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在痛苦中蜕变(2016,大连100公里越野赛记)

100Km越野,不仅仅是持续耐力的问题,你对跑步的态度、理解、对身体的掌握程度,与环境的关系,能否在比赛中汲取能量……所有的一切都决定了你是否能够完成它,当你完成后,它带给我们的不是兴奋和喜悦,而是一种回归自我,回归平静的心境。

所以,越野跑是一种很好的修行方式。

2016年4月23日晨,丙申年三月,大连,春暖花开的季节。


比赛前的大海

我又一次站到了大连100公里越野赛的起点前,去年在86公里处退赛时的经历,犹在眼前,当时在经验、体能、耐力等方面均有不足,因此未能完赛也属正常,自今年初开始便有目的地加强训练,每月跑量在250-300公里之间,没有跑山的条件就爬楼梯,每周坚持一个LSD,从天寒地冻跑到春暖花开,所有都是为了今天的这场比赛。


赛前三人合影

从一开始拒绝跑步,到现在不跑难受,通过跑步,我已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并认识到一个越来越清晰的自己。

这一切在别人眼里面觉得不可思议,对我而言,仿佛命中注定。

凌晨六点的付家庄海滨,大海很安静,微风。

在激昂的音乐声中,倒计时结束,所有人挥舞着双臂,呐喊着冲出了起点,踏着松软的沙滩,向前跑去。这更像一个大Party,一个越野跑者们的节日。


开始出发的人群

今年赛道的前半程有所更改,增加了新建成的跨海大桥,CP1前爬升只有100多米,全是公路,计划能够在1小时10分钟抵达CP1即可,为后面的山路保留些体力,这段路我是和曹聪慢跑下来的,第一次跑跨海大桥,风景真的很美,朝阳升起,映在远处的星海广场,熠熠生辉,在海上看大连,竟也有些大都市的感觉。


在跨海大桥上远望星海广场


矫健的背影

除了景色太美,这段路实在是没有什么感觉,身体开始逐渐发热、出汗,无任何不适,抵达CP1时,用时1小时整,比计划提前了10分钟,CP1有包子供应,曹聪停下补给,我则没有停留,继续前进。

CP1-CP2区间距离11公里,爬升453米,约有8公里多的公路,需要爬两座山,除了在登富国山时有点慢之外,均是轻松慢跑下来的,抵达CP2星海广场时,总用时2小时30分,总距离21公里,区间用时1小时30分。


登富国山时状态正好

CP2的补给站设在海边的一处咖啡馆,内容丰富,种类多样,各种蛋糕、巧克力、饮料是宝矿力,这可能是我见过的最丰富的补给站了,在CP2停留了5分钟,灌满水袋,出站后继续向前,身体状态感觉非常好。


丰富的补给和热情的志愿者

CP2-CP3区间距离10公里,爬升731米,主要是山路,出了星海广场后开始上山,直登大连市内最高峰:西山揽胜。最高处有一个打卡点,然后折返下山,可能是上山时有些快了,下山时感觉有些累,没敢快跑,看着身边的跑友们飞驰而过,我一点也不着急,还有70多公里呢。


在西山揽胜鸟瞰大桥

由于去年跑过这段路,对路况较熟悉,因此跑的较轻松,就这样直接到了CP3,总用时4小时35分,总距离31公里,区间用时2小时05分,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开局是这么的美好,但我清醒地认识到,残酷和折磨,要从CP3之后才正式开始。

在 CP3停留了10分钟,补水,吃了两碗粥和一瓶罐头,去年方便面吃恶心了,今年真心不想吃方便面了。吃罢,看看曹聪还没赶上来,决定自行先走。

CP3-CP4区间距离9公里,爬升561米,除了几处横穿马路,全部为山路和台阶,烈士山的山脊很陡峭,爬到一半时有些后悔没带杖了,赛前通过分析前半程的路况,我决定把手杖放到CP5,后半程再使用,但现在看来上台阶还好,但比较陡的山路用手杖真的很省力。

上到山顶,感觉大腿后侧有些要抽筋的感觉,于是在山顶停了5分钟,揉了揉腿,再起身下山时,感觉好多了,平坦的山路也可以小跑,再上了几个小山,就到了CP4,总用时6小时45分钟,总距离40公里,区间用时2小时15分,继续喝粥,吃了一袋榨菜,评估了一下身体状况,右大腿后侧有点要抽,右腿好像有一个水泡正在形成,其他均无大碍。


志愿者拍摄的曹聪

在CP4停留了15分钟,继续向CP5冲刺,这时是下午13:00,目标是下午15:30分前抵达CP5,不然完赛的可能性会有麻烦。

CP4-CP5区间距离11公里,爬升716米,山路和台阶为主,公路约2公里,但山都不高,海拔150米左右的样子,由于怕右腿抽筋,不敢再跑,只能快走。但上山的速度却没有慢下来。这一段路基本上就是上坡我超人,下坡人超我,和几个跑友陆陆续续地进行拉锯战,用了2小时30分钟到了CP5。

抵达CP5时间是下午15:30,总用时9小时30分,总距离51公里,完全在计划之内,进站时,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真不想起来了,右腿肌肉越来越疼,向旁边的跑友要了一片芬必得布洛芬缓释胶囊,事实证明对于缓解疼痛真好使,下次100公里越野时一定要想着带两片。

换完衣服脱鞋一看,右脚的水泡果然已经形成,特别感谢蓝天救援的小兄弟,抱着我的臭脚仔细地用小刀划开,上些碘酒,再用棉签吸干。看着他那小心、专注地动作,仿佛那就是他的一件艺术品,一种敬意油然而生,真心感谢小兄弟的及时处理,后半程这处水泡没再痛过。

在站里休息了30分钟,补给、处理完毕,身体能量感觉恢复了一些,准备出站,突然看到曹聪进站,状态看起来不错,聊了几句后我先出站,继续下半程,此时下午的太阳高照,暖暖的很舒服,但我知道:后面的50公里,才是100越野的正式开始。

CP5-CP6区间距离13公里,爬升916米,是爬升最大的一个区间,除4公里左右的公路,其余全为山路和海边岩石。由于去年跑过,因此对此段的难度有着深刻的认识,但一出站后的三小个小山还是把我累着了,在下了第二个山后,右腿肌肉终于达到能够承受的极限,开始痛苦地抽筋了,抽的肆无忌惮,抽的天崩地裂,为此我停了10分钟,坐在山脚下等着痛苦过去。同时更痛苦地思考着海边那段更虐的路段。

10分钟后,抽筋的痛苦逐渐消退,我站起来,用力跺了两下脚,拿起手杖继续上山,可能是药效的作用,也可能是休息的作用,感觉好了很多,一鼓作气就跑到了海边,这时右腿已感觉不到疼痛,下坡还能慢跑起来。

海边的景色非常美,但这时已没有心情欣赏,沿着海边栈道前行,遇到沈阳的金门大桥和长春的一位跑友,均知前方路段险要,于是同行,由于路况艰难,速度极慢,每公里都在20分钟左右,爬升20多米就要休息一下。终于捱到了北大桥,之后便是几公里的公路,这时也能慢跑,但为了夜间的路程,还是选择了快走,以每公里10分钟的配速走到虎滩新区,又翻过两个小山,就到了CP6。


海边的礁石

在翻越后面的两座小山时,为了赶时间,我丢下了金门大桥和长春跑友,快速上山,慢 跑下山,即便这样,抵达CP6时,已是傍晚19:40,天已全黑,总用时13个小时40分钟,总距离64公里,区间用时4小时10分钟(含CP5停留30分钟),比计划晚了半个小时。

CP6的补给有炒菜和粥,相当丰盛,强迫自己吃下去一些,然后开始盘算后面的夜路,组委会有一兄弟告诉我,按我现在的时间,只要后面不受伤,不多停,轻松完赛。听闻后心情大好,开始给手机、手表用充电宝充电。

休息15分钟后出站,又遇到曹聪,如果算上他在CP5休息了50分钟,这段路他跑的 算比较快,谈到老王已退赛,均为其感到惋惜,但同时也更坚定了我们俩要完赛的信心。

CP6-CP7区间距离9公里,爬升725米,有一公里的公路,其余均为山路和台阶,一直沿着东山山脊攀爬,是整个赛道上最难的一段,出站后就同一位太原跑友搭伴同行,夜间的山里很静,山下灯火阑珊,我们就像苦行僧一样在山林里面穿越,反光路标设的很密,20米一个,在山下看着反光路标沿山路蜿蜒而上,那种感觉说不上来,只能一步一步地向上,向上,然后下坡,再上坡。

翻过这段路最高的一座山后,一直下坡到谷底,然后再翻几个小山,这时听见后面有人喊我,原来是曹聪追上来了,他为了追我,CP6后便一路超人,终于在快到CP7之前追上了我,这体力真强大啊。

眼看山下就是CP7了,在扶着绳子速降的过程中,曹聪摔了一跤,手上还磨了一个大泡,但无大碍,进到CP7时总用时16小时50分钟,总距离73公里,区间用时3小时10分钟(含CP6停留15分钟),已是夜里23点左右,在CP7我俩什么都没吃,已经什么都吃不下了,简单休息15分钟后同时上路。

CP7-CP8区间距离11公里,爬升447米,除一公里的台阶,其余全为公路,是比较舒服的路段。但我感觉自己的体力已有问题,平路走没问题,但上坡时心率明显升高,爬上十八盘,经过怪坡茶馆下面的海边再上到公路时,休息了几分钟,然后就是公路,无休止的公路,下坡时我俩跑了1公里,低头一看手表,配速居然是8分多,太慢 了,步行也就10分多钟啊,当时感觉整个人都不正常了。

我算了算时间,对曹聪说,我们下坡和平路的节奏不同,我不跑了,按现在的时间走下来也能完赛,你先慢跑,CP8不要停太长时间,到CP9我们再联系,不然我俩互相拖累,都会受影响的。他采纳了我的意见,向前慢跑去了,而我把手杖收了起来,准备后面的公路步行。赛后回想起来,当时的决定是正确的,不然两个人互相等靠,又会多出去20多分钟的时间,那样对于按时完赛太紧张了。

于是赛道上又剩下了我一个人,路灯把我的影子拉的老长,偶有跑友蹒跚着从我身边跑过,其实速度都快不了多少,我坚定地按照12分钟的配速向前步行,已是后半夜,虽然风不大,但由于不出汗,身体开始变凉了,我把双臂抱起,用力地搓着脸颊,数着路边的路灯杆,向前一步一步地走着,思想已近停顿,夜里好静,不知名的鸟在树林里面叫着,我只有一个目标,CP8我要喝热水!

抵CP8时是夜里1点40分,总用时19小时40分钟,总距离84公里,区间用时2小时50分(含CP7停留15分钟),捧着热水喝了两大碗,依旧什么都没吃,自己带的巧克力也吃不下去了,开始恶心,据曹聪说,当时他喊了我好几声我都没有反应,可能是我体温下降反应迟钝了,原来他到CP8后脚上的泡就不行了,正在找志愿者医脚,喝完热水我告诉他要先走了,一会脚好了他再追我,便又一头扎进了无边的黑夜里。

CP8-CP9区间距离6公里,爬升103米,全是公路,这是最容易的一段,也是为最后的爬山进行放松,离开CP8后,大约4公里后曹聪就追了上来,这厮体力真不错,耐力超强,更何况他体重超标,也不怎么训练,真是天赋异禀,一代奇人啊!

在经过去年我退赛的那个地方时,又想起了去年夜间站在路边的那种无助和失落,今年不同了,我肯定能完赛。想着想着就走到了CP9,凌晨3点35分,总用时21小时35分,总距离90公里,区间用时1小时55分(含CP8停留10分钟)。

其实这段路走的已然极慢,但自己感觉不出来,人早麻木了。有一阵子曹聪感觉非常困,说话反应也慢了,我还用手杖拉着他走了一小段,不知道那会儿他睡着了没有。

CP9只喝了半碗热水,休息10分钟后便出站了。这时距离关门时间(26小时)还有4小时30分,10公里山路,但是在体力已经耗尽的情况下,谁也不知道在后面的山里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不敢在CP9停留太长,正是基于此原因。

CP9-终点区间距离10公里,爬升683米,约一公里的公路,其余全为山路,需要先爬一个小山,两个大山,在最后的大山山脊上进行七山连攀,总体海拔不算高,但做为100公里的最后赛段,特别是七山连攀,是绝对挑战意志和毅力的。

一开始上台阶时还有个跑友与我俩同行,爬升了100多米后他因脚伤实在跟不上了,同他打个招呼我俩开始快走,也不知最后他能否完赛,其实这时大家的状况都差不多,关键就是看你能不能坚持下来了。

94公里时头灯没电了,原来我一直开的是强光照明,好在还有备用手电。曹聪一直在我前面带路,上坡时他在前面鼓励我,下坡时我在后面用手杖戳他让他快点走,两个人步履蹒跚地向前挪动。我开始犯困了,睁不开眼睛,自己感觉上坡时开始向后仰,一点水也喝不进去了,恶心的越来越严重,使劲干哕,还吐不出来,曹聪就不停地和我说话,一开始谈工作,后来开始骂组委会、骂赛道的设计者,我使劲掐虎口,让自己清醒点,大约在98公里后感觉好多了。

这时天已大亮,传说中的七山连攀也不知道过了几个山,看到志愿者连问一下的力气都没了,只知道机械地上坡、下坡,终于!终于看到了公路,开始下山了。


天刚亮时志愿者在山顶拍摄

下山后还有1.5公里公路就到终点了,这时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开始慢走,把号码布拿出来,挂在胸前,整理好仪表,下到沙滩上距离终点还有100米时,开始跑起来,大连100公里越野,我们完赛啦!

2016年4月24日早7点10分,经过25个小时10分钟的跋涉,当初升的阳光照在付家庄,把沙滩映成一片金色时,我完成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100公里越野,总体爬升5400米。


终点前冲刺


赛后两人合影

合影,取奖杯,吃早饭时又吐了,回宾馆还吐,然后洗澡,倒头便睡,一觉到下午,起来后才感觉状态好了些,能吃下东西了,回沈阳已是晚间。

很多人赛后问我:跑了那么久,终点冲线时你想到了什么?其实什么都没想,唯一的感觉就是可算跑完了,还有就是终点的那个坎注意别拌倒了,于雷在对面照相呢。能想什么呢,经历了那么长时间的痛苦,基本不剩下啥了,可能该想的在比赛的过程中都想完了。

如果说比赛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一个目标,那经历的过程才是无尽的财富,这种经历实为难得,它能够让我对自己的身体、精神、毅力、意志有了充分的了解,承受痛苦的过程,就是蜕变的过程,最终还是要回归平和。

这次的大连100公里越野,留给我的不仅仅只是一个奖杯,也许以后我会跑的更快、更长、更远,但我会记得这次比赛,它带给我的东西,已远远超出了跑步和越野的范畴。

大连100越野赛个人完赛时间分段图


最后,特别感谢:

--特别感谢曹聪,最后10公里如果没有他,我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按时完赛;

--感谢CP5为我医脚的小兄弟,你的医术真棒,可以去专职修脚了;

--感谢金门大桥和长春的那位不知名的跑友,你们在最艰难的赛段鼓励了我;

--感谢所有的志愿者们,累到狗时看到你们的笑容和热乎乎的补给是最幸福的事情,特别是后半夜依旧坚守在大山中的志愿者们;

--感谢于雷和你的团队们,你们创造的这个比赛是中国最好的,没有之一;

--感谢所有在比赛中帮助过我的人们,谢谢你们!

2016大连100公里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70998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