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2016年道教圣地武当山70K越野跑(练,上篇)

经过几个世纪的等待,位尊秦岭南麓的武当山终于盼来了我们,农历正月初九,在这个以九为尊的日子,十堰田协酷跑十堰群,天地无限、凌风、嘻哈乐、追梦人、阿辉和Hank(广州CBN越野的跑渣)组队,越野轻装,用脚步,开始了对“玄岳”武当山的丈量。

冬末春初,南接巴山,北通秦岭的武当山,一片寒意搏人。清晨的夜色里,酷跑十堰越野跑小队,从十堰城区驱车,赶到武当山脚下的蒿口路口,踏上通往五龙宫的盘山公路,伸手不见五指,却有陡峭的凉意,落在身体上,一种熟悉的味道(笑)。

头灯摇曳,崇山峻岭、沟河湖水们,还在享受农历新年的鱼水之欢,天地交融,日月混沌。

脚步不停,远处山头,金光炸现,黎明前,大地的山峦和天空开始清晰,两仪转动,乾坤挪位,阴阳分离,朱雀和玄武的位置开始明朗,一片祥云浮在山际,借着天边的祥光,我们的队伍继续向前,16公里的盘山公路,爬升约1100米,身体一热,说说笑笑,转眼就到了。


穿过隐仙岩和五龙宫遂道,就到了灵应峰下,包裹着砖红色宫墙,披着斑驳黛瓦的五龙宫,像一个年迈慈和的老人,早早的就为我们打开了宫门,等着我们用律动的脚步,去轻触,那一段又一段旧事。唐朝太宗李世民遣均州吏姚简到武当山祈雨灵验,五龙宫始修,明永乐帝将之发扬光大……



宫中的道长,正在祈香,我们拍下太极旗和道长模糊的身影,风儿一样的离开,路的两旁堆满了黛青的砖块,很快被我们抛在身后。我想,下一次我们再跑来的时候,这个年迈的宫观应该不会穿的这么破破乱乱,慌张的张望着我们。



行止宫外,负责我们这次的武当山越野跑后勤补给和车辆支援的嘻哈乐跑友,合照,开始返程,准备晚上武当山景区大门处接援我们。此处有掌声,凌晨4点左右起床,驱车几十公里,送我们到起点,陪跑16KM上坡后又独自折返,真系好男儿,希望回头大嫂听到,顿顿加餐,^^

出了五龙宫是一溜台阶,没有扶手,脚步飞过的时候,叮当脆响,像地下中空的乐器,一行人,向山谷中穿行,悦耳的声音,听起来很是舒服。脚步停下来,又什么听不到,也走过不少台阶,从没有过的体会。



台阶尽头,到了谷底,远处潭水清彻,近处小桥流水,真正的越野路面,开始出现,一段蛇行小道,直通山林深处。枯叶和碎石自然地散落在山间小径上,末冬初春的路面上,透着一股树干和泥土的味道,虽然没有绿叶花朵做伴,放眼望去,视野穿过丛林深处,却可以看的很远,麻雀,野鸡都能看得清楚,天气尚好,奔跑起来,不拖泥带水。


古道上,多是厚重的青板石,一层一叠,错落有致,有史籍可以追溯到魏晋南北朝。而武当山在春秋至汉代末期,已是古代宗教重要活动场所。古有说,武当山方圆八百里,历经千年,路阶错综复杂,天地无限规划的这条全长8公里左右,约500米的爬升的全山地越野路线,穿过枯树败枝、崖壁、竹林、河涧,有泥土路、石板古道、碎石路、跳石路、松针落叶,涵盖了几乎所有越野路况,相当不易,非常赞。





路还是路,山还是山,岁月枯荣,时光流传,快步奔走在这些昔日一方圣土的官道上,有一种穿越时空的快感。从一个山涧跨越到另一个山涧,落叶在脚下咆哮,枯枝乱石吱吱作噎。

路边的冰柱,成为我们补水的天然所在。爬升完,再翻过一个小坡,南岩宫说到就到了,小队稍作调整,补了水和士力架。



南岩宫到金顶的路上,景区的台阶曲曲折折,绵延到深处,行人不少,越野的装扮和奔跑的姿态不时引起路人侧目,人容易兴奋起来,插着人空,踩着舞点(被狗误伤期间,领悟的跑步舞蹈),摇晃起脚步,凌步微波,快速前行。


小伙伴们配速也还算不错,胡队、辉哥经验体力俱佳,在前面负责带路,追梦人方老师体力消耗较大,居中,我和凌风大哥,在队尾尽情拍照玩耍,除了清晨起跑时候的凉意,没有不适,看来身体并没有被春节饮食问题困住,节前几天的拉练还是很有帮助的,沿途补了不到200ML水。

从金顶下到琼台,曲折轮回的台阶,上上下下的朝圣者,来回穿梭,金顶就坐在九曲轮回之外的地方。山中的行人们,登高望远,沉甸甸的步伐,显然不是我们的对手。有些小朋友也在看着我们,再过一些年,他们会想什么(噗)。


台级下到一个程度,岱瓦黄墙的宫宇,露了出来,掺杂在落空树叶的树枝树干里,茫茫中,匆匆的一瞥,就是机缘。

冬去春又来,山中的台阶修了一遍又一遍,岱的瓦,黄的墙,换了又换,琼台终于等到了我们。

揉碎了心。

未完,接下篇,,,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68548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