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GZ100:“那些妹子都上山了”(5)

越野那么久,

你的气质里都藏着什么?

藏着水塔、落叶、小溪、云霞,

藏着风霜雨雪,

藏着跑过的千百里路,

藏着记不住的诗与达不到的远方,


还有最久的孤独、

最长的煎熬以及最多的反复……

比如CP6这段。



CP6:古田村

其实 CP6不难,却又几乎是我感觉最孤独、内心最冷寂、反复最多的一段。爬升245米,下降342米,一路基本都是机耕路,也有部分山路,全长8公里。


反复

到达CP5时已过午夜,此前比我们早到的几个兄弟还没出发,为了不致落后太多,我们就先出发了。先走一段公路然后沿着机耕路上山,之后就是山间大世界。


CP4后,广百才刚刚开始!


前路不难却很漫长,即使到达CP6,也才走过62公里,后面还有更要命的30多公里,我能走下去吗?

那时候我就一直在问自己——要继续走下去吗?我是如此,老吴也差不多。也许人最脆弱的时候,就是在午夜至凌晨两三点吧!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夜晚!

天气好得不敢想象,整个前半夜气温几乎没有明显变化过,而且更重要的是山里没有起一丝风,一切就像在童话故事里一般静谧、安详、美好。


最美的夜晚,最好的天赐!

比起15年1月笔者第一次去参加港百那个大风大雾的晚上,这样美好的天气简直是个奇迹!上天如此眷顾,我们又怎能辜负这份美意呢?

更何况为了那块沉甸甸的虎头奖牌,还有代表无限荣光的大帽衫,我们都要坚持到底,至于退赛如果确实不济被关门了那就认命。

新奇

跑者陈曦说:“越野跑最大的魅力是可以‘走路’,你可以放慢速度,融入周边的环境中去,可以感觉到风,看到日出日落、丛林鸟叫,感受到沿途的风景和大自然。”


广百:夜晚的奔跑!

但要我说啊,比起白天的尽情奔跑,夜间的越野跑美丽似乎更甚。因为黑夜,尤其是山野里的黑夜,你会感受到更多前所未有的新奇体验。

临跑前,一位跑友就跟我说:在暗夜里,那些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场景反而更让你恐惧,甚至灵魂也会不经意就游离出去!在这一段我似乎都体验到了。


恐惧

我们在山林深处看到了灯光人家,也在山里听到了狗鸣,明显它是对着我们这些独特的夜行人来的。不过我不怕它,就这样从山边飘过去了。


夜晚的山林好安静啊!这其中,我也分明感受到了自己的恐惧!多人的时候,我会尽量走中间,而实在是掉了,我也会拼命跟上前面的人,绝不让自己落在视线之外。


那感觉就像真有一双魔鬼的眼睛在盯着自己,随时要“追尾”一般。当我们走在乡野的机耕路上,两旁的芦苇比人还高,加上不明的夜虫在叫,恐惧日增。


有时这边野鸟惊出,那边树林又有异动,还有阴风阵阵,真让人不由得想象:下一刻会不会窜出一个什么怪物来?又或者来个孤魂野鬼跟在我们后面——我那个越想越怕啊!还好自己不是一个人!


老吴倒是不声不息一直在前方开路,我就紧跟他。那时候,之前遇到的队友几乎都超越过来了,而我在心里却还惦念着那三位没有赶上来的选手,此刻他们还在后面吗,一切可都好?

垫底

当我们终于到达CP6时,已是凌晨3点半!

义工告诉我们,前面的选手都过去了,后面的选手都退赛了,包括CP5遇到那位受伤的选手。就这样我们成为最后垫底的两位了。


CP5路上偶遇膝盖受伤的兄弟


一路无话,默默夜行,更加困乏难堪,CP6可算是最孤独的一段!

但走出山野一见CP6的灯火与热情的义工,还有热腾腾的鸡汤、热食等,我们又振奋起来。


广百深夜:路上服务跑友的义工


在这里,我们还遇到之前一起走过的一个兄弟,不过他已止步于这里——他退赛了,我们劝他跟我们一起继续,但他还是退了,最终是他将我们一直送到通往CP7入山的路口。

CP7:东星村

如果说CP6我还有害怕的感觉的话,那到了CP7则完全没感觉了。这一段从古田村到东星村,其间要爬上一条大水管,再走几公里水渠,最后翻越鸡枕山,全长13公里,整体爬升883米,下降832米。


壁立千仞一般的鸡枕山


终于,传说中最难的那一段来了。

在赛前技术说明会上,高烧说它难,在CP4摆渡车上,开车的义工也跟我们说,最虐就是这段。


可此刻的我们,虽然已经垫底,但依然还是拿出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大无畏气概,义无反顾向鸡枕山进发了。

在入山的路口,我们与退赛的那位高个子兄弟道别并互祝好运。穿过村里一段长路,就迎来了那个上山的大水管。

大水管

出发时已经快4点了,整个CP7我们还有5个半小时的完赛时间。看起来很充裕,但我们却感到好紧迫,毕竟这段是公认的最难。


大水管,你是谁人建造的?


大水管,比我之前想象的还陡还难,首先就是台阶太短,短到差不多只够容纳一个人,我们爬啊爬,却是永远望不到顶——大水管早已融入到山林之中,走在下面不见天不见地,真是倍感压抑。

我们就像在悬壁上爬一座狭窄又陡峭的天梯,天有多高、这阶梯就有多长。

跟着老吴爬啊爬,我不知道前方会有什么,而后方呢,自然也不会再有人了。此刻的我,除了勇往直前紧跟住老吴别无选择。


追兵

正当我艰难爬行时,突然一束灯光从后面射来——起初还真吓了我一大跳。直到灯光越来越近,我才知道是有人追上来了。


鸡枕山:翻山越岭最后的夜行者!


是其他选手还是是巡山工人?——直到来者越来越近,我才知道是扫尾义工赶上来了。这时自己才松了一口气。

我几乎与扫尾兔同时爬完,这段只见头不见尾的超级大水管。还好大水管只到山中,然后我们就开始沿着水渠走了。


夜晚一路同行到终点的老吴


水渠这段路相对平缓,没什么爬升,但是沿着水渠边沿走上那么几公里确实也够惊心动魄的,那时候又困又累,眼睛也不再那么灵光,好几次我都差点掉进水渠去了,好在这个季节水渠没多少水,更没什么水浪滚滚。


睡觉

大水管的尽头,竟然有好几个义工在这里驻守,他们开着音乐,亮着灯,旁边还有变电站等房屋,显然这里并不是毫无人气的荒郊野岭,这让我多少宽心不少。


虽然是最后垫底的两个人,但是在山上此刻的我们,听着扫尾义工一行多人一路高声说话与放歌,一种战天斗地的豪情竟然油然而生,哪里还有孤独与害怕呢?


而且更让我欣喜的是,义工对我们说:你们按自己节奏走就行了,我们会跟着你们走。 我们继续向前,而且为了赶时间,我们在水渠路这段还明显加快了速度,甚至还曾一度跑起来了。


白天黑夜,走大水渠是完全两种体验啊!

就在我们跑过一个水渠边时,却又意外发现了好几个“义工”,他们蒙着保温毯,正趟地上睡觉呢?但那时他们并没睡着。当我走过时也备受感动,情不自禁就跟他们道谢并说“辛苦了”。

水渠路虽然不爬坡,可是4公里长的水渠却让我走得烦透了,好漫长,好漫长,且步步惊心,那时候我就好渴望快点到鸡枕山。


鸡枕山

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鸡枕山终于来了!

海拔1146米的鸡枕山,是从化第二高峰,仅次于天堂顶。这里山峦起伏,绿树浓密,森林覆盖率为94.69%,围绕鸡枕山周边海拔800米以上的山峰有30多座,而鸡枕山为最高峰。


远望近乎垂直的高高鸡枕山!

也许是一切考验都承受住了,来到这里后我们已经越来越麻木,以至再怎么难,都能坚持下去了。这里的山确实陡峭,爬坡确实很难,但我们已习惯了。


黑暗的大山,闪耀的路标,刚刚走过大小不一又不平的树林,又迎来了高低错落的竹林,而且更重要的是,后面竟然还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头灯闪闪的好多位参赛选手!

原来刚刚在大水渠边睡觉的那三四位“义工”,竟然是早我们好多的选手,在小睡过后他们又追上我们了。


陡峭直下的鸡枕山!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要是换了我,一睡下去就再不想起来了。也感恩这个美好的晚上,没有起风,不然哪里能睡啊!

不过现在赶上我们,可就未必再能将我们继续甩在身后了,此后不知从哪里又冒出来几位选手,最后在CP7,前前后后一起走的选手就不下七八个了——我们也终于不再垫底。


走啊走啊,鸡枕山并没有给我留下最虐的深刻印象,甚至它还让我走得有点上瘾了!

也许三点低谷过后,在不知不觉间自己也开始复活了吧。等到6点天亮后,走在鸡枕山的我们就更是越来越找到感觉了。


飞奔穿越鸡枕山的竹林


这不,为了争取时间,一到下山老吴开始单飞,而我也不甘示弱紧随其后,特别是从竹林开始,一路飞跑下山然后再跑2公里公路直达东星村CP7休息点。最终我们用时4个半小时完成CP7。

CP7过后就是三角髻的18连环坡,还有最后一段景区公路下山,剩余时间7小时。欲知兰陵王最终能否顺利完赛,请看——《GZ100:“那些妹子都上山了”》(6)


原创文章,欢迎转发分享。部分图片(文)来自官方图库等,在此一并致谢。

GZ100 广州百公里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99045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