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记:2016年香港大屿山100公里越野跑(上)

赛事背景介绍:2016年的大屿山越野赛在3月11日-3月13日举行。赛事分为100公里组、50公里组、25公里组,累计爬升分别为5900米、2600米、900米,关门时间分别为32小时、13小时和8小时。这场23:30开赛,在香港梅窝码头沙滩上开赛的大屿山100,被很多国内越野高手们称为“国内最难100公里越野赛”(参考萨洛蒙有关2016年大屿山100越野赛)


阳春叠三月,春暖南方俏。显然不适合23:30开赛的大屿山100公里越野赛前夜。去年的清明,第一次踏上香港离岛,这片神奇的岛屿,负重徒步75公里的凤凰径,这次是故地重来。一行三人,乘巴士、火车、地铁、转渡船,过关入岛,百公里大神铭仔冲击50公里(此次中国大陆第1名),我和萧潜挑战100公里。


入夜,香港的城市里披上了厚厚的夜色,大屿山深藏在这夜色深处。


离开赛还有不到20分钟,选手们挤在拱门跃跃欲试,闪光灯不时亮起,站在上届Translantau100公里女子冠军珊瑚的身后,我们显得暗淡。临赛前,一头狮子张牙舞爪的摇晃了过来,被海边的灯光照的醒目,五彩缤纷的,有一对锣鼓为它助威,它洋洋得意,香港有赛前舞狮这个传统。



起跑是在梅窝的沙滩上,踩着松软的沙子,和好基友萧潜一起,跟随着起跑的队伍,沙子在脚底下滑溜溜的,深夜的梅窝路边有许多观众,为运动员加油,漆黑的夜里,特别亲切。

远处,城市里都睡着了,除了灯光,他们是夜的朋友。

点亮头灯,迈开步子,大屿山郊野公园的田野小径上,星星点点的灯光晃动着,牛粪的味道迷漫山野,新的征程开始了。

凌晨起跑,前几天休息不好,白天过关赶路,起跑阶段,跟了珊瑚四五公里,后边,稍稍放缓了节奏,让身体适应一下黑夜,第一次挑战传说“中国最难的100公里越野赛道”,要积蓄能量,安全完赛。

CP1没有停留,爬升慢慢开始,路面有些坑坑洼洼,碎石、积水、树枝、杂草横在其中,萧潜跑的有点快,也带动了我的节奏,防风衣护住身体,渐渐发热了,我调暗了头灯,保持低度兴奋。

子夜时分,跑过一段不起眼的碎石小路上,约8K处,一声痛叫,划破冰冷的夜,同行的萧潜落脚处踩到石子,年初大帽山超百公里上的旧伤似于被碰到了,空气凝结,一阵处理,顽强的南方汉子,没事一般又奔跑起来。



长夜里,大家静声凝神,在头灯的帮助下,沿着反光布条,专心赶路,灵动的灯光,在蜿蜒的山径上,摆成一道奇特的风景。


CP2的补给相当不错,有粥,番茄味的饮料,牛肉片,面包,多种坚果,西式点心,夜深山静,经过几段爬升,消耗不少,美美的饱餐了一顿。萧潜吃的少,喷了奥林巴斯,喝了一碗粥,脆弱的肠胃。

冷夜中,停留稍久,再出发时,身体已有深深的寒意。

香港第二高度,934米的凤凰山正在前面等着我们。

果然,慢慢山势起伏加重,头灯随着人群摆开阵势,队伍蜿蜒攀爬,但低于我的节奏,我关了头灯,以半养目最低消耗的状态,跟随着人群,爬升。

萧潜同志的余伤似乎没有太影响到爬升的状态,从前负重徙步凤凰径,感觉很虐的凤凰山和结实厚重的大台阶,转眼间竟走完了,近一月频繁的拉练和比赛,和高手的学习,可能某些人类变得更强大了。

凤凰山顶,一如往昔,浓雾锁山,冷风逼人。故地重游,转眼又是一年,萧潜的背影,被我悄悄影在凤凰山934M海拔标注旁,大雾下,此刻他在干什么,我不知道。(笑,,)

寒意陡起,山就在脚下。我看到了山,开始下山。

CP3到CP4,共5公里,爬升到凤凰山顶,再下到山腰的昂平,看似简单的穿越,实际上隐藏了很多难度,容易被低估。看过大屿山前几届比赛后记,这一段5公里普通选手需要用掉2小时左右。根据CP点地图分析,这一段:由CP3伯公坳通往凤凰山顶约2.7公里,爬升近660米,主要是土石结构的台阶和小径,台级较大,爬升起来,对腿部和核心力量有不小的考验,后边2.3公里要陡降约550多米,对关节消耗较大,这将是今天的第一重考验。

上山容易,下山难。不断的台阶,终于震醒了我,纵有轻功水上漂,也经不住这九转十八盘台阶的冲击,头灯亮通通的照着来路,膝关节承受着来自身体和身体以外的重量,很快就有酸酸甜甜的味道,果然凤凰山,凤凰涅盘,不经受一番寒彻骨,枉为“凤凰”山,下坡出了一身汗。萧潜,打着手杖,有持无恐,下山的速度依旧不慢,之前的伤痛可能是开个玩笑给他。我却暗叫不妙,没有带手杖,这样的下山,再来10公里,估计这个“最难的100公里越野赛”在内心深处的阴影面积会无限被放大。

顺带提一下,香港的台阶很多是就地取材,或挖土成级,石土结合砌成,在土质松散的易流失的地方,用到少量水泥固定住土石。这也是香港和大屿山的魅力之一。

CP3-CP4的路上,貌似大都是山腰上慢跑快走的,之前的路段,除了下坡,基本不依赖头灯,保持半睁半睡的状态,身体完全放松,得到休息。一路遇到崴脚,受伤的人,甚是惋惜,100公里,这就伤了。长路漫漫,有人会孤独的一直走到终点。而山野中的越野跑,正是不断面临选择,挑战自我极限,磨砺内心意志的一种生活方式。爱过了,就要奔跑。加油!

CP4是昂平,天微明,心经的牌柱已经被云雾罩住,葱翠的山林若隐若现,仙气袅袅,曾经小伙伴们扎营的地方,已无从寻觅了。到补给站,幸运的有能量胶和巧克力,萧潜补了一只蕉。再行一段,天已亮,各自配速,分开奔走。

超过七个挂有月亮和星星的新加坡跑友后,在一片山涧遇到同样在一路超车的香港前辈Wong(全马259,数次港百小金人),配速相近,相谈欢喜,结伴跑向大澳。Wong在前配速,我采取跟随,一路轻松许多。

到CP5了,狗岭涌,有个小打卡点,快到七点,天亮得多了,翻过一个山丘,经过河边时,洗了凉水脸,把身体唤醒。开启了白天的模式,一路超越,那些夜晚超过我的人,又被留在了身后。

CP6大澳学校,海拔较低,蓝色的大海,沿着天际,在绿色的植被和墨黑色的路面之间,勾画出一道美丽的海岸线。

张开双臂,倾听到奔跑的脚步声,海浪的声音合着节拍给着伴奏。

一阵阵,海鲜味的风,吹过来,山海之间,前生和来世,百转轮回,梦回大唐。

大澳渔村金属味的房子,像个大大的潘多拉魔盒,长着脚站在水里,栩栩如生的古代门神,穿越时空,威风八面的立在这些渔屋门板上,有一种历史的穿越感,重金属味的渔村,多了一份情愫。香港前辈Wong介绍说,这是香港的威尼斯水城,每处不尽相同。(大澳渔村的这张图片来自网络)

我楠楠自语,为什么又是威尼斯。行止此处,百公里行程过了一半……


2016 大屿山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70047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