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原创】重走襄渝线:一位退伍老兵的2016重庆马拉松参赛纪实

       这条路40多年前我走过多少回?记不清了!那时,大多数都是步行,且是照着手电或打着火把,一步步踏着铁轨,穿过一个个黑呼呼的隧道,走过一座座凌空飞架的桥梁。

       3月18日7时53分,我从安康乘坐K1063次列车,重走襄渝铁路,去参加2016年重庆马拉松比赛,真是感慨万千,泪水和鲜血浸湿的故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当列车8时32分驶出紫阳火车站后,我开始全神贯注的凝视窗外,搜寻回忆当年的情景。
1975年1 月,我上山下乡来到陕西紫阳县高滩区广城公社(靠近四川)插队,渡过了两年难忘的知青生活。那时,襄渝铁路施工已经进入尾声,并在1975年11月开始临时运营,一举改变了巴山蜀道“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的现状。铁路是直线,且不翻山越岭,跨汉江、过任河不用摆渡,步行抄近路、走铁路隧道,成了我们知青回家和进城办事的首选方式,也是我们经常观看电影和样板戏时的巡回路线。

       紫阳大桥高70多米、长400多米,是我们当年每次步行的起点或终点,很像马拉松比赛的起、终点,而我人生的马拉松起点正是从这里出发的。车过紫阳大桥后,穿过6个隧道,仅用了6-7分钟,列车就到了向阳车站。当年我们步行要经过3个车站(另外2个桥梁连着隧道的权河站、高滩站早已撤销),大都要休息一会。这是个四等小站,列车在此不停。

       窗外全是黑黑的隧道,一个接一个,什么也看不清。就在我一片茫然时,忽然看见了“芭蕉口隧道”!“双手铺起幸福路,迎来铁龙舞彩霞”,当年的标语仍鼓舞着我们这一代人。这是我们当年途中必经的一条长隧道,一条修筑中牺牲了铁道兵战士的隧道,也是一条令我刻骨铭心的隧道。它有多长,我记不清了。凭我平时练就的速度,我根本不在意它有多长距离,再长我也能一次跑完。但在当年出事那天,却是一个难以穿过的“无底洞”。
       1976年1月的一天傍晚,在生产队收工后,我和知青薛XY为我们知青组铡玉米杆做肥料。他铡刀,我喂料。已经铡完了,我又抓了一把较大的杆叶送向刀口,他也下压了一下刀把。我忽然“啊”的大叫一声,“手铡了”!薛看见我鲜血淋淋的右手,惊吓得急忙在地下找我的手指。

       当我两眼一定神,才看见右手食指从指甲根部位铡断了,但没有掉,还连着皮,立即将断节扶压在食指上,中指划了一个口,我疼痛的连喊“哎哟!”。薛赶快用绳子捆住我食指根部止血,然后找来云南白药,给我撒在手指上,用纱布包上……)
       大家决定明日送我回家治疗养伤。临别前,我依依不舍地将当武装民兵所发的50式冲 锋 枪,转交同组知青民兵暂时保管,并再三嘱咐注意事项和经常擦枪。5发子 弹我锁在木箱中,心想等伤好后,我还要参加训练。

       晚上,我疼得根本睡不着。凌晨,薛与我商量,提前出发,先到铁道兵某团卫生队医治,再送我回家。送别时,有人哭了,有人给我们找来了拉船的竹纤绳,当照明火把。
       天明后到卫生队,还没有上班。一位男军医和气的问我们“什么时间受伤的?有没有12个小时?”我们担心如实说,或许不给我鏠合,便谎说“晚上铡伤的”。军医和卫生员先给我清洗了伤口,取出铡断的指尖骨,手指注射了麻药,割去指甲,拔掉指甲根,用针缝好,然后上药包扎。听说我是驻地知青,且住在某连部旧址,一分钱都没有收,且叮嘱了许多注意事项,送我们出了门。(在此,特意感谢为我医治伤手的铁道兵某团卫生队军医和卫生员!)
解放军真好!我很感激, 暗下决心,“我一定要当兵”。但转眼一想,食指第一节指甲全没有了,无法扣枪,怎么当兵?当时眼泪就流出来了。薛看我哭了,连说“都怪我!”我说“怪我,没有按双手合握喂料方法”,“不铡最后那一把,就好了!”“不说了,还是赶快赶路吧!
       前面我们走得较快,像我跑步比赛起跑一样。进入“芭蕉口隧道”后,我走得很吃力。所有的行李全是薛背着,他还举着竹纤火把,我仅左手拿了一个手电筒。不知是流血过多,还是隧道缺氧,我几次碰撞到人行道旁的隧道壁上,有点像马拉松“撞墙期”,我们被迫停下休息,而一歇息就不想走了……

       就在我沉浸于往事之时,呼啸的列车,瞬间从山涧桥梁飞跨过了通向我们公社的那条公路。过去我们要走一整天的路程,现在火车20多分钟就跑完了。很遗憾,太快了,在列车上看不清!留下一些遗憾,找机会故地重游。现在还是关注一下重庆马拉松比赛吧!

       当日下午14:52火车到达重庆,坐轻轨3号到南坪,办好住宿旅馆手续,同跑友到江南体育中心领物品。
3月19日,早晨慢跑到长江边,上午陪同跑友购买运动服,下午一同察看起跑出发点,晚到江边拍摄夜景。

       3月20日上午8时03分,2016重庆国际马拉松赛暨全国马拉松锦标赛(第1站)奥运会选拔赛鸣枪起跑,我随同30个国家和地区的3万多名运动员,从南滨公园起跑线冲出。

       1公里,我用时4:54,起跑还可以。
       2公里,我用时9:43,速度稍微有点快。
       5公里,我用时24:56,很快通过了朝天门大桥下的折返点。
       跑回起点南滨公园门口,正好10公里,用时50:28,此时周围不在拥挤,已经冲出密集人群重围。
       15公里,用时1:16:13,在饮水站喝了一口水。跑过一个大缓坡,到了鹅公岩大桥下16公里处。
       跑到20公里,用时1:42:38,一切顺利。

       与半程选手分道后,我们跑进了一条隧道。忽然,我俩眼模糊,只听见跑友们的喊声和脚步声,难以判断与周围人的距离,便不由自主的靠边停下。瞬间,我又想起了“芭蕉口隧道”……啊!我的“隧道综合症”!

       为消除我的“隧道综合症”。我闭眼稳定情绪片刻,慢慢睁眼适应隧道光线,吃了1个能量胶,压了压腿,然后慢速起步,再转为正常速度。过隧道的这1公里,我用时5:43,虽然耽误了半分钟,但顺利从“芭蕉口隧道”中跑出来了。

       出隧道刚好21公里,我们进入了巴南区巴滨路。
       跑到李家沱大桥下25公里处,我用时2:09:55。
       在融汇路口26.2公里处,我顺利通过了全程折返点。
       30公里处,我用时2:37:55,吞服了一颗盐丸。
       35公里处,我用时3:08:58,进入了关键赛段,又吃了1个能量胶。
       40公里处,用时3:41:16,我看到了长江大桥,快到终点了,坚持就是胜利!

       最后我以净成绩3小时55分29秒,顺利到达终点南滨公园门口,完成了42.195公里的赛程,在中国籍运动员中排1376名。

       赛后,照像留念,同跑友共同分享艰难完赛的喜悦。

       3月21日上午,我同跑友匆忙赶往重庆北站,仅买上了K1004次站票。从重庆一上车,我俩就站在车箱里,这对刚刚跑完全程的我们来说,考验很艰巨。好在列车到华蓥不久,我们就补上了两张卧铺,再走襄渝线真是享福哇!
       下午14:34列车开出万源火车站后,我又开始观注窗外景物,回忆当年情景:
       40年前的那一天,我在芭蕉口隧道中走不动了,便坐下休息。隧道中有一处全是天然岩石、没用水泥被覆的地方,有泉水滴答,我很想喝。但流血的人不能喝凉水,只好忍着,扮演“上甘岭战士”。薜一再给我鼓劲,回去就好了。看着还在渗血的手指,我不得咬着牙继续走。
       当隧道人行道不好走时,我们就改走铁轨。每根枕木相距不到70公分,只能小步走,很像如今长跑方法中的“小步快频”。手电筒的光在漆黑幽深的隧道里像个萤火虫,步幅很容易迈大踏空。好在薛打着竹纤火把,为我照路,没有摔倒在隧道中……

       回到紫阳县城,在铁2师医院和县医院换了几次药。铡断的手指部位没有复活,自然干缩脱落,光秃秃的,但手指动作自如。2个月后,奇迹出现了,我的伤指冒出了指甲;3个月后,指尖开始增长,虽然长得很难看,但它是一个美好的希望呀!
       1976年10月,征兵体检时,接兵部队军医还专门检查了我的食指(有人反映),此时已经长出一个全新的食指,我很自信。体检、政审,我全部合格。可高滩区定兵时,竟然没有我。
我找到公社武装干事询问,他悄悄告诉我,是路线教育工作队不放,刚发展你入党,准备用你。你要决心当兵,就只有向接兵部队反映了。

       我听完后,非常着急。回队请假后,拿起手电筒就上路, 当然是抄近道、走铁路隧道了。这次,我充分发挥了长跑运动员的优势,几乎是一路小跑哇,孤身一人,穿过一个个隧道和一座座桥梁,天黑没多久就赶回了县城。向接兵部队的薜教导员反映了情况,表达了我的决心。第二天,我又走铁路隧道,赶回生产队等待。这应该是我最初的马拉松吧!
       当时,我们公社仅有4个征兵名额,而全公社多少知青、多少报名青年呀!仅我们知青小组9名男生,就有3名体检、政审合格。
       就在我感到希望渺茫、准备扎根农村时,天降救兵,接兵部队的赵排长(现转业在上海)竟奇迹般的出现在我面前。
       天啊!他竟然也是步行来的呀!
       原来接兵部队从学校和体委得知我曾获得县运动会1500米第一名等成绩,特派赵排长来考察我。在县上最后定兵会议上,部队力争要我。我终于如愿的穿上了军装。
       在欢送大会上,社员、知青、学生3位代表依次上台给我献花。驻地铁道兵专门负责帮扶知青的余排长,还特意送我了一个写有留言的日记本。大家簇拥着把我们入伍青年送到高滩火车站(现已撒),这是我第一次乘坐襄渝铁路火车,特别兴奋激动,场景终身难忘。

        告别知青生活,告别襄渝线,我到了新疆某师,成了薜教导员所在营部的一名报话兵,开始了几十年的军旅生涯。
       正因为我从跑步开始,走上社会人生之路,我特别忠情跑步,所以我一直坚持跑步到现在!
       人对难忘之事的回忆,没有止尽,但列车到达安康站了,我的重庆马拉松圆满结束了!

       2016年3月20日,我在襄渝铁路的终点,以跑步的方式,回忆过去,体验现实,感受人生沧桑!
       借此文,向当年奋战在襄渝铁路线上的铁道兵指战员致敬!向昔日熟知我的铁道兵子女、知青朋友问好!


2016重庆国际马拉松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70378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悟空 悟空

    ”知情“、”生产队“、”农村“、”部队“,这些词对于80后的我来说是陌生且熟悉的。从小至今经常从父辈口中都听得到,但没体验过。作为将门之后,作为改革开放后长在红旗下活在春风里的新一代青年向李金强同志致以最诚挚的问候和最崇高的敬意!

    好了”八股文“到此为止,大叔的文字非常朴实,是我迄今为止在跑圈在爱燃烧里看到的最有情怀的一篇文字,追忆逝水流年,大叔当年是位有追求的好同志,您是我的榜样。

    2016-03-29 16:02:48 回应

  2. 奔跑的大山 奔跑的大山

    一口气看完全文,精彩!祝大叔越跑越好~

    2016-04-13 13:30:4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