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翻过那座山 我已三十三


写这个赛记前,我给自己立了一条规定 “不要把一篇赛记写成感谢信”,然而即使在资讯爆炸的今天,选择一个靠谱的人和赛事团队,依旧是最难和最重要的事情。

所以还是要谢谢老板娘ELLEN、蔡天王、谢谢所有的志愿者柴古唐斯赛事运作团队,谢谢大家的认真对待,谢谢你们的用心和努力,给我人生的首场越野超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柴古比赛那天是我农历的生日,用了13小时37分经历了我人生中最漫长的路程,在62公里的起起伏伏中,从黑夜跑到了黑夜,一半用来承受苦累,一半用来理解感悟。

关于这次柴古PLUS的段子有很多,比如:袜子是用来叼的、星空是用来触碰的、风是用来发电的、奖杯是用来求婚的、终点永远是有人等待的………生活是需要虐的!


赛后老板娘在微信圈里问了那一句“你们特么虐爽了吗?”,我想多少还是戳到了每一个参赛队员的股四头肌和脚底水泡的。62K组未能过半的完赛率也印证了柴P比赛的含金量,至于82K的大神组更是集奇、险、虐于一体。所以对于这个比赛,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甚至,对于跑步一开始也是拒绝的(每一个跑步的人,都有一段关于开始的故事)….. 62K/3880米的爬升对于一个参加越野不到一年,练习跑步不足20个月的菜鸟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冒险,甚至于这张珍贵的62K参赛入场券也是在最后时刻,参加了一场42公里越野赛才被柴P组织方勉强通过。


至于为何钟情柴古,主要还是人和风景,这两者哪个更重要很难讲,因为有些人站在那里也是一道风景,比如老板娘ELLEN,入了柴古的人必定对此女子印象深刻;至于风景嘛,有蔡天王把关,必然是将临海的好山好水打包奉送,无限风光在险峰。这两者合二为一的妙处,在经历去年九峰山比赛后,更是体味深刻。

简单讲:虐!但是心安!

柴古的比赛一直以靠谱著称,靠谱的团队、规范的流程、合理的赛道、充分的补给。那个像过飞机安检一样的强制装备检查着实把我吓了一跳。然而第二天,这些装备除了急救包其他都用上了,非常有必要。

人未醒身已动,梦醒已在山外山

没见过大世面,1点半就从梦中惊醒,持续到4点半还是睡意朦胧内心却又充满了兴奋和躁动,恍惚中将一切准备完毕,领了两份赛前早餐,边走边啃,检录完不久就稀里糊涂地跟着大部队开跑了。记得有山、有雾、有风、有古道、有旧屋、有竹林、有松林、有茶园、还有你



醒来已到CP2,一口闷下半杯100PLUS,然后感觉从深井中冒出两口真气,浑身舒爽。在志愿者的热情招待下和大伙一起吃着、喝着,灌上满满两壶100PLUS,上路。

爷我今日袋里有水,包里有粮、脚下有风,唱着歪歌做着梦,然后翻了..........!


100PLUS喝多了,100PLUS是加气饮料,加上平时不怎么喝碳酸饮料,渐渐肠胃出现不适先是打嗝、然后胀气,越喝越胀、然后肚子就开始疼,肚子一疼就浑身无力,过了CP2,5公里我就只能在山道上挪动了,爬上山岗已是浑身虚脱,感觉要上吐下泻了,问一个跑友喝了两口矿泉水,就这样晕晕乎乎走走停停,天开始乌云密布。

当天空传来一阵雷声,你说你害怕打雷,其实我也有点怕,天开始下雨,肚子翻江倒海,一颗被烧焦的树孤立道边,雷声在头顶盘旋,脑袋里闪过退赛,停停吧,找了一颗大石头坐下来换上冲锋衣,路过竹林中的溪流,趴在地上狠狠地吸了几口,走走跑跑、然后小跑,渐渐感觉回来了,在跑友的催促中,不顾一切跑下最后一个山岗,到了CP3,幸好没有被关门。

找到医疗站,医生给了一瓶藿香正气水,干了!辛辣的酒精在我溃疡的嘴里来了个野火燎原

随后将瓶中和水袋里的饮料换成清水,一碗豆面碎、一把葡萄干,走着。



天开始放晴,身体也恢复大半,跑走结合过了CP4,时间开始慢慢富余,被关门应该是不会了,心情也开始宽畅起来,不知不觉已经赶上了先前的一些跑友。

CP4到CP5是整个赛段的经典,12公里1000多的爬升的账面数据,远远不能体现这段路程的美妙,括苍四月的山水加上无穷变换的风云组成了一首庞大的交响诗,有时它是莫扎特的《田园》,一个转弯它又变成了贝多芬的《命运》。



断水!是这个赛段的另一主题,预估的不足导致在离cp5 四公里的地方,我吸干了最后一口甘甜的水,还好最难得爬升已经过去,跑下东九洞,隐约中听到有水声一阵欣喜,跑过去一看只有一眼滴漏的山泉,接不上,喝不着,呵呵忍忍吧~~问后面的跑友讨要了一口水。景很美、风很大、口很渴,站在一个风口上唱出一句:风景越辽阔 心里越寂寞,你好!山~~~

CP5是幸福的驿站,志愿者的热情老远就开始包围着你,那个专业的水平有点像F1赛场上赛车进站,拍照,医疗、灌水、提送食物,再累的心也在瞬间被温暖、被安抚。

谢过了大家慢慢悠悠地往CP6进发。。。

在柴古比赛第一困难的是赛道,第二大的困难是你会一不小心就吃多,轻松到达CP6,在CP5吃下的食物还没消化,又被志愿者招呼着进站吃喝,抓了两把果干,刚想走,“小伙子,我们这里有白粥,咸菜过过,味道不要太赞”,来一碗!刚坐下,一条厚毛毯已经批在了我身上,亲人哪~~

乎地,一道金光照耀山岗!!!我要停下来与这青山慢慢老



人一旦开始努力消化,脑袋就不好用,吃饱了容易撑着,呼哧呼哧,沿着公路跑了一公里,想起天王那句话,50米不见柴古路标必定走错鸟~~~~~,坏了!说好的越野,怎么会有大段盘山路,往回赶

明月高悬,星空透亮,照不投密林深深,下山的路越走越黑,跑了4公里基本就摸黑下了,昨天安检时还在嫌弃的头灯看来是真的要用上了,那一盏盏远远近近的LED闪光路标,成为了我们与山下唯一的线索。双手撑杖,深一脚浅一脚,同时尽量把登山杖与路石摩擦出声响,好赶跑路上的各种生灵。

烟火和灯光渐渐浮现眼前,你可能并不热爱这人间的一切甚于山野,但你终究不舍这份心安,哪怕孤单更甚苟且依旧。


赛后第三天,完赛奖牌已经挂在墙上,眼袋、体重、大腿依次恢复正常

夜晚九点,小区路灯下那个怪咖再次出现了,只是今晚脚步轻盈不再,艰难地迈开依旧酸胀的双腿,跑完这两公里,大概就差不多就能排完酸。

我想,柴古越野大概也是我们给生活排酸的一种方式吧,有几人不是在现实生活中,双腿夹着灵魂赶路匆忙


2016 括苍之巅-柴古唐斯PLUS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70766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歪歪422 歪歪422

    再翻一遍山,愿你变成二十三

    2016-04-20 13:45:01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