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在南方的山谷里拍大腿

在去土楼之前我完全不知道那是条怎样的赛道,我只是单纯的感觉,好像蛮好玩的,而且套餐也很方便的样子,光看那些建筑,就很想扑上去啊(摊手


---------------Day-----One---------------

周五中午急吼拉吼地赶去机场,然后飞机晚点,本来15:50到厦门,实际晚了一个多小时,还能接受。但是我饿啊……为了赶飞机没买吃的,一路饿到厦门,领了装备直冲M记,什么照片都没拍,不过为了表示我是很有诚意的,我用画图工具还原了现场:


是不是一目了然?毕竟玩“你画我猜”的时候我是号称梵高再世的

赛事包里除了雨衣和参赛T,还有午餐券晚宴券臂带能量棒能量胶

组委会安排从厦门到南靖土楼的接送大巴,从14:00-22:00,我是晚上六点多上的大巴,六点半左右发车,到达南靖土楼已经九点半了。

原本一直以为南靖土楼是一个村,去了才发现,是N个村,然后形成的“南靖土楼”。真的,很大。

到了土楼之后开始下雨,嗯……毕竟我去了(微笑

组委会安排爱燃烧众测的选手都住“茶之韵”,这家客栈还蛮大的,还有只非常可爱听话乖巧粘人的泰迪

当然,入住后,又饿了,我们跑到隔壁一家小店点了面吃。阿姨煮的非常非常非常认真,真的,一碗汤面一碗炒米粉,大概半个小时才吃到吧

我看见她戴着黑色袖套,穿着蓝色长外套,没注意裤子的颜色。她一手拿着锅一手拿着铲,上下摆动,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她的背影,我的口水很快地流下来了。

对于我这种生活在食物链顶层的人来说,并不介意食物美不美,更何况,这面的味道确实不错。

吃饱喝足,回房睡觉。不过有一点我必须要说,不要再吐槽上海的黄梅天有多潮湿,这边我周五洗的内裤周日中午走的时候还没干好吧


---------------Day-----Two---------------

比赛日,我的闹钟永远都是fighting(不管会不会退赛

6点开始吃早餐,有馒头和地瓜粥,馒头蛮好吃的,面粉发的很紧实,可以和山东馒头拼一拼,味道嘛有点微甜。7点旅店门口有接驳车送去起点,等车的时候在大堂遇到一位从台湾来的老前辈,发了名片才知道是台湾马拉松管理协会秘书长卢瑞忠老师,曾是台湾马拉松记录保持者(全马218),后来被他徒弟(我忘记名字了)破了(全马214)。我这个人有个优点,就是一个大神也不认识,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然后大家就跟前辈合影了,嗯哼~


比赛当天一直在下雨,到了起点发现是来的最早的一波,那个冷啊,拍了几张照就躲棚子下面避雨看表演

嗯,表演都非常地民族风,外籍选手也非常多,而且中文都很6   - -+   据推测应该是厦门大学之类的留学生吧,大多数是fun run(8.5k,实际跑下来是9.5k)

这哥们儿抱尤克里里边弹边跑全程,尤克里里上面刻着土楼著名景点田螺坑。他说是经过周边某个地方(是我忘记哪里了)看到的,而且这把是刻有田螺坑的琴是最后一把了,由于是错版,所以之后新出的都是没有田螺坑的,真是和这把琴有缘啊!我问他打算多久完赛,他说5个半小时到6个小时吧。感动。我说这个速度我可以跟,然而我只是说说。

↑热身↑

↑领导们发言↑

接着就是鸣枪,8点准时起跑。可能是太冷导致起跑前就已清醒,所以起跑时挺欢快的,一路蹦蹦哒哒拍照



仿佛去了场越野比赛呢。不过这真的算是山地马拉松,不是在山里,就是在坡上,或者就是在鹅卵石上跑

↑河边唱戏的大爷大妈,看到我对他们拍照,就朝我挥手,还给我加油↑

进土楼跑圈,这样的路线,说实话我是真的给赞

补给方面有水、运动饮料、香蕉、能量胶、能量棒,这一路都没饿着,志愿者们都是远远得看到你就一手水一手运动饮料站过来递给你

在其中一个补给点有很可爱的一幕,有几个小孩站在路边,左右手各拿一个空的水瓶,工作人员看到有人来就会说“来了来了”,那些小孩就会很卖力得敲打瓶子大喊“加油~加油~”

话说22k处的补给点有个小鲜肉长得那个白嫩啊,可惜我当时吃太饱了,看着他诚挚的眼神我说了句“吃不下了”然后就跑了

说到这里,你们是不是以为这场比赛完美无瑕呢?哼哼!

从一开始就在下雨,起先还能接受,进了山里之后一条小溪流(就是看到鸭子的地方),见下图。虽不深,但正好淹没鞋子,过去之后鞋就湿光了

我等干大事的人怎么会在意这些细节?!不然退赛吗(擦泪

雨越下越大。跑过山路,跑过鹅卵石,跑过河流,跑过盘山坡,最终抵不过风吹雨打,冻到下肢麻木。最后7k的时候突然左膝疼到没办法跑,不知道是冻疼的还是跑疼的,当时担心会不会失温,于是猛拍了下大腿,我擦,没感觉,啪啪啪,啪啪啪,真的一点都不疼

好不容易到了下一个补给点,问志愿者要了药猛擦一通。志愿者让我坐下休息休息,可是冷啊!吃了点香蕉继续前进。但是真的很尴尬,跑、疼,不跑、冷。正走着的时候,一辆大巴在我身边停下,司机说“你要继续走吗”,这话我当时立马理解为“你要不要退赛上车啊”。这是套!老子可是还有几k就要到终点了,想唬我上车!我说“对啊”,然后就跑了起来,等他开走我又开始走了,太他妈疼了。

不早不晚,最后3k的时候,大暴雨了(笑着面对每一天)边走边拍大腿,手臂和大腿都冻得发红,真害怕冻到要截肢啊。后半程别说拍照了,冻得连手机也掏不出来了。

然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到的终点。冲线后工作人员给你挂上奖牌,到边上喝了点姜茶,从一堆赛百味面前走过,领了存着的包,擦了擦身上的雨水,披上雨衣,穿上外套,僵硬淡定而又麻木平静地走去坐接驳车。

此时智商已冻成零,除了奖牌没有拍终点的任何照片。终点比较复杂,我怕画了你们看不懂,算了,不为难你们,就看看奖牌吧。


上了接驳车之后发现,咦,大家怎么手上都拎着赛百味。打开包放奖牌的时候发现,咦,午餐券,艹……忘记有这东西了。想想算了,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最重要。

我不想告诉你们中途接驳车坏了然后等另一辆来接,也不想告诉你们我洗澡洗到一半头上的洗发水还没冲就没有了热水,但毕竟我是经历过万千大事的中女,怎么会被这些小事给打到呢啊哈哈哈哈哈哈


接下来是我很期待的晚宴部分,但现实……

晚宴是在室外的,因为下雨,冻到我全程都在打哆嗦,胡乱抢了点吃的之后,就和chichi躲去室内了。其实表演方面还是不错的,很有当地民族气息,真的只是因为这场雨,把我冻到拍完大腿再搓小腿,以至于完全没有心情吃东西。

↑抢食的人类↑


接下来放点赛道风景照


---------------Day-----Three---------------

周日上午当地导游带领大家去参观“四菜一汤”田螺坑。因时间原因,只带我们去了上和下拍照,田螺坑里面并没有去,sad

回厦门前终于点了几个小菜吃,关于食物的照片,我一向都拍不好,因为我只想把它吃掉把它吃掉士力架

↑竹笋炒小肉↑

↑梅菜扣肉↑

↑番茄炒土鸡蛋↑

↑芋头包↑

↑枸杞叶汤↑


---------------The-----Ending---------------

最后,我要吐槽一点,就是回厦门的接驳车没有固定发车时间,赛程上写12:00-14:00,实际11:00开始,也没说之后几点一班。虽然当天导游在去参观田螺坑的时候有跟我们说,但是到厦门要3个小时,真的就不考虑大家吃午饭这件事吗。我们在大巴上坐了一个小时才开车,要是知道班次时间,也能利用这一小时去拍拍照逛逛当地特色什么的。反正我是什么都没从那边带回来,不过我已经决定以后还要去那边。

南靖土楼,你值得拥有!

2016年路跑收官战

南靖土楼国际马拉松免费名额(包含住宿等) | 最美世遗马拉松赛道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94795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我不是三弟 我不是三弟

    女子第九你好

    2016-11-28 19:32:01 回应

  2. 我不是三弟 我不是三弟

    女子第九你好

    2016-11-28 19:32:17 回应

  3. yi5an23 yi5an23

    女子第九好棒!!有幸一起合影!!哈哈哈哈

    2016-11-29 09:46:55 回应

  4. 扭曲的果冻 扭曲的果冻

    女子第九好棒!!有幸一起合影!!哈哈哈哈      yi5an23
    话说合照呢合照~~

    2016-11-29 10:24:01 回应

  5. 兔羊羊 兔羊羊

    我喜欢板烧鸡腿堡!

    2016-11-29 17:13:26 回应

  6. 扭曲的果冻 扭曲的果冻

    我喜欢板烧鸡腿堡!      兔羊羊
    擦!你怎么知道我吃的就是板烧鸡腿堡!

    2016-11-29 17:22:06 回应

  7. 兔羊羊 兔羊羊

    擦!你怎么知道我吃的就是板烧鸡腿堡!      扭曲的果冻
    哇咔咔~~~

    2016-11-29 17:28:48 回应

  8. umazhu umazhu

    喆文很棒棒哦!!!!

    2016-11-30 16:12:49 回应

  9. flydragon flydragon

    我们的合影照呢?7人小组的合影照啊。

    2016-12-01 10:48:54 回应

  10. 扭曲的果冻 扭曲的果冻

    我们的合影照呢?7人小组的合影照啊。      flydragon
    照片在哪呢

    2016-12-01 11:20:39 回应

  11. flydragon flydragon

    我也不知道呀,当时是懿姗的相机拍的吧。

    2016-12-01 14:57:49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