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鹭岛之战

引子:公元2015年,立冬,申城之战,得天时、地利、人和,首马告捷。尚有余勇,故乘胜追击,欲赴鹭岛一战,虽一波三折,然终遂吾愿。2016年次日,天下英雄齐聚鹭岛,豪气冲天。余历时3小时45分,时隔50余日,将次马收入囊中,虽完赛,然遗憾甚多。为以前车之鉴,作后车之师,是为记。


一、备战——厉兵秣马

由沪返鲤,本意稍事休整,即复备战,奈何身染小疾,致马放南山半月有余。待重整旗鼓,状态已不复如前,不可与沪战前同日而语,然则距鹭岛之战仅五周之多,事急矣!

余本布衣,不求闻达,惟愿无憾,况此役为本土之战,助威掠阵者众,故PB之心甚强。孙子云:“谋定而后动”,当务之急,乃制周详之计划,以图战力之恢复,故据沪战之经验,详制五周之谋划。余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至于成败,亦非余所能决也,唯尽心耳!

15年冬月,鲤城虽据东南一隅,犹自北风渐起,日渐寒冷,人渐慵懒。然健人无畏,正所谓: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月余间,其苦不一一道也,八字以蔽之:闻鸡起舞,披星戴月。


二、临战——枕戈待旦

冬月23日,厦马战袍寄达,距鹭岛之战仅余一周,入临战状态,即刻减量。末3日,公休调整,期间盘点,始觉前期备战,强度有余,LSD不足,然则已回天无力,唯顺其自然。

2016年,元旦之日,挈妇将雏,赶赴鹭岛。一切就绪,头痛依然,如是已达两日,身心俱疲,士气再衰三竭。卧塌养神之际,赋诗一首,为吾加油。晚膳用毕,即刻就寝,不出所料,夜不能寐,唯可告慰之处,头痛之症渐愈。

2日凌晨5时,晨起、洗漱、早膳…一切有条不紊。万事俱备,既而赶赴战场,7时达出发地线——会展中心。起点处,众英豪虽达五万之多,然拥堵之况并不剧烈。7时20分,寄包完毕,意欲热身之际,4区英豪以潮水之势,涌入3区,倏忽之间,场地摩肩接踵,热身之说纯属妄想,唯静候待机,竟达40分钟之久,无聊至极。


三、激战——金戈铁马

8时01分,众英豪闻鼓而进,余战位居前,须臾,已过拱门,激战拉开帷幕。此战英豪虽众,然赛道宽敞,不时即入常速。未几,余感双腿麻木,心率则过170,至此方知今之情状,已非往昔,弗敢造次,即刻降速,过3公里,始敢放手。心知此战PB之愿难了,仍存一丝侥幸。

厦马赛道其景如画,人所众知,按下不表。巡弋环岛路,上下演武大桥,进鹭江道,鹭岛市民立于繁华街市,其情似火。余四下观望,终见众多亲友,立于道旁,为吾辈摇旗呐喊,虽匆匆一会,仍似强心一针,给予莫大鼓励。




如前所叙,虽知此战PB之难,不啻火中取栗,仍心存侥幸,故全力一博。前10公里,用时51分,庶几达标,20公里,用时1小时41分,甚为可观。然赛道坡道之多,枉费体力之大,出乎意料,加之吾身有碍,兼之以前程竭尽全力,竟至未及半程,双腿已如灌铅,仿似强弩之末,虽尽心竭力,仍未能持也。30公里,用时达2小时35分之久,其后鼓衰力尽,矢竭弦绝,其痛甚巨,其状不堪回首。依仗顽强意志,坚持跑而不走。临近终点,环顾左右,无有言语者,唯闻喘息之音,皆困于终点前。千磨百折后,挺过终点,鸣金收兵时,跑表定于345,而吾已身心困顿,几不能行。


后记:此战心愿未了,其因甚多,或赛道、或状态、或心态。然回眸此战,余觉所获甚丰,不虚此行:一则赛前之训练不可偏颇;二则赛前之身心调理不可轻视;三则顺其自然,不忘初心,以肉身之躯搏虚妄之名殊不可取。

切记,功到自然成!


附厦马前夕有感。

枕戈待旦

——2016年1月1日厦马前夕有感

申城得意马蹄急,鹭岛意欲乘胜击。

秋去冬来萧瑟起,却似寒梅傲雪立。

万象更新元旦日,金戈铁马嘶声近。

人生从来多荆棘,秣马厉兵待有时。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68248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