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酸痛的快乐,孤独的享受。

2015年的5月9日有幸参加了凤凰岭TNF 10公里越野比赛,留下了深刻美好的回忆,也是我人生第一次参加长距离赛跑活动,极大地提高了自信心。此后,在这一年中,跑步的水平有了长足的进步,6月参加了两次奥森的半马比赛,10月份参加了承德半马,半马的最好成绩进入了2小时以内,最重要的,是养成了坚持跑步的良好习惯。可以说,凤凰岭给我这一年开了一个好头。接近年尾的时候,得到“爱江山凤凰岭越野赛”的消息,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决心要报名,让我的2015赛季,从凤凰岭开始,以凤凰岭结束,是多么完美的一件事!


“爱江山越野跑”的赛道,比TNF的10公里更有难度, 15公里入门级比赛,累积爬升1270米,再加上12月初的一场大雪,山顶的几公里路全被冰雪覆盖,虽然发了冰爪不会打滑,但体力消耗会更大。


12月19日,北京第二次雾霾红色预警,来到凤凰岭脚下,天还没有亮,抬头看看天,满天星光,空气很好。蓝天救援队在停车场上列队集结,摸着黑提前上山了,选手们陆陆续续来到起点处,开始做准备活动。

在壹季体能的几位教练的带动下,场面热闹起来。枪响出发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呼吸着山里清冷的空气冲上赛道,前后左右簇拥着兴奋的跑友,浑身发热。从停车场向南,过车耳营村,是2公里的上坡公路,有了半年多以来的长距离路跑锻炼的基础,心肺功能已经比5月份的时候好得多了,能够稳定地保持着慢跑的速度,超过很多徒步的选手。过了车耳营村开始上山,经过3公里左右的山路,翻越一座海拔500米的小山头,跑回到北线山脚下。

到北线大门口的时候已经跑了6公里多了,这时候的身体状态还不错,天已经大亮,蓝天白云下,颇有些悠然自得。


然而从踏上北线上山的石阶起,真切地领教了凤凰岭的厉害。这一段石阶号称天梯,从大门口海拔100米处起,到飞来石塔海拔750米,总共2公里的路程,猛地爬高600多米,一直在不停地上台阶,容不得停下来喘一口气,因为山路很窄,停下来就挡了别人的路。等上到山顶平台,两腿已经彻底酸软,感觉早饭吃的两个糖火烧已经消耗完了,肚子开始咕咕叫,补充了一根能量棒,喝了几口水继续前进。




再往前就都是土路了,而且整个路面都被冰雪覆盖。太阳照不到的阴影里是松散的积雪,阳光能照射到地路面,是融化了又冻结的冰面。我不敢大意,赶紧穿上组委会发的冰爪。冰爪真地很给力,踏在冰面上,丝毫也不打滑,甚至是被冻成斜面的冰台阶,只要用前脚掌点一下,就能把身体撑起来,只是对腿部力量要求更高了,大腿肌肉很快从酸软到了抽筋的边缘,我被迫放慢了速度。第9、第10公里这一段山脊路段,已经不是像样的“路”了,只是灌木丛中人踩出来的一条小径,小径之外就是陡峭的山坡。小径不断地翻越巨石,穿过树丛,蜿蜒向上攀升,有些地方不得不改为“四驱”模式。好在跑友们的距离都拉开了,没人看见我狼狈的样子。




这两公里的山路,只有200米的爬升,可是足足用了一个小时,体力消耗极大,开始下坡的时候两腿僵硬,这时候满心只想着什么时候能看到补给点,能找到一些吃的喝的。

一直到11公里处的补给点,看到工作人员,立马感觉非常亲切,有一种想拥抱他们的冲动。能把食物和水搬到这么高的山头,真心不容易,当然这也要感谢几头骡子朋友的帮助。从这里往下,就没有冰雪了,脱下沉重的冰爪,却没有轻松的感觉,因为双腿已经僵直,从第11到第12公里这一段快速下降,基本上已经不能面冲前的正常姿势下山,只能侧着身子,以螃蟹的动作向山下挪动。过了12公里半山腰处,坡度逐渐舒缓,可以迎着对面三三俩俩上山的游人跑起来了。游人敬佩的目光对自己是莫大的激励,也有装备专业的山友,大声地给选手们加油。最后两公里的奔跑,不但没有疲劳,反而感觉非常舒服,能以6分半的平均配速,轻松跑过最后的两公里,说明我这一年没有白锻炼。


和5月份的TNF 10公里越野相比,这一次比赛难度更大,更加艰难,然而毕竟不是第一次参加比赛了,心态也更加平和,少了几许激动,多了几许平静,有了更多的心情去细细品味这酸痛的快乐,更多的空间去体会这孤独的享受。在这个小小的圈子里,永远都有不可思议的大神,也有我们这样自得其乐的菜鸟,感谢爱江山,以及许多因为热爱而投入到这一行业中的人们,让许许多多的普通人有机会绽放自己的精彩,分享彼此的快乐。



2015爱江山|第二届凤凰岭北京冬季城市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68049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Instyleuk Instyleuk

    棒!

    2015-12-23 16:51:47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