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的首个越野100--tnf100

离12月12日的赛事结束有几天了,我过回了我原本惬意的日子,饱饱地吃和暖暖地睡。此时温暖的家里有猫咪懒懒地在我身边擦身而过,外头黄黄的日光正在淡去。我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疲惫,那种心脏过度狂跳后全身感觉。这种感觉从13日清晨结束赛事后就伴随着我,并没有想象中的强烈,但是它会比以前更久的陪伴着我。毕竟跑了88公里。

我之前想象很多种赛后的疲惫。从一个菜鸟成长起来,就会经历各种疲惫。比如头一次越野26公里后,无法顺利下站台楼梯去车厢;头一次跑完港马完成第二个全马腿部酸痛得无法入睡;完成头一个威海标铁后步行去看成绩每一步都有点抗拒。而这次跑完88后放弃最后一段900米爬升后,我居然还有力气和赛事方工作人员聊个天,到终点洗个澡,去坐公车回住处,然后找个地吃点东西。这一过程进行得很自然,似乎我只是去散了个长距离的步而已。

我还以为自己会在跑山的夜里想睡得不行,事实上,我完全没有感觉到困意。我甚至在cp8以后不想吃我的咖啡因能量胶,担心它会影响我结束赛事后的睡眠。我对咖啡因非常敏感,我曾在威海标铁中吃了三个咖啡因的能量胶影响到当日晚上的睡眠,几乎一夜未眠。何况在cp点,我还喝过咖啡。大概这一策略有点作用,到住处睡下一下子睡很沉。醒来和同伴去找东西吃,油腻腻的港式菜肴从来不是我的口味,吃得并不多。同伴果然比我多跑了11公里多,干光了眼前他所有的食物。还去另外一家加了一个甜点。

回住处继续用冷水冲腿特别是膝盖5分钟,离结束赛事后冰敷膝盖过去了大概10个小时,我突然发现我右膝盖外侧中间的痛点完全消失了。有点不可思议。去cp9的路上我如此告诫自己,难道你想从此成为一个膝盖有伤的人么?于是我不想发一点力去继续给它施压。我甚至想象每一次往下的跨步都在磨损那个伤点。我从未体验过在跑步中有什么疼痛。因此当我结束赛程后看到那个tnf100群里图片说,最后一个大坡会让人膝盖爆掉的感受时,好意外。

是的,决定退赛后,我一步都不想多走。可是必须到cp点我才能退出,前头和背后蜿蜒的山脊上还有很多头灯在挪动。我一步步的小心挪上挪下,除了右膝的那个痛点,我感觉不到其他腿部感觉,除了疲惫。放弃的念头一旦确立,身后呼啦啦过来几十号人超越我,道路狭窄,我还必须主动避让出道来给大家。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我想我会耿耿于怀地记着它很久。我完全不介意我出发时被拉下,然后我会在不同点追回来其中的很多。而那种被超越,感觉被羞辱了一般。后来和一位越野的朋友提过这个糟糕的感受,他说谁又喜欢被超越呢?

此时我还在努力回忆我在比赛当中其它糟糕的感受,慌张地奔向cp2怕被关门在外,因为同伴说他的假想25小时完赛兔子已经比我们快30分钟啦;奔到cp6才知道还不到60公里;前后不见人的乱石路上不得不叫我的同伴;大雾中看不到标识很怕走错的凌晨;cp点感觉越来越糟糕的食物明明肚子很饿时的小慌张,大概也就这些了。而这些不好的感受,无论多强烈,当时恨恨地和自己说,我妈的再也不来了,我没啥仇可报,不完成个100又妈的如何,总之,他妈的别和我提再跑100的狗屁提议了,如此这般。不用一周或者一个月,赛后差不多5个小时以后差不多忘记了其中的百分之九十。我才不是那种健忘的人,有谁得罪我,我能记上一辈子,表面上再和气礼貌,其实内心早不想和对方有啥瓜葛了。爸妈小时揍我几次,场景是啥,我还是清清楚楚的。看来是痛楚不够,还是美好更多呢?

我不是个主动自虐的人,除了马拉松,铁三越野都是别人忽悠下报名的。去年突然来了感觉主动跑过2个50后,都在8小时内完成的,累疯的状态,完全不能想象我还能继续跑50公里山路。要不是铁三小群的几个队友狂忽悠一不小心报上了名,绝不会主动规划来tnf 100的。为了这个100,还是准备了一下,跑了苏州木渎山2次,一个10公里一个20公里;杭州40公里和21公里;九龙山30公里;独自耗了6小时跑了47公里平路。每次越野跑我平静如平常,心跳都不会加速,完全不像铁三比赛的慌张(因为游泳)。站在tnf100的起点也相当平静,就是有点担心晚上的装备是否足够,头灯是否足够电力外套是否足够保暖。我的nao头灯备用电池还是出了意外,只好又拿了一个备用头灯,放3节电池的那种,好重。我现在的记忆中只有从出发到cp2,之后波澜不惊。然后从cp6开始爬大帽山,没有想象中艰苦。到了山脊上大风大雾让人有点害怕,记忆深刻。cp7-cp8前半段可以跑起来,很舒服。坏就坏在cp8前的下坡太长,还是那种乱石下坡,膝盖备受考验,幸亏有登山杖多点支撑,之后的膝盖疼痛感就是这个时候累积的。到了cp8,才感觉比赛刚刚开始。之后的每一步都很辛苦,哪怕缓缓地水泥下坡自己也无法启动起来。脚掌也开始疼痛,还不知如何安抚。事先给每次这双鞋都磨坏大脚趾的地方缠了肌肉贴,效果非常好。几乎没有感觉到痛。cp8之后的上坡虽然非常慢,并不刺激膝盖,一旦下坡膝盖的疼痛就会被无限放大,特别是心理。因此越野比其他比赛相比需要更多的心理调适,它延续的是时间太长。如何和那个时候的自己相处,是一门科学了。也许正是越野的独特魅力所在。

好喜欢赛事照片,小桥在山脊上飞奔的,背景或是长长的泥路下坡或是2边的野草比人高在风中摇曳;头灯照耀下艰难上坡背景是灯光遍地繁华都市;选手们专注脚下的样子;好让我着迷。曾经跑过越野路线都没有香港tnf100的一半迷人。香港tnf100的赛道就是我想象中的越野赛道,绵延不绝的泥路上下起伏,只要你足够轻盈,就能上下飞舞。如果有一天我能飞奔着上坡,该多么美妙。

本次香港tnf100我是参加过的越野比赛中水准最高的一个,除了tnf旗下几个签约高手外,还有一些高手到场,包括横空出世的上海小卡。组织方工作出色,志愿者众多。如果终点也能给完赛者准备些吃的,那就更完美了。如果你是越野100公里的玩家,香港tnf100一定是个明智的选择。如果你是首次参加100,还是等等比较明智。不光是它6300米的爬升,它的道路状况比较挑战,不规则路面碎石路面众多,考验着首次参加者脆弱的内心。

有人会关心我受伤的内心修复得如何,还不错。坐车到终点有点小失落外,很快被疲惫忘记了大半。回深圳的路上看着旁边的山峦,竟然有一种暖意。我更不会独自在墙角哭泣,我从来不会因为一个比赛的失利而哭泣。我只是个业余玩家而已,为了玩而哭泣,对我有点难。虽然我看到猫咪的愁容,就会哽咽那种。没完成比赛就哭,实在没泪点。再者,本次参赛经历给我收获很多。我总认为经历的看到的,总是丰富着我的记忆库,非常有价值。

2015香港TNF100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68007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Yuwa Yuwa

    膝蓋外側疼痛,上坡沒事下坡劇痛,聽起來很像ITBS(髂脛束症候群)

    2015-12-18 14:19:06 回应

相关原创活动

跑在2015(下)
写下2015下半赛季最难忘比赛的日记 赢取精美奖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