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We Suffer Because We Love.

 We suffer because we love.

记我的首个TSAIGU TANGSI

村上春树说: Suffering is optional. 痛苦是可选的。

我们选择了痛苦,因为我们爱它。

----致柴古唐斯。

初闻柴古唐斯是在2015年末,风云同学给我放毒,说他要去柴古唐斯,地点在临海市括苍山。 由于还没有计划越野的赛事,所以没有被毒到。

之后计划2016年要跑一场50公里比赛,报了5月的天目7尖。 但是7尖之前想找一场比赛感受气氛,总是找不到距离和爬升合适的。这时柴古唐斯的30k组又进入了我的视界。

适逢2016新年假期结束。但是柴古的报名也已经早早的告罄。于是在柴古群里正好有人在转让名额。花了100大洋转让费,柴古唐斯。就这么决定了。

出发的前一晚,喝了一顿大酒,晚上迷迷糊糊的收拾装备,周五一早的高铁直达临海。


在无锡火车站汇合了风云和萨洛蒙同学,跑者之间没有没有别的话题,无非就是跑量,装备,训练计划,MaF,比赛配速,比赛花絮等等等等。所以4小时一晃而过。


从临海高铁去体育馆很方便,打的40块。一进临海城区,就立即被群山包围,我们极目远眺,指点江山。这是第一个爬升,萨洛蒙同学信誓旦旦的指着一个山头说。

装备发放安排在体育馆内,先有一个预检的关卡,当然,对于30公里来说,装备就只要手套,水壶而已,水壶?我的水壶呢。?

没带,幸好体育馆里面有摊位,直接买了两个通过了装备检查。不得不说,这次的强制装备检查真是非常有必要,jiu越野跑来说,装备就是保险,任何无装备要求的越野组委会都是对于跑友的不负责任。

领好装备,照例是市容市貌观摩,走在去起点兴善门的老街上,一种江南80年代的老街坊的感觉扑面而来。就是我们小时候生活的环境和味道,南长街,灰场浜,黄泥洚一幅幅场景如此的相似,我的爷爷奶奶在家门口等着我跑了一身泥回家。。。


大宝有部片子叫从花木到UTMB,我和风云相约,要是搞168了,也要弄一部从灰场浜到UTMF。。。

晚上就在昏暗的紫阳老街吃的麦虾,牛蛙哥(UTMF168完赛选手)参加过去年的柴古,和我们简单描述了下柴古的风貌。“30公里? 那你连风车都看不到的哇?”。无语泪两行。。。

4-16日一早,安静的小城街道上三三两两地出现了一队队跑友。在通往起点的路上,大家一路无语,仿佛为了比赛在储存每一丝能量。
6:00 62公里组和82公里组的选手们准点出发,6:30,30km的体验组也发枪了。


由于前一天已经探好了起跑路线,所以早早候在第一排的内侧,起跑左转之后,是一段湖边的便道,迅速把速度拉到4:30/km的配速,走了一段之后就上江南长城。
江南长城是著名抗倭将领戚继光的抗击倭寇之地,城墙高大,宽厚,飞驰之上,似有时空交错,古今辉映之感。

2公里长城热身完毕,过了大桥,就要进山了。

漫长的爬坡,爬升。无暇顾及周遭的景色,只和女子第一名前后并行,在CP1美女照镜的检查点,爬升800米,8公里处,志愿者告知,你当前排名第二。。



我擦咧,跑步那么多时间,好像还没有拿过名次啊,难道就在今天能登上领奖台?踏上人生巅峰?

一下子疲劳感顿失,冲动的情感占领了智商的高地,还有22公里嘛,1000多米的爬升,我就冲着冠军去!
翻过美女照镜,碰到62和82公里组的慢车,嘴上没停:不好意思,请让让;加油,加油,一路超越。
由于轻装加发力,一路超越了不少跑友,也没有看见后面30km的追兵上来,一路胡思乱想:要真拿了名次,册那,我这个牛B可以吹一阵了。。。
沿着山腰线起起伏伏,没心思拍照,没心思观景。。。

在CP2兰辽林场之前赶上了萨洛蒙和风云,被他们一阵禽兽的乱说。。。看他们节奏和体力都很OK,我说,我要先走了,我要去追第一名。

茶场中间一个乱石的下坡,就到达了CP2打卡点。用时:3小时。胸前两个水袋已经空了。CP2聚集了一大堆人,此时不赶名次,更待何时?

还剩9km,灌一个500ml水壶的水就够了吧。。心中盘算着,不就一个冲锋的事情么。
一次快速的进站, 类似于港百的争冠组,草草灌了一个水壶,可能还没灌满,直接上路。隐患就此种下,跑蹦就此开始。


无尽的上坡在CP2之后等着,天突然开始放晴,太阳出来了,在上坡和太阳烧烤的双重压迫之下,喝水量猛增,在不知不觉之中,CP2灌的一壶水已经干了。

还有一个水壶也早早干掉,这个时候,地图显示离终点CP3上白岩村还有6公里,还有600米爬升。

怎么办,好渴啊。当这个信号到达大脑之后,疲劳感顿时袭来,速度一下子就慢了下来。掏出一条能量条,一口喝完,好像好了一点。怎么办?没有水是坚持不到终点的。

山里安静得很,前后没有跑友,一路步行。脑子飞快的运转,喝山泉吧,只要有流水的地方,就灌满水壶。拉肚子什么的,看情况吧。

终于走到一处泉水,灌满了水壶,猛吸两口,哇,好爽啊。。。

经过了这么一折腾,速度明显慢了,两个大腿的疲劳感慢慢袭来,上坡只能慢走,平路快走,下坡也颠不起来了。开始骂娘。叫你不准备好补给,叫你得瑟。。。

28-29公里的时候,太阳一下子就消失了,天阴了下来,那会刚进入了茂密的竹林,气温也降下来了,突然有了种阴森的感觉。
海拔1000多米的地方,雨说下就下,还就下的很大。要不要把冲锋衣拿出来?拿吧,万一感冒呢,回家不好交代。。于是停在路边,从背包取出冲锋衣,穿的当口,看见一个30km的男选手从我身边跑过。


穿上冲锋衣,雨貌似也停了,下坡小碎步,看见前方有摄影,我就明白了,终点快到了。。。


冲拱门的那一刻,志愿者告诉我,男子第四。 第三的哥们就是在我换衣服的时候超过我的。。。




身体内的最后一丝力气仿佛被抽掉,找到存包,换好干衣服,坐在竹椅上缓了好一阵。

然后就在CP3找风云和萨洛蒙,看见萨洛蒙,给他加油,风云已经冲往CP4。而我的柴古之旅已经结束了。

总结:本着酱油的想法来比一场比赛,却拼出个人最佳名次,但和领奖台却擦肩而过,差了一件冲锋衣的距离。所以,永远对未来保持神秘感,永远要做好准备,机会只会给准备最好的人。

为什么我们跑的如此投入和痛苦,因为我们深深的爱着这项运动。 We suffer because we love.

2016年柴古30k只是热身,2017年风车见!








2016 括苍之巅-柴古唐斯PLUS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70939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风雨同行 风雨同行

    欢迎明年再来柴古唐斯!

    2016-04-26 08:47:36 回应

  2. xudan xudan

    灰场浜....

    2016-04-26 13:28:54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