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我想去那里——凯乐石环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碎碎念

“我想去那里”

老古董朋友圈最后一句

以往的选手再熟悉不过他,容许我,小小的怀念一下

时隔一年,翻出去年赛后的碎碎念,拖沓那么久,依旧不知用怎样的言语来记录当时的心境,或许该多阅读,才不至于如此匮乏。

原本今年打算60K,体验究竟是怎样的状况导致两届都无女选手完赛。前些日,因环保组不得不取消了大峰顶,自然降低了难度。犹豫再三,决定转为100k,毫无底气,充满了未知,一直都处于自己把控范围内,而这一次,我选择挑战。

UTMS更像是一场山地嘉年华,选手们提前适应高海拔适应赛道,拍摄美景,日隆这个小镇充满了户外的氛围,一时间,我想,不久之日,会有霞穆尼那种感觉,尽管压根就没去过。

UTMS落幕了,足够让我们回味好久好久。一片片头灯照亮着前行的道路,时不时仰望满天繁星,急匆匆爬上大峰顶,一路与折返的选手们互道“加油”。燥热尘土飞扬的马道,补给跟不上,体能消耗的难受,全程徒步,最后4k尾随Julien Chorier小跑。他高反的厉害,步履维艰,能和超级大神跑上这一段,一种荣幸。默默地停在最后一段,静静地等待他冲线。10小时6分,第9,不意外,身体也没多大感知,就像一场梦。或许,会回去。

虽然以前玩高原重装,也从未高反过,似乎没人觉得我会高反。但,依旧提前半个月吃红景天,依旧决定提前一周过去适应。我就是这么一个,小心谨慎,又爱冒险的人。

出发前一个礼拜,菜菜说,你上马刷成绩,再赶去四姑娘,风险太大。正当犹豫的时候,重感冒了,到什么地步呢?硬撑着上班,下了班立马躺尸,不停地灌药,吃了东西就吐。直到礼拜三的晚上,没有丝毫好转,跟千千商量着,要不放弃上马,这个国内的第一场全马,哪怕训练状态很好,哪怕真的很想跑那么一个全马。硬撑着去跑,能不能跑下来对于当时的身体状况而言都是问题。不舍的退掉了周日晚上上海的机票,买了周六早上杭州的机票。似乎松了一口气,却又那么难过。

背着感冒药,一箱装备就这样到了天府之城,抵达酒店,昏沉沉睡了一下午。撑着病殃殃的身体,怎么说都要去撸串串儿。145元1公斤的串串儿吃到嗨,心满意足。完罢,回到六年前的莲花府邸,静静地坐着看着,热闹似乎是别人的,而我守护着自己的那片小天地。

UTMS群里官政大哥发布了搭车消息,次日,就把我和千千捡上带去四姑娘。这一捡,种种都是官大哥一手安排,甚是感激。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样。

礼拜一,适应性轻松游,双桥沟。景区大巴拉到最里面海拔3800m,沿着栈道往外走,一路拍照,折几段沙棘吃吃,徒步了十公里,收工,上车一路拉回。

礼拜二,九点出发,一路徒步慢慢沿着路标,慢悠悠的两小时十五分抵达CP1打尖包,四个半小时抵达大本营,坐着晒了会儿太阳,风出奇的大,找大爷买了两斤红景天便下了山。下山两小时多点儿,全程几乎徒步,遇到平缓点儿的马道,我和千千小跑起来,头却开始痛了,又老老实实徒步。下了山安然无恙,瞅到组委会搭起了架子,便跑去摆拍了几张。哪知回到客栈,狂吐不止,微微头痛,晚餐清单喝了点粥,早早便上床休息了。

体验了赛道,发觉到CP1的时间是相当卡的,需要小跑起来,也并不好跑,马道,下过雨水之后泥土变得硬邦邦,窄窄的,左右高低落差大,跑起来费力,还有崴脚的风险。

礼拜三,起床头痛消除了,早餐之后沿着马路走了会儿,爬上嘉绒酒店领取了参赛包,又回到客栈,懒洋洋晒着太阳磕着瓜子,睡一觉醒来,走下去换一家吃饭,换个口味。吃完又犯困了,回去一觉睡到五点多,爬起来,穿上压缩裤,软壳衣,沿着长坪村里的公路,慢慢跑,边跑边拍照,往返玩了六公里。组委会的架子搭的差不多了,又跑去摆拍了几张。晚上跑去听听60K的赛道讲解,会会朋友们。

礼拜四,赖床到九点爬起来,慢慢走上斋戒坪,晒晒太阳拍拍照。沿着赛道回到起终点,熟悉一下路况。下午驱车前往小金县城采购土特产,无奈半路堵车又折返回来。晚上,肯道尔的电影节以及42K线路技术讲解。

各地的跑友们都已抵达,老友们打声招呼,赛事对我而言就是朋友们的聚会,大party,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赛事,却是同样的热情与温暖。

礼拜五,开幕式以及分享会,沿着赛道上去晒晒太阳,瞅瞅virbram非凡之队拍片。未曾想过,万分荣幸,不久自己居然进入了队伍,今年更是一起体验100k。跑去尝了肥肠粉,石头给带了一颗大柚子枣子等水果,回去又是一睡到天黑。装备理理,一群跑友们吃吃饭聊聊天,早早也就睡了。

马老师独一无二的牛角帽

城市里长期快节奏的工作,在这里悠然舒适,手机可以处于静音状态,晚上特别冷,日隆也没有什么娱乐场所,早早上床看会儿球赛便睡去了,也不用定闹钟,自然八九点醒来,懒洋洋的下楼吃早餐。再上山溜达溜达。

比赛开始了,一开始的节奏却出乎我的意料,原本和千千订下的是1小时40分到CP1,4小时到CP2,11小时内完赛。却1小时30分到了CP1,2小时52到了CP2,已经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期。前面关门时间太紧张,也需要留足体力从3700m一路爬3K到5000m,更多的是要避免高反。剧烈运动,谁都没法保证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情况。过了大本营,走两步停停,往大峰顶爬着,一大半处,便开始遇到第一位折返的女选手,一个个数着,已经超出了六个。心里反而安心一些,没有追击的斗志,只想慢慢地爬上去,再以下坡来站准自己的位置。

超然的起跑 那一刻

可是,千千止步于半山处,崴脚,当我在大峰顶悠哉等待了七八分钟,未见他上来,才快速下坡,相遇,他怪我耽搁时间,没有以下坡的优势去追赶前面的选手。难得一起爬大峰,我觉得一起站在5000m山顶,看看风景,要比成绩更值当。作罢,开始下坡,再次回到大本营补给站的时候,我一个人走进去拿了一个小面包,喝了小口红糖水,双腿已经轻飘飘站不稳了,双膝跪在了地上。追出大本营栅栏,右脚绊倒崴了,顺势以降低崴脚力度,左膝跪地。痛的哇哇大叫,又不得不继续上路。很想小跑,却怎样都难受,是燥热,是消耗,还是选择一路快走。

大峰顶

和子君的合影 就是打卡 嘎嘎~大峰顶

单冲放在千千包里,只好裹着羽绒服,没有速度,也就不敢脱掉,怕冷,却热的特别难受。遇到42K折返的选手,又打起了精神朝着大黄棚子赶去。过了小独木桥,哎哟,天哥端着碗,聊着天,悠闲的坐着。听到了一句话“专治包邮区”,哼,包邮区也能克服高反,也能有不错的成绩。我进站,两名女选手正好离开,不想急匆匆追赶,已经不去在乎排名了,只想吃点儿喝点儿,让身体好受一些。喝了半罐银耳汤,吃了点儿面片,揣着小面包。

返回打尖包时,千千包裹着脚踝,等候了好久,恶狠狠脱掉一路让我燥热不已的羽绒服,换上了单冲,舒舒服服向终点飞奔。他一瘸一拐往下挪着,片刻,我想陪伴一起,但看了看赛道,我想,尽情享受最后的赛道吧!他会理解的。

Julien Chorier的背影

飞奔至终点的那一刻就是脱掉软壳裤,舒舒服服坐在地上散散热。光着脚丫拧着跑鞋,走回住所,冲完澡裹着棉被昏昏沉沉睡了会儿,才起身洗净装备,吃饭,喝酒,聊天。

终于,捧回了砸核桃利器,沉甸甸

高海拔赛事最重要的就是克服高反,无法预测的天气。或多或少,都会有高反,都会遇到不舒服的状况,需要更强大的自我调节,无论是心态还是身体,这也正是吸引我的地方。

怀着一颗敬畏之心,带足装备,踏上与高山大地对话的道路。

奔跑在这条路上的目的不是为了获得自由

因为它就是自由本身



2017 环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98217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