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梅里越野赛—明年复仇呗

拆自菜鸟身份去节目的台本,结尾大图。

主持人:今天我们请来的是一位老朋友,露营之家的胡剑鹏,他最近刚刚参加了一场高海拔的越野赛事,今天来和我们聊聊上个月的梅里极限耐力赛。

胡:上个月忙里偷闲去了趟云南香格里拉参加梅里跑越野赛,今天刚好可以给大家分享一下。一年前就看到了这场比赛的信息,心里就是莫名的期待。虽然之前有过一些马拉松和越野的经验,但真的是看到香格里拉、卡瓦格博梅里雪山、飞来寺、世外桃源雨崩。平均海拔四千的高原赛道,每一条都让我热血澎湃。

从飞到香格里拉脚一站地蓝天白云就让我乐开了花,坦白讲我觉得自己是有藏地情节的。看到高原红、雪山蓝天我就觉得我属于那里。值得分享的就是如果你要是飞过去的话真的就别嘚瑟,之前是骑车上的高海拔嘛。这次是真体会到了高反的感觉,提前两天到了香格里拉,香格里拉县城待了一天,德钦县城待了一天。才感觉到适应了,不头疼了。

主持人:那么你说了你之前就很期待这场比赛嘛,之前对高反有什么提前的准备吗?

胡:并没有,当时还是非常有信心的。没想到还是有高反,我就买了两袋葡萄糖粉,本来是说给女朋友喝的,感觉到难受之后我也在坚持每天多水,加葡萄糖粉。到了德钦县城距离飞来寺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说来也是神奇我到了飞来寺景区附近看见梅里雪山一下就感觉没事儿了。头也不疼了,腿也不软了,胃口都好了。

主持人:胃口好,那你过去有尝什么美食吗?

胡:当然啦,德钦还是有不少牦牛火锅的。而且云南当地的火锅是会加很多薄荷的,牛肉汤煮牦牛肉在涮一点菜和豆腐还是非常棒的。之前没吃过加薄荷的火锅是一种很神奇的味道,而且小料是一种多种辣椒芝麻非常有民族特色的。其实尤其是赛前应该是尽量避免是大量吃肉的,肉类不容易消化增加胃肠道的负担,但确实太好吃了。

主持人:像你长距离赛前你还会有什么餐饮上的讲究吗?

胡:我作为一个娱乐级的选手,其实就是找好吃的猛吃,不会特别注意。但会比平时多吃一些,少吃不好消化的肉、油炸烧烤也要少吃。这是针对消化系统负担而言。此外也尝了只有云南才有的红心土豆,土豆多说一句。土豆和长胖没有直接关系,还是要看做法。变成炸薯条肯定会长肉,另外就是我信奉的观点是土豆作为淀粉的代名词,富含碳水化合物。在赛前我是会多吃的,作为基础的糖元储备。并且也会补充一定量的蛋白质和脂肪油脂,酥油茶是非常好的东西。这是针对能量储备而言,短距离或者是马拉松马拉松来说糖元的补充是重要的,可是长距离六小时以上的比赛就算消耗再慢后期也是对脂肪和蛋白质的消耗。

主持人:高原赛来的选手多吗?

胡:虽然选手本身也不多,但是因为航班原因其实大家到的还是比较集中的。我确实是很喜欢那种感觉的,在自然环境非常棒的地方,有一群兴趣相投的人群居在一片区域。大家穿着甚至性格都是相近的,一时间小镇上充满了微笑。大家的目的是相同的,也都是请假或者等等从现实社会抽身出来,来到这个大家同一起跑线的环境里。

领装备的时候大家的眼神都是相互试探的,确实来这场比赛的人基本都是在各自小圈子里比较厉害的人物,才会千里迢迢跑到香格里拉某个小县城聚在一起跑个几十公里。但是一旦打开了话匣子就开始畅所欲言,深深感觉到我们都是相同的一群人。聊聊比赛心得,聊聊天气补给等等。

主持人:我们来说说赛事,这次梅里的高原赛和平常的越野有什么不同吗?

胡:首先来讲这次赛事的级别很高是国际化的UTWT级别就是国际越野跑巡回赛系列赛事,简而言之就是赛事团队核心的老外,赛事总监也是个老外。非常国际化而且非常严苛的一场比赛。另外就是强制装备特别多,高原的夜晚确实非常非常冷,呼呼的大风。也是国内唯一一个强制装备是氧气瓶的越野赛,所有参赛选手背包都背的非常贴身非常小的越野包,但是包都被装的慢慢的,各种外挂装置,衣服手杖装不下只能挂在包外面,并且都能明显的看到一个巨大的氧气瓶。此外就是这场比赛叫做梅里100极限耐力赛,确实没骗人。这不是一般的越野赛,更虐的同时也因为香格里拉梅里的缘故,让比赛更美。

还有之前在前几届的纪录片里当地藏民说,这条路是他们小时候放牛放羊的路。事实证明确实是,一条路全都是牛羊的排泄物。一开始还会稍微在意尽量不会踩,后来也就不费这个心了。

主持人:那么总体上的体验呢?

胡:高海拔的长距离越野对体能要求确实是会比平原高很多,并且作为国际水准的比赛。每个关门点的时间都卡的非常紧,这不是一个欢乐的比赛,和国内越野赛反差很大。在平原地区比赛不会有这种感觉,当然也确实是因为自己能力一般水平有限。同样1500的爬升在高原上就是无比恐怖的,因为含氧量低的缘故放大疲劳感觉。确实是超过了我的能力的一场比赛,也让我最后没有完成比赛,选择了退赛。但是也让我体验了更高层次的境界。

主持人:大概给我们聊聊比赛的经过吧?

胡:七点有一个传统的祭山仪式,是由当地的飞来寺的僧人完成的。清晨梅里山顶的云正好被吹走,刚刚出生的太阳照在雪山上,真的是金色的雪山。旁边有僧人在烧香坐着祷告,心里是无比纯净的,感叹这种梅里。也在心里祈祷自己顺利完赛。短暂的仪式之后马上就是开枪起跑,先是一个八公里一千五百米的急速下降,并且我们完成比赛回到终点的时候也是要走这一段。瞬间所有人都在犹豫十几个小时漆黑一片的凌晨我们如何面对这一段赛道。

主持人:为什么会有这种设计呢?组委会可以做的难度吗?

胡:并不是因为赛前一周梅里天气很差,连日降雨导致原始赛道冲毁会更危险,所以选择绕行,但是赛道就多了8公里,而且路况非常险。只能靠在山体一侧前进,另一侧就是悬崖。要不就是直接的山体斜侧面直接下降。至少是我没有遇到过的。下降之后第一个补给点永宗桥,紧接着1500米爬升,穿行在山脊的原始森林当中,是不是抬头就能看到梅里雪山,可惜的就是很多路段植被都非常低矮挡不住烈日,高原的紫外线确实厉害。迅速水已经耗去一瓶,按照以往的比赛,这两瓶500ml的水袋足够我在两个补给点点之间消耗,但如今我已经不敢确定,因为这才仅仅是开始。果然这一段经历了三四公里的断水,是我非常难受的一段。七点开枪,十点多到达第一个打卡点,其实我三个多小时只跑了十几公里就已经要没了半条命了。从前对1500米爬升没有感念,现在是有了。

主持人:那么下午是不是好了一些呢,有没有近距离接触雪山的机会呀?

胡:下午的确好了一些,植被和补给都比较给力。我的下一站是雨崩,另外听起来就心驰神往的名字。继续爬升200之后开始下降500米进入上雨崩,这时候就能不断看到游客和背包客,但他们大都骑着驴进出雨崩,看得我们好羡慕。慢慢下降就看到雪山下面一个小村子,那个美丽的感觉仿佛就是世外桃源,远处的湛蓝湛蓝的蓝天,高耸的雪山下面是一些稀稀拉拉的民房,白云的阴影清晰的映在一片绿色上面,草地上三三两两的牛羊。那一瞬间心真的就化了,真就不想回来了。

主持人:哈哈,又不想回来了~那么美,我们想去雨崩方便吗?

胡:雨崩我想肯定还会再去的,去雨崩的难度在于交通实在是不便。基本上从香格里拉坐大巴到德钦县,在坐车到西当温泉,然后包车到那宗垭口。到了那宗垭口就没有车了,只能徒步或者骑马骑驴进雨崩了。去的季节冬季会下雪徒步或骑驴都会比较危险,春节前后雪大还会封山,进去就几乎不可能了。5-7月:满眼的绿色,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但6、7月份是雨季,山路会比较难走。 9-10:8、9月份荞麦花开,9月中旬狼毒花变红,雨崩是一片花海,风景绝美。 10月中旬-11月初:满山金黄色,秋色很美,同时也是看梅里雪山最美的季节。

由于交通不便,雨崩村内的一些生活用品和部分食材需要人力运送,因此村内的物价很高,一盒泡面10-20元不等。交通方式主要为骑马,价格200-300元左右,住宿可以选择当地的客栈或是青旅,价格大概在200-300元。但是不要担心旺季青年旅社还是会有无线网的,比赛时候我就蹭了上雨崩的无线网还发了朋友圈。

沿路一直是下降经历了上雨崩下雨崩。坦白讲我对下雨崩的印象更好一些,没有上雨崩那么多商业的广告和青旅,更淳朴一些。

主持人:雨崩除了村子还有什么美景吗?

胡:当然有的啦~神瀑和冰湖。我跑的是62公里没去冰湖,据说冰湖是梅里雪山冰川融化的雪水汇集而成形成的深绿的一片湖水,冰湖也是雨崩村的主要水源。神瀑则是卡瓦博格峰南侧冰雪融水形成的瀑布,想去神瀑的路就好走多了,是多年背包客走出来的。穿过原始森林,还经历了一段雪地的爬升才到神瀑脚下,还经过了莲花生大师修行的参悟的山洞。神瀑景色随季节变化而变化,平时只是山上垂下如哈达般千丝万缕的水线,雨季瀑布较为壮观。藏族人以到雨崩神瀑下沐浴作为一种洁净心灵的修炼,游人可以按照藏族的传统顺时针绕瀑布走三圈祈福。我去的时候水量并不大,但是因为看不出是从哪流出来的就像从山缝里迸发出的圣水。周边环绕着彩虹,喝一口冰冰凉,冷到骨头缝里了。再从神瀑出来回到下雨崩已经是晚上快七点了。

主持人:你们是第二天早晨五点关门是吧,还来得及吗?

胡:时间过半,赛程也过半了。从数据上看还是比较乐观的,当时比较放松警惕,在下雨崩好好吃了一顿晚饭,打算晚上好好恶战一场。还帮在下雨崩的一个参赛者用弹性胶布包扎了小腿。等我快八点出来准备前进看了地图才发现17公里外的一个关门点是11点关门,后来就放弃了说好一起走的大叔开始自己独自往前冲。天慢慢就黑了,打开头灯跑走结合。我心里知道关门应该不会被关但是要给最后的1500米爬升争取时间,那是我第一次夜里跑山路,平时都是一个白天十几个小时结束的。但是当时已经跑了十三四个小时了,天黑之后的大森林里确实还是比较恐怖的。尤其是完全黑下来,唯一的亮光就是头顶一盏灯。我当是非常害怕,害怕自己走错路,害怕自己摔跤。如果当时有一丁点意外,我不知道我还怎么有勇气继续前进,因为一旦走错一次就特别打击信心,尤其是天黑了,自己一个人。疯狂赶路的时候还遇到了三次人,每次遇到都大喊大叫的引起他们的主意。以为可以一起走一段,但是他们大都是想放弃比赛或者是有一些受伤走的很慢。我就又只能自己一个人继续前进。

主持人:啊~荒郊野外一盏头灯就这么往前冲啊,你有没有也动摇啊~当时想过放弃吗?

胡:当然想过啦,我女朋友陪我一起去的嘛,心灰的时候都给她发微信说可能不能完赛了。可虽然危险但毕竟不只是我一个人奔驰在这条赛道上,很多人都在坚持。我不能在这儿认输。那一段路我可能会一直记得,组委会的路标是红色的绸子,偶尔还会在路边还能看见个绿色的大垃圾箱,一路都杯弓蛇影,我开始不敢把头等调的那么亮,能看到脚下就可以了。幸好在下一个补给站我又遇到了一对情侣,一下子就坚定了我的信念,当时在想既然有人陪了那就一路走到底。

主持人:真是难得啊~还能碰到人。

胡:是啊~其实百公里或者是五十公里的越野,独自在路上是经常发生的。是我自己修炼的不够,于是我们一路凯歌猛进顺利没有在最后一个关门点被关门,当时组委会的人劝我们退赛。当时夜里十点半,还有六个小时关门,我们还有十八公里,最后八公里是1500米的爬升,中间还有一个补给点—永宗桥。然后就是我们三个人再次上路头顶无数的繁星,当时身体心理都好想让自己停下来,吃吃补给看看星星。就算了,那是最后一个能住下的村子,在前进即使退赛也只能露天抗半宿才能被收容了。

主持人:可你们最终还是放弃了对嘛~

胡:是啊~确实是一天时间对身体的消耗到头了,肌肉耐力到了极限。平路还好不管是爬升还是下降我的腿已经开始不听使唤了。最后手表凌晨1点的里程永远的定格在69公里,17小时40分钟。最后裁判摘了我计时手环眼圈都红了,并不是怪裁判也没有多少委屈,就是恨自己实力,实力不够。就差八公里,1500米爬升,就能圆满的画上句号。但是理智告诉我,退赛是明智的,自己的身体真的吃不消了。那么危险的赛道,真的很容易出意外。算了明年再来吧。

但真的是非常感谢那对情侣他们的信念一直都非常坚定的,如果不是他们我可能不会闯过最后一个关门点,来到最后一个补给点。不过也确实不遗憾了,我拼到底了。

并且有了这次经验我绝对有信心去挑战平原的一些五六十公里的越野赛了,这不我七八月份崇礼一场88公里,一场65公里,我就敢在这里说那两场比赛完赛绝对没问题。梅里高原耐力赛让我知道了我的不足,找到方向就好。并且让我有了第一次退赛的经历,从此脸皮就厚了。曾经幼稚的想法是“我可以被关门,但是决不能主动退赛”,但是退赛一次就是正视自己能力不足并且保全实力。我们还有以后很远很远的路,有多很多的比赛。

今年100公里62公里52公里都是只有个位数的完赛者,希望明年我会是其中之一。











卡瓦格博·梅里100极限耐力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99142

您需要才能回复
To_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