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巨人折戟-我的巨人之旅330经历

“整座山只剩我一个人在狂奔,眼看11点前到达打卡点无望,我茫然坐在地上—难道人生第一次被关门就将发生在最重要的一场比赛?”

“这次比赛,我有无数个理由取得好成绩—10年不遇的好天气、武装到牙齿的装备、充分的赛前数据分析、合理的跑动节奏、严格的计划执行、而且226公里跑完,不仅没有脚泡,连肌肉都没有酸痛感,但是在一连串匪夷所思的小概率事件打击下,我居然在第四赛段被关门了”。

“巨人之旅最大的难度,就在于它的不可预测性,比赛的变量实在太多,每一个选手都必须在状态好时积累足够多的安全边际,以便于遇到困难时使用,而困难,是一定会遇到的。”

‘虽然耿耿于怀,虽然觉得有很大把握完赛,但如果你问我明年还会不回来,我还真不好说。330公里最精华的部分,我已经都走完了,再来一次,无非是要了却一桩心结。如果有更重要的事情、更好玩的赛事,这个心结不了也罢。’

巨人之旅结束两天了,时不时还会陷入莫名的懊恼。在一个梦幻般的开局下,稀里糊涂痛失好局,最大痛苦,莫过于此。

备赛

跑步六年、越野四年,每年我都会给自己订一个难度上一个台阶的目标—从马拉松、百公里、极地长征、到大铁人,去年完赛UTMB后,巨人之旅顺理成章成为下一个目标。

巨人之旅,总长330公里、累计24000米爬升,从实战看,相当于3个UTMB、6个百公里的强度,有老鸟做过统计,完赛巨人之旅的时间差不多等于UTMB完赛时间*3+10小时。

坦率的讲,我这次赛前训练准备是不足的。2月份报名,3月份我就辞职创业了,经常加班到深更半夜,每个月只能勉强保证260公里左右的路跑量,六月份刚开始山地训练,就在阳台山下坡的时候严重扭伤了右脚踝,医生建议休息八周,整个六七两个月我都只能游泳骑车,加上纸上谈兵地分析赛道数据,直到八月份比赛临近才进行了六次山地越野强度训练,包括一次四姑娘山的高原拉练。计划中的一到两次百英里实战拉练,从没机会试过。不过,后期的几次训练效果特别好,基本上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补给,就能不知疲倦的一直跑下去。

尽管训练方面准备不足,但是这五年来,每年订下大赛目标,我都会找出关键点,将它们分解成几个小目标,一个个来攻克,每一年曾经看起来高不可攀的目标也都有惊无险地完成了,我也就此对自己的这套备赛框架体系充满了信心。

反思和总结

现在分析起来,导致失败的因素包括以下几点:

1、 对天气的变化准备不足。按照当地长大的泰尼卡中国区总裁的话来说,巨人之旅的赛道本身并无危险,危险的是突如其来的天气的变化,一旦下雨下雪,赛道就会很危险。我们这次赶上了好运气,7天里面有六天半晴空万里。我之前对参赛选手遇到的困难做过归因分析,主要包括:脚泡、肌肉拉伤、关节疼痛、睡眠不足、肠胃问题。这次也针对性地做了准备,跑完226公里,这些情况都没碰到。但我偏偏漏了一项,那就是“冷”。今年大部分比赛时间处于低温状态,夜间在山顶更是到了零度以下。我刚出发的时候为了卡位跑得很欢,进山林被冷风一吹,嗓子就有了炎症,第二天更是呼吸道堵塞,不敢放开跑;最近连续三次比赛不是嗓子发炎就是发烧,嗓子炎症这个已经成了我的阿硫克斯之踵,这个问题以后一定要特别注意;

2、 对医生的盲目依赖。从第二天开始看医生,一共五次,总共花了我三个半小时,得到的却只是几粒安慰剂,这3个半小时省下来,绝对不会被关门。其实今年的干冷天气,很容易导致呼吸道感染,后来在终点看到的选手绝大多数是一路咳嗽过来的,也就我被医生耽误了。在西方生活过的朋友都知道,西方的医生虽然专业,但他们对感冒咳嗽一类的小病采取的是自愈原则,去了也是浪费时间。用老鸟的话说,“若想完赛,远离医生。”

3、 对组委会盲目信任。这次碰上临时改变赛道,从第四赛道169公里处下山,突然发现组委会正在改赛道,两个工作人员就在我们前面一路插着小黄旗,我们一组八人跟着他上了山,他们又说错了,要从另一面上,还告诉我们这是一条近路,离下一站Neil很近了。我们傻乎乎喝着咖啡晒着太阳等着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下一步从哪里走,直到后来才发现花了5小时,我们只推进了2.5公里!这直接导致我们这一组8个人全部被关门。事后组委会也承认了错误,但是已经于事无补了。这件事我也不是特别怪那两个工作人员,他们本来就是志愿者,又不太会讲英语,沟通不太顺畅,越野赛么,还是自己要多长两个心眼。

4、 忽视了巨人之旅的复杂性。赛前计划定的过细。去年UTMB,我用了自己的模型,根据算法,基本每一段用多少时间都可以计算出来,这次照方抓药,我原本的计划是前半段控速,节省肌肉和关节的使用,后半程开始发力。但是,巨人之旅最大的难度,就在于它的不可预测性,比赛的变量实在太多,每一个选手都必须在状态好时积累足够多的安全边际,以便于遇到困难时使用,而困难,是一定会遇到的。结果,计划中一盘很大的棋,还没发力就被关门了。

5、 最主要的,是思想过于放松,失去了对比赛的敬畏之心。这次开头跑得不错,全身一直处于放松的状态,加上前三站一直按计划在跑,也没觉得有多难。思想一放松,看手机、聊天,很多时间就这么一点点溜走了。如果一开始就抓紧时间,保持足够的时间余量,前面两个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如果再让我跑一次,我一定在赛前多做山地越野,特别是2000-3000米亚高海拔地区的越野训练;我会在在体力好的时候抓紧时间,多储备一些时间;我一定不再打开手机,一直保持高度的专注;我一定带好可能用到的药品,连医生的面都不想去见。





















赛事回顾

以前单独参赛,都要花很多精力研究行程,这次参加泰尼卡队来库马约尔,最大的好处就是省心。我们提前四天到达,不仅把第一段和最后一段路线跑了一遍,还仔细分析了每一段赛道的特点。

经过UTMB期间的冰雪,库马约尔每一天天气都在好转,到出发那一天,更是艳阳高照,大家跑得都很欢,平均用时也普遍好于上一年。第一赛段的第一座山虽然也很高,但是路况非常好,下山的时候居然还有好几公里柏油路,大家都想,巨人之旅也不过如此么。但是第二和第三座山就露出了峥嵘,不仅绕来绕去没个尽头,还有很多悬崖峭壁,需要结绳通过。上山是我的强项,一路都能超过其他选手,但是一下山,欧洲选手就如同一阵风一样从我身边飘过,很快影子都不见了。越野赛比的就是下坡,像我这样基本还只能靠一身正气,一路小心翼翼连跳带挪地下去,仔细观察当地选手,一般是不选择落点的,不管大石头小石头一律碾压,这应该是得益于超强的核心和小腿力量,即便踩空,也能迅速反应调整。

在第一赛段最后一座山顶不远处,我看到了杨源的纪念碑,已经有同胞放了两块月饼上去了。

13小时到第一大站,比计划中还稍稍好一点。进站后给手表充电,给两条腿抹上防止酸痛的药膏,再换一身衣服电池什么的,一小时就过去了,稍稍打个盹,再吃顿好的,两个半小时出站。而我的两个队友大胖和林凯进站后连包都没打开,拿跟香蕉就走了。我还在嘲笑他们这么急吼吼,事后想,他们都是去年参赛过的老鸟,知道要抓紧每一分钟,反而我才是那个盲目乐观的傻子。

第二赛段要翻过三座大山,海拔在2800—3200米。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自己嗓子被什么堵住了,下坡和平地没问题,只要一上山,走不了几步,就会因为呼吸不畅而气喘吁吁,稍微咽一下口水嗓子就疼,怕引起炎症高烧,我也不敢咳嗽。

到了第三座山,更是走两步就喘成狗,同时还伴随着心率急剧上升,要停下来等呼吸平复了才能前进,这一座山我整整爬了五小时,几乎所有能看到的人都超过我了。

下山的时候发信息到群里求助,除了去看医生,貌似大家也没什么好主意。赛后按照心血管主任医生加老鸟大胖的说法,这时候就要使劲咳嗽,把嗓子眼的痰咳出来就没事了。

但我还是选择去找了医生,他替我检查了血压、体温和肺部,最后结论是要多休息,给了我一片药丸,吃完我就洗个热水澡睡着了,还以为拿到了什么灵丹妙药,后来才发现是一粒止疼片。。。

在第二大站耽误了三小时,包括四十分钟看医生,我和几个队友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但是和赛前的计划基本一致,38小时出站,一路轻松。第三段只有一座大山,然后就是一路下坡。

不知道是睡了一觉休息好了,还是心理作用,这一段感觉非常好,轻轻松松地跑下坡,为了防止大腿过早酸痛,我还有意识走了一段来保持好状态。到了后半段,上坡的时候又有些气喘,所以我打算到Donnas这个大站再找一下医生。没想到这就成了我滑铁卢的开始。

第一个医生还是老一套替我做了一个检查,说状况还可以,建议我好好洗澡睡一觉,出发前再来找他确认一下。我用两小时收拾完后,看看给第四赛段留了27小时应该也够了,就又去找了下医生,没想到这次换了一个神情忧郁的大帅哥,他坚持给我做了一个全面检查,最后建议我退赛,因为“感冒需要休息”,对于这种荒唐的理由我当然严词拒绝了,他说,那好吧,起码要做一个雾化治疗,六七分钟就够了。事实上他慢悠悠地配药、连接装置,中间还和我讨论中国经济奇迹,居然浪费了我两小时。两小时!原本跟我一起出站的朋友都走完第一小段了!临走时,他还继续用忧郁的眼神看着我说,“徐先生,答应我,这几天每一站你都要去看医生,而且赛后要找一个医生好好照顾你。”。。。他这个语速、眼神,估计是个单身美女就要被他融化了,而我想到的只是时间还够不够。。。

就这样,三次进大站,一共花了9小时,我却只睡了50分钟,留给第四赛段的时间只有25小时了,这也是完赛选手的平均用时。

在深深的夜色中,进入第四赛段。Donnas是一个颇有规模的建在山区的古城,有罗马时期留下的很多遗址。组织者为了充分展示城市风貌,前十公里都在城区和山区之间来回切换,很多路走的似曾相识,好几次还以为绕回来了。路况很简单,但是在城区不停上下很容易产生疲倦感。

这样在爬这段第一座最高的大山的时候,我开始产生了幻觉,感觉路边的每一块石头都是一个人,我不断提醒自己,这个是幻觉,不能当真。事实上我还处于一个更大的幻觉环境里,我认为自己是在武功山(其实我从没去过武功山)和3个平安证券的朋友(我根本没有平安证券的朋友)在登山,我不停地抱怨路况太差,武功山政府也不好好修一下路。跟我一起走的三个法国人当然听不懂,不过显然他们也处在幻觉中,用法语叽里咕噜和我说个不停。我们就这样鸡跟鸭讲,稀里糊涂地一起到了山顶。这里有一个小旅店作为休息站。我要了一小时好好睡了一觉。醒来已经是六点半了,出门正好碰上云海加日出,美爆了。

精神重新抖擞,前进也重新愉快起来。这座大山似乎永远没有尽头,不停上下,公里数前进的很慢。到Barma站的时候,碰到几个朋友,大家一算,还有14小时走22公里,怎么都没问题。

但就这这时候,第二大乌龙来了。下山没多久,我们忽然发现路标改了,走上了一条土质的盘山公路,走了好久,开始上山,有两个工作人员就在我们面前一路插着小旗做标记,走了一半,突然说错了,要从另一面上山顶垭口,并且告诉我们这是一条近路。我们前后八人欢天喜地的抱着赚便宜的心态翻山到了一个小补给站喝咖啡、晒太阳,等着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怎么到下一站去,一直等到这个站快要被拆掉,才发现我们根本就是被摆布绕了一个大圈,用整整五小时才推进了2.5公里!这时候有三个人当场表示退赛不玩了,我们五个打算博一下,开始朝着下一站Neil狂奔。阿尔卑斯山这种复杂路况,要跟着走还行,想要跑出两小时余量,难上加难。这时候我碰到一个头发胡子都雪白的老头,是一个美国的木匠,但是谈吐优雅的像一个学者。他已经决定退赛了,但自告奋勇带我跑到Neil的这一段下山路。可能因为常年登山,他非常了解山体的结构和走向,总能迅速找到正确的路(这时候路标已经被狂风吹得东歪西倒了)。他说,“走了这200公里,该看到的景色都看到了,后面就是苦熬了,没什么意思,我玩够了该回去喝啤酒了,你再加把劲,还有可能赶上。“

我们狂奔之下,居然在5点前赶到了Neil,但是一个悲伤的消息是,接下来还有13公里上坡的路,正常需要7小时,而我只剩四小时了。

这时候跟我一批的人全部放弃了,我打算博一下,但很快发现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一开始就要翻越一座大山,接下去天黑了,高山草甸虽然是整体下坡的路,但一脚深一脚浅,根本没可能快速跑起来。

周围一片漆黑,整座山只剩我一个人还在狂奔了,眼看11点前到达打卡点无望,我茫然坐在地上—难道人生第一次被关门就将发生在最重要的一场比赛?”我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这次比赛,我有无数个理由取得好成绩—10年不遇的好天气、武装到牙齿的装备、充分的赛前数据分析、合理的跑动节奏、严格的计划执行、而且226公里跑完,不仅没有脚泡,连肌肉都没有酸痛感,但是在一连串匪夷所思的小概率事件打击下,我居然在第四赛段被关门了。这 不 公 平!

垂头丧气回到酒店,发现很多邻居已经在了,精英选手都已经完赛,而业余选手包括我们酒店老板和泰尼卡的理疗师,都是在第一赛段就退赛了,更难以置信的是去年的冠军Franco,这次在309公里感觉肺部不适退赛,当时离终点不过30公里,而他领先第二名两小时。

晚上和泰尼卡的精英选手一起晚餐,发现他们全是奥斯塔山区长大的,巨人之旅,对他们来说,可能跟我们去杭州跑山一样稀松平常。这也决定了他们适可而止,而我们会很拼,因为中国选手都把这个比赛当成了一个向征、一个符号和标签。

虽然耿耿于怀,虽然觉得有很大把握完赛,但如果你问我明年还会不回来,我还真不好说。因为330公里最精华的部分,我已经都走完了,再来一次,无非是要了却一桩心结。如果有更重要的事情、更好玩的赛事,这个心结不了也罢。























2017.9.19,于返程航班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98021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3a67e35be4bffd8e94344717f083b80a
    sansanLv.17
    2017-09-21 17:25:30
    超马的未知也许正是她最大的魅力,加油,明年再来

    回应

  2. 8ce803c60e97bb91912a72117fab3820
    天舒Lv.18
    2017-09-23 15:58:28
    超马的未知也许正是她最大的魅力,加油,明年再来      sansan
    的确如此

    回应

  3. 4740ba6d294674fa4af64e6a33e50419
    佛山豪豪Lv.4
    2017-09-26 15:20:21
    已经看过了大部分精华,就没有必要再搞一次了,还是参加PTL吧。就象我张掖100半程退赛,剩下50公里全是下坡的泥路且坐退赛车时全部经过看过了,精华早已过,就没必要重新体验一次了。

    回应

  4. 8ce803c60e97bb91912a72117fab3820
    天舒Lv.18
    2017-09-26 16:59:36
    已经看过了大部分精华,就没有必要再搞一次了,还是参加PTL吧。就象我张掖100半程退赛,剩下50公里全是下坡的泥路且坐退赛车时全部经过看过了,精华早已过,就没必要重新体验一次了。      佛山豪豪
    有道理

    回应

  5. 17d86042374159d5de81ba7fcb6bed11
    东北大胖Lv.2
    2017-09-28 16:04:38
    再次拜读老弟大作
    发现你最大的失误就是补给站没有好好休息睡觉。
    到了第4赛段,感觉你此前没有多少睡眠。
    赛前反复提醒大家,第4赛段最好预留28小时。这次你只预留25小时。
    如果在途中没有遇到自愿者改路标,相信你还有机会提前到达第5大站。

    希望明年你还有参加TDG的冲动和意愿。

    回应

  6. 8ce803c60e97bb91912a72117fab3820
    天舒Lv.18
    2017-10-06 12:34:12
    再次拜读老弟大作 发现你最大的失误就是补给站没有好好休息睡觉。 到了第4赛段,感觉你此前没有多少睡眠。 赛前反复提醒大家,第4赛段最好预留28小时。这次你只预留25小时。 如果在途中没有遇到自愿者改路标,相信你还有机会提前到达第5大站。 希望明年你还有参加TDG的冲动和意愿。      东北大胖
    这次的确太轻敌了,应该前紧后松。

    回应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