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BMW越山向海 | 天路的约定

嘈杂的机场候机区由于雷雨天气滞留了很多旅客,会长(刘廷华)端坐在3号登机口的角落深处,满面茂密的胡须下夹杂着无奈的神情,略显疲惫。

由大连飞往张家口的航班已经延误了128分钟,望着玻璃幕墙外的倾盆大雨,迎来了他40年的岁月长河中第一次焦急难耐,甚至一反常态的不安,不断的催问工作人员何时能够登机。

尽管他知道在此时的天气状况下是不可能起飞的,但是他还是无法自控的一次再一次的询问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当广播告知SC2911航班被迫取消时,周围的旅客骚动着,随之而来的是大批的人们围堵3号登机口,在几经交涉未果后,纷纷掏出手机对着电话的另一端解释着、抱怨着、无奈着。

“狗哥,我的航班取消了,比赛赶不上了。先别跟大家说,让他们睡个好觉,我再想想办法,你先有个心理准备。”会长冷静的对电话另一端的狗哥嘱咐着。天气的不可控令眼前的一切都失去了控制,原本五个人的天路之约也因此打破了平衡……

整齐停放的车辆,绚丽夺目的中央舞台,在午夜的星空下显得热闹异常。选手们在各自的参赛车辆前欢呼雀跃,夜色中的闪光灯犹如喷着白色火焰的机关枪,刺激着现场每一个人的肾上腺不断飙升。

端端(毕端阳)倚靠在车辆后排的座椅上闭目养神,嘴角上扬的面孔像极了我的奶奶;乐猴(韩德明)在车尾处整理着后备箱内的随车补给品,摇摆不定的神情袒露出一丝不安;而此时的我却和小蔡(蔡洁)在车头处毫无头绪的与狗哥商讨着最后的出发顺序。

大家看起来都很糟糕,因为早在两个小时前,当狗哥通知我们会长因航班取消而不能来参赛时,我们所有人的斗志都急速的下降到了冰点。

这是一场由五人组成一队,赛道全长175.8公里的人车接力赛。总计19个棒次,正常分配下,队伍的棒次数量应该是4+4+4+4+3,而我们此时面临的却是5+5+5+4。

大家都意识到了我们即将面对的是什么,比较致命的是还有一个有趣的规则:每个队伍在报名时都要上报给组委会一个预计完赛时间,且实际完赛时间照比上交的预计完赛时间正负偏差不可以超出90分钟的范围,否则视为成绩无效。

(举个栗子:上报的预计完赛时间是20个小时,那么你的最快完赛时间即是18个小时30分钟,最慢完赛时间即是21个小时30分钟,超出这个时间范围,无论是你提前了还是晚了,都视为成绩无效。)

在这个规则下的我们岌岌可危,信心早已瓦解,我尝试着用各种调侃,缓解车内冰冷的气氛,都未能成功。因为大家都知道,我们上报的预计完赛时间是12个小时40分钟,能不能在安全时间内完赛,全然未知!

photo by 祝宝

破晓乍临,眼前的一切瞬间变的轮廓清晰。群山环绕的起点,跃跃欲试的选手们在起跑区内做着最后的热身,蓄势待发的参赛车辆在发车区内等待着裁判的指引。

这是一场人与车相结合的跑步盛宴,根据预交的完赛时间,我们被分在了第二批起跑。

临近起跑前15分钟,决定由我来跑这第一棒,理由是我的膝盖比较抗造,因为第一段是整个赛段中持续下降最大的一段。

临下车时,我依旧调侃着他们“先来一轮热热身,实在不行就打个酱油,跑到哪算哪。”或许是这句话是严肃跑者的痛点,又或许是大家的心中充满了不甘。

这句话居然不经意间刺激到了他们“尽全力跑,不打酱油,不留遗憾”我没有在意是谁说的,只是觉得大家顷刻间,燃了!

photo by BMW官方相册

崇礼的天气也是典型的草原气候,清晨的温度依然能让人感到丝丝凉意。空气中大量的负离子清洗着赛道上每一位选手的肺叶。

我喜欢晨跑,她很安静,也很温和。但是眼前的画面却是跟以往的晨练截然不同,巨快的节奏,狂跳的心脏,一旦慢下来就会立刻被甩到无影踪。我可能从来没体会过如此剧烈的竞技场面,很矛盾,身体想慢下来,心里却想更快。完全被带动到一个旋涡之中,这看似简单的第一棒实际上是暗流涌动。

在所有人都是体力充沛这个早晨,大家都诠释着最快的奥义,上演着属于自己的速度与激情。

摸着短裤口袋里携带的那块B030-5的号码布,脑海中回荡着会长在临赛前给出的指导建议“第一轮压住速度,不要贪图凉快的早晨而过度输出。”在脱离第一集团后,我尝试着降低配速,让心率回落到80%以下,控制着出汗量。

因为此刻我心里明白,整个过程我们都要比其他人多跑1棒,一定要合理的分配体力,绝对不能提前崩塌。

photo by BMW官方相册

乐猴,跟我来自同一个城市-辽宁大连。低调谦卑的行事作风像极了会长,2年多的跑龄,全马248的成绩也未能让他傲娇。他只是喜欢跑步的时候风从耳边划过的快感,那感觉犹如穿越时空,速度越快,眼前的世界就越是不同。所以他想更快,只为探寻那未曾到达的世界。

当我把接力手环与那张B030-5号码布交到他手中时,我就知道,这第2棒一定会是我们这19棒中最快的1棒

因为追逐风的人,都慢不下来,更何况是与风做朋友的人呢。“这是北大五四队的,那个是嘉友跑的,前面那个是北大未名湖的……”

小蔡坐在副驾驶滔滔不绝的介绍着路上的选手们。仿佛是一名江湖百晓生,情报工作十分到位,甚至都能叫出很多人的名字。这个90后的小男孩对待跑步圈子熟悉的程度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料,跑龄刚满1年的他,凭借对跑步的执着与热爱,以第3棒406的配速向我们证明了他叫小蔡,但是并不菜。

如果把当下的跑步圈形容成是一个江湖,那么我、乐猴、小蔡应该算是这个江湖中的筑基小卒,无人问津。但是端端绝对算得上是这个江湖中的一方霸主,以出色的跑坡能力扬名于各大越野赛场。

在以往的比赛中,我并没有见过那些所谓的大神是如何跑坡,因为我压根儿就跟不上,所以自然看不到。但是这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看端端跑坡,确实有一种墙裂的颠覆感。

第4棒是第一轮的大数值爬升路段,当驾车经过端端旁边时,我都怀疑自己是产生了幻觉。端端在跑坡的时候一直在笑,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笑的我毛骨悚然。“端端是不是在笑?”我难以置信的向身旁的乐侯与小蔡求证,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在笑”车内六目对视,蒙逼至极,原来这世间所有的超能力都是源自真爱,所以……keep smile please.

湛蓝的天空未见一团云彩,浪漫之都的早晨依然谜一样的浮现在渤海湾中。某座小区庭院中的长椅上,满面胡须的男人面带苦笑的摇着头,这一夜的他彻夜未眠,也没能回到家中,怕惊醒了爱人与孩子。

仰望天空伸了个懒腰,感叹着老天真是跟他开了个大大的玩笑,昨夜还是狂风暴雨,今天就是晴空万里,闹的是哪样呢?略微舒展筋骨后,又再一次恢复刚刚端坐在长椅上的姿态,双目紧盯着手机屏幕,时而激动,时而挠头。“第一第二的第5棒分别是409、410,看来咱们可以有想法了。”

男人在微信上熟练的打出一行字,嘴角上扬露出了颇为诡异的微笑。他已经完全沉迷于这场游戏之中,如同身临其境感受着队友们的挥汗如雨,脑海中浮现出的画面令他十分满足。

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随即哼着小曲儿向庭院深处走去,没有再回来。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跑者亦是如此。端端擅长跑坡,乐猴擅长平路,小蔡擅长极速短距离,而我则擅长装A的弟弟。

在领略了会长最初棒次顺序的真正奥义后,我临时客串了队长角色,按照每人个的擅长部分以及即时身体状态安排着棒次。

不过四个人无论怎么排序,每个人最多也只能休息3个棒次的时间,这是先天缺失,无解。当第一轮撸完之后,从数据与大家的神态上可以肯定的分析出,我的状态是最差的一个,没有之一。

因为第1棒之后我就感觉屁股疼,下肢无力。

这是典型的身体被掏空的表现,可惜后备箱的补给中并没有肾宝。乐侯被临时调整到第二轮中爬升最小的第5棒,此时整个赛程中爬升最难的第6棒成为了我们其余三人的热门话题。

“这段我来吧,掌柜一直在开车,多休息一下,我不累。”端端扶着主驾驶座椅,探出头来说着。

“这个爬升,我确实不太擅长,但是端端刚跑完,间隔1棒肯定消耗大,不然我来吧。”小蔡在副驾驶正色的说到。整个队伍最初的计划是所有难和极难的路段都是由会长和我来搞定,而把最最擅长爬坡的端端都安排在了平路和下坡路上。

这是充满智慧的“田忌赛马”排序,毋庸置疑,端端是王牌主力,保存主力的体力,以平路和下坡路去追回时间,这是会长的安排,也是我现在的决定。“不用争了,我来跑第6棒,应该会很慢,但是我会尽力跑。小蔡接第7棒,端端接小蔡上第8棒。不要硬拼,这一轮过后就是一轮短距离,需要有充足的体力玩爆发,所以务必保存体力。”

我一边看着赛道数据一边说着。人车接力赛,比拼的并不仅仅是实力,在没有绝对制胜的实力时,更多的时候也是在拼智慧。

而在实力与智慧共存的情况下,拼的就是鸡血,巧的是彻夜未眠的会长此时在远方发来一句无比鸡血的话“第一第二的第5棒分别是409、410,看来咱们可以有想法了。”

精神食粮是一剂玄妙的幻想,她诱惑每一个胸怀梦想的少年郎们甘愿倾尽所有。天路的约定也因会长的那一句鸡血而更加充满戏剧色彩。

我们妄想着凭借四人之力能够在领奖台上留下我们的底片,我们幻想着凭借五人的意志能够在这崎岖的天路上留下我们的诗篇。

我们不断的挥动双臂,用交替前行的双脚丈量着天路。来时的路上虽然各自拥有各自的梦想,现在却都朝着同一个方向,此刻的凝聚让我们真切的感觉到有你,真好!

慧慧(化名)是BMW专属CP8补给站的一名志愿者,她喜欢用手机记录下每个她服务过的选手的样子。所以她不准备放过每一队选手,正当她清理着手机内存时,又一队的车辆驶进了车辆停放区。

慧慧迫不及待的冲上前去拍照,奇怪的是这组人的车上只有三个人,这不禁让慧慧充满了好奇,于是上前询问“你们车上怎么只有三个人?”“呃……我们的队长因为航班取消,没能来参加比赛,有吃的吗?”主驾驶的司机回答说。“四个人的队伍跑的这么靠前?你们好牛喔!快跟我来,我这有好吃的。”

慧慧一边说一边观察着这三个人,他们的神态跟前面过去的队伍差不多,都是酷酷的,不过其中两个走起路来有点不自然,很疲惫的样子。他们很遵守规则,始终保留一个人在车上,交替的下车补给、拉伸。

当迎来接力的队友时,其余的三人片刻不停留的上了车驶离CP8。此时的慧慧才想起来,还没有来得及给他们拍照,好遗憾!

“176公里接力,就是每人一个马拉松呗?”我不记得这是赛前哪位同学的调侃了,不过起初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并没有觉得能有多难。但是当进行到我们的第三轮时,身体的信息回馈让我们觉得,这比马拉松的35公里的鬼门关都要难受。

尽管第三轮的距离都很短,爬升也不大,但是那没完没了的过山车似的公路,外加中午的高温以及迎面吹来的逆风,都让每一棒的我们异常的艰辛。速度的爆发从小蔡的第9棒开始点燃,中间只休息了1棒次时间的小蔡依然能把配速维持在410,乐猴和我也在这第三轮中火力全开的输出着。

看着手机中刷新出的实时成绩,落后的时间在大家挥舞双臂间一分一秒的追回来,我们真的很有希望拼进三甲,直到Salomon越野队出现之前,我们一直这样认为着。

道路两旁绿油油的植被在风中左右摇摆着,天空中的云朵开启了组队模式,企图遮挡住整片蓝天。公路上的不远处驶来了一辆BMW X5,引擎盖上印有优极悦心之巅的图腾。这是一台已经陪了我们100+公里的伙伴,舒适宽敞的车内空间让我们在这段征途上让身体的疲惫得以缓解。

车载导航上的贴心设置也很有趣,每当到达下一个接力点之前,都会发出一个清脆的号角声作为提示。“Salomon队太变态了,最后一组出发,现在都过CP11了。”

小蔡在副驾驶翻动着手机说着。我打开了天窗,任灼热的空气一股接一股的涌入车内“干一个,赚一个,别想太多。”我对小蔡喊着,随即又关闭了天窗。

号角声第12次响起,我催促着大家尽快下车拉伸,自己则是放平了座椅,利用这短暂的空闲时间尽可能的缓解忍了一路的酥麻感。在刚刚跑完第11棒后,体能似乎到了一个小极限,手脚发软而且还发麻。

我并没有受伤,也没有生病,只是在10天前刚刚完成一场强度较大的比赛,想必是身体没能得到充分的恢复,才导致脚尖末端毫无知觉。这一症状我并没有跟队友们汇报,只是强忍着内心的煎熬,期盼着端端能够给我们带来惊喜……“回来了,端端回来了!”

小蔡兴奋的叫喊着。第12棒端端凭借他出色的跑坡能力连超两人,以10+秒的微弱优势率先进站打卡。

优极悦心之巅的队名在实时成绩榜上第一次晋升至第三位,我们所有人都沸腾了。

此时的端端被汗水浸透了全身,但是脸上依旧挂着微笑,就像是一个刚刚逃课成功的孩子。看着眼前的这个汉子,我甚至都觉得,我们还能再赚一个,再赚一个……

荒野大逃亡,这是我们在第四轮的真实状态。

在体能无限循环下降时,追逐者和领跑者的心理区别就尤为明显。自端端完成逆袭之后,我们就由如同惊弓之鸟,玩命的奔跑,根本无暇顾及周围的景色,总是觉得身后有人带着猎枪在追,慢下来就有生命危险。

这个过程很焦灼,10几秒的领先,就是几米的距离,这根本算不上差距。这并不是什么冠军之争,只是两队人马一路拼到这里,都不想留下遗憾,所以都在拼尽全力的诠释着队伍的信念。

在这段路的车上时,我们有做过这样一个假想:如果会长能够参赛,我们或许能照比现在更靠前许多,至少能够黏住现在的第二名。“也不能这么想,会长来了,我们肯定每人会少跑1棒,但是会长没来,却激发了我们拼死一搏的潜能,还是讨论一下后面的棒次吧。”我在副驾驶一边磕着能量胶,一边把大家拽回现实中。

询问了一下大家的状态,并强调不可以隐瞒实情,必须汇报真实状态,因为接下来非常关键,如果被反超,士气必然瓦解。在几经确认后,我把自己的身体状况告诉了大家,并确认棒次

乐猴接坡度较缓的第14棒,我接最后一个爬升过百的第15棒,这一棒也是我整个赛程中的最后一棒。因为已经是强弩之末,再接着上,一定会影响整体成绩。端端接一路下降的第16棒,并嘱咐他这棒要有所保留,因为最后一棒(第19棒)还是他,由小蔡和乐猴分别执棒17、18。没有办法,四个人的队伍,无论怎么排序,总归是要有三个人跑5个棒次,有些时候没得选择。

在我刚刚跑步的时候,就经常听到有人说“跑的快,没朋友”起初的时候我不太理解这句话,后来在不同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