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锡马,那一场风花雪月 ——一枚大叔的首马笔记

       2016年3月20月,迎着三月无锡的十里春风,我完成了人生的第一个全马。

       从2014年因为减重开始跑步,到15下半年完成两个半马之后,在受到“半马不是马”的刺激之下,终于在2016将全马计划提上日程。

        选哪一站作为首马还是纠结了一下番,上半年全马赛事相对较少,进入5月又会太热,最后报名锡马,一是考虑距离比较合适来去方便,二是跑友们对去年赛事组织评价不错,15年的亮骚小背心也声名在外。

        这样从一月通知中签开始,备战工作正式拉开,在对各种全马备战计划进行了一番研究之后,我发现无论是哪一种,严格执行起来对于我都比较困难,一月二月又跨春节,于是制定了一个大概可以完成的简配版计划,即:每周跑三到四次,隔天跑,平时10-12公里,周末做18——25公里的LSD,每月跑量争取上到180KM。

        随着比赛日期的临近,我在比赛前的第三周随98跑团完成了一次31KM的环湖拉练,这是我在赛前跑过的最远距离;之后一个周末,又跑了一次21公里;接着进入赛前最后一周的减量休整状态。

        在赛前的两三周时间里,我还抽空陆续给自己的装备库里补充了一些能量胶、导汗带、盐丸、空心帽、皮肤衣、速干T恤等装备,甚至强迫症发作似的又新添置了一双跟原来脚上一模一样的K22,败装备之于我可能与女人化妆的原理一样,既提升了自信,又增强了对比赛的期待感。我暗下决心,无论成绩怎样,都要先做一个看上去逼格十足的装备党再说。

        3月18日星期五晚上,我率领太太和二个儿子浩浩荡荡抵达无锡,酒店距离起点的体育中心非常近,当晚也已经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大量跑友。

        周六上午去领参赛包,体育中心已是人头攒动,身着各种跑团队服和肩扛队旗的跑友们已经各种摆拍进场,领取流程比较严格,要系上一条手环,并且只有在完赛后才可以摘下来,拿到了传说中的新版亮骚玫红小背心,之后在展览区闲逛了一会儿之后慢慢走回酒店,路上我开始隐隐感觉右大腿后侧的肌肉有轻微的扯痛感,见到老婆说起,不会是拉伤了吧?老婆则笑我是赛前紧张综合症发作。

        为了保存体力,也取消了去灵山的计划,下午四点多,由于牢牢记住赛前要充分补充碳水化合物的要求,一家人来到西贝用餐,全程我捧着一只巨大的花卷不肯放松,幻想着吃下去的碳水化合物将源源不断的转化成糖原让我明日脚下生风,一战成名!

        当晚,9点一过,做了简单的拉伸之后早早上床,大腿后侧还是有隐隐的痛感,狠狠地喷了半罐云南白药,不放心之又下微信咨询了非著名妇科老中医——我的隔壁老刘,得到问题不大的诊断之后,在两个儿子的嬉笑打闹声中渐渐睡去了。

        比赛日,凌晨5点起床洗漱下楼吃早餐,酒店贴心的为跑友提前了早餐时间,餐厅里早已熙熙攘攘,两碗白粥四个花卷下肚,回到房间换装备,涂好凡士林,胸前贴好创可贴,检查芯片、号码布、压缩腿套、止汗带、盐丸和能量胶等等,最后在T恤外加了一件皮肤衣,出发!

        6点40分抵达出发点,天清气爽,赛道上已被玫红夹杂着五颜六色的跑友们挤得密密麻麻,赛道上空各路跑团大旗迎风招展,主持人激情澎湃的解说和着Shakira的《疯狂动物城》主题曲,让空气中都弥漫着蠢蠢欲动的荷尔蒙气息!

        7点30分准时鸣枪出发,根据赛前制定的最慢430完赛目标,前面五公里在拥挤的队伍中随波逐流,大约有620左右的配速, 4公里处赛道进入蠡湖沿岸,从8公里十里芳径开始也迎来传说中锡马最美的赛道,鼋头渚两侧樱花灿烂,碧波荡漾,山色秀丽。

        至13公里处,前方人群一片惊呼驻足,定睛看去,只见赛道左侧碧水廊桥之上,一江南女子身着淡粉旗袍抚琴而坐,粉黛如玉,琴声袅袅,果然是人在画中的江南气韵。再往前,又见蠡湖澄波中大大小小几十条游艇白帆竞相争流,此段虽然赛道偏窄,却因为美景、美女的簇拥映衬,跑得格外轻松,甚至忽略了配速!

        16公里之后,穿过长广溪湿地开始进入江南大学区域,马路也开始宽阔起来,学生妹子们的助威热情也尤为高涨,让人心中宽慰了不少,感慨之前败装备凹造型还是值得的。

        19公里处半程与全程开始分流,在之前跑过的两个半马中 在此路段我都深深庆幸自己马上就可以抵达终点,想着全马真是一场遥不可及的自虐,并对那些分流进全程赛道的人抱着五体投地的膜拜并夹杂着深深的同情之感。今天轮到了自己,好在因为赛前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配速也按计划降下来了,所以此刻感觉还好,并有兴致对那些分流进半马的跑友们毫无风度节操的鄙视了一番——“半马可不是马哦”哈哈!

         22公里左右,前方又是一阵欢呼,原来是非洲军团已经在对面赛道折返啦,在致以崇高的注目礼后,又继续往前,这十多公里感觉没有很累却有点枯燥,脑海中也不由自主的浮出一些经常幻想的美好景象来,第一个出现的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难题:若是我中了20注500万头奖,这些奖金该怎么花费呢?扣除税金也有8000万!领奖的时候要不要带口罩呢?要不要也在北三环或是陆家嘴购置一套房产呢?要不要移民呢?要移的话美国欧洲还是澳洲加拿大呢?不知道这些国家哪里的四川火锅比较正宗呢?……,总之,想着这中奖之后如何花钱也确实是一件颇费脑筋的事,总也没出现过一个自认为比较完美的方案。

        后来又冒出万一在一会的某一刻有位长腿细腰大胸的妹子主动跟我搭讪,并且没有介意我即使与一般大叔相比依然显得比较着急的颜值,一边满眼崇拜的与我闲聊,一边做出一副不管怎样都要一路追随我的配速,直至奔向终点那种坚定决心的神情,我该怎样应对?要如实相告太太儿子正在终点等着我呢?还是先施以缓兵之计?或是先加个微信再从长计议?鉴于夫人有可能会看到此文,所以此处省去1500字……。

        这样胡思乱想着接近了35公里,到此处为止,我已在20公里处吃了一颗盐丸,25、30公里各消灭了一袋能量胶,感觉双腿还是越来越僵硬了起来,右大腿后侧更是有抽搐的痛感,脚底也有磨得灼伤的刺痛,这就是所谓的撞墙?不行,我要熬过去!

        我试图再去继续发展一下关于中彩票和美女搭讪的情节,却在身体的剧烈不适之下难以为续,我也试图在路边志愿者举着“抬头,前方有美女”牌子的激励下,举目四望找寻一番,结论是举这种牌子的志愿者都是“骗子”,在这些精神胜利法都失效之后,绝望又懊恼的情绪一股脑涌上来,我开始反思这一把年纪自己把自己累得跟孙子似的是不是值当?半马就挺好为什么非要自不量力上全马?随着大腿肌肉的愈发僵硬疼痛,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能坚持下去,还剩6-7公里,却好像远得在天边?

       再多懊悔此刻已无意义,总不至于在离终点几公里的地方放弃吧?我这样想着,只得咬紧牙关,机械又痛苦的挪动着脚步,在进补给站时又吞下一袋能量胶和一颗盐丸。

       37-38公里路段,很多跑友已经走起来,这让我幸灾乐祸的欣慰了不少,至少我还是在跑嘛!

       接近40公里,一位身穿白色T恤身材魁梧的壮汉跑友昏迷在路边,医护救援人员正在抢救,我心中默念了三声阿弥陀佛,继续跑向终点,还剩最后两公里,我突然意识到我那美若天仙的老婆和两个世界上最帅的儿子正在终点等着为我摇旗呐喊加油助威呢!这么一来,身体顿时感觉轻松了不少,于是屏住最后一口真气,奔向终点!

       200米,100米,50米,我一边振作精神摆出神采飞扬的姿态冲刺,一边四处寻找老婆儿子,直到接近终点也没发现人影,于是只得带着兴奋激动又有点懊恼的心情冲过了终点,随着人群向前走,终于看到了家属团,本想发几句:“连加油也不会挑好地方”的牢骚,却只是兴奋的隔着栏杆,忍着麻木颤抖的双腿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

       当日下午收到赛事官方4小时18分净成绩的短信,成绩在计划之中,完赛就是PB!

       之后的两天,我走起路来活像一只跛了脚的企鹅,上下楼更是心里止不住哇哇惨叫,在这从未有过的巨大酸爽中,结束了从准备到完赛近三个月首马历程,有一点完成计划的满足,有一点失去目标的茫然,我得空下来想想,下一个全马的计划了。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70122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