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距完美的那一步之遥---2016HK100大帽山惊魂12小时

100这个数字仿佛天生就有种魔力,从小学开始,一生的成长总是伴随着这个数字。记得一年级期末考试数学考了99分,父母就在那里责怪我的粗心大意,没有到100分,怎么都不算完美。慢慢的长大,自己离100这个完美的数字也似乎越来越远。多年以后,离100这个完美的数字,还是只差了那一步之遥。

比赛已经结束一周多,才刚有时间安静下来准备写点什么,打开SONY HDR-AZ1运动相机想把拍摄了一路的视频导入电脑的时候才发觉摄像机里最后一条视频居然定格在起跑前1小时,才记起貌似随后一路拍摄时的提示灯都在闪烁着告诉我摄像机有问题,可脑子被冻僵的我居然就没有注意的就这么拍了一路,然后储存卡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留下。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懊悔,内心就只有那么一点点的可惜,也许这是在告诉我,既然已不完美,那就不要牢记。

2014年6月开始认真跑步,一时冲动报名了当年底的上海马拉松全程赛,为了让自己可以完成这个目标,开始认真上网研究跑步的相关知识,知道了什么叫做配速,从跑步的正确姿势,到合理的训练方案等等,记得在那个时候第一次看到了一篇文章,内容不记得了,只记得那片文章记录的是一个跑者的经历,最后一张配图,上面是其冲过100公里终点时在拱门下的照片,照片上计时器显示的时间是22个小时,当时在脑子里的想法是,要多疯狂的人才会去做这种事情啊!

随着第一次马拉松的顺利完赛,自己越来越喜欢这项运动,2015年开始跑了6个半马和3个全马,成绩逐步提高,自己对跑步研究的兴趣也越来越大。某天在视频网站上看跑步指导视频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越野跑的介绍视频,随后就被视频中的画面吸引到了。第一次越野跑比赛的经历还历历在目,那是在杭州的30K的小比赛,半夜12点出发,从10K到20K有差不多整整10公里的台阶,从来没有越野跑训练的我直接跑P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在想这辈子不跑越野赛了。赛后回上海第一件事就是减肥,上健身房锻炼腿部肌肉,然后报名了宁海50K越野赛。

2015年下半年顺利完成了几次短距离25、30、50km越野赛,见到了无数美丽的风景,逐渐对越野着迷。既然要跑,既然能跑,那就跑100公里吧!100这个似乎天生带有完美光环的数字也在这个时候开始反复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恰在此时港百开始报名抽签,经过研究发现港百赛道难度较低,组织口碑都非常好,是首次尝试百公里的最佳选择后就毫不犹豫的报名了,很幸运的中签后开始针对性的训练,逐渐增加跑量,加上健身房力量训练及跑步机坡度跑训练等。在2015年上海马拉松又一次跑出PB后对港百完赛信心满满。目标也由完赛逐渐往小铜人靠拢。(24小时内完赛可以获得不同奖杯,16小时内完赛金奖,20小时完赛银奖,24小时完赛铜奖,30小时内完赛则只获得纪念奖牌)

为了让自己有时间调整状态,特地早早的1月21日周四一早就从浦东机场出发前往香港,当日领取了参赛包后逛了几家户外用品商店,早早回酒店休息,周五睡了个大懒觉后逛了一圈香港的奥特莱斯后也早早回酒店整理参赛装备。


赛前准备好的小纸条,正反两面分别是20小时和24小时的配速情况



早上6点20分乘坐组委会包的大巴到达起点,下车的时候真是月黑风高啊,一件长袖运动内衣加一件皮肤风衣,冷的只能到厕所暂避风头。

一早遇到爱江山的王焱老师,全家出动啊,真是厉害!


7点30在起点自拍一张,自拍完老老实实的排到20小时以后的队伍里去了。

人头攒动

最帅四人组


8点整,随着出发号的响起,1800多名运动员冲出了起点,8百米的直道算是热身,跑的也比较慢,到了上山的路口以后不出所料的出现拥堵

(网络图片)

由于此次参赛选手较多,拥堵的也比前几届参赛选手介绍过的更严重,好不容易上山以后也还只能缓步前行,根本跑不起来。虽然天气不好,可是依然有着不错的风景。

经过第一个海滩,沙很细,风很大。


跑过海滩后一路在海边公路前行,经过几条大坝时侧风大到把不少选手的帽子眼镜吹到海里,我则一手捂着号码簿一手抓着帽子艰难顶风前进,一路都在想如果这么大的风把号码簿吹掉了那就完蛋了…

1小时55分到达第一个补水点East Dam东壩(11km),比24小时预计成绩还慢了5分钟,“这该死的堵车和烦人的大风”嘴里嘀咕着脚步不停的继续跑了下去。



请忽略这一身配色…

东壩过后是路上遇到的第一座海拔314米的西湾山,海拔不高但是相对坡度较大,在这里把登山杖拿出来用了一段,为之后的漫漫长路节省了一些体力。下山后又遇到了两片沙滩,在这两片沙滩上遇到了超级烦人的大风沙,见下图

(网络图片)

带着太阳镜的我都不敢把眼睛睁开,同样一手抓着帽子一手按着号码簿慢慢的挪过这两片沙滩,到达CP1 Ham Tin(21km)咸田湾,估计是和大风搏斗了许久,到达CP1时已经感觉饥肠辘辘,看到满桌子各种补给顿时幸福感满满,下面这个面包加花生酱的三明治我一个人就干掉3个,还塞下了1根香蕉,4片橙子和2杯可乐。

(网络图片)



吃的饱饱的开始上路,只能先走一段消化一下,翻过一座小山再次经过一个沙滩后来到了CP2 Wong Shek黄石(28km),用时4小时50分




灌了点水继续上路,6小时16分到达CP3 Hoi Ha海下(36km)。路边有不少义工在给选手们加油助威,在这个点稍作休息,边上有选手已经在呕吐了,我继续三明治+可乐的吃喝着。



7小时43分到达CP4 Yung Shue O(45km)榕树澳。在这里看到各种童子军小朋友们里里外外的跑来跑去帮选手们切橙子、灌水、拿东西等等,一杯杯的泡面也已经放在桌上等待选手们的随意取用。


从榕树澳至比赛终点,路段开始爬升逐渐升高,此时开始再次拿出登山杖翻越第二座海拔399米的鸡公山。随着之前近50公里路程的消耗,体能已经有所降低,加上一路坡度较大,带着耳机的我还能清楚听见身边选手们的粗重呼吸声。

9个小时19分到达CP5 Kei Ling Ha In企岭下(52km),比预计24小时完赛配速快了近1个小时,感觉状态还是不错,CP5是中途休息的大站,领取了寄存包后到厕所更换衣服。本来的打算是把穿着的长袖弹力跑步T恤+皮肤风衣换成salomon的加厚冬季跑步T恤+防水夹克,想到白天温度已经很低了晚上会更冷就干脆把皮肤衣脱下来塞进背包里把厚T恤和夹克直接穿在了弹力跑步T恤的外面,这个决定使得最后被困在山顶的那10多个小时里稍微好受了那么一点。



更换衣物加吃了两碗热乎乎的意大利面后,带上头灯准备出发

走出CP5大约500米的时候突然发现手腕上的手表没了,才想起来前面更换衣物的时候手表脱下来用充电宝在充电,顺手塞在了寄存包里了。赶紧一路飞奔回CP点去找自己的寄存包,到了一看放寄存包的收集车已经被推走了,顿时一头汗。还好转了一圈在路边发现了几辆被塞的满满的收集车,随后就是一顿翻找,差不多20多分钟以后幸运的在包山里找到了自己的包包,拿到了手表继续上路,此时我在CP5停留的时间已经超过了1个小时!

13个小时37分,到达Gilwell Camp基维尔训练营(65km),一路虽然上下坡不断,但是有双杖帮助感觉还不是很糟,由于一路不停加上大部分时间是在树林间行走没什么风,也没有觉得特别冷。在CP点第一次尝试了杯面,面的味道不怎么样,但是热热的面汤喝下去整个人都精神了。又灌下两杯热咖啡后继续出发。

刚走出CP点不到200米突然一阵大风吹过,身体瞬间有了被冻僵的感觉,四肢开始无意识的颤抖起来,这时候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继续往前走,因为我知道如果这个时候退回CP点的话可能就没有勇气再次走出来了。哆哆嗦嗦往前走了几百米又开始进入树林,没有风人就逐渐的缓过来了。再走过不远的路一个下坡就踏上了一条盘山公路,山边悬崖下就是似乎近在咫尺的高楼大厦,不知为何看着看着突然就有一种身在黑客帝国内的感觉。



已经走到几乎麻木的时候突然听见前面阵阵音乐声传来,研究过无数次攻略的我知道是CP点就要到了,15小时58分到达CP7 Beacon Hill笔架山(73km)。灯光、音乐、篝火加上人头攒动,感觉就像一堆疯子大半夜在山中开party。两杯热汤几块三明治下肚顿时满血复活,看见一堆人坐在篝火边烤火休息,有的明显已经睡熟的样子,自己却不敢坐下了,怕坐下了就舍不得起来,只是拿着杯咖啡在篝火边站了2分钟,然后毅然决定继续出发。



(网络图片)CP7暖人心的红包,里面是一颗软糖

接下去一段内容已经记不清了,就只记得一个人机械性的不停前进,偶然看见一片黑暗的前方一道头灯发出的闪光,证明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半路上感觉实在太冷了在动脑筋怎么把自己搞的暖和一点才发现背包中还有一件皮肤风衣,穿上了身后又翻出条魔术头巾把脖子嘴巴都围起来感觉又暖和了一点。18小时到达CP8 Shing Mun Dam城门水塘(83km)。

知道接下去的一段路会是整个赛段最难的一部分,在CP8多休整了几分钟,为了增加点热量吃了几块巧克力,又灌下了几杯咖啡,拿出了备用头巾包在了头上让自己感觉更暖和一点后继续出发。

(网络图片)

已经不记得怎么翻过的针山和草山了,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冷字,在山脚下看到山顶时想着的不是登山时的辛苦,只是在想,山顶风别那么大,千万别那么大。爬到接近山顶的时候一阵阵风吹过感觉自己像是赤身裸体的站在冰天雪地里,除了瑟瑟发抖以外就只能稍微调整一下身体的角度,让背部尽量朝着风吹来的方向。

下了草山20小时到达CP9 Lead Mine Pass铅矿坳,没了山顶冷风的困扰,整个人立马精神了

,在CP点牌子下拍下这张照片的时候内心甚至有些小激动,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还有不到10公里就要到达终点,还有近4个小时的时间爬都能爬到终点,不出意外小铜人已经到手了。事后证明,人生如戏啊……


因为时间充裕就在CP点多停留了一会儿,站在电暖炉边上一边更换头灯电池一边拉伸一下,可惜电暖炉不够给力,周边选手也比较多,站在稍微靠边一点就几乎感觉不到一点热量。换好头灯电池去拿了杯咖啡和几块苏打饼干在那里悠闲的吃着可突然天上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立马出发!

在这里我又犯了第二个错误,经过CP9出口的时候雨开始大了起来,心里在不停的想着这雨可别下的太大,脑子里一走神居然走错了路,没有沿着台阶山上而是走了相反的方向顺着边上的小路往山下走了,走了好久突然觉得不对,前后见不到一个人,远处也没有头灯的闪光,走过了几百米也没见路边有比赛的路标,又慢慢走了几分钟想看看后面是不是会有出站的选手根上来,结果还是没人,这下估计自己是走错了,然后折返往回走,回到CP点的时候仔细一看才发现山上的路,经过计时点的时候已经是21小时14分了,不过根据配速来看,24小时到达终点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加快脚步往最后一座大帽山顶前进,谁知这才是悲催旅程的开始。

虽然雨始终没有变大可是随着雨水的不断冲刷,路面变得越来越泥泞,在不断的攀升过程中,雨水打在冲锋衣上的声音也逐渐变了音调,从沉闷的噗噗声变成清脆的噼噼声,偶尔打到脸上的雨滴也开始让我感觉疼痛,仔细一看,雨水中慢慢的混杂了越来越多的冰粒,防水的冲锋衣上已经结出了一层冰壳,不防水的手套全部湿透了,整个手都变的麻木起来,只有不停的重复握紧-放松登山杖的姿势才能感觉到手指的存在。随着不停的攀登脚下泥泞的水塘已经开始冻结,远处几名选手接二连三的的摔倒,自己更是小心翼翼的绕过结冰的水面,踩着杂草前进,幸运的顺利通过山顶,来到了盘山公路上,可噩梦才刚开始。

盘山公路的坡度很大,由于冻雨导致路面结了一层薄冰,鞋子踩在上面几乎没有任何摩擦力,沿着路边的杂草走到还有差不多2、3百米就到山顶的时候路边也变成光滑一片,无法前行了。前后几百米的路边还有几名选手在试图努力的前进,可路面实在太滑,手脚着地的爬也很难前进,这时路边出现了一位选手大声的对大家说联系过组委会已经接到通知终止比赛了,大家先聚集一下想办法下山。随后大家开始慢慢聚集到路边的一小片空地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后来的选手也陆陆续续的赶到了此处,不多久小小的一片空地上就聚集了30多名不同国家的选手,由于气温太低,大家也停止运动,身体感觉到越来越冷,所有人都拿出了保温毯披在了身上,当我哆嗦着卸下身上的背包的时候才发现背包上也已经结了一层厚冰,保温毯在背包的拉链袋里,用登山杖敲了半天敲碎冰块才从拉链中取出了保温毯。

此时有香港本地的选手开始尝试用手机打电话联系组委会,同时拨打999报警电话,时间大约为早上6点40分。由于山上信号不好,打了几次才打通,通知了组委会我们的现况,组委会反馈说让我们报警,他们也会通知警方,但目前没有其他办法。30多人在零度以下的山顶穿着单薄的跑步衣裤坚持了近2个小时。此时大家都已经经过90多公里的奔跑,体能本来就处在一个非常低的水平上,之前的雨水导致大部分人的鞋袜都是湿的,再加上被冻了2个小时后有不少人出现了失温症状,大家发现短时间内不会有救援到场后就开始想办法自救,有人在不远的路边发现一栋废弃的建筑,大家立即互相搀扶着慢慢踩过结冰的路面进入了废弃的小屋中。




进入废弃的小屋内感觉稍稍好些,但是还是非常的冷,大家相互鼓励,彼此拍打对方提醒不要睡着,不久当大家听见直升机的轰鸣声后都在议论是否是来救援我们的,隔着窗子远远的看见了直升机飞到了远处的山顶上,放下了绳索吊起了一人然后离开。很久后我们就没有再听见直升机的声音。山上手机信号很差,我数次开机搜索信号无果想发个平安短信以免家人担心还是咬紧牙关冲出小屋在室外等了几十秒然后浑身颤抖着被冻了回来,不过短信总算是发送成功。

直到11点50分,也就是在报警后5个多小时后,终于有一名救援人员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此时大家情绪都比较激动,纷纷询问是否有方法可以马上离开,可是救援队员却给出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山路被上山观赏50年难遇冰霜景色的香港市民的私家车给堵死了,救护车辆无法上山,其实我们也知道,就算没有拥堵,这样的结冰路面,车辆是无法直接开上山的,然后有人询问为什么没有直升机来救援,回答是由于气温太低,直升机油路有结冰的风险,无法再次起飞。救援人员只是说在想办法安排救援,让我们耐心等待。

(网络图片)

幸运的是救援队员随身携带点火器具,帮我们在房间里生了一堆火,随后就出去联系其他人员了。被冻坏了的小伙伴们纷纷围绕着火堆脱下潮湿的鞋袜烤起火来。更加幸运的是我在隔壁房间里发现了一个壁橱,然后把所有能拆掉的木质部分全部拆掉,这才让我们有足够的木料分出了第二堆火火并边烤火边等待救援。虽然屋内生火所有人都被呛的不行,可总比冻死强上太多了。

就这样一直等到下午3点多的时候又来了一位警察,和救援队员一起来到了我们面前告诉我们说今天救援车辆是无法上山了,再过3个小时他们会组织人员送吃的和棉被上来,让我们在这里继续等待救援,我们一听就炸了,这是要我们30多人在山上过夜啊,又冷又饿的还要等到晚上才有的吃,估计也不会是热食,还要在零度以下的山上过夜,这可不行!大家纷纷反对。最后新来的这位警官说他知道有一条近路可以绕过部分结冰路段,应该可以把大家带下山,询问大家哪些人觉得行动没问题的就和他先走,体力不行的就在这里等待救援,经过商议,最后所有人一致决定由警官带路,争取在天黑之前自己走下山。

这时已经是下午4点左右了,大家跑了90多公里从CP9出来后基本上都有11个小时没吃没喝了,这11个小时只觉得冷,居然一点饿或者渴的感觉都没有,但想着下山的路还不知道要走多远,一定要补充些体能,就把所有能翻出来可以吃的东西都匆匆的吃下去(很幸运我在背包里放了一路的一小包坚果和一根能量棒在这个时候起了非常大的作用),把水袋里剩余的一点水也喝下去(其实也没喝多少,水还是冰冷的不敢多喝,只是润润喉)。

由于要赶路保温毯不方便裹在身上,所有人就把保温毯撕成一片片的塞进了衣服里面,我下身只穿了一条压缩裤,冷的特别厉害就把一片片保温毯直接塞到了压缩裤里面(可后来证明这样做是不行的,保温毯被压缩裤紧紧的绑在腿上,每次抬腿走路都会把腿部的皮肤扎的很痛,刚走了几步就只好全部再拿出来)。

大家就像在战场上等待冲锋的战士,整理着各自的装备,一切准备就绪后,所有人义无反顾的冲出了小屋。

(网络图片)图中穿红色衣服背黑色大包回头的就是带我们离开的警官,致敬!

警官随身携带着两捆绳索,在需要横穿结冰道路的地方就会在两边找到固定的物体把绳子拉起来让大家扶着绳子通过。然后避开盘山公路走路边的小山坡,虽然坡度很陡但脚下不滑勉强可以通行。一路上有的女选手由于体力不支双手无法握紧绳子在过冰面的时候摔了好几次,甚至摔到大哭,可最后都坚持了下来。

(网络图片)

下山到一半的时候路边出现了一队队的救援队员们,没有专用的防滑装备的救援队员也只是在鞋子外面再套了一只一次性拖鞋防滑。经常看到救援队员也滑的凌空飞起…

(网络图片)

最后有几段直路无法绕行,为了节约时间争取让大家在天黑前下山,救援队员要求我们用下面的姿势分批通过部分结冰路段,此时也无法顾及路面是否会划破昂贵的压缩裤或有其他什么想法,只知道努力的控制平衡,用双手撑着地面艰难的前进!

(网络图片)

最终被冻坏的我们终于在天黑前被带到了山下的一座非常小的小屋里,里面挤满了救援队员,看到我们下山,他们就出来主动把位置让给了我们,小屋非常小,只能坐下十几个人的样子,在屋子里面我披上了一条毯子,接过了一杯带着奇怪味道的热水喝了下去,在满心以为门口就有车可以接我们下山的时候听到救援队员说身体没问题的就跟着走,原来还要再走一段路才能上车,深吸力口气,丢掉身上的毯子走出了温暖的小屋,再次小心翼翼的走了几百米以后终于登上了路边的一辆小巴。

当小巴缓缓启动我终于放松下来,感觉原来和大家挤在一起的感觉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舒服,在小巴上我打开了手机搜到了信号终于把平安的消息发了出去。就当我以为小巴会直接送我们下山或者可能直接送我们去酒店的时候,才开了没多远的小巴停了下来,此时我们才发现好像是到了比赛终点附近。车窗边传来了拍打声,原来是守在终点等待消息的几位隔着车窗看见了车内被解救下山的好友,激动的不断拍打着车窗。打开车门当我们排队下车时,面前无数闪光灯亮起,一群记者围了上来开始寻找采访的对象,好友相拥而泣的画面应该在当天的新闻中不断被播放吧,我脑子里就只有这个念头。

我们被带到了一临时充气帐篷中,四处漏风的帐篷里感受不到一点温暖,我们在这里不知道等待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有位消防员前来记录人们的名字及号码,不一会儿又来了一位警察再次询问我们的名字及参赛号码,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只有一位警察端了几杯热水来,又冻又饿的我们还不知道接下去会如何。

终于,此次赛事总监吴秀华(Janet)女士出现在我们面前,没有道歉没有关心没有解释,只是告知我们所有参赛包全部已经运送到之前领取点市区的极地长征店内,需要我们自行前往领取,我们中有人就说你知道我们在上山那么久经历了什么嘛,我们有多累多饿吗,吴秀华女士的原话是:“你们知道我有多辛苦吗,开赛以后到现在我也没休息过。”然后转身就走出了帐篷。说实话我可以理解吴女士的心情,但如果站在我们这群可以算是刚刚死里逃生的人群里用这样的态度对我们说话是否有些不妥哪?这样的态度让我们这一群人目瞪口呆的僵在了那里。

作为赛事总监,在安排赛事上我相信之前的几届比赛的口碑就能证明来吴女士还是非常有能力的,为越野跑赛事也做出了非常非常大的贡献,可是针对突发事件的处理上就能明显看出其待人接物的明显不足了,只是冷漠的告知,连前往极地长征也要我们自行解决,没有任何的解释,这实在让我们无法接受。随后我们推举出一位代表出去寻找吴女士交涉,期间终于有警官送来了盒饭,大家或蹲或站或坐狼吞虎咽的吃着盒饭时交涉的代表回来告诉我们吴女士同意出钱叫的士来载我们去极地长征,这也是她唯一能做的了。此时疲惫不堪的我们也无心继续说什么了,就等着的士前来。

过了一会儿吴女士再次也是最后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告知我们的士不愿上山,我们需要再花20分钟跑到山脚下坐小巴到市区再招的士前往极地长征。无心也无力争执的我们就只有裹上被踩在地上脏兮兮的保温毯冲出了毫无暖意的帐篷,再次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前进,前进,前进进。

到达极地长征已是深夜,拿到自己的包裹和完赛服,穿上衣物后总算是松了口气,极地长征的工作人员还登记了我们的姓名和参赛号说是完赛奖牌发完了,事后会邮寄给我们(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奖牌的影子)在领取寄存参赛包的时候遇到一位一起下山的女士,她哽咽的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参赛服,然后说这辈子再也不参加越野赛了,之前还报名了黄山100的比赛,也决定不参加了,我说我也报名了黄山越野,不要那么快下决心放弃,就把这次经历当个精彩有趣的冒险故事记在心里吧。真心希望在黄山的赛道上还能看到这位女士。

从极地长征出来,搭地铁回到酒店已经过了午夜,香港宾馆没有暖气,进屋后还是感觉到一阵阵的冰凉刺骨,站在浴室把热水调到最大冲在身上才能感觉到一丝暖意。回想起了刚过去的四十多个小时,这该是个多么精彩的故事啊,想着想着靠着浴室的墙壁我就这么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是一刹,膝盖一软的我顿时惊醒,似乎在那一刹我做了个梦,梦里的故事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在那个故事里,文章的最后会有一张照片,在照片里,一个男人满脸疲惫但却笑容灿烂,站在终点线上亲吻着手中那小小的,闪闪发光的奖杯。

2016 Vibram香港100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68486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tudou721 tudou721

    看样子能在黄山见到楼主了

    2016-02-06 15:49:46 回应

  2. 阿骢 阿骢

    楼主,我是大帽山顶受困跑友,刚看到你文章,以后继续一起跑啊。

    2016-02-10 14:08:0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