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记2016年重庆马拉松第一次全马心路历程

作者: IRC南充爱跑团、悍将炫跑团 —— 天缘


“我们明年一起跑马拉松吧?跑全马!“

” 好啊好啊好啊 !”

我不是倡议的人,是附和着叫好的。



2015年3月,第一次踏上马拉松赛道,在半马选手检录点,与同伴小伙伴们有了这样的约定。

2016年3月,第二次踏上马拉松赛道,在全马选手检录点,去年一起约定的同伴小伙伴们一个也没在。

全马之难,不只是半马的两倍。难在锻炼、难在认知、难在克制、难在坚持、难在抽签。

以我当年读本科四年研究生三年买饮料无数,一瓶娃哈哈饮料的“再来一瓶”也没中过的运气而言,我是最讨厌抽签这种概率游戏了。而今年的重马,偏偏火爆到全马也需要抽签了。。。

毫无悬念地,我没中!再次的复选抽签,我依然没中!!

生活远比故事更加奇妙。在我黯然神伤之时,之前的随心之作竟悄悄地改变了我的命运。

从去年开始,在IRC南充爱跑团龚小娟团长的推荐下,机缘巧合地有了评测跑步产品的机会。最开始是GoOut反光防水腰包,接着是Sotoas水壶腰包,虽然没有额外地奖励,但是我写得很认真,每一篇文章都会有3000多字,20余张图片和自己的亲身测试。每次也会被官方公众号采纳使用,但——就是没有人看。。。读图时代,”文不如表,表不如图“,大篇的文字总是不见得讨喜,连公众号小编都会跟我感慨,说她自己常常会把我的文章连读数次,觉得写得很好,但是——没有什么人看。。。所以,当遇到悍将袜子的时候,已是我写的第三篇评测了。是改换风格?还是继续沿袭?

画虎画皮难画骨,学得了别人的文笔,学不了别人的神韵,还是继续写我自己的吧。

而这一次,有幸地遇到了悍将公主。

于是,这第三篇文字,乘着冬奥会、冬运会运动员袜子赞助商——HAK悍将公司的东风,出现在了悦跑圈APP、悍将公众号上,瞬间火了,许多人都在追问着,这袜子哪里能买得到?坦白说,悍将的袜子确实很好穿,而我的评测里居然因为对袜子装备经验不足,完全忽略了对袜子的透气无臭方面进行评测,文章传播地越广越快,我的内疚与忐忑也愈深。

悍将,正好也是这次重马的全马半马选手袜子赞助商。嗯嗯嗯,所以,我以真实合法的程序和之前真实有效的半马成绩提交了“悍将炫跑团”的重马资格抽签申请。这一次终于“抽签”成功了,你们懂得。



当我和同样中签的悍将队友们站在起跑线上的时候,大家一起说笑,合影,感受赛场的热烈气氛之余也缓解着紧张情绪。他们中有曾是专业的女选手、有豪言初马跑进310年的南充新秀,有现役的年轻军官,坦白说,跟他们在一起起跑,我一点也没能缓解压力,反而更加紧张了。



想起了去年一起约定的小伙伴们,也想起了陈升的一场演唱会。

这个台湾的独特立行的微胖中年老男人,曾经做过一件非常煽情的事儿。他提前一年预售了自己演唱会的门票。仅限情侣购买,一个人的价格可以获得两个席位。但是,一份情侣券分为男生券和女生券。恋人双方各自保存自己的那张券,一年后,双券合一才能奏效。票卖得很快,除了喜欢演唱会本身,更成为了恋人双方见证自己爱情的方式。而一年以后,演唱会的现场,专设的情侣席位,空缺了许多许多位子 —— 这场演唱会的名字是“明年你还爱我吗?”

一年以来,不算刻苦却很认真地训练,自律地改善生活工作休息习惯,紧密的赛前练习,逆转运势地努力中签。。。我如约地站在了全马起点线,这一切努力,却似乎因为你们的不在场,而少了见证。

我有点失落。

我妈说,我从小就爱听故事。 “公主没有了,屠龙的少年还在燃烧”。

“少年他从小执剑,习得十八般武艺,为的是有朝一日杀进魔塔,手刃恶龙,救出被困的公主。当千锤百炼的他披荆斩棘地一路冲入魔塔,天昏地暗险象环生地诛灭恶龙。提着巨龙头颅,打开围困公主的那扇门时,却发现公主已被吃掉,留下满地骸骨。因公主而执剑,燃烧了多年的热血只为打败巨龙,救出公主,当少年的念想被眼前的骸骨所打碎时,并无心灰意冷从此混迹在市井之间,而是握紧手中的剑,继续燃烧当年为救公主所付出的热血,在成为最厉害最厉害最厉害的道路上。”

这么好的剧本,这么量身定做的男主角,我他妈可别演砸了!

可,要是公主自己手刃了恶龙,一路冲下魔塔,披荆斩棘地来到少年面前,故事又该怎么讲下去呢?

在开赛前15分钟,悍将公主没有任何预示地,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其实在拿下了艰难而辉煌的悍将参与重马赞助的谈判后,她因为个人发展的考虑, 已另别高枝,但身在她一手促成的悍将炫跑团中的我们,在理解祝福之余,依旧习惯地把她视作悍将公主。

比赛当日早晨,没有晴也也没有雨,是很舒服的阴天。 8:03,枪响,鱼贯而出,最艰难的8公里,一路有公主陪伴。

马拉松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能改变一家人的作息和关注。我那远在乐山的父母,早早就坐在电视前,认真地期待着CCTV5的重马直播。其实,最开始,他们是反对我跑马拉松的。因为每场马拉松,最吸引 媒体火力的莫过于心衰力竭倒地乃至逝世者。也怪不得媒体,毕竟这项起源于希腊的极限运动第一人,就是以身殉道的。很不巧的,从一月开始至三月初,处于冬季无风带的四川盆地,一直是感冒的重灾区。在对全身的免疫系统进行了一次全军总动员,和感冒病毒展开了多次拉锯战、攻坚战、反围剿、游击战之后,我的身体终于不幸沦陷了。这场长长地感冒从一月下旬一直延续于三月上旬,贯穿了赛前节奏跑、间隙跑、力量训练、交叉训练、LSD和实速拉练全程。由于之前并没有跑过全程马拉松,兼且身体状况如此,所以父母的担心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又不忍心放弃。于是在年前偷偷地跑了一次乐山著名的绿心环道,被当地跑友们戏称为“虐心路”,10公里一圈,颇多坡道,绿树成荫空气良好,无车辆穿行,有专设自行车道和徒步道,每隔1公里一站便有三星级厕所和小吃饮料,沿途有环线旅游公交车可搭乘,可谓嘉州跑步训练胜地。最终第一次训练,我用了4小时50分完成,累得腰酸背痛,不过事后跟父母汇报,好歹让他们对我的体能心底有底不再那么担心。父皇更是大气赞助500元比赛资金,谢主隆恩。

天时地利人和,对距离漫长的马拉松而言,有时并不尽然是件好事儿。一开始的体能充沛、情绪激动、选手牵带,人群穿梭,很容易不知不觉中将配速提升至超过原定计划,然后肌肉心肺未能充分完成热身,在10km左右的地方后继乏力,此后漫长的32km全为此买单。所幸这一次,有悍将公主亲自压阵陪着慢跑,我们按照预订配速600徐徐前进,边跑边聊。在人潮中慢慢地穿梭至靠近路中间围栏处,但凡看见身着悍将衣服的跑者,便大声呼喊加油。

唔,说到这里,有必要交代一下为啥自来熟地一下就认识了这么多悍将跑团跑友的。

首先自然是在炫跑团的微信群里大家聊天,因为专业相关我打字快和会说普通话占了些许便宜,能更好的自我引荐宣传。其次是在比赛的前一日,原本计划着领了装备后,跟几个跑团朋友去磁器口逛逛吃吃东西娱乐休闲一下的。由于去的很早,如约给大家带了零食,投“ 食” 问路面基相认了著名跑男包阿如汉,在他的悉心引领指点下不仅见到了悍将公司的现场负责人,而且寒暄之后很快领取了装备,有足够的空余闲暇趁着约定的跑友还没来去各个展台转转呢。于是第一时间套上悍将背心,去各个展台参加了各类抽奖活动和领取了游戏入场券,如你们喜闻乐见,抽奖一个没中,倒是娱乐活动颇有斩获,领取到了盐丸、水和比赛服印字机会,期间以衣识团友,结识了贵州跑友李书荣,特步印字他印的是“越跑越远”,我印的是“越跑越快”,事先全无商量,颇有缘分。




辗转周旋了一圈又到了悍将展台,日上三竿,人潮渐涌,在悍将展台稍事休息时,发现悍将公司虽然预计了不少志愿者和公司员工,但一边宣传一边销售一边统计名单一边发放物资仍显捉襟见肘人手不足。发现悍将的员工都有个特点——温和、内敛、脾气好,看着都是跟我学生们差不多的半大孩子们忙碌地脚不沾地,身为教师的职业病又犯了,自来熟地坐下,开始协助志愿者登录信息,配合取包。待到约定好的大连路痴美女跑友亭亭近道远走赶至展台现场的时候,我已俨然成为一名集 资料登录、物资领取、销售讲解、传单派发 技能于一身的综合性优秀业务人才快一个小时了。

唔,说到亭亭就不得不顺带提她那著名的老公了,在CCTV5的赛事直播里,第一个给出个人特写和标注姓名的男性国家队队员Xu先生是也。她本人呢从大学起便坚持锻炼跑步瑜伽,更引领了寝室姐妹共同锻炼。这次重马比赛前因为参加越野赛伤脚静养了20余天,脚伤未愈,本着面见朋友的态度依然如约而来,下午更一手促成了悍将团友们合影一事,善莫大焉。值得一提的是,为了确保赛中赛队伍的顺利完赛,她带伤坚强上阵,平时跑1小时40分的她这次以2小时25分的成绩艰难完赛半马,最终赛中赛小组获得半马平均成绩第三的佳绩。

行善容易守善难。越来越多的跑友们前来报道领包,也越来越多的其他跑友前来展台咨询悍将袜的现场售卖细节,现场人员也越发地忙碌了。一边协助着处理事务,一边等待着另一位相约磁器口却迟迟不来的跑友。不时看表,隔着涌动的人潮对着也被拖下水成为志愿者帮忙的亭亭相视苦笑了一下,我们都心知——今天,磁器口大概是去不成了呢。

苦等,这位姗姗来迟的云南跑友终于到来。是真人比照片还漂亮的小姑娘,有重庆本地地头龙渝跑团的谢云谢哥亲自接送作陪,却嘟着个嘴巴坐在椅子上生闷气。一问之下,原来乘坐的飞机把人箱分离了,比赛衣物全在箱子里还没找到呢。于是大家一边宽慰她,一边替她出谋划策的,依旧是愁眉不展。直到后来她回到宾馆行李有所着落后,在悍将团友们一起合影时才重展笑颜。第二天在起点处相逢热情合影,在折返处相逢高声互励,啊,没错,这位喜形于色性格好爽外露的菇凉,就是这次的女子半马以1小时31分夺冠的年轻女选手,赟赟。

左起:刘亭亭 李荣赟 谢云





左起:庞仁清 黄媚



左起:庞仁清 曾伟 包阿如汉 刘婷婷


而此时,日已西斜,悍将物资和参赛包的领取工作接近尾声,志愿者们也都已快忙趴下了。托一天忙碌的福,能很快跟远从新疆、三亚、广东、广西、内蒙、厦门等全国各地而来的炫跑团跑友们熟悉地聊成了一片。大家一行人扛着旗帜背着包,在比赛的起点处愉悦合影留念,互道祝福,共期盛况,相约PB。



 悍将展台合影



比赛起点处合影

与公主一路缓跑上行至3km处时,已见过不知多少身着悍将战袍的跑友们,我的情绪已也越发兴奋不已。一位身材窈窕的悍将菇凉在超越我两的时候,更是折身回首顾盼热情招呼——原来是萍萍。



萍萍是我家乡的跑友菇凉,沿袭了旅游城市乐山惯有的热情好客真诚,我俩老乡之前在网上便颇有交流,在得知她赛前不久遭遇交通小插曲的时候,还很是着急了一把。 这次妇唱夫随地与老公一起驱车来到重庆参加跑马,老公在宾馆关注电视直播,自然跑得更加有劲啦,最终她比赛取得了全马338的佳绩。

你看啊,不好的写作者就是像我这样子,早早地就剧透了个精光。其实还有很多跑团跑友的故事我没能写到,有跟我一样35岁后再开始接触跑步的,有生了孩子当了妈妈后开始跑步的,有靠毅力边跑边走越野60Km的。。。总之,就像描述箱根驿传的影片《强风吹拂》里描述的那样,称赞跑者的最高荣誉,不是“跑得快”,而是“坚强”。他们和她们的的故事都是那样的励志和精彩,我也继续用脚书写我自己的故事吧。

渐跑渐远,身前已跃过悍将战袍身影无数。 手腕震动,看了看新买的佳明235,蓝色的表盘上映着蓝色的数字 5Km,配速 6:00。该是折返点的时候了呢。

折返后人群渐渐不是那么密集,伴随着小下坡,也能尝试着加大步伐地放开身体奔跑了呢。此时,公主对我说:“你放开跑吧!”于是我和她一起开始缓缓加速,当行至8Km的时候,终点的拱门已隐约可见, 配合上周围参差不齐的摄影吊臂、红绿灯、监控塔台,像极了魔塔的龙头。此时,公主又对我说:“你先跑,加油!”

屠龙的中年,需要燃烧着孤身上路了。

当踏过起点处计时版的时候,我禁不住仰望了一下,又回望了一下,下次见到,就是到达终点的时候了吧。

重马的补给很足,天气凉爽,沿路一边欣赏各色奇装异服的跑者,一边享受着和周围观众击掌互动,在跑步人群里搜索着身穿相同战袍的跑者,期间路过医疗站的时候,果断请医护人员在我膝盖前侧上下用云南白药进行喷涂。 很快就抵达了15Km处,步频183,心率163,浑身涂满的凡士林让体温得到了很好的稳定,跑得轻松惬意,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吃下第一颗康比特盐丸,一边啃下第一个能量胶。

在15到20Km距离的时候,我依然用600的配速,这一阶段身边的跑者们配速相若,所以有机会仔细地打量四周。遇到了许多帅哥美女,还有cosplay皇上的,这些各位已然熟悉,不再赘述。重庆真不愧为桥都,经过每座桥的时候都会看看造型各异的长江大桥。期间跑得快的全马选手们已经折返奔赴最后的10Km路程,再次为悍将炫跑团的高手们助威喊哑了嗓子。

这个阶段里,感觉自己的状态好极,浑身充满了力量,或许,应该能比拉练的两次跑得好一些吧?看来进4小时半稳稳的,会不会还有机会可能破4呀?我暗暗地美美想着。在与半马选手分道扬镳进入地下隧道的时候,一阵风吹来,禁不住有种想哭的感觉。“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在多次的拉练里曾经感受过,多巴胺开始分泌,即将进入兴奋期,开始好好展现拉练成果吧!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段路途中我经验不足,在使用海绵和饮水的时候不够小心,导致一些液体渗入到鞋子里,为后面埋下了隐患。

在20到25Km的地方,开始感觉到饥饿了。回想起来,六点过的早餐只吃了两片面包,两个香蕉,确实是太少了点儿。还好在这个路段的补给点开始出现了香蕉,暂时解除了危机。在这一段里,依旧感觉精神兴奋,很有奋起的欲望,不过通过看佳明表的记录,发现脚的频率在提升,而速度开始降低了,仔细听来脚步声也比先前更大了——说明我步幅降低,跑姿开始变形了。于是深吸一口气,闭上眼,回想在踏月健身房里学到的记忆—— 首先是浪子哥交给扩胸收腹动作,将背部的肩胛骨尽力后展,借此扩胸;在普拉提课程上教导的收腹提臀,感觉头部无限向上延伸,肩部下沉,手部放松。结合起赟赟之前教给的重心需要提高,主动感受膝盖往前顶出的感受,在心中默想感受膝盖无限向前延伸的感觉~~啊哈,我的膝盖似乎是已经到了终点线呢。

在积极主动的跑姿调整的过程中,不由得想起我上普拉提课程的情形来:由于我之前长期运动不注意拉伸,加之工作久坐少动,因此韧带协调极差,体姿已经影响到运动锻炼效果。痛定思痛之下,多方查阅资料,得知在肌肉锻炼的同时应该通过体姿训练来进行修正。但踏月的整个操课教室里都是女生,一开始我不好意思,后来下定决心才勇敢进去的呢。因为确实协调和柔韧太差,每节课都上得汗水湿透瑜伽垫,还好有Tom先生和小宇哥哥两位教练的积极鼓励,我才能一路坚持下来。

在27.5Km的地方,开始了第二次折返。原本按照我那较为保守的赛前计划和体能评估,如果在这个距离还没有感觉到异样,就准备开始进行第一次提速的。但右脚隐隐然传来不妥的疼痛感,令我无法放心提速。仔细地感知了一下,整个右脚前掌像被刀割似的——莫非是流血了?一惊之下再细致感知,拇指侧疼痛、小指趾间掌跟疼痛,前掌区域多处疼痛——多半是起泡了。”还有10公里多一点就到了,没问题的“我对自己说。10公里,这是我常常跑的距离,在学校操场里刷圈、在气象公园刷圈都是这个距离。至此,加速算是无望了,尽力保持不降速吧。

有人说,全马在30Km之后,才是一半。果然过了30Km之后,眼看着佳明235上自己的频率越来越慢,心跳也越来越慢,像被抽干了汽油的发动机,看到补给点就不住地喝水喝饮料,仍不见起色。双腿止不住的下坠感越来越强烈,右脚的疼痛越来越能被感知。眼前看着越来越多的跑友开始耸肩、含胸、摆臂乏力、呼吸急促,我提醒自己,不能跑姿变形,不断靠着短暂的闭眼冥想来纠正自己的跑姿,我跑得越来越艰难了。意识也越来越遥远,进入了自我的想象世界。这一次,我想到的是画出《一个人的42公里》漫画的高木直子。



说起来真不好意思,我许多马拉松的知识和鼓励,居然是受到这个身高仅仅150的日本小姑娘所启蒙的。比如在不想起身锻炼的日子里先起床做家务当作热身和活动身体、比如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活动不再开车而是步行和跑着去,比如在上坡时候觉得辛苦就把手放低学着划水的动作同时脚步小幅高频移动,比如摆臂的时候想想这身前有面看不见的小鼓需要敲击。。。

这一次,我想到的,是她所画的《与论岛马拉松》29Km处的场景,在百合之滨遇到下雨,和连绵上下坡,也默默乐观地坚持下来了。有机会真希望可以去日本看看,乃至参加传说中的东马呢。随即又想到之前看乐视《东京马拉松》直播的时候,很喜欢乐视的两位主持人,他们对比赛播报相当敬业,事先还有查询东马沿路各处地名的典故来历,各地特色特产民俗,比赛解说中道来如数家珍,在观看精彩比赛之余也增长了见闻。其中一位主持人还提到重马会体验一次全马,希望能跑进4个小时。哈哈,不知道他现在跑到哪里了?要是我路上有机会遇到他,一定要跟他打个招呼呢。

在32.5Km处,遇到了最为盛大的补给站,在这里我用海绵擦了大小腿后侧和头顶,喝了两杯饮料和一杯水,缓步行走了100米后,继续开始迎接最后的10公里征途。从补给站出来,那种无力感,让我知道,我撞墙了。此刻我的身体正在由即将消耗殆尽的糖原供能模式,切换为脂肪功能模式。唔,大概就跟一些汽车从烧汽油改为烧天然气一样的阶段吧?按照书上的说法是,此刻应该适当减速慢行静待切换完成。但我也知道,在赛场上拖得越久,右脚的水泡会越疼,电解质的平衡也越容易被打乱,继而引发抽筋,造成全盘崩溃。摸了摸腰包里仅存的一袋能量胶和一粒盐丸,毫不犹豫地一饮而尽,拼啦!

话虽是这样说,但真的依旧是无力。

周围的声音似乎都听不到了,而对身体的各处疼痛感知却越来越强烈——脚底、小腿、膝盖、大腿、腰后侧、腹部两侧、背部、肩膀、手臂 似乎每个地方都在呻吟。

平路和下坡还好,一遇到补给点就想停下,一遇到坡就想用走的,一看到医疗点就想去喷云南白药,一遇到降温喷淋系统就想呆在里面不出来。总之,身体也好,意志也好,似乎都想尽了一切办法试图偷懒,用力地想去逃避,不去面对这剩下来的征途。看了看时间,似乎,4小时30分完赛,对初次跑全马的我,还是太勉强了啊!

当我在35Km补给点刚过的地方,遇到一处上坡又切换为走的时候。身后一位同是中年的跑友超越过我后没有疾行,却缓缓侧头减缓步伐。客气地问道:“天老师么?加油啊!” “嗯嗯,你好,加油啊!”我真的是回答的有气无力。而且让我很内疚的是,我不知道这位跑友在团里ID,别人却是准确地认出了我。当他看出我没有体力意愿跟着他的速度一起跑下去时,他又对我说“加油!”然后才依依不舍的加速离去。此时我也差不多走到了坡顶,望着他那渐行渐远的悍将战袍背影,上面印着那黑色的跑者似乎像是真的在奔跑。



“你在干什么呢?跑起来啊!”

这个黑色的跃动着的影子,对我诉说和期待着。

想哭的感觉再一次降临,围观的群众和志愿者的加油声,我似乎又能听到了。

我试着跑了起来,默念着正确跑姿的要诀,跟最近的加油群众们击掌。他们每一个人的加油声,每一个人击掌时候的触感,我都能准确清晰地感知到。其中有个小妹子大声地对我喊:“前面有漂亮妹儿哦,加油跑!” 我大声回复:“好!” 身后笑得一片花枝乱颤。这一次终于迎来了“第二次呼吸”,我有意识地忽略掉部分补给点,不给自己那启动起来的身体再频繁减速、加速的冲击。就稳稳地压着5分45秒的配速前行着。



李书荣

到37.5Km的地方,我做了预计到达40Km之前的一次补给。在这段距离中,沿途看到许多抽筋而不得不停在路边拉伸的跑友。加油啊!我在心中默默地念叨着,却也无力喊出。我所有的力气都用于保持有意识地维持自己的跑姿,耳边又想起普拉提教练们柔和而严格的声音:“就这样,保持,再坚持一会儿。”哈哈哈,和上他们的普拉提课比起来,跑步真是轻松多了呀。我在心里不住地对自己说。快4小时了呢,炫跑团的同伴们大约都已经到了吧?赛前我有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各位在终点看到我的时候,就是悍将炫跑团全团通过终点,可以收摊不再等人的时候了呢。”此时,无论我如何努力调整,配速都只能在6分开外去了。

可恶,不能让关门时间拖得太迟,让大家等的太久了啊,魂淡!

终于到了40Km处,跌跌撞撞地到补给点补了饮料,拿了一块香蕉。最后两公里了,操场5圈而已,耶~~~

但40Km到41Km这短短的1公里,绝大多数的选手是在用走的了,而我,像是永远都跑不到似的。跑了很久很久,却永远都看不到41Km的标识牌。两条大腿后侧的肌肉开始抽搐,频率大约是30秒一次,痛感在承受范围内。我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抽搐会越发频繁,最终导致抽筋而无法行动。于是一边切换为小腿受力型的跑姿,一边减小了步伐,代价就是膝盖的负担更重,右脚掌更疼和跑速更慢了。

“试着跑时间吧!”我对自己说,“你一定能再坚持跑15分钟的。”

终于,跑过了41Km,进入到了最后的1Km里。

我看了看手表,步频185,心率164。身边的选手们似乎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开始加速了。不过,我加速地比他们更快。跑马前的两周里,接受了赟赟的锻炼计划指导,有慢速跑、间隙跑、爬山、交叉训练等等,我都不折不扣地完成了。而今科学锻炼的威力得到了爆发式的体现。

这最后的一公里,解放开了身体,加大摆臂幅度,头后倾略仰,身躯呈弓型,加快了步频,加大了步伐,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期间我不住的看表—— 心率171,还能再快点!心率175,还能再快点!! 心率180,还能再快点!!!

赟赟曾经指点过我,跑者要熟悉自己的身体。探测仪器的存在是用来明白自身的极限在何处,而不是依照书本知识自我画地为牢给自己设限的。我在日常的训练中曾经跑出近200的极限心率,也曾在半马拉练的两小时内全程维持近172的心率而没有任何异样。根据平日训练和今天的自身感受,我对将心率拉伸到180作最后一段冲刺有足够的信心和把握。

这最后一段征程里,似乎时间都停止了,甩开了许许多多跑者,也超越许多许多跑者。

这感觉,真爽!

像那故事里一手持杖一手执剑的燃烧少年,义无反顾地冲进了魔塔。

首次全马完成,计时牌定格在4小时16分29秒处。

领了完赛包,走到休息区,脱下跑鞋换上拖鞋,披上大毛巾,一坐下便起不来了。侧腹、小腿、大腿依次抽筋了个遍,中间试图站立起来,却踉踉跄跄不支倒地。于是把身体反转过来进行简单的拉伸,同时将完赛包里的优益C和矿泉水慢饮喝光后,终于可以站立起来了。期间早已跑完的悍将炫跑团跑友 钟华 一直陪伴在我身边,更替我拍下了这张很是珍贵的完赛照片。





左起: 吴敏 曾伟

洗漱完毕,处理好水泡,宾馆退房,我和同伴用了简餐后,又一次来到南滨公园的江边。一个个上午喧嚣热闹地展台正在有条不紊地拆去,我心底那首马冲线的激动也像被拆散的手脚架一般渐渐分解着。找了个长椅坐下,一时看看江水,一时看看逐渐消失的起跑点,两天里发生的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惆怅间不期然又回到这一幕:

“我们明年一起跑马拉松吧?跑全马!“

” 好啊好啊好啊 !”

就像去年的承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似的,当今年现场这一切消失于无痕的时候,是不是只有手里这块奖牌,可以证明我这个匆匆过客曾经努力践约过?



又想起陈升这个老男人,在“明年你还爱我吗?”这场演唱会上,对着空缺了许多的专设的情侣席位,深情缓缓地唱起《把悲伤留给自己》的场景。

下午16点,开始下起了蒙蒙细雨,我依然舍不得离开,雨然后越下越大了。我从长椅上艰难起身时,突然想明白了: 如同雨能将天上的云和地上的水连成一体,下雨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这场马拉松比赛同样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它是一个契机,将四散于天涯的我们,以悍将炫跑团之名聚集。

所以啊,能在重庆与各位相识,真是——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走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挪威的森林》


2016重庆国际马拉松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70398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小妤 小妤

    老乡 怎么加入这个群呢?

    2016-08-12 16:08:10 回应

  2. 小妤 小妤

    求知 参加重马需要之前跑过马拉松成绩才能跑么?因为想跑明年的重马…

    2016-08-12 16:12:46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