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四次金鸡湖2012-2016

参加了四次金鸡湖的半程马拉松。

2012年大一,在学院社团贴的海报见到,对马拉松这个有耳闻却从未真正体验的词汇感到新鲜,带着一股冲动和无所谓想法就报名参加了。即便此前并没有什么跑步习惯,对马拉松的距离也无从有过感受,大约只是抱着对自我意志力一厢情愿的认可和试试看这样的心态。毕竟每个人都在说,来到大学就是要尝试不同的事情。除了我,还有另外两个伙伴,我们的愿望都是完成下来,即便走。

没有几次认真的跑步练习。那一次马拉松只有一个感受,就是累。然后没有水喝。谁叫一个初出茅庐不自量力的小菜鸟随随便便地就以为自己能够随随便便跑个20公里呢,不管你能不能跑完,反正你跑一路,遇到的都是水被喝光的补给点。记得那时的补给,是桶装矿泉水,志愿者一杯一杯,从那样硕大笨重的桶里倒出来。一次完全不能称之为愉悦的跑步,酸了腰,岔了气,还跑掉了一只脚趾甲。现在想来,真是太太太不认真对待了。鞋没讲究,配速没讲究,对待奖牌也不讲究(好像被我搞丢了)。那一次大概跑了两个小时多一点点吧,我,一个落后青年,那时好像还没有用上智能手机,所以也就根本没有跑步软件这件事了。朋友圈是发不成的。

2013年没有参加,原因到不是被一次不愉悦的跑马经历恐吓住,不长记性而又喜欢凑热闹搞一搞事情的我如果知道可以报名马拉松这件事,多半还是会参与的。所以原因就是当我后来知道这马拉松是年年举办的时候马拉松已经结束好长一段时间了。我虽跑了马,虽也只是半马,可我并不是一个跑步的人啊,不然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城市的马拉松比赛呢。

2014年的三月份,这是第二次参加金鸡湖马拉松。这一回的兴趣和期待要比以往浓烈些,带着跃跃欲试的畅快和等待,这是因为2013年下半年开始日渐在跑步了。毫无疑问,正如那些跑在路上的秃顶男人多半是中年危机来了,到了大三,在某一些仿佛鬼附身的神来片刻,每每被巨大的空虚和茫然充满整个神经,你猛然发觉时间飞快,你好似一直在享有着你的美好时光,可是你环顾那个还只拥有一半大学时光的自己,你好像一直以来什么也没做,什么都没有,被飘渺如烟的时间挟带着不知不觉,你所以为的遥遥无期并不再遥遥无期了,仿佛一切都在加快朝那个终点奔去,你恐慌,遗憾,再一次抱有期待,动力感十足,后来还是萎靡不振。

以上或许是我脑补出的当下感受。不过那时候,我就开始,上自习,读双学位,看书,而且跑步了。我和睡在我下铺的阿启同学每晚跑着北区操场,聊着天,边跑边聊,我们的蜗牛速度并不让我们有所抱憾和产生进取心。反正,我们是跑步了。夜晚操场的黑影闪烁,工科楼的灯光忽灭,树枝晃来晃去,还有下过雨后持续湿润和泥泞。是的,这些与金鸡湖马拉松无关,却是开始跑步的日子。那个12月,跑了首届的校园马拉松,后半程依旧挺累挺累,毕竟在我以为我在练习跑步的日子里,我以我的蜗牛速度也未曾跑过超过操场20圈。

说回这我所参加的第二次金鸡湖马拉松。有兴奋,我的心情却也复杂,跑完这一次,就要开始持续大半年的考研复习。面临着生活的判断和选择,坚持和彷徨,这一切与跑步都没有关系。那一次的金鸡湖细节已无从记忆,记得的是黝黑的长江大桥,春天校园里樱花,确信和不确信。

2015年。重拾生活激情也好,无所谓做点什么也好。开始跑步。恍恍惚惚发觉原来跑步已火爆,金鸡湖马拉松的报名竟然报不上,报不上了。不得以选择短程。快要结束的大学生活,三月份,跑北区操场,跑东区操场,跑本部操场,和阿启跑,自己跑。报了短程跑了半程,停不下来,不想停下来。

那个好似带着前所未有伤感情绪的春夏之交,跑了金鸡湖,跑了义乌半程,上海半程。在东区操场浑汗如雨的那些傍晚和黄昏,看着凌云楼的灯光,昏暗的操场,三两晃动的人影,知道好时光要结束了,在这结束的时候,知道这是好时光,如此刻骨,如此后知后觉,没法让自己不抱憾。而跑步,这最后日子里,仿佛在花力气拼命挽留,跑得越勤奋,跑得越淋漓,这结局会厚重会踏实。这种想象不可避免地带着歉疚,对自己,对时光。毕业的时候,其实也就那么轻,那么不经意,还是那么无所谓。你照了毕业相,又去跑了操场,回去收拾了行李,悄然离开。你还会跑步,可是不会在这里了。

辗转,还是回到苏州。2016年这次金鸡湖是今年参加的第一场赛事,跑的挺舒畅,什么也没想,前面拥挤就慢跑,后面开阔就放开步子跑,没有什么选择,也没什么多余的意义附会。跑到一半,遇见一个学妹,也没说什么话。反正我就跑,也不喝水,也不拍照,也不看表,我只想希望快点能发现一个厕所。

厕所在八公里的时候遇见。

2016苏州环金鸡湖国际半程马拉松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69696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