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愿你作无畏的青年 May the 4th be with you —— TT Plus后记

我愿做无忧无虑的小孩,仍然居住在高原的洞穴,或是在微醺的旷野里徘徊,或是在暗蓝的海波上腾跃,撒克逊浮华的繁文缛节,不适合我生来自由的意志,我眷念坡道崎岖的山地,我向往狂涛扑打的巨石。——拜伦《我愿做无忧无虑的小孩》

1824年4月19日 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拜伦逝世,年仅36岁。他不仅是一位伟大的诗人,在诗歌里塑造了一批“拜伦式英雄”,同时他自己也是一个为理想战斗一生的勇士,积极而勇敢地投身革命——参加了希腊民族解放运动,并成为领导人之一。

2016年4月16日 柴古唐斯PLUS越野赛开赛,刚刚第二届。我不觉得这两个时间刻度这两件事实,有任何的联系;我只是一厢情愿的希望柴古会成为一件伟大的赛事,也希望赛事的参与者,能够成为有理想,积极而勇敢,战斗不息的勇士——无论在比赛中,还是比赛以外!

起点 一场欢乐的盛会

然而,不得不说在前面,这趟的柴古唐斯赛,我于60公里处CP6跑马坪退赛,情绪低落;赛后两周多过去了,仍旧血槽空空的感觉,赛记都是勉强利用间隙的时间在手机上挤出来!我这自诩的战斗不息的勇士,也有了偃旗息鼓的时候。

回想比赛当天,行进到CP5黄家寮48公里,之前涉水的一小段路,脚底起了个水泡,好在没有大碍。换了裤子、袜子和鞋子,吃喝磨蹭休息了很久,趁天色明亮,拍了张照片,清清爽爽的,同天狼刺一起出发去往CP6。我留意了一下时间,下午4点30分,离此处的关门时间5点15分,还有45分钟。这应该是我参加过的比赛中离关门时间最近的一次。

出站折返穿过来时的小段河谷,迎面碰到了北京的朋友荷戟和大牙,这二位也算是受了我的邀请和忽悠南下来参赛。柴古唐斯赛在我的眼中,几乎是南方比赛的标杆,值得宣扬,介绍给身边的朋友。

从两年前偶得的第一届柴古九峰名额,到现在参加第二届柴古PLUS,四届比赛我一届没落下,还有一次精英赛志愿者的经验,我早已自诩为柴古脑残粉!我喜爱这里的山水路线,也见到老板娘和天王等办比赛的用心,当地的志愿者和登协等组织,以及村民对于比赛的支持。这给了我们希望,甚至幻想着国内的UTMF级别的比赛就在括苍!相信大家从今年比赛的开始筹备、领物现场、强制装备检查、赞助商等,已经见得到些许国际大赛的影子。

领物现场 并检查强制装备和上手环

南方的山和北京那边的山,有很大的差别,植被和路况,甚至大家对于防火道的理解都不是一个!这两位北京的哥们也在赛中吃尽了苦头,但对赛道之美之虐,无不交口称赞!

荷戟在纺车岩

在黄家寮之前的CP4盆化寮,那是我去年精英赛服务的地方,当时的领队茶公此次仍然在此为大家服务,还有此处的多只流浪狗。当再次见到了茶公,他很热情甚至有点激动的邀请我合影。半年不见,茶公面色似更加黝黑,蓄起了络腮胡,有几分张翼德的影子,粗犷却不张扬。他提醒我说后边防火道之后改道下到黄家寮,不算难,难的是黄家寮去往跑马坪的一段,真的很陡很难爬!我对于这样的提醒,必须放在心上,所以当告别北京的兄弟,过了河谷,真的在爬坡的时候,我也一再安慰自己,也不过如此!然而事实是怎样的情形呢?天狼刺和我,一起开骂,太陡了!!两人各捡了两根树枝,爬一段,停下、喘气、喝水、擦汗,看看手表的爬升,只增加了二三十米!我想想这样不行,不能总是停歇,何时是头,于是建议将海拔分段,订一个目标,爬到了再停下来喘气!这样,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分了好几段,才翻过此处的陡坡!至此,我的两个水壶,已差不多消耗了一半!

茶公@盆化廖 今年这里不通车,物资都是走5公里山路背上来的

越过山丘之后的小段下坡,我已经跑不起来,慢慢的也就跟天狼刺分开了。对于他提出来的,12点之前完赛的建议,我也没了把握。从元旦香港大帽山一役,成功拉爆了自己,随后的恢复训练导致髂胫束伤痛,之后再没有好好的跑过一回。今年参与的几个比赛,均以退赛告终,一度被病友们开心的嘲笑为 “我是院长 只跑CP1”!柴古之前,尝试跑了次路跑的30公里,似乎没有了大碍,但再长距离的反应,是不得而知了。

从比赛开始,我就尽可能的放松跑,边跑边拍边玩,而前面这段的风景确实也美翻了!好景不长,从CP2开始髂胫束就开始隐隐作痛,我只好继续放慢,抱着跑到哪儿算哪儿的心态坚持。没想到到达CP3的时候,却只比去年慢了大致20分钟,还蹭到了三十公里冠军美女的合影;很满意的半程!

以下是CP3之前超多美图,均来自我手机

腾云驾雾 鱼贯而行


枯木逢春 绿芽报早


目力所及处 幽谷叠苍翠

CP4之后,离开茶公,那段六公里的防火道,是我最熟悉的赛段,我没有用力的跑,仍旧是走走拍拍。赛前连日的雨水,让土石松软,跑起来很舒服;我基本都是采取直切上下而没有走所谓的Z字型,最后用时1小时20分左右,想想去年爬坡时候的惨状,心中升起一丝慰藉和喜悦!这恐怕也是整场比赛中,表现最满意的一段。

以下又是超多美图,来自防火道赛段

善行无辙迹

纺车岩之前 遇到了老板娘


奔跑吧粉红女郎

累了,看看周边的风景,白云蓝天,心旷神怡

右边的小哥,前后遇到无数次,五指鞋完赛82,甚至佩服

回到跟天狼刺爬坡聊天的空档,说起了髂胫束的伤痛,他讶异我还能跑坡到现在。我体会下来,髂胫束的症状刚好可以很直接的反应跑山的技术动作。我是上坡不疼,下陡坡几乎不疼,下缓坡略疼,平路最疼——可以形象的理解,越用到折小腿的动作就越疼。上坡为弓箭步向上,没有小腿后撩扒地的动作,主要运用大腿的肌肉力量;下陡坡是站桩式半蹲,向前抬大腿、弹踢小腿;下缓坡近似于跑的动作,小腿后撩,迈大步,并需要变向和侧向用力;跑平路必然要后撩折小腿。

如此看来,我当感谢柴古的大爬升,陡升陡降,即使髂胫束发作,我还能坚持到50公里!然而当经历了10个小时、50公里上上下下,肌肉疲惫,动作变形,已经不像前面跑防火道那段“运用自如”,髂胫束也疼得更厉害了。

同天狼刺分开后,我几乎都是一个人在慢慢的走。没多久,终于碰到了赛前天王在柴古群提醒过的路段:林场砍伐下来的木头,堆积在路上!这哪里还是路,这分明是路障!看路标是要从乱木堆上翻过去!我丢掉手中的木棍,小心翼翼、摇摇晃晃的翻过了一堆堆的木头,滑了一跤,抓了把树枝,也明白为何强制装备需要全指手套!我反正都只能慢慢挪,倒是没有费太大的力气。

伐木累

当时的天色已近黄昏,偶尔出现的三两只闪烁的LED灯光,让我联想到接下来要摸黑经过这里的选手们,着实为他们捏一把汗!一方面木头堆里面潜在的危险,划伤、踩空、摔跤、崴脚;还有在刚刚翻过一段艰难的陡坡后,难以想象的路障带来心理上的打击,随时可能导致情绪崩溃!

敢问路在何方?看到了路标了没?

我揣度着蔡天王规划路线的考量,前面CP4黄家寮48公里(实际差不多50、51公里)、关门时间11小时多,赛程过半有余,时间却不足总时间24小时的一半。这样前紧后松的关门时间,用意在哪里?是考虑到这段的危险性,尽量把选手关在CP4吗?但即便如此 5点钟从CP4出来,到此处也必然面临着黑夜的考验,这段路在我看来,就不适合做越野跑!同样,在如此紧张的关门时间内,再早之前的CP3被关门的选手,无论是对选手还是赛事,是不是有些可惜?毕竟天色尚早,还有那么多风景优美的路线和未知未能领略!

参考赛后数据,60加82组别有近30%的选手在CP3被关门。引用一位跑友的意见,理论上来说,如果为了选手安全考虑而设置前紧后松的关门时间,可以减少后半程在高难度及夜晚赛道发生危险的几率,但实际上却可能导致选手为了追赶关门时间而提前透支体力,增加了后半程受伤或者出问题的几率。我认为此看法不无道理,反过来,前面相对宽松、后程收紧的关门时间,似乎更加能兼顾到不同水平的选手,给选手们以机会去自主的分配时间和体力,减少在后半程/夜里发生危险的几率;选手即便因后半程时间太紧而被关,至少有了相对比较完整的参赛体验,而非在CP3浅尝辄止。主办方对风险控制所要坚持的原则应当是,关门时间必须严格执行,说关必关;同时对准入门槛把关(这一点,柴古参赛门槛的设置做很好)、赛前对赛道难度的明确阐述和参赛策略的建议(这一点,我未参加技术分享会,不做评论)。但现在的比赛,比较少见到官方书面的赛道说明和策略建议;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第一届柴古九峰,赛前有篇赛道说明的文章,对我比赛完成和成绩的取得帮助很大!

翻过卧槽伐木累的赛道,又钻了几小处树林,天色完全暗了下来,落日的余晖被身边不算浓密的树林遮蔽,耳边逐渐响起了疾风的狂舞。我重新找了根木棍,勉强的迈着步子,裹着冲锋衣,保留体温,但由于上坡太陡,稍用力,就喘的厉害,汗水也被疾风瞬间吹干。水壶的水已所剩不多,我从没在比赛中把水喝干,对我那是一个危险的举动。

我已然跑的乐趣全无,没有目标,每走一步,即使事实上是离终点又近了一步,但似乎意义已经不大;我估摸着 我可能被关门,但似乎又希望自己被关——这样就省却面对自己退赛的尴尬和怯懦。在喝干了最后一点水,我终于走出那段该死的树林,去年也是在这段树林里恨的我咬牙切齿!之后是一段低矮的草丛和灌木,飘起了雨水,我裹紧冲锋衣,找寻风车巨人的影子,隐约可以听到那呜咽的声音。

这段路标也不是特别密集,偶尔需要停住四下打探一下。趁着这最后的一段时间,我做了最后的思想斗争,退还是不退。照目前这样子,就这么挪,估计一小时也能走3、4公里,如果庆幸没被关,完赛应该问题不大,拿到3分;但想想最后10公里仍有段陡峭的上下坡,髂胫束的伤痛,肯定会加重,赛后那恼人的恢复期,痛苦不堪!我是多么希望完成柴古的比赛,毕竟这是因为我最看重,并且是场场必到的比赛!还有,还有终点等候的朋友们,退赛多么让人失望啊!但这已经不是我希望的越野跑,这哪里还是越野跑啊,一步都跑不起来,没有丝毫乐趣可言,剩下的只是煎熬和损伤;时间已近8点半,按这样的速度完成,估计得到2、3点,实在是太晚了,我也不想朋友们这么等下去!如果退了,我今年得考虑再跑一场百了。

这么一番思想斗争,我打定了主意,挪到跑马坪,风更猛烈了,风车巨人的呜咽,渐渐变成声声怒吼。我有点站立不稳,幸好有手中的木棍,维持身体的平衡!终于见到了CP点,两个羸弱的帐篷点着昏黄的灯光,躲在越野车后边抵抗着狂风。小明第一时间叫出了我的名字:“欧特慢!等了这么久,终于等来了!”我被招呼着坐了下来,说道:“额,我想退赛了!” 这是何等的卧槽,不知道是小明当时心理是不是在骂!“啊?!为啥呀?你挺快的了,肯定可以完赛!” 我感觉真的是彻头彻尾的怯懦了,没多说:“我不想跑了。” 小明不知如何回答,这丫头见我情绪也比较低落,便安慰道:“要么你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再想想!” 我毫不客气的喝了两晚汤,虽然不是很烫,但真心感谢他们在这么寒冷的地方守候了十几个小时!休息的时候,小明问我:“真的要退吗?退赛签名的单子就在我手上!” 这又是何等的卧槽,跑了十多个小时,见到了亲人,却要亲手交接退赛签名!我犹豫了一下,考虑的是,是在这里退赛亲手交给小明,还是跑5公里到山顶的米筛浪再退!“这里退赛,有车回去吗?要等多久?”理智如我,问了个关键问题!“有车,但要等!” ——为赛事后勤组织点赞!“现在有几个人在等了?”“有一个人在等了!” 我瞅了眼边上的一辆面包车,话音刚落,又来了两个要退赛的选手!额,纸笔都准备好了,我也跟着签了吧,四个人差不多可以发车了,然后回终点,很快就可以回酒店舒服的躺下了!我没再犹豫,在小明的签名本上,迅速的签下了名字,坐进了面包车的副驾驶!比赛就此结束了!

车子从跑马坪开了一段到米筛浪,顺道带那里的退赛选手下山!我披着衣服,打着哈欠,看着偶尔经过的赛道上选手,淡淡的迷雾中,我看不到其眼神,身影疲惫,头顶却泛着光,彷佛一个异类;几分钟之前的自己,也是这异类的一只。

回到终点,我很不好意思的跳下车,见到守候多时的朋友们,心中多有感慨!后来听说我退赛没多久,赛事改道,到了米筛浪之后,不再去往野猪塘,而是直接沿着62公里组一样的路线下到终点,总里程也缩减成了72公里!我略有遗憾的是,如果可以这样相对轻松的完赛,那可以拿到完赛卫衣,这也是我出发前答应送给群里的小伙伴!

血槽空空,期待明年!


卧槽 猛干

2016 括苍之巅-柴古唐斯PLUS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71094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透明的雨 透明的雨

    院长竟有种悲情英雄气息,不由让人扼腕叹息!

    2016-05-04 23:20:23 回应

  2. 烟囱小巫 烟囱小巫

    May the force be with 院长

    2016-05-05 00:16:57 回应

  3. 风雨同行 风雨同行

    你是英雄!欢迎明年再来柴古唐斯!

    2016-05-05 08:58:08 回应

  4. 欧特慢 欧特慢

    院长竟有种悲情英雄气息,不由让人扼腕叹息!      透明的雨
    我是柴古脑残粉 老板娘辛苦 么么哒!

    2016-05-05 11:21:48 回应

  5. 欧特慢 欧特慢

    May the force be with 院长      烟囱小巫

    2016-05-05 11:22:31 回应

  6. 欧特慢 欧特慢

    你是英雄!欢迎明年再来柴古唐斯!      风雨同行
    嗯呢 会常去的

    2016-05-05 11:23:08 回应

  7. 欧特慢 欧特慢

    May the force be with 院长      烟囱小巫
    谢谢小巫~比赛再约!

    2016-05-05 14:20:45 回应

  8. tudou721 tudou721

    最后那照片黄头发帅锅在金华看过,也许明年在柴古唐斯再能遇见吧

    2016-05-05 15:42:41 回应

  9. 欧特慢 欧特慢

    最后那照片黄头发帅锅在金华看过,也许明年在柴古唐斯再能遇见吧      tudou721
    那是老猫 很多比赛都能见到

    2016-05-10 09:43:1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