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42.195公里的回忆录 — 记我的2015上海马拉松

42.195公里的回忆录 — 记我的2015上海马拉松




0KM  (开跑前)


上马是我的第二次全程马拉松,第一次也没过去多久,那是今年四月的成都都江堰马拉松,在大雨滂沱中完成的,完赛成绩是4小时01分。想想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我能完成两次全程马拉松,也够自己暗爽的。

(这里简单说明一下,4小时跑完马拉松全程算是业余马拉松爱好者里的一个进阶成绩,也是国家三级运动员的入门门槛。虽说难度不算非常大(很多高手随随便便跑进330),但一般人也需要长期规律的训练才能达到。有人问我第一次是怎么做到的,因为当时跑前一天上午我还在4千米海拔的四姑娘山上骑马蹦跶,到下午才赶到成都,还没来得及缓冲,次日天没亮就要披挂上阵了,其实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也许是当时雨下得特别大,我赶着跑完去避雨,逼出潜能来了吧…哎,有点嘚瑟,离题了...)

临开赛前,我取出一支跑马能量胶咽了下去。这次一共带了4支,准备每隔10公里吃一支以保证全程能量充足。味道嘛,你吃过就知道...

然后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场上近35000名参赛者人声鼎沸,而我却觉得出奇的平静(起码表面上是这样的),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频率随着一浪又一浪的人潮声在急速上涨着。

好了,终于要开始了!

目标早就定下了:跑进4小时!

1KM~5KM

随着一声枪鸣,第20届上海国际马拉松正式开跑,人群开始涌动,现场气氛也迅速沸腾至极点:有人举着旗子放声高歌,也有人挥舞着双手高声呐喊;场下观众也不停向场内跑手加油助威...相信所有跑者当时的状态都是一样的:除了兴奋还是兴奋!

跟随人群,我迈出了42公里的第一步。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开始——在长达数小时的拉锯战中,你可能会遇上各种各样的困难,思考无数次人生...

马拉松的其中一种魅力就是,你永远无法预测,在跨过终点之时,你将是如何一副模样。

由于起点处的人流过分集中,刚开始不管你底子有多厚都是跑不快的(除非你是专业的,被安排至最前面),这时候有不少跑者拿出手机自拍留念,当然,那些穿着奇装异服的跑者总是最受欢迎的,很多人主动要跟他们合影。

但凡大型的城市马拉松赛事,这类穿着出位的跑者是少不了的,渐渐地他们也成为了马拉松赛场上的一道独特风景线。对此,或许有人会鄙夷不屑,认为这些人是去装逼出风头的,有违马拉松的精神。

虽然我本人脸皮薄做也不了这种事,但是我却认为这本无可谓不可。

众所周知,马拉松在今天已经有了相当高的普及度,而且仍在飞速的发展当中。事实上在商业发展的推波助澜之下,现代马拉松的包装形式与以往已经有了很大不同,甚至引伸出像红酒马拉松、长城马拉松、高原马拉松、极地马拉松等等让人瞠目结舌的赛事来。细细观察,你会发现差异化的赛事(服务,赛道,风景,主题等)在马拉松的普及与发展中起到很大的作用,它让马拉松爱好者能在众多形形色色的比赛中找到自己喜欢的,从而影响身边的人加入到他们的行列当中。

既然马拉松本身都一直在变化发展着,那么为什么就不能接受跑者在穿着形式上的一些“出位”行为呢?

只要能享受马拉松,在其中能获得内心的满足和快乐就行了,不是吗?

又离题了...

 

6KM~10KM

我从起跑就一直跟着前方的大队伍跑,一路兴奋着,一路快活着。到这个阶段我才意识到自己的配速要比平时练习的速度快上不少,可以说已经偏离自己的节奏了(明显的High 过头了…),但是当时我看了一下自己的即时心率,发现心率尚在正常范围内,因此也没太在意。期间两边群众的加油呐喊声此起彼伏,对我来说,那是最动听的乐章,更是一剂猛烈的催化剂。

 

11KM~15KM

配速虽然一直保持在较快的5分钟左右,但心率仍然维持在较低水平,没有任何不良感受。于是也没想太多,继续提腿向前。11KM~15KM这个阶段由于起步不久,体力充沛,身体和精神都已磨合到一个最适应的状态,因此这个阶段对大部分马拉松跑者来说,是最甜的蜜月期,也是最让人享受的阶段。

几乎每一个马拉松跑者都曾被问起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会喜欢马拉松?

马拉松赛场上跑手们数万人,不问身份,不看年龄,不分男女,向着同一个方向,怀着同一种信念,突破跑马过程中身体和心理上的重重考验,才得以跨越终点线;我们之间可能互不相识,素未谋面,却总能在适当的时候给予对方鼓励与能量,那是建立在跑手之间一种微妙的默契,你甚至根本不需要言语——一个鼓励的眼神便足以表达一切。而每一次不经意间的并肩而战,便是这个赛场上最感人的瞬间。

这是我能给出的,缘何我会爱上马拉松的其中一个具体答案——当然,也绝不止于此。

还是那句话,跑过你就知道了。

 

16KM~20KM

这个阶段配速开始有所下降(对于业余跑者来说,下半程成绩略差于上半程算是正常现象),但仍能保持在较理想的5:30左右,我忽然意识到,照这样下去,我的半马PB(personal best,个人最佳)有可能会破呢,那么达成全马破PB并且跑进4小时的目标更不在话下吧!

如是想着,脚步也不停向前迈着,脑子里却一直在敲打着如意算盘,自我良好感受达到了顶点。赛道两边的“加油”声仿佛愈发清晰,脚步也不由得又加快了些,一个又一个原先一直在我前面的跑友被我超过...

21KM~25KM

不出所料,我以1:49:30的时间破了自己半程马拉松的PB(2014年广州马拉松我只参加了半程赛,创下的记录是1:51:44)。也谈不上有多惊喜,毕竟破全程PB才是我的终极目标,半程也破了只能算是锦上添花吧。

事实上,这个阶段自己的配速已经下降到5:40左右,说明下半程已经很难跑快了,尽管如此,我也没过多担忧,因为即使接下来的配速降到6:00,只要能维持下去,跑进4小时仍然没有太大问题。当时自己对能完成既定目标仍然充满了信心。

我边跑边咽下第3支能量胶,艰苦的马拉松下半场征程在等着呢。

 

26KM~30KM

前面所说的情况出现了,配速开始降到6:00左右,其实我能想到下半程的配速不可避免的有所下降,但我却万没想到下降得如此之快,我原想这种降速情况会出现在35KM之后。更不妙的是,我的双腿竟然有了较为强烈的疲惫感,这也是自己从来未曾想过的。

应该不会有问题吧?在这赛道上我第一次给自己打上了问号。

其实这个时候最让自己害怕的,不是配速降低,也不是脚部的疲惫感,而是我知道,我的自信心开始动摇了。

 

31KM~32KM

有很多时候,事情突如其来,会让人惊慌失措而来不及反应,尤其是那些不怎么好的事儿。

刚跑过30KM不久之后,我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运动表,瞬时配速赫然显示的是7:20——
我当时淡定地认为自己手表出现问题了(GPS手表偶然出现数据漂移是很普遍的情况,尤其是瞬时配速),我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继续跑了一小段,但事情没有向我想象中的发展,配速恢复正常到6:00水平,手表显示的配速依然超过了7:00——我脑子迅速算了一下,知道按这个配速跑下去是不可能4小时内跑完的,我竟开始有点慌乱:我的妈,开玩笑的吧?怎么可能突然就慢下来了?是因为没力气了?还是因为附近跑友把自己带慢了?我边想边把注意力放到双腿上,甚至提前把最后一支能量胶吃了,企图让自己的配速快回来…

但是,我失败了。

即使自己再怎么努力尝试,双腿就是不听使唤。你越是着急想跑快一点,双腿越是反抗似的愈发疲惫,这种疲惫感逐渐蔓延至全身,甚至蔓延至我的精神里,让我怀疑,懊恼,不安...

虽然自己仍然不敢承认,但内心深处其实我已经知道这次上马是达不成目标了。我甚至开始想象接下来会抽筋,甚至受伤以至连比赛都完成不了的可能性。

我似乎陷入某种迷惘与恐慌当中…

 

33KM~35KM

我该怎么形容这个阶段自己的身体情况呢?

这么说吧,身体和精神体被彻底隔离成两部分了(类似于玄幻小说中灵魂出窍的情况),身体在向前缓缓移动,但完全是无意识的;精神体在一旁跟着,像一些鬼神电影里的情节一样,无论精神体在旁边如何呐喊:加油!加速!身体就像完全没注意到一样,只是机械式地摆动着双腿双臂…

路过补给点的时候,或许当时我的状态看起来太糟糕了,工作人员主动走前给我递上了水,并微笑着冲我喊了声加油。

但是,我径自就跑了过去,甚至没能看上他一眼。

我想自己当时一定看起来特别没礼貌,但当时的我已经无法对外来环境的刺激作出任何反应了,哪怕只是挤出半个笑容来,也异常困难。

当然那时候我更不可能注意配速了,反正跟走路的速度是没太大区别,但至少我还能维持着跑步的动作,我也知道身体之所以还能继续往前,纯靠意志力在支撑着。

成绩?还是先别说这个了吧;

破个人最佳纪录?留到下一次马拉松再考虑吧。

但我对自己说,只要没有受伤,在跨越终点之前,能用跑的,就绝不用走的——这是现在我唯一能承诺自己的了。

 

36KM~40KM

或许你会说,离终点只剩下几公里,胜利在望了。

没错,从36KM至40KM只有5公里的距离,但是我会说,这5公里的长度甚至比我之前跑过的所有马拉松加起来还要长。

可能我以前跑马拉松时运气都不错,我确实未曾出现过类似这次的“撞墙”情况(形容跑马拉松时遇到极限情况的一个术语),而我也因此乐观地认为自己可能天生就不会“撞墙”。

然而,我毕竟太天真了。

与其说我在跑步,不如说我现在是行尸走肉,身上像背着千斤重物,每迈出一步都要抽空身上的所有力气。这下真的要到极限了吧?不如就停下来走一段,或者会更好?我心想。我已经忘了自己多少次起了“停下来歇一会”的念头,但每每在这个时候,总有一个声音在我的精神深处发出呐喊:

不能停!跑着到终点!这是你战胜自己的唯一机会!

精神抽离已久的躯体这时居然又能听到了它意识端的声音了,力气似乎回笼了一些。

很早之前被我超过的跑友们这阶段虽然也跑得不算快,但还是一个一个又重新超过了我,越拉越远,最后消失在我眼前。而我却无暇理会,因为我现在的对手仅自己一人而已。只是,这个对手有点难缠。

36KM……37KM……

我们都说,一场马拉松就是一次人生的缩影。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有时候我们走的快些,有时候会慢些;有时候我们战胜了别人站上了顶峰,但说不定转眼间在别的地方又会大败而跌回谷底;

自信,兴奋,愉悦,迷惑,懊恼,害怕.....我们由此至终穿梭在各种的情绪状态当中,你曾以为跑完这一程你需要很多的理由,但到终点处你才发现,我们都只是为了自己而跑,没有更多的理由了。

而你唯一要战胜的对手,也只有你自己而已。

38KM……39KM……40KM……

到40KM我都始终保持着跑步动作,为此付出了我能做的所有努力。

前面再过两公里,就是终点了!

 

41KM~42.125KM

看到这里,你可能在猜测剩下的2KM我是怎么煎熬过去的。

但是,就像大部分电影最后都会来一下剧情反转一样,这次你可猜错了。

在刚过40KM的某个转角处,有场外观众伸出手要和我击掌(从起点到终点都会有热心观众通过这种方式给跑手加油),按照之前的状态我是注意不到也不可能跟这位观众击掌的,先别提当时我还有没有余力去完成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我处在跑道的靠中间位置,要跟他击掌我得特意靠过去才行,这样会影响我的节奏,以至引起连锁的不良反应。

但是,没有任何理由地,我偏就在这个时候注意到那只伸出的手,又偏任性地想要在这个时候来个击掌,尽管这会费上不少周折:我一步一步地跑向场边,一点一点地靠近它——

“啪!”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奇迹,或者只是某个补给点吃的香蕉粒刚好在这个瞬间发挥作用了——总之,我就是在那一下击掌之后恢复了体力。

我能很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意识重新夺回了对双腿的支配权,被隔离的躯体和精神体再次合二为一。我不知道如何形容当时那种由内而外失而复得的感觉,我的双腿似乎也变轻了...

我重新回到了6:00左右的配速!开始向终点发起冲击——

41KM...

42KM...

我甚至在最后两公里又超过了一些人。

我跨越了终点线,热泪盈眶。

......

原来,马拉松终点线的另一侧,风景特美。




附上两张照片



—————————————————— 完 ———————————————————


后记

 

1. 赛后我分析过,可能是自己跑前两天没休息好,训练量也不太够,以及比赛前半程跑得过于盲目自信,偏离了自己的节奏,导致自己在30KM后“撞墙”了,下一次得好好注意休息,保证训练量,注意跑时节奏。

2. 这次我没能达成既定目标,但我并不气馁,PB可以留在下一次再破,下一次不行,还有下下次,机会还多着呢。但是另一方面我也很自豪,最起码,我战胜了自己。

3. 请分清楚马拉松与跑步的区别,它们是两种不同的概念。马拉松是一种高强度大风险的运动:长时间的坚持与训练,装备的适配,跑步姿势的不断自我完善,甚至受伤都是其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我热爱马拉松,但不推荐任何朋友随便就去参加,在你要参加第一次马拉松之前,你得做足充分的准备。

4. 如果只是单纯为了健身的话,每周几公里的休闲跑就完全足够了,网上的跑友说的很对,不能单单为了健身去参加马拉松,倒是为了参加马拉松而去健身才对。

5. 马拉松的魅力无穷,但不能言喻,你得亲身下场去感受。

6. 你可以有千百种理由不去跑步,但是爱上马拉松,你只需要一个理由就够了:我喜欢。

7. 某种意义上来看,马拉松也只是一项爱好而已,跟旅游,逛街,甚至打麻将没太大区别,无需过多吹捧。

但对真正热爱它的人来说,那是一种信仰。

 

2015上海马拉松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66123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wapb503 wapb503

    楼楼,第一张起点图里除了翻栏杆,从哪里进入起点,去年差点跌倒在栏杆下

    2016-10-26 18:38:33 回应

相关原创活动

“侬好上马”上马原创有奖活动
参与上马原创赛记活动,赢Salomon,Sunnto精美礼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