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那片竹海

子时出发

曲曲折折的和山路纠缠了一夜

夜雾在山巅散去时

橙色的月亮露出了脸

天上没有星星

因为零零散散的

都撒在莫干山的竹海

熟睡的村庄

只有狗们惊叫

直到它们熟悉了时而经过的脚步声

不去数这是第几个山

因为它们看起来都一样

脚步不停

总会到达尽头



农历十月十六,辛亥月甲子日,月正圆,山谷寂静,莫干山的狗却叫了一夜……



如果努力的想一下,这半生之中在深夜子时出没于山林的体验真是屈指可数。

能想起来的大概只有四次,其中一次还是今年TNF100北京站。如果躺在舒适的床上去想一下深夜山路奔跑的情形,排斥和拒绝的念头数不胜数。

而真正的处于山中,远处有头灯闪烁,天上有圆月高悬。那一刻,清晰的感受到——我存在于此



当爬到某个山颠远望月色下的山峦叠嶂驻足喘息的时候,脑海里闪出的问题是:我为什么在这里?



很多时候,人们都以为事情是自己去选择的,走什么路过什么山取决于自己,可这个时刻,无比明白的是你只是注定的走在注定的路上,你无从选择,也无法改变,这就是你的路



决定参加莫干山TNF100是在以官方摄影师身份参加完长白山TNF100之后,那次是以另一个身份从另一个角度体验这个赛事。了解赛事团队的努力和艰辛,对“你的人生第一场越野赛”有了更深的体会,这是一句深入跑者人心的口号。



结合自己,正是TNF100北京站达成了自己的一次真正的越野赛,而之前的挫折打击是一次接着一次的。TNF100赛事是个给人树立信心的赛事,盛会一样的体验落实在每一处的细节之中。



冬季的莫干山夜晚湿冷,头灯光线打进冷雾之中,四处迷茫。前后人影绰绰,嘴里呼出的是大团的白气,混进弥漫于竹林的浓雾之中……



莫干山山名,来自干将、莫邪二人铸剑于此的古代传说。山上翠竹满坡,气候凉爽宜人,莫干山素以竹、云、泉“三胜”和清、静、绿、凉“四优”而驰名中外。

“竹”,是莫干山“三胜”之冠,以其品种之多、品位之高、覆盖面积之大列于全国之首、世界之最。走近莫干山,只见修竹满山、绿荫环径,风吹影舞、芳馨清逸,宛如置身绿幕之中。



一直以来,对竹林有着莫名的喜爱,莫干山TNF100一次一次的推文介绍更是勾的我心痒难耐,在撒满阳光的竹林里奔跑将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12月2日,乘车赶到杭州东站,和提前到达的小严和桃老师会合,租了一台福特,自驾悠闲的开往德清。首先要去体育馆领取装备,拍照纪念,咨询相关问题等。





之后就开车四处溜达了,先去了莫干山镇庾村的起点,现场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一会这里就开始6公里项目了。










之后又驱车去终点看看,荫山街的游泳体验馆。一路盘旋的山路,穿越竹海、山洞,到达荫山街已经是中午,法国山居里也正在做迎接6公里选手的准备。










就地找了家菜馆午饭,笋干炒肉是必须的,当地的竹酒也很好喝。







查看地图知道蒋委员长的住所离此不远,怀着对革命伟人的崇敬,必须去瞻仰一下。这时候领取装备的时候绑的手环发挥作用了,进莫干山景区和参观公馆都不需要购票了,出示手环说明是选手即可。







在景区里随意开车溜达,好多的别墅,巨大的石头砌成,风格多变结实稳固。莫干山二百多幢形象丰富、无一雷同,分别代表了欧、美、日、俄等十多个国家的建筑风格,使莫干山素有“世界建筑博物馆”的美称。




下山往回走的时候,路上可见6公里的选手陆续到达,这是个轻越野+泳池趴的小项目,但对陪同来的家属来说,却是个非常好的体验,对越野赛会更理解和支持。







《纽约时报》评选了全球最值得一去的45个地方,莫干山排名第18位。CNN将这里称为:除长城之外,15个你必须要去的中国特色地方之一。








莫干山庾村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这里曾是中国前外交部长黄郛隐居并尝试乡村改造的故地。市集中的十一座建筑,大多是当年黄郛在此兴办蚕种场的遗留下的废旧厂房。

近年来,由台湾文创团队精英开办的清境公司开始着手对这里进行新的改造建设。在不到一年时间中,一座以乡村再造为梦想的文化市集就这样诞生了。这不仅是一座将包含艺文展览中心、特色农贸市集、主题餐饮酒店等多种业态的创意集市,也是拥有众多风景、天然美食、风情万种的小镇。



当晚收拾好参赛物品计划是想睡3、4个小时的,而赛前的兴奋估计也就迷糊了一个多小时吧,和小严一起乘摆渡车赶到起点。









现场的感觉很熟悉,一如北京西山和长白山。夜晚没有想像的那么冷,一直持续的准备,热身。在熟悉的音乐声中出发起跑,前几公里是穿镇走街的平路,不急不缓的按自己的频率去跑,慢慢适应。




上山以后,一直在竹林里,夜太黑看不清周围的风光,但感觉一定很美。偶有山泉隔篁竹,闻水声,如鸣珮环,心乐之。小径是落满竹叶的泥土路,爬升高度也不大,整体进展顺利。




CP1喝了一小杯姜汤,继续赶路的时候雾气很大,跑起来或快速走的时候到也不冷,只是不能停留。夜路的好处是看不清前路,不会有大山的压力,只管走就是了。每经过一个村子,村里的狗就疯狂的叫了起来,村民都已沉睡,他们不知道,村里的路上正大军过境。




安逸的睡觉或疲惫的奔跑,对比如此鲜明。队伍渐渐拉开,身边时时总碰到的也总是那几个人,时而我在前,时而他们在前。早晨6点多,天光渐亮,竹林、小路,红红的路标、翠绿的竹海,一如我所想像和期望。





天亮了,太阳出来了,林间村口也能碰到忙碌的农人了,叫了一夜的狗们应该也累了。上坡的时候累了,就靠着粗大的毛竹休息,抬头看看林间的蓝天。

四面竹树环合,寂寥无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乃记之而去

第一次比赛的时候没带耳机听音乐,沉重的呼吸和着风过竹梢的声音,脑海里飘过一首首歌……




CP4前的时候,在一起的选手说起关门时间,看了看表觉得时间有点紧张,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岂能在这半路被关门。每一次的失败经验告诉我,在路上随时都要抓紧,不得放松,即使走也要快走,尽量多的留出富裕时间,因为越野的最后里程不知道会有什么样崩溃的状况。最终提前10分钟到达CP4,之后的打卡点时间相对不那么紧张了,但也不能太放松悠闲。





最后一个大爬升之前,在补给站吃了一个粘粽子,灌满水和饮料。算了下时间应该也很从容了,享受最后的里程吧。那一段长长的盘山路恍惚的和北京站最后一段路很象,下山的时候是溪流的河道,乱石很多。



回到武陵村公路,有选手已经开始收起登山杖整装了,而我知道蒋委员长住所边还有段上升的路,终点还有段距离。

看到荫山街的时候,已经有现场的声音传来,提前完赛的选手也远远的出来迎接同伴,几段台阶之后终于来到拱门冲线,拍照,领取完赛物品,顺手吃了个热狗。



会合完赛的小严和桃老师,回德清退房,开车返回杭州。当晚,自然是把酒言欢分享赛道上的故事。



这是我跑过的最长距离的赛事了,60不过比50多了十公里而已么,越野的坑可能就是这么一步步的滑进去的。但距离不是目的,赛事的体验和优美的赛道才是最吸引的。



第二天站在杭州的街头,走在去东站路上的时候,想到赛道上不止一个选手曾抱怨说为什么要跑60?报个30的多好,而我在心里想对他们说的是:越野赛的美好都在赛后第二天才散发出来的,那种成就感、目标达成的愉悦会弥漫伴随很久很久,而赛道上说再也不参加了之类的抱怨也忘个精光。

此时此刻,正是如此。


TNF100 2017 莫干山国际越野跑挑战赛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不同见解,原创频道欢迎您来分享。来源:爱燃烧 — http://iranshao.com/diaries/199151

您需要才能回复
  1. makanrunner makanrunner

    好文!"越野赛的美好都在赛后第二天才散发出来的,那种成就感、目标达成的愉悦会弥漫伴随很久很久"

    2017-12-12 15:24:33 回应