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2016年道教圣地武当山70K越野跑(练,下篇)

初春的武当山,显然还没有从寒九天中苏醒过来,百花含蓄待发,草木皆藏身不露,漫山萧萧。做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十堰人,这是第一次如此亲近家门口的大山!南漂游子有一种特别的情怀,而武当山除了七十二峰朝金顶、三十六岩、二十四涧、上下十八盘险道,以及2.7万平方米古建筑,最重要的是,武当山流淌着中华古典文化的血。

武当山,在汉魏六朝已是道教名山;到了李唐,武当山道教和儒家、释家并称于世;明永乐后,武当山被又尊为皇家道场,武当道教地位显赫。明末人龚黄撰《六岳登临志》讲玄岳武当山,在明代汉文化主流意识中被尊为六岳中的大岳,后受满清统治者抑制,由六岳变五岳,突出泰山,武当道教作为汉文化的象征受到压贬,后虽有康熙乾隆二帝的问道,但无法改变清王朝主流意识的形态,而彼时儒家,自汉受崇,其礼教功能深得统治阶级青睐,佛教汲收华夏文化精髓,演变成了一个无所不能的多面手,三大教中,武当道教于世无争,遂隐于世。

徐霞客:“余髫年蓄五岳志,而玄岳出五岳上,慕尤切。”

李方叔“观此(武当山)山形……岱宗能小天下,拟秀厚于恒嵩,埒清雄于衡华。”

武当历史的厚重,不需要后人来背负;汉民族自己的文化积淀,无须去争宠。太和之道,自然之道也。隐去光环,武当山把真情给我,我用脚步轻轻的回应。

以上是个人见解,讲一点历史,让奔跑多一些份量,

琼台有条大街,挂满了幌子,却没有那种大碗盛酒吃肉的地方。中午2点钟的太阳照过来,为我们留下了休整的时间,消耗不多,储备很足,大家分享了食物,30多公里,正好用了600ML水,喷了点云南白药,给关节加点润滑剂,老伤才痊愈,还是省着点用。

胡队和凌风也都有伤在身,追梦人第一次拉这么长的距离,我和辉哥的状态可能稍好一些,今天的配速,还算舒服。

从琼台到武当山门这段盘山路,路面窄,不时有旅游车驶过,弯道的地方,汽车夹着山风,擦着身体呼啸而过,有时候要避到路边排水沟才安全。旅游车中有人探头张望,我们成了风景。

脚下的虽是硬地路面,但大家不急不缓,武当山的七十二峰就散落在不远处,奔走中,沿途有蓝色的湖泊,红通通的植物和道家祠观陪着我们,和他们对话,也蛮有味道。

路边的武当茶树整整齐齐,盘成一圈一圈的,环山而上,围满一座座小山丘,远远看去,有山中梯田的感觉。深绿色的茶叶母树叶片,生得厚实,不畏冬寒,汲取土地里的养料,等待着孕育春天里的第一丝嫩茶芽。根据儿时的印象,臆想,当春暖花开,烟雾缭绕,虫鸟们四处觅食的时节,应该就是武当道茶的季节。

柏油路依山而走,旅游巴士不断地疾驰而过,追梦人有点掉速,可能到了撞墙期,胡队控制配速,大家相互打着气,小队沿着路边稳步前行。四十到五十公里的时候,绿色的松拓表显示缺电,数据线落在补给车上,看来赛前的晚上不能饮酒(哈哈,声明,我不爱烟酒,但好兄弟见面,再重要的事,总要整一点)。辉哥的佳明也到了极限,我们加了一点速,冲了几公里,希望数据至少能停在50公里。

不知不觉,群山之中出现了城市,出山门应该不到5公里了,还是胡队英明,我们开始加了一点速度,缓缓的下坡路,冲到4分30左右。微风拂面,武当山就在耳畔飞过,一会就到了武当山牌坊,合照。嘻哈乐的补给车及时赶来,松拓表得救了,灰常感谢。

稍稍调整,扔了迪卡侬的衣服,追梦人完成57K的目标,天地无限、凌风、阿辉、我一行四人,沿着武当山城区大街奔跑起来。城市的感觉和山里奔跑的感觉,不大一样。城市里你是和自己、人群、人工建筑物、城市排泄物、汽车一起奔跑;山中的公路上,你是和自己、队友、汽车尾气、盘山公路一起奔路;山中的全越野路面,你是和自己,队友,泥土、太阳、自然一起奔跑。

渐渐出了城市密集区,我们继续绕着一汪清彻的河水奔跑,去到几公里,胡队港百下来,可能有些不适(跑到兴头,不忍停下,惭愧),放慢了配速,凌风、阿辉我们继续推进,细聊之中,才知这便是太极湖,便加了点脚步,嘻哈乐和追梦人的不时驱车跟上来,帮我们拍照片。凌风大哥没有带水,双膝缠满厚厚的护腿,我深谙那种感觉,停下来补水的时候,凌风大哥抱起农夫山泉狂饮的画面,触动了某人的神经。

太极湖没有想象的古老,新的路面、护栏、桥,新的建筑物和三几个行人,空旷的山谷,安静。五六点钟的太阳,在凋蔽的季节,带了一点暖色调,投射在太极湖里,枯水季的湖面里泛起一幅水墨画,新修的灰白色墙面和雅黑色的琉璃瓦房子,在云彩的衬托下,虚虚实实,空灵,别致,显得气质脱俗,我有点想入非非了(哈哈)。

天黑了下来,“一二一”,“一、二、三、四”,这样的口号,这是从前,学校晨跑和军训时的口号。我们在奔跑时,喊给了年轻的太极湖。

66K,我们保持配速,排排酸,其实应该没有酸了,今天跑的妥妥的,可能经我们这样一跑,酸的都慢慢转换成甜的,变成能量又消耗了,这是有氧运动的秘决,充分的排脂。

68K处,天黑的更多了,胡队,喜哈乐、追梦人,已经在冷夜中等到街灯亮起。最后一段,不到1K,我脱离队伍,转入一条忘记开路灯的街面,把松拓表的数据定格在70K。

远离了车水马龙的城市,多了一份静谧,周围的山林还在接受春寒的最后洗礼,下次再跑来这里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的!

武当山,再见。

下辙和补给宴

身体还是消耗不小,车上的暖气明显延缓了这种感觉。下车后,拖着一身的盐,搅和着汗味,赶紧穿上衣服。水晶姐早已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一到包间,水晶姐就安排上菜,怕我们饿了,加衣服的间隙,还夹了食物来喂,亲,体贴的,有点眼泪花花的感觉。可惜光吃着了,没注意那么好吃是什么,只听到,铛,就,落入某人的肚中了(哈哈),希望水晶姐听到,能告知,这道菜要增加到个人食谱里边。

犒劳宴,菜自不必说,花式多样的生鲜蔬菜,多种肉肉,滚滚热气的羊肉火锅,看着就胃口大开,还有藏青稞酒,闻着,就醉了。这是吃过的最丰盛赛后补给宴。我想,如果莫言《四十一炮》里边的肉神罗小通知道了,在经过一番艰难的修行之后,有这样一顿美味,他一定会牛逼哄哄的说,他不光是最懂肉的人,还是个很会跑山的人。

嘈杂的世界,琐碎的言语,奔跑中倾听内心成了一种奢侈的修行。行走,奔跑是人的一种生存本能,现在却成了一种追求。

时间翻了一页又一页,我们一路倾听,用最纯粹的心,听最真的脚步声。

虽然潜意识里希望大量消耗之后,从清淡的饮食开始慢慢补,但是这份盛情,让人动容,尤其是专程为我改了计划,起跑临时调到工作日的周二,安排了丰盛的晚宴,让我这个资历最小的家伙坐了主位,为我送行。感恩。

感谢我十堰田协,感谢酷跑十堰,胡队、凌风大哥、水晶姐、喜哈乐、追梦人、阿辉,感谢正月初三迎外地跑友回乡的活动,家还是暖的,愿我酷跑十堰的小伙伴们,2016年猴赛雷。

后记:

胡队港百前就带伤,又遇到五六十年难遇的港百天气,身体消耗极大,兼劳心费力组织十堰田协的工作,以及酷跑十堰的活动;

凌风大哥,常年奔跑,意志力虽然不容置疑,但这样下来身体受到的劳损也是很明显的,再厚的护具,也取代不了身体有些部位的磨损,希望降低跑量,健康奔跑;

追梦人,跑量稍少,核心力量有些偏弱,超长距离的拉练,经验不太足,但意志力强大,体型协调,开发空间大,潜力无限,期待下次100公里;

阿辉哥,务实的人,基本功扎实,为人低调(不像某人张扬),奔跑应该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水晶姐,大方得体,善解人意,工作认真,细致入微,好大姐。

Hank,也可叫汉克,工作在广州的跑渣,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68555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