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战天斗地,最黑暗的夜晚——我的HK100全纪录(下)

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中点企岭站,离开还是留下,这真是一个问题。不然,我也不会磨磨蹭蹭折腾半个小时——这是多么珍贵又阳光的30分钟啊!

最后的阳光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我知道那是最后的阳光,也是最后的美丽。当漫漫黑夜降临,再美的风景、再舒服的感受,都将如昙花一现。美丽与惊惧、光明与黑暗,一旦没有过渡和适应,那将是多么可怕。我恐惧这种残忍,更害怕后面继续源源不断到来的人们,纵使再留恋与惰性,我都要上路了。

52公里处的中点企岭下休息补给站

此时的我,虽然脚不是太舒服,但并没有什么硬伤,情绪也还算饱满,对后半段依然充满信心。我甚至希望自己能创造奇迹——在20小时内赶到拿下小银人!此时此地,或许有人退缩了,但更多的人还是选择继续前进——坚持或许会很痛苦,但前功尽弃一定更受折磨!

跑累了,天也快黑了

那最后的夕阳,那苍茫的大山,那一级级有如天梯般的不平台阶,那高耸笔挺比针还尖的针山、那野猴成群的笔架山,还有维多利亚最璀璨的夜景、传说中大帽山的巨石、晚风、大雾……多少梦寐以求的美丽与惊艳,每一个我都想去好好领略经历一番,不是吗?

前半程,奔跑的参赛选手

回想起前半程:从起点的万马奔腾,到后来一站接一站反反复复的上高山、下海滩,过村庄,穿丛林,跃巨石,走独木桥,身旁总被苍翠欲滴的林木围绕、耳畔总有卷起千堆雪的惊涛回响,偶尔还会路遇热情避让、欢呼加油的香港市民。总之,这一天我们就像以步为笔,以风为帆,在香港的大山大海间尽情描绘书写,既有畅快淋漓、自由飞翔之乐,也有置身至大至境的横绝孤独之美。

穿山越岭

大山大海尽情跑

等到了傍晚,倾斜的残阳,疏密的山林,日暮的大海,以及急急又悠闲、穿行于山林野路中的人们,种种丰富的意象都一齐组合涌来,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西游记》,想起了从日出走向日落的唐僧师徒们,他们跋山涉水,赶得是山路,走的是林荫小道,跃的是巨石,跨过的也是大山大海,那份浪漫神游,而今我们不也是如此吗?

夕阳西下,奔跑的柔情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又出发,啦啦……啦啦……一番番春秋冬夏,一场场酸甜苦辣,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绝美的赛道,就想奔跑

——其实西游记也是一场百公里越野,迎来日出,送走晚霞,如此日复一日,唯一改变的是沿途的风景、人物,还有阳光过后——急剧变化的剧情(据说几乎每一回唐僧出事都是在夜晚天黑后,哈哈)……看来,黑夜比白天更有故事啊!

黑夜来了

夕阳西下,幽静的山林

离开企岭下,跨过一条简易的山间公路,就算又出发了。前半程,我曾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早点到达中点,尽量在天黑以前跑完更多的路,毕竟天黑以后不可预料和想象的事情太多了,哪曾想自己还没到中点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眼下漫漫黑夜马上就要到来,这最后的50公里才是真正的考验。

再次进入林中,我的万千美好想象也在的那一刻噶然而止。此时,我发现前后左右的跑友变少了,热闹、光明在远去,而安静、黑暗、孤独甚至恐惧开始如黑夜一般慢慢笼罩下来。

美好的风景,请等等我!

当一段长长的上坡公路走完后我们进入更小的林中小道,这时候天空看起来还很明亮,但很多跑友已经纷纷开启头灯了。由于都是山路,再加上该跑的也跑得差不多了,现在真正能飞跑起来的跑友也不多,大家几乎都是快走。

我虽然也准备了两个头灯,但是一个有点接触不良,时亮时灭,另一个非常大气,但绑带却有点松。而且最要命的是我只准备四个电池,没有备用,万一它们用到12点或某个点“准时熄灯”怎么办?虽然这四个电池都是最好的,但是担心始终都在。为了省电,当天空还有亮光,我就尽量借着前后跑友的灯光走。

夕阳,请再给我一个小时吧

就这样从六点一直坚持到了7点,随着天越来越黑,加上与别人的节奏很难合上,自然非常吃力。原本以为,港百的赛道最不平的路主要都在白天,也就是前半程。

后半段几乎都是在黑夜,会不会没有那么坑洼不平呢?但是进入山林后,我发现自己错了。后半程的路一个样甚至更糟糕。可以想象,这样突兀不平的路我再不开头灯估计都要寸步难行了,但尽管如此,我也始终只敢将头灯调到最小。

黑夜中的鸡公山,而我已飞过

在由白天进入黑夜的过渡中,尤其让人感动的是港百的义工们。当天空刚刚黑去,在进入林间的路口,甚至山上,还有义工在坚守岗位。在这样已由黑暗笼罩一切的荒郊野岭,他们自带光源,依然在为跑友们指示路径和加油鼓劲。港百义工们的敬业及奉献精神实在可嘉,而这也是包括自己在内所有坚持的跑友继续奋勇前进的动力之一。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天黑了,我也累了 ”

也许真是太糊涂了,出发时我不知道下一站是哪里?要走多长,其间要经历多少难关险阻。总之就是完全没概念,只有一个字“走”!

当黑暗笼罩整个世界,我已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了。打开头灯,世界突然变小,除了自己外就只有眼前这一片了。前后左右你不知道那是谁,更要命的是,身边还总是没几个人,你稍微慢一点,就会“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这时往往也是自己最慌最怕的时候,我最极力避免的就是长久出现这种情况。但往往最担心最恐惧的事情偏偏会出现,而且你毫无办法——你的节奏就是你独有的,你的状况也是你自己的,在后半段那么漫长的赛道上,绝没有人能与你共奋进超过500米。

中国大妈的奇迹,福建57岁王惠敏勇夺校金人(成绩15小时14分)

后来才知道,历届港百那么多人选择在中点退赛不是因为他们真的再不能走了,而是他们根本就是被这一站——全程最长、最难给吓倒了!

从52公里企岭下到65公里处的基维尔营,全程13公里,中间竟然要翻越从马鞍山(580米)到大老山(577米)等四座大山,爬升高度几近1500米。或许正因为不知所以不畏吧,在用时接近3个半小时、历经反复上山下山几近崩溃边缘后,我终于走完了这一段全路用时最长的一段,如今说来依然心有余悸。

香港100全程爬升近5000米

起初,我都是跟着大部队走,好歹前后还有相当数量的人,毕竟自己是第一次参加港百,加上又是黑夜,对路线特别是山路完全不明,没有选择只能跟着别人走。再加上初进大山,那种阴森般的黑暗,着实让人连打冷战,对我来说,这才是最大的问题——由于陌生与黑暗带来的双重恐惧。

在前半程,不管走过哪一段,我都没有太多时间的概念,不管时长时短,但是到了这一站,我对时间的长短却格外的敏感。或许由于黑暗与安静的时刻多了,人的内心活动也会更多更丰富吧,而这对于荒郊野岭走夜路的独行跑者来说无疑更致命。

黑暗中的穿越

白天再苦再累都还是白天,即使走过坟地墓场,但到晚上一切都变了。cp5过后,那种“恐怖”的黑暗降临,一个人走过荒野时,让人感觉神灵鬼怪都在你身边!特别是在密林山路尤其如此。

反复上山下山,加上中途要穿过很多树林,很容易“山回路转不见君”,原本同行的几人一下都不见了,真真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一旦发现自己被“抛弃”了,那时就会很慌,既怕走错路,更怕莫名的神鬼狐妖。

这荒郊野岭,说不准哪里就突然冒出一座坟地来,而它们恰恰就被你的头灯照着,那种冷汗直冒与毛骨悚然的感觉啊,绝对堪比晚上一个人看超级恐怖大片。

荒郊野岭中突然跳出的“山鬼”——野猴

就这样,我的恐惧往往战胜了双脚的疼痛,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跑起来,在山林小路中以最快的速度去追前面的跑友,而往往他们也就在我前面100米甚至50米不到的地方。

有时为了保险,我甚至要超越他们,而在他们前面100米左右的地方稳定下来。但也有人是你永远追不上的,这时就只能紧咬牙关全力跟上,哪怕保持一个心理安全的距离也行啊。

黑暗中,这群朋友是我的护身符

虽然我已没多少后劲再去冲金夺银了,但在后程几乎所有的路段中,除了下坡我明显慢速外,其余上坡及平地我都还能与人一比高下,甚至自己就做领头羊。

特别是在此后的很多路段中,很多鬼佬与我交替领先,但总体来说他们比我快,而我则吃力地紧跟他们。如果不能超越他们,我也尽量在他们中间,这也算是我的“绝招”吧——永远走在人民群众中间!哪怕再累也要跟上前面永远健步如飞的鬼佬——累死也比怕死好啊!

当然,靠天靠人终究还是要靠自己,后来我也“走”明白了,自然释然了很多。哪怕前后人看不到了,但是还能听见前后方跑友的脚步声,或者隐约的灯光,或者干脆我就相信他们就在前面不远处或者我的身后。随着黑夜的深入和劳累的加重,这种恐惧的感觉也越来越淡化了。

以至后来,在茫茫的黑暗中我已能一个人自主选择是走哪条路,而在某些路段的关键处,我甚至还担当起引领后续部队前进的“开路先锋”来!

“兄弟,你走错了”

夜路,也有迷路、错路的时候

往届的港百大赛中,很多跑友都有跑错路的经历,如荒城、刑如伶、蔡英文等,特别是刑如伶一次走错8公里差点就要退赛了,这对于今年的港百来说简直不可思议。

而蔡英文在铅矿坳走错的那一段,其实很黑。如果单独一个人走确实容易误入歧途,但是这一段也大都是大路,公路,加上不是一个人的话,就是想走错也难。

这种原本就不容易走错的就不多说了,我要说的是山林中的几个站,如CP6,CP7,CP8等。天黑岔路多,加上路况差,一旦没看好就真的容易走错。

雄壮的马鞍山,可惜我是黑夜到达

在CP6这段时,我也走错过路。那是我自己开出的一条小路,当时并未发觉哪里不对,还想继续跑下去时,不想被我误导也跑来这里的一位跑友,及时发现情况不对并对我喊话“兄弟,你走错了”。

我急忙停下并跟随这位跑友步入正道。心里真真暗暗庆幸,还好返回及时,不然真是要走上“不归路”了。

不过平心而论,与往年相比,港百的进步是明显而迅猛的。就比如我这次小小的走错,其实也不算什么——再走10来米就殊途同归到正道了,这也是自己走出来后才发现的。

此后越往后走,我发觉几乎在所有有岔路的地方,都有明确的多个荧光指示路标,而且就算是死路,也会有此路不通的明显标志——大X。

以至到后来连我都坚信:绝对不可能出现走错路了。除非是连眼睛也看不清或出现幻觉了,而这种情况是要到最后10来公里大帽山那一段才会出现。

总之,山里的情况就是这样瞬息万变,没有迷路或许除了港百的准备工作细致扎实外,好运气也算是一方面吧。

“靓女,你没事吧?”

野趣十足的赛道,到了夜晚更难走

历经无穷的黑暗,走过无止境的上山下山,追过一波又一波的人……最要人命的第六站基维尔营你终于到了。时间刚好9点,这一站,我连跑带走整整用了3个半小时。

漫漫长途翻过一座又一座的山,我总是希冀前方就是检查站,可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到最后终于来到时又似乎太突然——那是一个设在半山腰的检查站,非常热闹,像是一个极大的PARTY现场,但山风着实很大,一路挥汗如雨的身体刚刚停下来就立马感觉透心般的冷,于是在这个站我也只简单吃了些热食和功能饮料,再灌满水袋后就出发了。

白天如此好,一到晚上成地狱

山风似乎越来越大,我没想到刚出检查站,就那么孤独冷清了,这与刚到检查站时的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形成鲜明对比。在初步经历了黑夜的恐惧后,接下来就是全面感受山风的强劲与冷酷了。

为了抗寒保温,我别无选择,只有不停不息向着下一站继续奔跑。这一站,是在8公里外的笔架山,我们要翻越的是香港的狮子山、笔架山等。

尽管在进入山林的路口仍有义工在为我们指引鼓劲,但一个人的出发是避免不了了。不过没多久,我就跟上了前面的跑友,而后面的跑友也陆续跑上来了。

我永远忘不了到达这里的阴冷大风

这一站,依然是不断地上山下山,但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了,除了脚步越来越重外。或许是离香港市区越来越近了吧,走在山上的我们似乎也不再感觉那么无边的黑暗了。

当我们高高的登上某个险峻的山顶时,已能看到近在咫尺最璀璨亮丽的香港夜景了,或许那著名的狮子山就在我们脚下吧。

正当我们意气风发迎着山顶最强劲的大风开跑时,却碰到了一个瘦瘦的女孩子,她看起来像是大陆的选手,其时正在山顶呕吐。当我与另一位跑友一起停下来关切的问她“你没事吧”?

她朝我们摆摆手,示意我们先走。然后我们就又跑起来了。事后我就想,或许她真的没事,看她样子似乎是一个人来参加港百,而且还跑在了我们前面,那体能应该还是有保证的。总之,能报名来参加港百的本身就不是等闲之辈,不是吗?

就这样,我们飞快的跑下山,等跑过几百米当我回头再望向山顶时,星星点点的头灯一直延伸下来,我相信那个女孩也在这其中了吧。

“眼睛在天堂,身体在地狱”

风景,是对港百最好的奖励!

往届的跑友,总是喜欢用这句话来形容,他们于万般疲惫时在山顶远眺香港璀璨夜景时的别样感觉,这我也有同感。

走在狮子山,笔架山等香港之巅时,不论天堂还是地狱,灵魂与肉体却真正实现了双重的飞奔——星光点点中,1000米高空上,从未领略过的绝美香港夜景,你看到了吗?我觉得一切都太不真实了,像个童话世界,又像是到了太空一般。

有一种风景,不是谁都能看到!

其实,几乎每一次在山顶的时候,都有很多次机会鸟瞰这座美丽的城市,几百米高的世界建筑,原本就比我们的山低不了多少,只因为是远观,才会如此美丽神往。

风越来越大,鸟瞰整座城市,灯火辉煌,万家融融,此时此刻也只有我们这群“疯子”,还在不知疲倦的急行军。

而笔架山的猴子这次我也看到了,不过不是在山上,而是在下坡的公路上,当时他们正在大吃大喝。本以为他们会跑上来骚扰啥的,但我又错了,他们几乎连正眼看都没看我们一眼——这群悠闲的家伙,显然对此刻如同游魂野鬼般的我们没有任何兴趣。

999的兄弟,又见到你了”

我的HK100,我的“999”

我的号牌“999”,它就这样一路伴我走过,从白天到黑夜,走过所有艰难险阻,也走过所有的美丽风景。我太幸运了,因为它,一路都有人“关切与问候”。

当我到检查站打卡登记,义工们要笑着说“999来了”,当我上山时,一起走过的跑友也要说起这个特别的号码。

等到了CP8来到针山脚下,不想身后一位跑友突然对我说:“999的兄弟,又见到你了”,那份亲切与温暖啊。可是回头看时却一点记不起是在哪里见过这位跑友兄弟了,真是好不应该啊!

“999,跑得久,跑得久”!

999,你就是我最吉祥的幸运号,更是最好的护身宝书!起先我不明白他们笑什么,但我知道这是999的原因。原来香港的急救电话就是999,而且据说相比于大陆人喜欢8,香港人更中意9。

无疑,3条9的999是要属于超级幸运号码了。不过,人还是要谦虚一点的,所以每次当有跑友说起“999”时,兰陵王都要略带自嘲的说,“999,跑得久,跑得久”!

跑得久!真是跑得久!也许,正是这份幸运与坚持让我最终顺利走到了终点吧!999,永远爱你!,

最美的“天路”

香港针山,可惜没有拍到夜晚图片

走过CP6的基维尔营,辞别笔架山的野猴们,再来到现在来看已没多大印象的城门水塘,我们就开始向最后的两站进发了。此刻虽然自己还在坚持,但其实行程已是极为被动,痛苦也更深了。

我万万没想到,在自己情绪极其低落几近崩溃边缘时还能再次被振奋起来,就像被打了一剂强心针一般——针山来了!

针山,顾名思义就是像针尖那样的陡峭。在这一站,针山并不是说到就到的!我们爬了很久,一直上上下下,才到针山脚下。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针山并仰视山顶,此时那连绵不断星星点点的头灯汇结而成的“天路”,在山势如针的陡峰上直刺云天,美得让人惊心动魄。

但当我越来越走近它时,却又分明被它那成千上万个台阶给吓坏了。针山,就像一个底角为70度的等腰三角形。我惊诧于这山怎么可以这样陡峭、险峻?

此时山脊上一排排头灯,笔直朝上,闪烁不断,蔚为壮观。我能看到前面的人正在往上爬,前后左右似乎都有人在爬,星星点点的亮光,与星星交相辉映,我感觉最顶上的人们都可以摘到它们了。

针山,也有十八弯

针山,你真是太美了!此刻,连我们也是映衬你美丽的一部分。而我,在这成百上千的人中,也因你而得如此豪迈的美一回!

多么幸运,多么确切而又真实。针山,最美的“天路”,就这样成全了整个征程中最震撼心灵的一次壮美!

此后,台阶还是如此直上云天,我依然用手杖一级一级拾级而上,既畏惧,又惊叹,好几次我都不想再走了。只想停下来好好看看——这比远望香港夜景要来得更震撼的“天路神光”。

我想,这闪耀着星星点点灯光的天梯神路,不正是跑者一路求索坚持并抵达梦想彼岸的银河天路吗?

香港,最美的夜景俯瞰

正如一位跑者所说的:一切对的事情只要坚持就好,因为坚持到最后,结果总会是好的,如果现在不够好,那是因为还没到最后。

此刻,眼前的针山就是如此,它如此的美,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正如世界上的任何山,都要遵循同样的真理——那就是无论你有多高,只要我一步步爬下去,早晚要爬到你头上。

当我终于到达针山之顶时,才发现原来真的如此。这狭窄的阶梯已不容许我多停留,于是直接就下山了。等下到大约一半的高度,然后再往上就是爬另一座更高的叫“草山”的大山了。

还好一路过去比较顺利没有“落草”!当我最后到达铅矿坳时已经快凌晨四点半了,这一站全程爬升大约500米,也将路程推进到了90公里处。

破戒:最后的休息

最后一个检查站:90公里处铅矿坳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尤其是在后半程特别是 CP6过后,每次下山,看到那高高的台阶,我都有种崩溃的感觉。

以至越到后面下山走台阶于我就像如临深渊。每次都只能以登山杖支撑,缓缓下落,交替行走,那速度简直缓慢至极。

而在后半程,不是上山就是下台阶,或者上下陡峭的山间公路。在这反复的爬山过程中,我甚至都没有时间拿下水袋管好好喝口水……

前半程都有的米团,夜晚都没了

总体来说,后半程,在前半程的意气风发、豪情满怀早已不见,有的只是暴风骤雨、烈火冰屋般的痛苦煎熬。也许我真的劳累到极限了,在坚持忍受几十公里终于到达最后一个检查站时,我再也没能忍住,一屁股就坐在路边的一张椅子上,而且久久不想起身。

此前,在走过每一段时,都看到中途有人停下来休息,可是我尽管很累,却一点没想过要停下来休息,因为我知道没到检查站,一旦坐下来恐怕就不是那么想起来了,而且这种休息一定会越休越想休,我太了解这种惰性加本能了。但最后我竟然也成为自己不想成为的那种人了,这就是港百啊!

检查站的休息室,我却从来没进去过

在这最后一个检查站,我吃了一点东西,也喝了一碗热乎乎的蘑菇汤,还补充了一点运动饮料并给水袋加满水。此处离终点还有10公里,离小铜人还有近4个小时,根据我对大帽山的了解,拿到小铜人几乎就是十拿九稳。而22小时,23小时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大风大雾大帽山

大风大雾奇冷大帽山(网络配图)

也不知从哪一段开始,大雾开始弥漫在我们周围,头灯变得越来越模糊,视野也越来越狭窄……越到后面,简直就是步步惊心,最怕的就是这头灯突然熄灭,那样的话,迎接我的将是比退赛更严酷的考验:在这荒郊野岭,大风大雾中,一旦停下简直就是要命,这一点都不夸张。

整个后半夜我们就一直在雾霭中艰难行进,等到了铅矿坳90公里处,似乎最难的都已经挺过来,就剩下眼前这座最高的大帽山需要翻越了——还有最后的10公里,希望又重新燃烧起来。

最后的挣扎坚持:大帽山

大帽山,因其形状像一顶大帽而得名。该山为香港最高峰(海拔957米),但山势并不陡峭险峻,也没有太多树林和岩石。但也因为它坡度缓,地势平坦,又海拔高,所以山上的大风大雾也是格外的大,难怪这大帽山又被叫做“大雾山”!

谢天谢地,我的头灯一直到了终点

大帽山不陡,但是巨石很多,岔路更多。在浓浓的大雾中我竟然连路也分辨不出来了。原本上坡都是我在开路,可是一到一马平川般的山顶,我就果断放弃领路而改跟在灯光更强劲的跑友后面,但还是走得颇为艰难恍惚, 这独具特色的“蓬莱仙境”真是让人苦不堪言。

在这里,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高处不胜寒”。凌晨三、四点正是寒气逼人时,此时大雾越来越浓,水气越来越重,风也越来越大。

我发现无论我怎么走都没有一点出汗的感觉,但湿漉漉的感觉却无处不在,好像全身上下都在滴水,连鼻水也留个不停,我感觉自己已经感冒了,似乎还很严重。这是不折不扣的地狱,我还能坚持多久?我能挺到终点吗?

看到大帽山顶的天文台了

出发前,原本我还想着路上会不会犯困,会不会闷,老想着带个音乐器播放音乐解闷解乏啥的,可是沿途哪里有这个闲工夫,更重要的是,根本没这个需要,我一点都不困,甚至连困的想法念头都没有。

有人说港百很难,难就难在它忽而天堂忽而地狱的节奏,而且总是来得那么猝不及防。不仅一站与一站之间如此,在一站之内各种上上下下之间更是如此。

当我们几近落水鸡般地从大帽山山顶走出,迎接我们的则是一条宽广的山间公路,沿公路蜿蜒直下,再是5公里,终点就到了——这是最后的转换,也是最后的惊喜!

终点,我来了

23小时05分20秒,兰陵王到达终点扶轮公园

从白天跑进黑夜,又从黑夜跑进白天。疯狂的港百,终于要到头了。在急上好长一段高高陡陡的公路后,我们终于开始沿着蜿蜒平缓的公路直下了。此时时间已经整整过去22个小时,

但下坡我已完全跑不起来,那简直是要我的命。让我不解的是,刚刚在山顶还一起走出来的好一群跑友怎么突然都不见了呢?前面空旷的公路上没有他们,后面也不见他们的灯光,难道他们不着急吗?

我很纳闷,也很心慌。难道是自己又跑错了?于是边走边问前后的人,在得到肯定答复后,我咬紧最后的牙关,挣扎着连跑带走冲向终点,但是我的热情已经全部耗尽,这就像走下最后这段路程一样,平静得简直都让我不相信,近一个小时内竟然没几个人追上来,当然我也没去追谁——可是那些跟我一起走出大帽山的一群人,难道你们都不要小铜人了吗?

我的港百,我的小铜人

现在终点就在眼前,此时我已经不眠不休跑了20多个小时,而思绪也游走了20多个小时。这20多小时的时间,比我在广州一个月的时间还长,这或许就是港百给我的最大的奖励吧。

它让我找到活着的感觉,分分钟钟都如此真实,它们是:兴奋、激爽、舒服、温暖、酸痛、冰冷,湿漉漉、饥渴,快乐,还有超越……

最终,我以23小时5分的成绩得到了一个如同奥斯卡小金人一样的铜奖奖杯。骄傲的HK100,我终于完成了。我跑得不快,但一样可以尽情奔跑,我跑得不轻松,但一样可以享受思绪自由飞翔。

少有人走的路才是捷径,而且一直走才能走完!

这是一个最黑暗的夜晚,也是一次最漫长的旅程。人生,如同黑暗中夜行,首先要克服内心的恐惧与不安,此后漫漫长路更多的是要耐得住孤独、寂寞还有不可预知的各种苦痛。

“永远不要贪图安逸, 永远不要暗自慨叹,因为外面奇妙的世界正等着你去发掘”,记住,少有人走的路才是捷径,能主动吃多大的苦,才能承担多大的幸福。港百完成后,我似乎对这些都有了全新的感悟。

HK100,等我回来!

香港100,在起点,爱你;在途中,恨你;在终点,却已分不清到底是爱还是恨——而每一次的结束又是另一个梦想的开启。HK100,明年,我会再来。小金人,等着我。

2015 HK100官网公布赛事统计情况:

報名人數:1822 [2014年為1648]

起跑人數:1659 [2014年為1498]

完成人數:1318 (79.5%) [2014年為1159 (77.4%)]

未能完成人數:341 (20.5%) [2014年為333 (22.2%)]

金獎(16小時內):188 (11.3%) [2014年為194 (13%)]

銀獎(20小時內):385 (23.2%) [2014年為339 (22.6%)]

銅獎(24小時內):471 (28.4%) [2014年為385 (25.7%)]

?牌 (30小時內) 276 (16.6%) [2014年為192 (12.8%)]

義工人數:600

代表國家:51

今年的比賽榮獲全球51個國家的跑手參與,包括首次有來自新喀里多尼亞、冰島、保加利亞、瑞典、挪威及斯洛伐克的選手,而且來自日本、泰國、法國及西班牙的參與人數亦大幅增加。統合計算,有三分之一的跑手來自香港、三分之一來自中國,以及三分之一來自世界其他各地。如往年一樣,很多參加者來自新加坡、馬來西亞、韓國及菲律賓。

本文为原创,部分图片来自微信、微博及网络,感谢港百官网及各位跑友,谢谢你们!欢迎各位转载。

2015 Vibram香港100越野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99046

您需要才能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