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跑过2015

2015年最后一天,忽高忽低的空气污染指数像是一枚印章,要把我今年最后一点跑步的念想收将而去,然后把全年的跑量封存在了1110公里。也好,谐了"要要要赢"的音,是个吉兆。

1110公里,训练130次,平均8.5公里/次,配速530到630,这是一个在跑者的世界里不好意思拿来打招呼的跑量,高手练家子们可以用两三个月跑完,着实是不值得夸耀的。不过,它们和我这个年届4张的马拉松一年级新生还算般配。今年,因为伤病突发,我没有完成1200公里的保底计划。年初高估了训练水平,结果10公里始终没有跑进50分钟,更没有实现踏足全马的大愿。但是,拿下了人生第一个10公里比赛和第一个半程马拉松,个中美好,依然难以忘怀。

字码到这里,我要声明,这是故事贴,不是什么励志贴。我完全够不上励志这回事;而且,跑步的本质是枯燥的,虐心的,不是想象的那般容易,入跑门如入深宫,人的欲望莫测,你懂的。其实,志不用励,自然形成的最是所需。

说起我好么央儿的怎么就跑起步来了呢?为健康?为身材?都不是。总的有个理由吧,这问题我试过各种逻辑,但最后能说圆的,还是归结到了一个根儿上:高中那会埋下的"邪念"。我看过不少跑友的分享,大多是从“从小体弱多病,跑800米都头大,见跑道就想撤退..."开始诉衷肠。我就心想,体弱比我弱?多病有我多?这都不是问题,过去的只代表过去。重点是,我们从小就埋下了一个要逆袭的念头。摩擦,摩擦,现在火被点着了。

高中那会儿,北方的冬天天寒地冻,但人们并不娇柔,能和凛冽而干燥的西伯利亚来风作伴,在户外尽情撒欢。校方也抓紧这磨砺学生意志的良机,开展冬训,传统项目就是越野赛。从校门口出发,围着一部分厂区和家属区绕一圈,大概是5.5公里。一半是柏油路,另一半是需要爬坡的土路/砂石路。印象里每个班要派5名选手参加,按个人名次计分,按班级积分排名。可见,这是背负大任的集体荣誉之战。在一个吉日,班主任带领着我班的同学们到操场上选秀了,规则简单粗暴,跑N圈,取前几名。N是多少记不清了,总之,残而虐。But,众人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能跑的人们为了避而不赛而藏在后面,而用心在跑的我被实实在在的选中了。用现在的话讲,就是有黑幕,只是反过来,是为了不要被选上。然后就是拔苗助长一般的赛前训练,我只能勉强支撑。就这样,咬着牙,壮着胆,上了赛场。枪响瞬间,各路强人们飞奔而去,我加速追赶,仍然被远远甩下。跑过两个转弯,我已接近力竭。这时,只听身旁连声大喝,加油!快跑!原是那敬爱的班主任骑着辆破自行车赶了过来,眼里的红光像是要把我的引擎点燃,我揣测他一定在想为什么手里没有鞭子一样的物件,可以帮助到我。而我只想一步跨上那自行车后座,快一点从这里解脱。再“温馨”的场面,也要面对现实,他终究无法忍受龟速,弃我而去。而我用倒数第几名的成绩单把全班的名次给嘚瑟掉了。

打那起,我就对长跑恨之,避之,而如今是一定要征服之,爱之,这可算是不解之缘?

这之后的十几年都可放下不表。大学嘛,都去干别的了,一大把的青春片都有讲这段。工作以后的时光,更是被各种不明所以的重要紧急事项填的密不透风。这些是理由?在今天看来,是借口。

念头重新发芽是在2011年,那年春天,我结束两年的“北漂”生活回沪赴任。那段离家的日子,像是重新毕业了一回,就想找最便宜的房子租,一心想省钱。吃饭、睡觉、运动没一个是规律的,加班倒是很有规律。这也是外派在一线的员工的普遍问题。其实问题还是出在自己,不能照顾好自己也是能力问题,更是责任问题。虽说隔三差五能回来小聚,但大部分时间飘在外面的生活还是给身体造成不小的压力,又赶上父亲重病去世,这边顾着业绩,那边三地奔忙的前后照应着,于是,偏头痛肆虐,胃病也找上门来。回来的时候瘦的脱了像,让老同事们惊讶不小,而我早已习惯了这种变化。

这下我决定要逆袭了,开始晨跑。从开始的一公里到三公里,但无论是跑姿、呼吸、基础力量,在今天看来都有问题,膝盖的伤病很快接踵而至。直到我调任接管某项目,开始常态化加班之后,跑步对我又成了不能承受之重,嘴上说是没有可用时隙,实际则是心里被凡间尘事所累。那时,跑步就像一把盐,而我只想清淡口味度日,因为在工作上已经用力过猛。这期间,我接触到了瑜伽,似乎更能让我身心愉悦。

后来我断断续续的跑着,直到这两年,真正的规律起来。学习方法,摸索适合自己的尺度,被跑友和周围的跑步氛围催化着,参赛的小激动和成就感让跑步变成无比精彩的事情。这样一步步的累积,身体力量全面提升,肌肉更加紧实有力,维持着一副跑者体形。顽固的偏头痛也大大缓解。跑步时,是和自己对话的最安静最完整的时间,能让人抽丝剥茧,理清思路。

跑步让我接触到了一个特点鲜明的"族群",名为跑者。他们是"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的一群人。前有霾,后有雨,左有高温,右有伤病,就是没有时间,在这样的现实面前,他们成功突围了,穿梭其间,身手自如。他们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钢铁战士,不管刮风下雨,默默地拉练,各种枯燥;为了强化力量基础,重复着卷腹硬拉俯卧撑,各种酸爽。和伤病斗争的日子,各种纠结,恨不得有时光机,快点闪过。这些在他们在到终点的一刻,全释放了。其实,在他们的世界里,没有终点,只有超越。

我很幸运,慢慢的成为了他们的一员。记得有一次雨跑,路过一对撑着伞的父子,伞下的小朋友说道:“爸爸,他为什么在跑步啊?”。哈哈,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想跑。

写到这里,不是多虐多坚持的故事,只是想封存一段有关跑步的记录。更想感谢那些跑在我左右的友人和陌生的跑者们,你们就像星辰大海,激励我前行。永不停歇,永无止境。

如果说2016我有什么愿望,如果它可以足够大,我希望没有战争,没有雾霾,人们可以在天地间愉快的奔跑,诗意的刷着PB(个人最好成绩)。

(抱歉,本文有感有真心,无图无真相。)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68141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