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不是2者强,而是强者2

碧池之光朱永斌Kurt,刚在2015年11月08日上海国际马拉松中2:44:27完赛(因此他在碧池团的昵称从245变成了244)。他也是2015汇添富南京山地马拉松亚军、2015宁海越野挑战赛亚军。

以下是他的赛记,感谢碧池的尔发倾情翻译!


重要的事都发生在枪响前

2015年10月18日,第三届宁海越野挑战赛(50公里),我在一个CEP朋友Hellen和Crazy碧池好友Owen的引荐下,非常荣幸非常高兴地获得CEP公司一个难得的赞助商名额,有机会第一次参加这项赛事。


就在比赛前一天,我还参加了在杭州的另外一项赛事:西湖群山越野赛。由于赛事组织不力,很多参赛者包括我都无法找到正确的路线,加上心系第二天的宁海越野挑战赛,我在所谓的14公里处选择了退赛。事后,主办方还退给参赛者200元并表示没有把赛事做到最好。


转战宁海,直奔装备领取点。哇,好多大牌在那里迎接参赛者:大宝,闫龙飞,珊瑚,东丽,蔡天王,还有很多越野名人。大宝一眼就认出了我,我们还握了手。其他大牌都全勤投入在自己的工作中,我也不便打扰他们,虽然我很想和他们一一握手以表达我的敬意。


酒店入住妥当,本可以加入两个赛前聚餐。一个是“Crazy碧池”跑团的,浩浩荡荡的33人宁海秋游团(译者注:《他们管这叫秋游》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另一个是“一起跑”跑团的,据说人数不会比“Crazy碧池”少。


我和“一起跑”的Albert(腿哥)却更多的在考虑怎么在赛前来一顿营养餐。要知道如果我们去聚餐,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诱惑美食,虽然美味,但对于比赛来说,远不及一顿营养餐来得有帮助。事实上,我刚从北马得到经验:赛前应该吃淀粉类食物,就是要多摄入碳水化合物。聚餐当然会很欢乐,聊天八卦各种拍拍拍,吃吃吃,还会有买买买(windows shopping也不错哦)。但这些比起充分的赛前准备可能并不重要,我猜Albert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当我看到Crazy碧池的大合照中并没有我时,还是难过了好一会儿,我应该至少去拍个合照啊。不管怎么样,那时候即便去也赶不上了。


难过归难过,Albert和我还是决定来一个速战速决的晚饭:一大份面加点米饭。有了这么时间早,量大的一顿营养餐,能很大程度的保证第二天早上的赛前排空。事实证明确实是这样。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蹭个车去赛点。从酒店到起点3公里,如果走过去的话,对于全幅装备还得背上行李包的我们来说有点远。而且有现成的包车就不用打车了,能省则省。和我一个酒店同室Crazy碧池的Owen也加入了我们。走了500米上了“一起跑”包的车,没想到蹭车的比想象的要多不少,很多人都只能站着(还好我们来得早,不用站)。


到达赛点,穿戴好装备带上补给后,发现很多人已经占据了出发区的有利位置。于是我架起我健壮的胳膊,非常有礼貌的挤到前排。这时很多“一起跑”的精英们已经在那儿了。他们个个又高又壮,腿那么长,屁股还那么翘,感情像是在说“头排是我的,奖牌也是我的”。我们打了招呼,而且还有时间拍照。信不信由你,一群人当中,我是身高最矮,腿也最短的,即使我奋力踮着脚还是那么明显的看得出,我是最不起眼的角色。


和“一起跑”精英们的合影(左起:腿哥,无间道,警察叔叔,底数,我,小蜗牛,良飞(第六得主))

和跑友聊天有个隐患,就是你容易聊着聊着忘了自己的计划:非常重要的赛前热身。这次宁海赛我就没有能够按计划进行热身。因为当你遇到这些志同道合的跑友们,放一放你的计划和他们聊聊天说说笑不是挺好的吗?


聊着聊着居然枪就要响了。当我意识到时,我发现我还没打开我的松拓,又来!每次都这样!它都习惯了!好在它反应迅速,压着枪搜到了星,不然我又要mean很久。


枪响后,双眼中只剩超越,没有风月。或许还有对手。

一开始几公里,我并有跑在领先集团。缺少热身,我得在前五公里调整一下再加速。所以很自然的就落后了。先五公里我一直压着配速然后开始追赶。赶了两三公里后,我记得我第一个追上并超越的是底叔。当时我想,大约还有10个选手在前面吧。




一个缓上坡,我依旧有策略的保持着一个相对低的配速。一段距离后,一个长下坡路段来了,这可是我的强项。我随即加速并很快就看到了电漫和腿哥。瞧瞧这些绰号,个个象征着速度和力量。当我接近时,他们正在赛道上互相较劲。这样的画面,加上我全身上下的各个部件也充分磨合好,都饥渴难耐的向我发信号说要挑战一下电漫和腿哥的速度。我也挡不下他们的饥渴,只能任由他们直接向电漫和腿哥亮了尾灯。如果我没记错,当时腿哥骂了句F*ck,电漫mean了句“你跑马拉松呢?!”。没多久,他们就掉出我能听得到的距离。我也就开始尽情的跑在自己的节奏里了。




跑着跑着遇见一个志愿者,他告诉我说我现在第四,而且第三刚刚过去。果然,没几分钟,我就在一个上坡上,追上并抢到了第三的位置。我们打了招呼互相寒暄了一下。他说他来自南京,我滴神,我终于遇到了南京跑山头牌!随后他紧跟着我很长一段路。在一个较陡的上坡时,他反超了我。在上坡时,我并不急于拿回我的领先位置,而是按着我自己的速率跑,不过我也保证他没有跑出我的视野范围外。

到达CP1,志愿者当中就有闫龙飞。他非常的友善还提醒我要小心,别迷路。


南京头牌没有作过多的停留就出发了。我到是先把水壶装满,吃了根香蕉,顺便再带上两根后才重新上路的。前面的南京头牌不时回头观察我的速度,在又一个上坡处,我觉得他离我越来越远,甚至有时我都要看不见他了。


持续一段上坡,我真的完全看不见他了,我的优势也没了。而此时电漫那鲜亮的橙色导汗头巾也进入我的视野。也就是在两三百米后。我几乎感到了一丝恐慌,我真跑的有那么慢吗?不过想想电漫确实擅长上坡,甚至比我还快,我也就释怀了,不是我没发挥好,只是各有所长而已。嗯,别想太多,继续向前!赛后,电漫在自己赛记里写道:他当时甚至天真的以为可以在前面某个时刻超过我。好吧,我们都笑了。




终于快到山顶了,此时伴随着清晰的牛铃声,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加油”。我也立即挥手作了回应。直到距离足够近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我的天,原来是珊瑚,越野顶尖女选手,竟然一路跑到最高的山顶来给我们这些庶人加油。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她手上的牛铃就是TDG(巨人之旅)的完赛奖品!我急着赶路又加上激动,有些不知所措,只说句:“你好,见到你真好,见到你太好了,珊瑚女神”(上帝知道我到底在说什么),那后,就居然走了。事后我知道,当时在山顶的还有蔡天王,天狼刺等顶尖选手。不过眼里只有超越的我,确实有点忽视了这些大牌的存在。有点可惜。


到达山顶,意味着往前一步就要开始下坡了,也就是说属于我的时刻到来了。非常迅速的,CP2拿下。第三位的南京头牌刚走。我补给完毕立马跟了上去。来到一长段平路,马上我就又抢回了第三的位置。他跟我跟的很紧,我到是很少回头看他,我知道自己该按什么节奏跑。有一段,我开始加速,他忍不住问我全马成绩,我扔了句“北马246”,然后不久他就不见了。再一次,我开始孤独的前行。

孤独的我有着既定的补给计划。除了在补给站吃的香蕉,每一小时补一支能量胶。这次宁海赛,和汇添富南京山地马拉松一样,都提供盐丸。我在CP2和CP3各补了两粒。而每小时的能量胶也是含咖啡因和不含咖啡因交替着补。




独自前行,尤其在山里,我也抽空撇几眼周围的风景,确实美丽。不过每一次我都提醒自己,我来这是为了比赛,没有其他。越野名人荒城的一则人生哲学也在这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记得他写道,他女儿这么形容他:在你的眼中,没有风景,只有速度。一时间,我觉得这句话也同样能形容现在的我,对我也很适用。我也肯定,有一天,我也会有自己的故事,定义我自己的人生哲学。不过现在,先喝着别人的鸡血,好让自己关注脚下的赛道。风景和速度,一次只能选一样。都想要? You down。


就这么到了CP3。志愿者证实我第三,而且有机会赶上第二。第一嘛,不太可能了。好吧,我不是很在乎,第三已经很好了,而且是个幸运数字。可脚下我还是加速了。也因为加速,水过快消耗光了。我只能额外补支胶来顶一顶。幸运的事,有一处志愿者临时补水站,而且补的是运动饮料!感谢志愿者也感谢上帝!不过,随着太阳越来越大,气温随之升高,水还是有点不够用的赶脚。


离终点大约还剩三公里的地方,我看到一个光着臂膀的选手,而且看上去在掉速。我跟了上去,一会儿就看到他就蹲下身子拉伸腿部,说抽筋了。我问他要不要补个盐丸,他摇了摇头并让我先过去。哇,我长出一口气心想,我现在第二啦。补给站的志愿者预测的还真准,说我能第二就能第二。


最后几公里是跑在林间的。很凉爽,跑在里面很享受。就这么稍一疏忽,我左脚尖重重地提到了根树桩。疼死我了。直到两星期后,我仍然觉得很疼。对当时的脚上控制力也有不小的影响。


一会后,又遇见一群志愿者,他们问我是哪里人?我没搞懂,他们没问我要不要水、盐丸、食物或其他什么补给反而我是哪里人。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说我是“Crazy碧池”呢,还是说“一起跑”(译者注:你他妈的让一起跑去翻啊)。实在不懂他们,只能回应他们说“什么哪里人啊?”。于是他们问我是不是本地的。我说不是啊,我上海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连一句起码的”加油”都没有。赛后我才知道这是一群本地跑者的加油团,他们当然希望看到本地参赛选手能上领奖台。毕竟本地选手有天时地利人的巨大优势。


终点前200米,又碰见了相同的加油团,问我同样的问题。当我再次同样回答来自上海时,他们明显不太开心。还有50米就冲线啦,这时一个“一起跑”做志愿者的哥们看到了我,疯狂的叫我的名字,经过了前面两次莫名其妙的黑脸欢迎后,终于等到了如此热情的呼喊!我太期待这个了!太High了,结果没有留心满是软沙坑坑洼洼的路面,我踢到一个坑,要跪。还好,哥练过,知道如何体面(不太出洋相)的摔倒,顺势我就用右肩做支点,一个不带减速的前空翻地面翻滚,哥又站起来了。多处严重擦伤,疼了我三个多星期,但我离爆还早着呢。我整了整身子,继续向终点冲去。在过线那一刻,我挤出了一个很勉强的笑容,是很勉强,照片也交代的我当时的情况。


冲过终点,告别孤独,分享荣耀和欢乐

就这样,我拿下了亚军的宝座。非常荣幸的接受了赛事总监闫龙飞在终点亲手给我们戴上的奖牌。也非常感谢赛事组织者大宝不但急招医疗队为我处理伤口,并推迟等我处理好伤口后才开启领奖仪式。




拿下第五的电漫(左一)和上海的慢慢跑朋友们(左起:电漫,我,天路,欧特慢,飞飞)


和赛事组织者大宝的合影

感谢主办者非常有心意的奖品:Nathan补水背包、Nathan水壶腰带包和一双CEP竞赛袜。这些奖品都用的上!



冲过终点后,一切再和速度与超越无关。和朋友们畅聊合影才是正事。我也确定来自Crazy碧池,一起跑,慢慢跑的亲们也有很不一样且欢乐的赛事经历。

尤其要祝贺电漫取得了不错的进步,拿到了第5的好成绩。同样祝贺良飞,首越野就第六,太牛了。



和宇宙第一跑团Crazy碧池大合影(后排左起:教主,珊珊,天王,泰罗,大宝,幕府,三三,Fred,大师;前排左起:Owen,小小徐,小胖,我,信徒,维达,爱抚)

后记

前六名选手介绍

冠军和季军都是宁海当地的优秀参赛选手。亚军就是我啦。第四是南京跑山头牌。第五是同样来自Crazy碧池的好哥们电漫。第六是来自“一起跑”的另一好哥们良飞。这两个跑团我都有着深深的感情,真爱。


我的备战计划

为了比赛,我确实很认真的训练。赛前6个月,我每月跑量超500公里。我的原则是尽量保证每天都跑。如果累了,就跑慢点但加距离。如果状态好。,我就至少跑一个一公里全速跑。拿一周计划做例子:星期一,慢跑10到20k。星期二三四,10到15k,并保证有一个1到3k配速在315到400的全速跑,有时更快。星期五,慢一点但长一点15k以上。周末,至少一次30k以上的长距离,通常都要跑一个全马。如果赶上周末有比赛,就全力以赴以赛代练。回到星期一又是慢跑10到20k,周而复始。


致谢

感谢赛事赞助商CEP公司提供的名额,很喜欢你们的产品,很棒的运动压缩产品。感谢赛事组办方组织的又一次优质的赛事(在汇添富南京山地马拉松之外)。感谢CEP的Helen,感谢Owen,感谢Crazy 碧池好友们一直的支持(红包已发),感谢一起跑好友们一直的支持(同上)。感谢其他一起跑过,一起high过的伙伴们。感谢碧池跑团苏河分区的Kaye(我的领导:-D)为英文稿做出的不遗余力的重要修改。感谢发哥中文版的倾情演绎。因为有你,所以精彩。


2015宁海越野挑战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67195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sansan sansan

    最重要的领导居然没有重点着墨介绍。。。

    2015-11-25 13:11:0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