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奔跑中的希望

        一提到括苍山,让人联想起的就是在照片中出现的云海、风车和日出。这里据说是东海大陆上最早看见太阳升起的地方。

        第一次知道“括苍山越野赛”和“柴古唐斯”,是源于2015年底在爱燃烧上找自己上马的照片时,偶然见看到了“柴古唐斯”这四个字,点进去后看到参赛的选手从括苍山顶大风车下跑过英姿飒爽的风采,这充满诱惑力的照片不禁让人心生向往。

        自从前年在班夫看了巨石挑战赛的纪录片,就想着啥时候也能参加一个越野赛体验一下。好吧,冲着这“柴古唐斯”“括苍之颠”这么高逼格的名字,这就作为我第一场越野赛的处子秀吧!

        跑步对于我来说就是一场时间和距离的比赛。是终点先到,还是关门时间先到,主要看每次的临场发挥。离开起点后的唯一目标就是终点,整个过程中所经历的总总艰辛,都能在过终点的那一刻统统释放掉,这就是跑步的魅力之一。

        说起为什么喜欢群跑活动,那是因为一群人在一起奔跑的氛围,会让你更容易到完成比赛。独自一人时,需要面对时刻存在的孤独感和不断想要放弃的念头;而在人群中会发现周围的人和你一样辛苦、一样累得一喘一喘,但是还是一样的在坚持。同行者给予的鼓励、帮助、希望和安全感,这些都会激励你不断的向前奔跑,直到终点。

赛前

        第一次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参加比赛,特意选择在中午到达临海。从火车出站、公交车上和去体育馆的路上,都能遇见三三两两来比赛的人。和路跑动辄万人的规模来比,越野赛一千多人就那么大的排场。领物品的地方就在体育馆边上的半开放大棚里。在场地门口就能看到的就是各种赛事的推介广告,进去后可以逛逛赞助商和比赛用品销售商的摊位,有的还会发小礼品。

        门口悬挂着记录历界赛事的照片墙,记录着选手们的风采。

        走到最里面,通过强制装备检查的就可领到属于自己组别的赛事包啦。30、62、82的包包用黄、蓝、红三原色区分开来,一排排码好还是蛮壮观的。中午人很少很快就领好了,到了傍晚人就多起来需要排队了。

        领好包后没什么事,就沿着紫阳街找地觅食,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江南长城。走在城墙上能看到远远的括苍山,这是不是明天我们都要爬上去能看见大风车的地方?想想就有点小激动,第二天才知道30公里的是到不了那里的。

        长城脚下的兴善门就是起点所在,下午到的时候发令台和出发的拱门都还没搭好,看这进度估计是要连夜赶工了。

        离开起点后,沿着环东湖走了一圈,赶在关门前还参观了下博物馆。



        崇和门的昼与夜:

        吃过了当地特色的海鲜面,准备好第二天的装备,就可以安心睡觉啦。

赛中

        半夜下过了雨,现在已经停了。虽然我是6点半才起跑,但是还是早早的醒了。5点半参加比赛的人已经陆陆续续的出现在通往起点的街道上。

        经过一晚的赶工起点的准备工作都已布置妥当。

        62和82公里的选手已经开始检录,出发前熊本熊还登台献舞。

        6点整,第一梯队开始出发了。

        而我们30公里的还要等待半小时,乘着空闲时间赶紧自拍、合影。


        离开起点才5分钟,我开始怀疑来参赛的这个决定:经过四个月的冬眠,现在完全跑不动啊!公路上面跑得气喘吁吁,很快就遇上绵绵不绝的上坡路。虽然可以不用跑了,但是这么大的坡度,望不到尽头,也是绝望的事情,然而到这里仅仅是赛事刚刚起步而已。同时由于缺乏经验还背了不少的水和补给,现在这些都成满满的负担。通往CP1的距离是赛道里最短的一段。

        从CP1到CP2: 一路上风景最好,也最喜欢的这段!能够攀爬上峰顶来一览众山小,也能看到云雾缭绕、层峦叠嶂的群山,也可以看到山坡上红艳艳的野花,还有专职摄影师居高临下、定点守候为选手拍照。不时停下来看风景,忘却了还有十几公里的路程。

        一路上走走停停,刚刚来到茶园上面,还在感叹远处的山峰间被太阳映红的云彩好美,转眼间雷阵雨不期而至,雨水打在身上感觉好冷。眼前的泥土路瞬间变成了泥浆,又湿又滑,一双新鞋变成了泥鞋。打卡点很近但是走了好久。

        到CP3终点的这段路注定是不好走的。雨一直下,没有停的迹象。只在CP2戴了不到10分钟时间,没怎么休息。补充了几根香蕉和橙子,加满了水袋。 赛后才知道这里有交口称赞的青团,可当时根本没看见,跑得慢就没得吃了。

        出发前从志愿者那里打听到两个不好的消息:一、前面的路很滑;二、关门前赶到CP3,根据我们的出发时间、天气和路况估计很危险。这时应该已经11:30多了,也就是说2个半小时还要走9km,下过雨的山路要达到这个目标难度的确很大。一旦下雨就没有什么小清新的路线了。

        这段路上队伍拉得很开,三三两两的,有时候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路上。在这竹林下坡原来的路已经被踩烂了,没人敢走,只能在别上开发些野路,靠抱着竹子和树枝才一点点下来。

        缺乏长期训练,最后这段路实在太累了,力气感觉都用完了。双腿只是重复的在做机械运动,地上的泥浆飞溅在鞋子和衣服上早已是不在乎了。最终能完赛,要感谢下最后那段跑在一起、年纪长我很多的三位老先生。由于道路狭窄他们没法超过我,看我跑不动的样子,他们一直再后面喊“跑起来、跑起来”,“已经快到终点了、不跑被关掉太可惜了”,“只要跑起来,就还是有希望的”。 看了下表,此时大概离关门时间还剩下15~20分样子。没有距离指示标志,前面还有多少路并不知道。在他们超越我,绝尘而去之后在我脑海里反复出现的就是他们这几句话。

        直到看到竹林外隐约可见的屋顶,紧接着听到有人对我喊道 “还有最后一分钟”。终点马上就到了,时间也马上就到了,此时赶紧加快步子下去。山脚下的姑娘说打卡点还在前面50米。等到扫描芯片时,时间稍稍走过14:00一点点,裁判还是善解人意的放我过关了(感动)。


终点,这一双泥腿掺已经不忍睹。

现在可以好好享受柴古的美食了。

        坐着摆渡车回到城区已是雨过天晴。

赛后

        经过一夜的休整,第二天一清早,还是赶在收票前拖着一双伤腿一瘸一拐得爬上了江南长城。走在城墙上看着昨天跑过的赛道,感慨万千:第一次越野赛完赛啦。


2016 括苍之巅-柴古唐斯PLUS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70912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Instyleuk Instyleuk

    住宿不错,嘿嘿!

    2016-04-26 11:32:0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