。此时的我对当初决定来到这个赛场的我失去了理解,此时之我已非彼时之我,我一边骂着彼时做出参赛决定的那个傻X的自己,一边提高配速抵达“25公里”计时毯。前面20公里平均配速正好459,因应我以3小时30分完成首个全程马拉松的赛前目标,而且基本匀速前进;现在却降到5公里用时27分50秒。左脚掌已有刺痛感,虎走3鞋底到底是薄,即使是配上INJINJI厚款五趾袜也于事无补。右边脚踝处则有明显痛感。

计时毯边有志愿者拿笔在纸上记下我的参赛号码,为我作了手工排名。我飞速地瞅一眼我的名字在纸上会落下的位置,判断自己处于女子第40名左右;然后又前后左右望一眼,目力所及没有一个女子运动员。于是松了一口气,在医疗点停下往右脚外侧足踝上喷了云南白药喷雾。从25公里开始,每一公里都开始变得漫长,也无心欣赏巢湖,只盼这该死的风能什么时候小点。

慢慢地有身挂绿标的男女专业选手被我甩在身后,这提振了我的精神,把我从对决定参赛的自己的咒骂里解脱出来,换上一副默默忍受的坚忍心肠:既然过去的我决定参赛,那么现在的我也就只好认命了;一步一步跑过去,不管多慢,等我挨到折返点,风就会从背后吹过来,那时候就能提高配速了。这时我已将3小时30分完赛目标降为3小时40分。

正如魔鬼会试探耶稣一样,魔鬼也无时无刻不在试探着凡人。认命之后的我也还在经受停下来走几步的诱惑。不停有声音对我说:“跑过400米就停下来走几步,就走几步,这几步会使我迅速恢复体力,更快奔跑。”幸运地是我知道长距离奔跑中“跑步如登,走路如崩”的道理:跑步就像登山一样吃力,一旦停下来却像山崩,那时候你只能更进一步,只想趴地上喘气,根本不能跑得更快。所以我跑过了一个又一个400米,始终没有停下来走路。不过人心中的和事老却跑了出来,引诱我去上了路边的厕所,还是两次,其实一次都不必须。狡猾啊,其实不是为了排空胃,而是为了偷得十几秒休息时间!

这样过了31公里之后,折返点在百米开外出现,我以炫技般的得瑟提高了配速,换了内紧外松的跑姿,以最小的折角拐了这个180度弯,“好,又一个完美的弯道加速!”我向自己吹了高音喇叭,精神随之一振,将配速提高到530左右。虽然进一步提高配速并不太轻松,但也是可能的。不过由于是第一次跑全程,传说中的35、36公里“撞墙”距离还没到,心中没底,所以我有意保持了较低配速。

风已经完全感受不到了,背也没感觉,难道风停了?!好热!我开始每过一个补水点都补水吃香蕉,还停下了脚步。之前都是每5公里补水一次。路上步行的人越来越多,不少还是冠军赛选手。偶有一个女子运动员被我甩在身后。前面目力所及不见一个女子运动员。这令我想起战场,还是战败后丢盔弃甲,残兵剩勇相互扶持的凄惨景象。置身其中,油然升起一种悲壮之感。

36公里赛标出现,这是我以往拉长距离的最长距离,我似乎并没有撞墙的迹象,或者说我早在25公里处就已撞墙了?我试探性地往前奔跑了500米,将配速提高到507左右。只觉得脚步沉重,再快已是艰难。不得已再一次将目标下调为3小时45分。到39公里,计算以3小时45分完赛已是可能性不大了,再降至3小时50分以内——3小时50分是马拉松女子国家二级标准。低于这条线,只会让我觉得颜面尽失,所以一定要守住。但是倘若不加速,也有失守的风险。于是我再一次将配速提高到500以内。某些时刻,脚下的疼痛让我想起了红舞鞋,但也只在一刹那。思维排空才是马拉松的真谛。其实,什么都不要想,也不能想。

只剩最后2公里了!夹道的观众陡然增多,人群里传来叫我名字的声音!那是“一起跑”的跑友半马跑完后来为我加油。一个又一个熟悉的脸孔!观众爆发的加油声也提振了我的精神,前面出现的一个女子运动员更是将这种激励引爆到最高点。我迅速加速,在很短时间内就完成了对百米外对手的超越。这时喉咙里已经感到一丝甜腥味。我想配速应在400以内。看到甩她有一段距离而她对我的超越完全无动于衷,我刚要松懈,前面又出现一个女子运动员,我保持速度再次超越了一个对手。距离终点不到300米处竟然还有一个女子运动员!她完全力竭,我在降速中超了她,因为我的大腿已经开始有了酸爽之感,担心也会力竭,还是稳妥点。就这样在不到一公里的距离之内,我连超3名女子运动员,而之前我已经整整好几公里没见着一名女子运动员了!

枪声成绩3小时46分35秒!在终点处,我终于见到了我的330私兔之一。根据他的说法,他守候在此已经“一整个半天了”。从他为我拍的终点冲刺照上,我看见我那大笑姑婆般的表情,好像从来没有经历过漫长的42.195公里(我的跑表显示的是42.5公里)。于是我又开始期待两周后的上海马拉松了。2015年11月8日,上海马拉松再战!我的目标依然是330!我知道我依然会在后半程咒骂自己为什么决定参赛,然而在到达终点之后,我就又将开始期待下一场比赛。

一年半以前,我是一个体重指数25,身材浮肿,穿衣尺码170仍然嫌小的小胖子;现在的我体重指数21,穿衣尺码155。一年半以来,我已经累计跑步超过3800公里,徒步距离不计算在内;一年半以来,每一天的成果在我身上都毫无所见,累积下来却使我产生了惊人的变化。

一步一个脚印,没有捷径可走,也不会全程都嗨——嗨的时刻是有的,然而大部分时候你都得忍耐,毅然前行。——我在一次又一次半马、越野赛、全程马拉松中一次又一次地体认这一点,乃至于它不再是一个理念,而是成了一种有着坚硬质感的造物。马拉松,我既不享受其过程,也不享受其结果。我只是看到,这个造物巍然屹立在马拉松的天际。

补记:次日合马成绩即出,按枪声成绩排列,我是女子第36名,除去顶尖的黑人运动员和各国马拉松高手,以及国内专业女子马拉松运动员,我似乎已跻身女子业余好手之列。

感谢“一起跑”跑团的国在、旺哥、老古组织这次活动,这个铁三角的组合在五年之久的时间里带给跑友惊喜连连,跟着他们跑马,交通、住宿、餐饮总是打包全管,而且价格实惠,性价比非常之高。我跟着他们四处比赛以及训练,算起来已经一年整了。再次谢谢他们!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338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向右奔跑 向右奔跑

    追着微信来点赞!你太棒了。PS 把图片加上来就更好!

    2015-10-27 08:59:31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