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工匠之心,山野之路

工匠之心,山野之路

——记2014年11月9日威斯杭州跑山赛

文/纪元

8月7日那天一大早,提前准备一切个人资料预先写入txt文档准备好跑马证书jpg和pdf版本倒计时屏气凝神第一秒点击一气呵成报名成功,从没跑过山,一直对美丽的杭州群山充满憧憬,想来这次终于能够实现啦~~~然后在11月9日某座至今我也不确定叫啥名的山上扒着一棵横在道路中间的树耷拉着脑袋连走带爬流汗流鼻涕流口水时自己跟自己默默吐槽,当时手这么快干嘛啊~

此为前传。

”跑山有收容车吗?“

”没有“

”要不要带充电器啊?“

”不用啊“

”能穿着跑鞋越野吗?“

”威斯的路还好啦“

”跑时要带伞吗?万一下雨了还能撑着“

”......“

”我刚淘宝个2L的背包水袋“

”比较适用的是那种放在胸前的两个水袋哦“

”咦?放在胸前的两个水袋?是跑前E,跑后变A的意思么?“

”......“

此为设备准备篇。


反正到最后我还是全套跑马装备去跑山了,因为不是都在说,这是最文艺,最简单的跑山线路嘛,一路石板路,风光旖旎,跑鞋足矣。

最后,用跑鞋也的确跑下来了,有多脏别提了,光刮下来的泥都和跑鞋差不多重了,好歹跑下来,说明跑鞋的确ok的。

可是,

文艺吗?文艺的!

虐吗?虐的!

拜托!文艺和虐能摆在一起嘛!!

跑完了才知道!真的是可以的!!!

在一段最虐的山路后面,是一片悠扬的茶田,在只容侧身通过的狭窄山林之后,是一片广袤的山野,在埋首爬山觉得这里绝对没有他人的时候,听到志愿者大爷的大功率播放器播放的神曲,在饿得半死不活的时候,吃到了路边的游客阿姨从包包里拿出的香蕉。。。

比赛是7点到7点半开始,早起第一件事就是看天气,一看阴天,心里轻松了好多,因为赛前一天雨一直下不停,温度很低,为了避免失温我还买了暖宝宝。后来直到回到终点暖宝宝还在默默的发挥余温。起跑之前的场地好热闹,大家彼此招呼嬉笑,沉浸在欢乐的氛围里,主持人都准备倒计时了,我们一大群人还在后面玩自拍呢。


北高峰

从黄龙体育中心出发,一大群色彩缤纷的人集体过马路,穿越浙大,然后就转上了不停的台阶上坡。先一路扶摇直上到北高峰,若干小下坡后,接着爬美人峰,这段路多是石子路,很多扁石头并排横躺在石板上,一脚踩上去脚底得到异常充分按摩的那种山路。我穿着跑鞋,每踏一步都哎呦一声,鞋底太软,跑的像小脚老太太一样,只能颠着找平坦一点的路或者跑在路边的泥地上。上坡气不够,下坡倍爽气,基本上就是一路,啊~啊~啊~啊~啊~,停~不~下~来~啦~~~然后一直到下一个上坡才刹住。这是典型的不会下坡,只是真心刹不住。上下坡过程里,在任何斗转平移时遇到赫然出现的广袤空间,都忍不住发出一声呼喊。然后远远的山谷中,会传来回应。


五云山

到了五云山,就到了这次山程最靠近钱塘江的地点了,如果天气很好,兴许能够看到钱塘江景,放眼望去,冈阜深秀,林峦蔚起。五云山山头处有一处空地,中间古树葱茏,周围竹桌竹椅散落,大爷大妈们悠闲的或坐或站的下棋喝茶。他们好奇的看着我们匆忙跑过,我们羡慕的看着他们下棋喝茶。这段山路游人众多,徒步的游客看到我们,都会稍稍让出道路,然后笑着道一声加油。志愿者阿姨阿叔也很多,他们大多站在会导致迷路的弯角处,一路微笑加油助威。遇到的时候相互笑一下,气氛真好。


十里琅珰

下北高峰之后,转入一片绝美的竹海,和刚刚林海的硬汉气质完全不同,这里秀气而柔美,穿林打叶徐徐行过的时候,能感觉到从高高的竹林顶端的叶片下滴落的雨滴,笔直地落在身旁的岩石上,发出清脆的水声。这里的山路已经没有石板的痕迹,完全都是柔软的泥土和掉落的叶片铺就的小径,所有的小径都是弯弯绕绕,转一个弯就是另一番风景。在一片缓上坡之后,又是一段手脚并用的上山路,爬到无止境时,眼前顿时开阔,放眼一瞥,这里是延山势而建的茶田,我们经过的这段路,像一条柔软的围巾一样依偎在山的边缘,前后左右的一小团一小团的茶树簇拥在一起,像围巾绒绒的边。跑在这段山路时,就像跑在一首悠扬的歌里,满心的欢喜。


九溪十八涧

九溪十八涧无论何时经过,都觉得心旷神怡,那些高大的树木好像有魔力一般,只要从下面走过,就觉得安静下来,恨不得停下来,找一个角落,好好坐一会儿,泡杯茶,吟首诗,回忆一下千百年来的前世今生。可这次根本无法停留,只觉得瀑布、池水、溪流刷刷闪过。这里是游客最多的地方,几乎摩肩接踵。跑过这里时,已经11点多,在此前我只吃了一条胶和一块上马终点发的能量棒,实在不想碰背包里剩下的胶了,吃了牙疼,还渴,背包里的水袋不能畅饮,只能一小口一小口的啜,宁愿饿着。跑着跑着,郁闷着大吼一声,饿死啦,然后身旁经过的一位游客阿姨应道,哎~我这儿有香蕉要不要吃。。。在连能量胶都咽不下去的情况下,能吃到新鲜的香蕉,真的是太感动了好么。


三台山

我假设这里是三台山吧,好像从林海亭出来,以为可以直接到达平路了呢,结果路风一转,2分钟内就从游客众多的大道上拐到了神仙都只能飘上去的山路上。这段山路,真把鼻涕都爬出来了。一路都在感慨,机器猫的哪儿都能去的门呢?龙猫啊猫巴士啊快来接我吧!。。。不是说突破身体极限吗?可是身体像长在地上一样怎么破啊。眼看着鼻尖上的汗珠滴答滴的滴在土壤上,一路的所有树木都被拿来当把手,手摸上去湿湿滑滑的是树木,黏黏糊糊是蘑菇,地面上的石头泥巴和青苔也一并收纳,再用手擦擦汗那些混着蘑菇草屑鼻涕的泥土都擦到脸上了。这还只是上坡,到了下坡,恨不得装上个绳子直接竖降下去,落脚的地方只够一个脚尖尖,稍微不注意就出溜下去,见到树像见到亲人一样抱着不肯放,放了就滑下去了T_T。这TM哪叫文艺啊,所谓文艺不是应该拿出纸巾秀气的擦擦额头上冒出的汗珠嘛!可是我袖口上已经蹭满了一路的鼻水汗水口水泪水了。无数次的想象自己是只羚羊,几下跳跃就到底,可实际上我就是个树袋熊,速度慢的惊人而且见到树就想抱着不动。最神奇的是,这么野的路,也能在树丛间见到等待已久的志愿者阿叔,他就像山神一样蹲在树丛里,提醒我们接下来的下坡是最危险的哦要慢点下哦。后来和平安聊天时,他说他那时根本就是像大猩猩一样奔着树去的,双脚跳跃式落地,就是一路,轰隆,轰隆,轰隆,就到底了。难怪我看到这么多折断的树在路上。

南高峰

从山上下来,转个弯是一座村庄,好像叫满觉陇村吧,是最负盛名的满陇桂雨的地方。我们从后山跑来,穿过一个人家的院子,一个小女孩在压井水准备投拖布,偏头看着我们时,笑着又有些害羞的指路说大家都往那里跑了。一路跑下去,我以为终于到平路了呢,结果转角一位村民大爷说,“加油啊,再爬一座山就到啦,呶,就是那座,南高峰。”我抬眼望去,赫,还真的是一座山,要是再爬一次刚才的那种羚羊级别的线路,真要崩溃了,当即一声脏话脱口而出。骂出来之后,有些力气,接着向上冲,所谓的冲,其实是慢速走,右膝盖和右脚踝已经残了,不知道是在哪里撞的,每走一步都歪一下。好在南高峰并没有那么苦逼的线路,就是真的是每次抬腿走楼梯都在煎熬。过南高峰的一段路一位志愿者阿姨在看每个人的脸色,她会说,嗯,这位姑娘脸色还不错,咦,这位小伙子你还好吧,估计看起来真不行的话就此截住了。中间下坡时经过很多景点,特别想好好去看看路边的碑文,结果完全没时间,比如说那处坟墓,究竟埋的是哪位英雄?比如说那些故居,曾经流传过什么传说?比如说这些山路,苏轼是否曾经走过?


杨公堤

下了南高峰,坡度渐缓,前一秒茶田,后一秒林海,不知不觉,突然就回到道路上。然后弯弯绕绕,发现脚踏上的是木板,而身畔就是西湖,嗬,终于从山间跑到湖畔了是吗?每次贴近湖边时,总是贪婪的看着,如果可以停下来坐一会儿多好,可是只是往前走着,跑着,按照初始比赛时间算来,其实已经妥妥的被关门了,可越野是没有收容车这件事的,费了那么大劲的翻山越岭,必须要回到终点。既然跑到饭点了,我们就聊聊吃吧,既游客阿姨的香蕉之后,我又念叨着还有没其他水果,跑进茶田前一位志愿者阿姨说分你瓣柚子吧姑娘,我感动的快哭了,伸出黑漆漆的手接下来连连道谢,吃完后手指干净不少。接下来跑着跑着,心里念叨这时要是有可乐喝该多好,幻想一下喝一口打个嗝人生无限美好,上到茶田一半时前方一位帅哥小伙伴拿着刚打开的易拉罐问大家喝不喝可乐,不要对嘴每人倒着喝一口哦,我感动的接过来倒一口喝下肚打个嗝,又有种梦想成真的感觉。再走着走着,身边的小伙伴子叶开始念叨包子,要肉的,还冒着热乎气的,在曙光路上真的有人在路边吃肉包!还分给我们一个冒着热气的肉包子!吃完包子,终于看到出发时的黄龙体育馆,子叶,Nana和我开始跑起来,最后手牵着手,并排冲向终点拱门。小伙伴们早就在等待了,吃粥,拍照,准备拿装备回宾馆。知道关门时间延长自己没有被关的那一刻,开心坏了,立刻蹦过去拿完赛证书和完赛礼,拿到了期待已久的手工木制的小小山。

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越野跑,赛事宣传距离是27.3km,总爬升1520m,实际丈量下来其实有28km,1800m爬升,它和上周刚跑过的马拉松完全不同。马拉松到最后已经变成机械的运动,手脚纳入轨道,可以一直跑很久,而越野跑则不一样,每踏出一步都不同,腾挪翻转跳跃,每一步脚踏在地上石上树上时,根据踏上瞬间的用力和地面的反馈,即时调整身体保持平衡;马拉松跑完身体疼的位置固定,而越野跑完身体疼的位置都很奇怪,好像全身各个角落都被人打过一样,明明没有摔跤可是屁股还会疼;马拉松的风景没有那么多变,而越野跑上一步还在人群里,下一步周围就都是树了,上一秒还挤在丛林间,转个弯就是一片广袤的山野,这时会从内心深处涌起一股呼喊的欲望,好像可以随着声音在山中飞驰起来;马拉松会有行人在路边跟你击掌相庆,而越野跑周围没什么人可是有树啊,有的时候跑着跑着,就会伸出手拍一下站在路中间的树,树就摇动树枝表示加油,拍完之后,人似乎也拥有了树的力量;马拉松大多数身边都是跑者,而越野跑很多时候视野中没有他人,只有自己,好像整座山都只有自己一个人,据夜跑的小伙伴说,到了夜晚,这种感觉更甚,因为眼前只有头灯照亮的那一小片区域,其他的一切都湮没在黝黑的群山里,只能倾听着自己的呼吸和步伐,一步一步的向前走,走,走。

我觉得最可惜的莫过于一路赶路,来不及静下来好好看看风景,仔细阅读那些景点的碑文,我从群山中经过,可是却没好好看过它们,一直在连走带跑连滚带爬,被时间催促着向前向前。当回到城市里,挤在汹涌的人潮中,奔赴在上班的道路上,闭上眼睛那些山影一闪而过时,猛然间意识到,谁说我没好好看过山呢?我只是没从游客的角度去看山,因为我就是山,我全神贯注,目光敏锐,地面上泥土的构造、岩石的纹理、叶片的边缘都很清晰,颜色鲜活而闪亮,雨水洗刷后散发着灼灼的光芒;我手脚灵活,每次踏步的瞬间都会第一时间调动全身迅速反应与调整,遇到晃动的石头,遇到横在道路中间的树木,遇到湿滑的土坡,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等待着下一步未知的动作;我感觉敏锐,感受到每一段道路的个性和气质,每一株植物的形态和清香,它们有的闻上去友好热情有的看起来冷若冰霜;我的鼻孔痛快的呼吸着山间的空气,草木清冽而芬芳,泥土厚重而湿润,不仅鼻孔,甚至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开着,每一丝经过身边的风都在身上留下印记,那些细小的,伶俐的风的碎片嬉笑着从身边经过,如果不是有沉重的身体,似乎灵魂都会追随着它们而去。

而现在,威斯小小的完赛礼就摆在桌上,它们的每一个都是手工打造,每一个都根据木料的色泽和纹理而有所不同,就像每个人跑的过程和感受都不尽相同一样,这是每个参赛者独一无二的礼物。我喜欢这个小礼品甚过一块奖牌。跑者在山间奔跑的过程和工匠做一个器物的过程是一样的——用心体会,全神贯注——奔跑的时候,做事的时候,心思澄明而清净。这样的比赛也和手艺人对待作品的态度一样,只要你到终点,我们就等待你,有耐心,有诚意,有时间,去等待一个作品的打磨完成,去等到最后一个用双脚丈量完全程的人。而诸多跑者们,在各种变数里,各种伤痛中,固执的,专注的往前跑,去争取做到自己能够做到的最好。跑者完成了一段赛程,而这段赛程也成就了一个跑者,正如工匠完成一件作品,而这件作品也成就了工匠自己。工匠通过工具打磨作品,跑者在山野里磨练自己。到了最后,无论是那最快的,还是最慢的,那个最珍贵而不可替代的作品,都是自己。


后记

让一个文艺逗逼女青年在结尾处不傲娇一下是不道德的,那么苦逼那么文艺,那么美那么虐的线路不写这么多字也是不像话的。我想用这些字来诉说跑山后的感想,眼中群山的样子,即将沉淀在记忆里的事情,所以就一字一句的敲出来。感谢小伙伴子叶、Rika、羊羊、小贱、亮亮、伟婷、平安、Nana、米高、Blue、南非叔叔、大师,火日立、哈克、爷叔、Eric、阿菜,外星人,卡卡,小叶子。。。熟悉的不熟悉的,谋面和未谋面的,谢谢你们的陪伴。亲爱的读者,你看我跑得不快,屁话还多,不过你还是读到现在了,谢谢你。如果你读到某一句话笑起来,那句话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最后用我妈的一句话来作为真正的结尾吧,祝我自己,也祝你,“跑在当下,心平气和,心满意足。”

2014年威斯杯杭州西湖跑山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92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_yxf _yxf

    风景不错

    2014-11-18 09:43:22 回应

  2. 跟着小徐混 跟着小徐混

    赞的,明年我也要跑到终点

    2014-11-18 11:09:59 回应

  3. xmonkey xmonkey

    没上黑手党照么,记得终点你还嚷嚷着手从来没这么脏过呢:P

    2014-11-18 13:27:07 回应

  4. 纪元 纪元

    赞的,明年我也要跑到终点      跟着小徐混
    为了这优美的风景,也要跑到终点呀

    2014-11-19 12:12:33 回应

  5. 纪元 纪元

    风景不错      _yxf
    嗯,特别美的景色都经过了

    2014-11-19 12:12:58 回应

  6. 纪元 纪元

    没上黑手党照么,记得终点你还嚷嚷着手从来没这么脏过呢:P      xmonkey
    不好意思上,嘿嘿嘿

    2014-11-19 12:13:28 回应

  7. 月饼 月饼

    赞!

    2014-11-19 13:43:08 回应

  8. _yxf _yxf

    嗯,特别美的景色都经过了      纪元
    赞赞赞

    2014-11-19 16:14:23 回应

  9. 成全 成全

    赞的,明年我也要跑到终点      跟着小徐混
    今年报名了没,嘿嘿

    2015-07-11 21:49:46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