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上马,一场任性之旅

        跑步两年余,从一开始的5k,10k,到2013年广马半马,到2014年港马全马,自认为是一个较为任性之人,因为跨度较大,天赋有限,准备不足。还记得那次港马,死命撑了5小时,到了终点我却几乎迈不动腿了。医疗队队员帮我按摩放松之余,惊奇地说:“你不知道你是扁平足吗?你还跑步?!”

        时光飞逝,因为工作繁忙,杂事较多,我的训练一直不温不火,我不会严密计划“周一核心,周二放松跑,周三间歇,周五10k,周六lsd”之类的作战计划。每次的跑步都是随意为之,舒服即可,也有拼搏里程的时候,但多数都是不勉强自己。毕竟在我眼里,跑步是一种生活方式,马拉松是一种生活态度,无需加以太多期待与目的,自自然然就是最好的。

        话题扯得远了。

        报名之前,其实没太多想法。我是喜欢到处跑跑逛逛的,但是工作的性质(医师)决定了我要几乎天天泡在医院,外出跑马是一种奢望。毕竟对我来说,周末长途来回奔波跑个马,还不是我这个普通工薪阶层所能承受的。看到上马20年,看到那精致而充满情怀的宣传片,竟让人有欲罢不能之感,于是,报名,剩下的,交给命运。结果,中了。查看机票,11-7还是值班,犹豫了一两天,始终觉得,中了说明有缘,有缘,怎么也得相会一场。

        结果呢,10-24晚上香港麦径拉练毅行者的时候,就把左脚扭伤了。在家休养了一周,可以走路,但是外踝还有些肿,侧边活动会有些受限,周围人劝我放弃,还有人时不时问我是否转让。我一直观望,最终觉得,还是要试试。

        就这么放弃,换谁心都不甘,但是,毕竟是全马,完好的参加一次比赛,都有可能到最后还踉踉跄跄的,何况现在呢?但我始终觉得,大不了就是中途不适退赛,但是起码,我要站在起跑线上。

        11-7让人帮忙顶班,10:30的飞机误点到13:00左右才起飞,下了飞机,火急火燎地往世博馆冲,四点半到了,被前面的人潮所惊呆。排队,安检,等到进馆,已然过了五点。领取了装备,走马观花一番,感慨上马展览的高大上,热闹之中,走进马拉松的展览,倒是被这热闹中的安宁之地给迷住了。









        一种光辉与圣洁之感,我感到一股千百年前的力量流传至今,而现在,遍布我的全身!

        上马的装备,还是很精致的,黑色袋子大而坚固,里面还有个小袋子,杂志,防水的官方说明纸,文件夹,一切的一切,无不让人对11-8充满期待。(个人觉得,芯片最好还是改为号码簿一体化的好)

    

        11-8,4:30起床,还没完全睡好,但是整装,吃了早餐(三片面包,两根香蕉,温水),处于对组委会补给对充分信任,不带任何补给就出发了。11-7雨神在魔都开了一场演唱会,5:00左右天降大雨,5:30出发的时候却是没什么雨了——当然,这是一场风雨无阻的比赛。往脚踝喷了喷塞隆巴斯,就这么出发了。我并不带着这瓶玩意,要是万一还是旧患疼痛,那就是放弃的节奏,而不是真的靠着它暂时性的麻痹,给予可能往后无法预料的毁灭性打击。

        到了起点,人多,拥挤,略有些凌乱,但是志愿者热情,尽责,使得一切还是有条不紊。站在外滩起点,前面茫茫多的人;环顾四周,水雾弥漫,更给魔都增添一份神秘色彩。7:00起跑,“走”过起点,总共花了我10分钟。从一开始,我便6:30-7:00左右配速前进,力求完赛,并试图在慢跑中,欣赏这座城市的美。一开始的路段,确实拥堵,全程、半程、10k和健身跑混杂在一起,我不禁想起港马。赏完外滩的奢华,慢慢的,与半程跑者分开,全程该冲的也冲得差不多了,于是进入一段和缓期。我依旧在战战兢兢中体验着上海的繁华,两边大妈热情的击鼓,各种小苹果的伴奏,各类团队的摇旗呐喊——马拉松的气氛。而我,小伙伴都冲在了前面,我始终是一个人在跑,跑步,最终还是一个人的事情,自己与自己的对话,与别人,真的没什么关系哩。

        就这样跑了20k,正当我自觉感觉良好,幻想着完美复出之际,却不知一路以来只有水和饮料的补给,让我慢慢陷入饥饿。直到28k,看到那座陡桥,让我深入绝望。或许是天气寒冷的缘故,让我这个一向跑马不太依赖能量胶的人反常地觉得饥饿难忍。那座桥,加上满满出现的脚底疼痛,我选择走上去。看到路对面有能量棒,口水直流,但那也是33k啊!死赶慢赶,在上马后面奇奇怪怪的七拐八拐之后,我终于吃到官方的能量棒——其实路边也有不少的补给,但是大多都是私补,或者只提供水——吃完一个,拿了两个,顿时觉得复活。但是,扭伤后休息两周没有一点训练的弊端也凸显了,腿部肌肉逐渐疼痛难忍。我评估了下,兴许还有姿势方面为了避免外踝受力做出调整以及平底足所致的足弓、内踝疼痛,但是,一来扭伤部位没有让我不适,二来我尚可维持,于是我选择继续坚持。只是,毕竟没得那么轻松,表情狼狈,配速不断下滑,我始终没有再停下来行走——在可以的情况下,跑者,就是要以跑的姿态,跑到最后,不是吗?

        与此同时,一个麻烦的地方在于,上马的许多参与者,都较为粗旷。每个补给站的路段,都是遍地的海绵、水杯和还剩大半瓶水的瓶子。每每经过补给站,穿越人群是个问题,踩“地雷”又是一个问题。组委垃圾存放点不显眼和集中、志愿者来不及倒水是一方面;不少跑者喝完不顾前后左右掷地有声径直往下扔,又是另一方面的问题。总之,各方各面的缘故,使得这一丑态延续至最后。这让我上个月参加长沙马拉松,对于其整洁的路面赞叹有加之际,也不由得对上马感到遗憾。

       好了,终于,艰难而狼狈地踱回终点。天公做美,全程虽冷而无雨,适合拼成绩,但这,也只能给刻苦准备的人了。fenix 2半途罢工,没有华丽丽的路线。收拾之后,匆匆回酒店,整理,然后奔往机场。魔都,来去匆匆,最终没得细细端详。


        上马一行,遗憾颇多,所幸最终没有大伤完赛。此行颇险,没有特意去证明自己多么牛逼,倒是再次看到自己傻逼一般的坚持。最终,我选择了坚持到底。



2015上海马拉松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63716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yi5an23 yi5an23

    感觉楼主是广州这边的人?

    2015-11-13 14:52:07 回应

  2. song song

    背面的印字 略有禅意

    2015-11-13 15:31:58 回应

  3. trumickey trumickey

    先学会放弃,在坚持到底

    2015-11-13 17:05:47 回应

  4. ~小飞~ ~小飞~

    感觉楼主是广州这边的人?      yi5an23
    哈,是的

    2015-11-13 23:57:26 回应

  5. NZR NZR

    一体号码簿并不好,第一人一多容易感应出错,第二容易损坏,第三参赛者要保护着也很麻烦。顶级比赛的管理都是圆形芯片。

    2015-11-14 09:33:22 回应

  6. ~小飞~ ~小飞~

    一体号码簿并不好,第一人一多容易感应出错,第二容易损坏,第三参赛者要保护着也很麻烦。顶级比赛的管理都是圆形芯片。      NZR
    这样吗?因为港马就是用的一体啊。。

    2015-11-14 23:12:3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