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落雪时节恰逢卿- 2017四姑娘越野札记

你可以一辈子不登山,但你心中一定要有座山。它使你总往高处爬,它使你总有个奋斗的方向,它使你任何一刻抬起头,都能看到自己的希望。

四姑娘山这四个前舌音,已经在我口中百转千回了两年. 每次都是因为工作原因失之交臂. 这两年间当我赶地铁上班时,太阳便照上双桥沟的布达拉峰;当我埋头Excel报表时,撵鱼坝的鱼刚溜出渔夫的掌心;当我挤进汹涌的食堂时,海子沟的牦牛在山坡游走;当我打包行李站在浦东机场时,四姑娘下起了今秋第一场雪。

有一些高跟鞋走不到的路,有一些喷着香水闻不到的空气,有一些在楼宇里永远遇不到的人。在我们的日常圈子之外,有着另一个世界,它在召唤.

2017.11.04. 凌晨3点.

今天60公里组将从海拔3400米出发,累计爬升3350米,最高海拔4450米.

起跑线拱门前一曲高昂的《conquest of paradise》燃烧了多少选手内心中的熊熊火焰!

为了这一刻,我们准备了多少天?

有霜冻和积雪,被组委会建议带上麻绳防滑

以下是我参赛的装备,后面我会说到这些装备存在的优势和错误. 供大家参考.

头部:Salomon 速干帽+ 始祖鸟Arc Mountain Toque 抓绒双面保暖帽.

上衣:Nike pro warm紧身衣+始祖鸟抓绒covert hoody (面料比P的要厚 保暖Covert基本是全球最好的绒衣 也是鸟最顶级的抓绒系列)+始祖鸟轻量羽绒Cerium LT Hoody+始祖鸟 Beta LT硬壳.

裤子:Nike pro warm紧身裤+猛犸象软壳裤Fiamma Softshell Pant

鞋袜:Salomon大红鞋+CS豆豆袜+Salomon防沙套

手套:Nike半指+迪卡侬全指

越野包:12L Salomon

风镜:Oakley (不习惯在跑步中使用眼镜,个人感觉可以不带)

起点-CP1 280m爬升,7.5公里.

非常容易的马骡道,全程可以跑.

提前20分钟到CP1,感觉穿的太多全身是汗,因为之前拉练过这段路线知道后面有个大爬升,就把始祖鸟羽绒脱了轻装上阵.

这里我犯了两个错误.

1. 羽绒衣外不应该套硬壳,汗水热气完全散发不出去,造成羽绒遇水失去保温效果..

2.产生过多汗水又把羽绒衣脱了,在后面到达海拔4600的地方,差点失温.

建议软壳配抓绒或者羽绒配抓绒即可.

CP1-CP2 710M爬升,5.8KM

这段爬升犹如蜀道上青天,当时凌晨5点左右天还是黑的,只见一座黑黢黢的高山横亘于面前,星星点点头灯如萤火闪烁,直达天际.

一步一步向上攀登,海拔从3600m上升到4400m,看着脚下从青黄小草变成霜花满地,再变成冰渣,再变成没过脚踝的皑皑积雪.

十指和面部已经完全失去知觉,停下来重新穿上羽绒衣,手指冻僵已无法将拉链拉上.

唯一支撑我前进的动力是,停下来更冷.

这里我犯的错误是,忘记带保温杯,这个失误很严重. Salomon水包的水管在低温下完全冻住,没有水喝,只能抓赛道上的雪来解渴 . 同时我使用了迪卡侬的全指手套,这个手套并不防水,当接触积雪后被打湿就结冰,不但不保温反而更冷.

我有四个手指冻伤,算好不严重没用截肢的风险.

推荐大家使用始祖鸟的防水手套,装备不是用来装逼的,它在恶劣天气下可以救命.

第三天冻伤的手指开始出现水泡.

如果情况再严重一点,手指发黑就只能截肢了.

再回到11.04比赛现场.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盏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完赛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几番绝望几经挣扎,终于在精疲力竭那一刻看到CP2的帐篷. 犹如雪地上的风马旗,向我们召唤.

有救了.

进入帐篷的每一个选手状态都很不好,有些甚至无法清楚地说出话. 我喝了两碗热粥两碗热水后,就去烤火,这时候也顾不上关门时间,只想着让身体热一点起来.

大约过了15分钟,身体缓过来了,却开始全身发抖,手开始恢复知觉却撕心裂肺的疼. 作为包邮区的孩子,我真的是经历的太少太少.

比赛还是要继续,硬着头皮冲出帐篷.

CP2-CP3 全是下降,6KM

东方既白.

离开CP2没多久,天开始放亮,左侧是白雪覆盖的八角棚海与日照金山的幺妹峰,此景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

站在这群山之巅,极目千里,我忘却了寒冷忘却了疼痛,望着熠熠生辉的雪峰,沧然泪下.

山从来没有被征服,我们征服的是那个过去的自己.

这里要提醒的是,iPhone手机由于低温无法开机拍摄,我带了Gopro6,它在低温下运作正常,对弱光逆光的控制也很好,体积小方便携带,建议大家攀登雪山时使用.

人类原始的动力被太阳神唤醒,我们在雪峰上奔跑.

帅不过三秒,很快就到了本次赛事中令人难忘的"雪山滚猪"环节.

在江浙一带的越野赛中,下坡就是我的弱项. 胆量和灵活性都不够,加上这次下降的赛道是悬崖边积雪的横切道,我几乎是寸步难行,几步一摔.

灵机一动,我索性坐下来,坐滑梯一样滑下山去,期间用登山杖把控方向. 速度是提高了不少.

然而雪山毕竟不是滑梯,在下降的过程中,由于滑行速度过快,几次翻滚到横切道外面,幸亏雪厚不致于滚落山崖. 又好几次屁股磨到雪下的岩石,疼痛无比.

应该带上简易冰爪的.

降到3700米海拔时,已经是10点左右,气温回暖,身体恢复知觉,回手一摸,屁股上全是血,两条裤子已然被岩石磨破.

屁降这种损招可使不得啊.

远处花海子的CP3帐篷已近在眼前. 沟底是一片堪比九寨沟的漂亮湖泊,倒映着天光云影,湖边芳草萋萋,两侧雪峰林立,直插蓝天.

我还是比较能忍疼的,在CP3吃了碗美味牛肉粥拿了包闻酥园核桃酥,又向CP3的志愿者要了头巾绑在臀部(臀部破了5cm大口子),继续向CP4前进.

CP3-CP4 360M爬升,5.4KM

比赛到这个时候已经进行了6/7个小时, 也许是体能透支,也许是状态有些低落,我索性坐在半山腰,吃着补给仰望雪山,俯瞰花湖,苍鹰在头顶盘旋,时而山风掠过,再无尘世喧嚣.

越野跑的魅力就在于此,它塑造的是和自己对话的过程.

终于到了山顶,后面都是蜿蜒的横切山路,非常平坦,一路飞奔,像兔子一样掠过草甸跨过小沟,上午的阳光和煦,忍不住唱起一首歌—"大王叫我去巡山" .

到达CP4时中午时分,被告知60Km组已经关门,

有点遗憾却并不难过. 因为我已在规定时间内干掉了此次赛事中最艰难的爬升和下降,经历了此生第一次登雪山.

被关门是由于没有合理分配补给休息拍照的时间,相信2018可以做得更好.

在CP4吃了小金苹果和方便火锅,和继续参赛的大神们道一声珍重加油,转身离开,沿着马骡道下撤,散步回酒店.

2018,为奖牌而战

2017 环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