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浮生一日——记喀纳斯越野赛

轨迹记录


       下午快3点,第四次趟水过河,在岸边穿鞋的时候有水滴落在身上,可能是河水溅了起来。天上一大片乌云,预感不太好,加快了行进速度。3点半,雨开始变大,披上了冲锋衣。一个碎石段的小下坡,脚底打滑,整个人直接向前摔了下去,及时制动。扶着旁边的石头站起来缓了好一会,检查状况,左边大腿异常疼痛,应该是撞淤血了,左手两个手指挫伤,一支登山杖折断。雨声越来越大,下起了黄豆大小的冰雹,距离下一个补给点禾木还有十几公里。


       起点到大黑湖,12公里,1000米爬升。赛前一天的技术说明会,组委会通知起跑时间由原来的10点半调整到9点。想来也还好,可以减少在山上被暴晒的时间。8点多抵达起点,存包、拍照。由东丽带领运动员热身后,9点准时出发。小段景区公路后转入机耕道,差不多6公里,旁边溪流的水溢出到路面上,直接趟水过,鞋袜全湿。遇到萧萧,感觉这次有点奇怪,通常都是只能在起点看到她,下次就是终点了。穿过小树林后,视野变得开阔,11点刚过,抵达赛段最高点,山顶的风吹到了脸上,看到前方的雪山和山下的大黑湖。11点23分,进站打卡。萧萧、Kit和村长刚好拍完照出站。回来后才知道,萧萧这次也取得了好成绩,这是策略。停下换了一双袜子,出站。


       大黑湖到小黑湖,12公里,330米爬升。下山路段,可以很好地跑起来。回头从另一个角度看到了大黑湖。18公里多,再次过河,这次脱鞋通过,河水冰冷刺骨。太阳不时被云层遮住,体感好了很多。听到前面有人喊话,走近才知道,补给点没有水了,补水要右转到牧民家。到了后发现,有的只是山泉。接下来是一个长赛段,只好装了一壶山泉水,想着要少量补给,在牧民家还买了一碗方便面和另一位选手分。走到补给点,看到剩下的纯净水确实不多,志愿者一再解释,限量供给,给倒了半瓶水到另一个壶。意外地是,接下来的赛段不太耗水。当时位置应该在24公里,下午2点左右。


       小黑湖到禾木,19公里,300米爬升。下午4点半,雨变小,回头看,后方依旧乌云密布,也许只是刚好跑出来了降雨区。踩着两根树干过河后,进入到树林。通过后,前方天气晴朗,沿着草丛的小路跑了起来。6点10分,终于看到了山下的村庄,手表记录显示40公里。手机恢复信号,得知凌飞刚从禾木出站。经过一个边防站,出示证件后给予通过,检查人员看起来心情愉悦,估计是平时人不多。突然发现已经很长时间没看到路标,前面的两位选手停了下来,后面也跟上来一位,按GPS轨迹,方向对的,但前面的路被铁丝网围了起来,只好往反方向走,几百米后看到了前面的选手和路标。路口遇到一位摄影师,再三确认,被告知跑错了,要沿着路标往回3公里才到禾木。6点50分,抵达禾木补给点,坐下吃了一碗方便面,换上转运包里干净的鞋子和腿套,顿感新生。回来后才确认,正确的路线是下山时往左过吊桥。晚上7点25分,出站。从大黑湖到禾木,原计划只要5个半小时,现在加上休息,用了将近8小时。


       禾木到河边牧场,13.6公里,200米爬升。到禾木时补给点只剩下山泉水,为避免对肠胃有影响,在村里的商店买了两支纯净水、一支可乐,和老板小聊了一会,得知要跑到明天早上,他有点惊讶。补给充分加上干净舒适的鞋袜,状态回升,开始加快节奏。这一段基本都是牧道,可以很好地跑起来,期间超了5、6个人。晚上9点15分,抵达牧场。用时1小时50分,比原计划快了40分钟。


       河边牧场到贾登峪,17公里,600米爬升。这一站同样只剩下山泉水,看了下两个水壶加起来还有900毫升水,没补充。开始下起小雨,把头灯拿出来戴好,披上冲锋衣,准备夜战。追上了先前出站的两位选手,想着在天黑前多赶点路,一人继续前行。晚上10点半,天开始变暗,11点,完全天黑。途中多次遇到溪流,都能踩着石块通过。身上带的是备用头灯,光线射程短,找路标比较痛苦。看到像是路标的反光,走近才发现是休息的牛群,第一次遇到,有点吓人。走了很长一段,看到河对岸的山上有移动的灯光。再往前,对岸有亮着灯光的房子,但桥的旁边挂着“危桥禁止通行”的告示牌,右侧又是牛群,想着路标可能被它们吃掉了,特意走进去看,前面已经没有路,牛群的眼睛反射回来的灯光在深夜时刻相当吓人。打紧急电话联系组委会,确认位置后过桥,桥应该是新建的,旁边的指示牌也许是还没来得及拆除,实在误导人。过桥后,发现只是牧民房子,有点失望。从上一个补给点出来已经14公里,按赛道数据,还有3公里到下一个补给点,继续上山。两个水壶已经喝空,遇到一位因为脚底水泡在慢走的选手,他刚好从牧民那里买了一瓶水,很慷慨地给匀了200毫升。第17公里,看不到任何亮光,多次停下找路标和绕路后,在第19公里,赛程75公里,凌晨1点14分,抵达贾登峪,用时4小时。


       贾登峪到驼颈湾,7公里,约600米爬升。进站后,第一时间补水,喝了半瓶水才缓过来。拿到了第二个转运包,换上长袖压缩衣,坐下吃了一碗方便面,收拾好包里的东西,吃了第二颗止痛片,凌晨两点,和一直在等的凌飞一起出站,距离下一个关门点还剩5小时。换上主力头灯后,视线开阔。连续爬升,开始是凌飞在前,感觉节奏太快,调换位置继续。期间碰到从山上补路标回来的人员。到山顶的时候,原来在前面的好几号选手都落在了后面。碎石路段下山后,接着第二段上山,比第一段平缓了很多。再次找不多路标,停下来和前后几位选手核对GPS轨迹,确认方向没问题,又跑了一段才找到,这一段路标丢失较多。小心穿过一段铁丝网围栏后,下到公路,绕了一段后重新回到土路。4点22分,抵达驼颈湾,简单休整后,出站。

       驼颈湾到喀纳斯河大桥,13公里,580米爬升。开始是将近5公里的河边碎石路段,小跑加快走通过。5点半,开始天亮,穿过河岸右侧的树林,经过一座木桥后再次上山,河水的声音越来越小。看到有牧民的毡房,走进发现并不是打卡点。6点半,第11公里,看不到出现河流和桥的可能,出发时一起的另一位红衣选手也没能跟上来。随着关门时间临近,气氛变得焦急。6点50分,前面的4位选手再次加快节奏,一路跟随,通过一处牧民房子后听到了河水声。第15公里,赛程99公里,6点57分,关门前3分钟,成功抵达。

       喀纳斯河大桥到终点,15公里。连续高节奏赶了4个赛道,开始出现疲态,坐下换上最后一双干净的袜子,吃了一碗方便面,感觉有点冷,穿上了外套。7点15分,没能等到凌飞,手机也没有信号,让志愿者帮忙告知情况后出站。 往前一段草地,露水完全沾湿了鞋子,困意上来,走一段,停下来合眼十几秒。进入到森林,才缓了过来,脚下多是倒下的树枝和多年苔藓。期间一段湍急的溪流,两岸只架有单根树干,张开双臂小心通过。遇到第二处溪流,上下游看起来都没有可以直接通过的地方,水面上还漂着动物的骨架,犹豫了一下,直接趟水过去,鞋子再次全湿。往前走了一段,感觉完全迷失,连上一个路标也找不到了。等到后面选手上来,才辨识到正确方向。森林出口是一段已经损坏的木栈道,脱下外套塞包里,继续向前。鞋袜全湿后,加大了对左脚水泡的摩擦,每一步都痛。在牧场入口看到路标,进入到图瓦新村,有志愿者指路,告知这站不用打卡,后面已没有爬升,路牌指示168K左转去东锡勒克,100K右转到终点。


       上午9点40分,冲线。手表数据记录111公里,总爬升3600米,用时24小时40分。全程吃了3个半泡面,18支明治能量胶。原来还计划着当天完赛后去观鱼台(100公里组赛道不经过观鱼台景点),抵达终点后,已没有太多想法,有点可惜。


       虽然有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意外本来就是比赛的一部分,这是一个好故事。


(本文所用照片为作者沿途拍摄,最后两张为朋友提供)

2017穿越喀纳斯超级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97361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xde风 xde风

    心里种草

    2017-06-28 20:46:10 回应

  2. 行知探索·睿行 行知探索·睿行

    每个补给站都没补给 只有山泉水吗

    2017-06-29 09:41:11 回应

  3. XingqiaoL XingqiaoL

    每个补给站都没补给 只有山泉水吗      行知探索·睿行
    有3个补给点纯净水不足,最后只提供山泉了,大站泡面和一些水果还是有的。

    2017-06-29 11:21:11 回应

  4. 朱翊 朱翊

    补给是真的差啊。不过文章叙说平实而真实,赞!

    2017-11-10 20:39:4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